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四十章 惡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皇帝與皇后的爭執,暫時告一段落。

魏瓔珞原以為皇后會生來盤問她一番,但等了幾日,也沒有等來。

那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原來真的不是一句託詞。

士為知己者死,得她如此看重,魏瓔珞在此之後,伺候得愈加用心。

皇后喜她心思靈巧,更是時時帶她在身邊,這日邀愉貴人一同遊園,身邊沒帶著爾晴明玉,而是帶著她。

園中景色秀美,只是略略有些冷,兩位娘娘肩上都披著厚實的披風,袖中籠著香爐,慢慢踱過蜿蜒的木橋,橋下錦鯉數尾,游過之處,如彩綢遊蕩。

「平時不要悶在永和宮,沒事多來長春宮走一走,園子裡也可以看看,只是,你得讓底下人多當心,身邊時刻都得留人。」皇后柔聲道。

愉貴人蒼白消瘦,強顏歡笑:「嬪妾受娘娘的恩惠,一輩子都還不清。」

皇后笑了:「本宮是皇后,理應照拂六宮,不值得你報答。」

愉貴人先是一笑,又是一嘆:「如果宮內人人都像皇后這般寬容大度,也就不會有那麼多是非了。」

皇后知道她話裡說的是誰,卻又不知該如何安慰,又擔心她思慮過多,有礙於生產,遂朝魏瓔珞使了個眼色,讓她尋些開心的事來逗逗她,別讓她鬱結於心。

魏瓔珞一時之間也尋不到什麼有趣的話題,倒是愉貴人自己,左顧右盼片刻,忽然停下腳步,哎呀一聲:「好可愛的小狗。」

只見前方不遠處,滾來一隻雪團子。

再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隻毛色雪白,全無一絲雜色的小狗,幾個小太監追在它身後,一個懷中抱著彩繪食盆,盆中盡是精緻熱食,另一個邊跑邊喊:「哎喲我的小主子,等等奴才,等等奴才。」

魏瓔珞聽得好笑,一隻狗兒,竟也成了主子。

「什麼主子奴才的,真是不像話。」皇后卻是個最講規矩的人,面露不喜道,「也不知道是哪個宮的嬪妃養的……」

那小狗在空中聳了聳鼻子,然後不偏不倚,朝魏瓔珞等人的方向跑來。

愉貴人喜它幼小可愛,臉上浮出一絲笑意,微微彎了腰,似乎想要逗逗它,隨著那狗兒越跑越近,她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少。

最後,只餘驚恐。

「汪汪!」小狗齜牙咧嘴,瘋了似的衝向愉貴人,在一片宮人的驚叫聲中,朝她狂撕亂咬起來。

「啊,別過來!」本該守在愉貴人身旁的大宮女芳草,此時彷彿被它嚇脫了魂,不但沒有護著愉貴人離開,反而在背後退了她一把,使她離那狗兒更近了。

愉貴人一張臉已經如雪一樣白,因為驚恐過度,連呼救都忘記了,整個人木頭似的定在原地。

「汪!」

一聲慘叫。

空中飛起一道拋物線,掉在地上,滾了好幾圈,皮毛與雪幾乎融成一色,小狗嗚咽幾聲,也不爬起來,只遠遠的,用畏懼的眼神盯著魏瓔珞。

「大膽!!」

一隻塗抹著大紅色蔻丹的手從它背後伸出,將它拎進懷中。

「你是什麼東西,竟然敢傷害本宮的愛犬!」慧貴妃冷冷道,「拿下她!」

魏瓔珞吃了一驚。

沒想到,不,她早該想到,宮中誰這樣囂張跋扈,敢將自己的狗都提拔成主子,唯有眼前這位慧貴妃了。

「貴妃娘娘!」眼見幾名太監受其指使,朝自己走來,魏瓔珞先聲奪人,大聲喊道,「可是您縱犬傷人,意圖謀害愉貴人肚中的龍胎?」

栽贓陷害,張口就來,慧貴妃縱有這個心,此刻也絕不能承認,更不能立刻處置了魏瓔珞,否則有殺人滅口之嫌。

「好個奴才,不但打傷本宮的愛犬,現在還敢汙衊本宮。」慧貴妃冷笑道,「皇后娘娘,你說這種人應該如何處置?」

「處置人之前,先處置你的狗。」皇后怎肯讓她騎到自己頭上,當眾欺壓自己的心腹人,當即淡淡道,「狗是不會無緣無故鬧騰的,看看它的食盆裡有什麼!」

眾人立即撲向那懷抱食盆的小太監,卻發現原先盛在裡頭的食物居然不翼而飛,問那小太監,那小太監卻支支吾吾,只說已經被名喚雪球的狗兒給吃光了。

一派胡言,卻一時之間拿他沒辦法。

一名宮人向皇后獻計:「娘娘,食盆裡什麼都沒有,如今想要知道這狗兒究竟吃了什麼,就只有剖開它的肚……」

「放肆!」不等他說完,慧貴妃就尖利地喊道,「誰敢動它一根毫毛,本宮就撕了她!」

那宮人怎敢得罪慧貴妃,立刻噤若寒蟬,甚至有些後悔自己的多嘴。

沒有證物,事情就成了僵局,犯事的又是一條不懂人言的狗,總不能叫人提審這條狗吧?

最後只得作罷。

雙方人馬不歡而散,擦肩而過之時,皇后忽回頭道:「貴妃,瓔珞此舉算是幫了你,若剛才你的狗真傷了愉貴人,必定鬧得滿城風雨,依本宮看來,你要好好約束身邊的人了!如果他們再這麼無能,連條狗都看不住,任由它闖禍,下一回,本宮也不會姑息!」

慧貴妃撫弄小狗的手忽然一緊,惹得那小狗昂起頭,發出可憐的嗚嗚咽咽聲。

不但她在琢磨皇后的話,回去的路上,魏瓔珞也在琢磨皇后這番話。

「怎麼樣?」皇后笑著問,「看出蹊蹺地方來了嗎?」

「……慧貴妃是不是被人當槍使了?」魏瓔珞小心翼翼地問。

皇后緩緩點點頭,面色有些凝重道:「如果這次真出岔子,最後總不能拿狗出氣,肯定要找狗的主人,慧貴妃雖然囂張跋扈,但不會做出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背後,定還有別人……」

一時之間,無法確定這個人是誰。

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有人要對愉貴人下手了。

魏瓔珞仔細回想起今日的狀況,心裡漸漸浮出個人影來,冷然一笑,對皇后道:「娘娘,奴婢想跟您討個差事……」

她向皇后討來了往永和宮探病的差事。

不但探病,還要送珍珠粉。

蓋因愉貴人受驚之後,日日噩夢,需按時服用壓驚丸才能入睡,但這東西對龍胎不好,不宜多服,若要服用,必須佐以上等珍珠粉,此物雖不是什麼稀罕東西,卻也不是一個不受寵的嬪妃能夠日日享用的,故而皇后聽說之後,特地從自己的內庫中撥了一些出來,讓人送去給她。

此事繁瑣,愉貴人又不是什麼大人物,沒人愛接這樣的活,魏瓔珞肯接下,其他人反而鬆了口氣。

今日她一如既往,攜珍珠粉前來探望,因走動的時間多了,永和宮上下都認識她,輕而易舉就進了寢宮內,見愉貴人仍蜷縮在床上,明明是有孕在身的人,卻形銷骨立,身上一點肉都看不見,強笑道:「瓔珞,你來了。」

魏瓔珞環顧四周,笑著問:「芳草呢?」

「她去為我調配珍珠丸了。」愉貴人嘆道,「上回的還沒吃完,你不必這麼急著送,咳咳,坐吧,本宮讓她給你倒茶,芳草,芳草!」

「奴婢在,奴婢在。」愉貴人身旁的大宮女推門而入,為魏瓔珞送上一杯好茶,結果茶盞剛剛放下,她遞茶的手便被魏瓔珞扣住。

「芳草。」魏瓔珞對她笑,「你的手怎麼了?」

顯是因為來得匆忙的緣故,芳草只匆匆洗了把手,手沒有完全洗乾淨,指甲縫裡還殘留著一些珍珠粉,微微泛著一些亮,一些黃。

「我,之前在做珍珠丸,手沒洗乾淨,我現在就去洗。」芳草想要抽回手,卻發現魏瓔珞的手指如同鐵鉗一樣,緊緊扣著她不放,不由得臉色一變。

愉貴人看看她,又看看魏瓔珞,疑惑道:「瓔珞,怎麼了?」

「貴人。」魏瓔珞慢慢轉頭看向她,「您身邊,出叛徒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