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三十九章 心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又去掃雪了。」剛回長春宮內,魏瓔珞便被皇后叫到身前,慈愛道,「本宮已同你說過了,以後不必再幹這些活了,讓珍珠她們去做吧,你有空,就多讀些書,或者來本宮這裡,幫本宮研墨,替本宮處理一些事情。」

皇后顯是真心要將她當做心腹來培養,否則的話,會寧可她做一隻睜眼瞎,而不是讓她讀書寫字,明白事理,甚至拿變賣內務庫庫存之事與她討論。

魏瓔珞聽得心驚膽戰,又是憂慮自己是否爬得太高太快,又是感動於對方的看重,於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一不留神,就到這個時候了。」兩個時辰過去,皇后擱下手中的毛筆,臉上顯出一絲疲態。

魏瓔珞立刻走到她身後,雙手輕柔的按著太陽穴,口中道:「娘娘,歇一歇吧,奴婢陪您說說話。」

「嗯。」皇后閉上眼睛,暫時拋開繁忙事務,與她閒聊了些家常,「說起來,前些時候太醫來報,說愉貴人最近經常半夜驚醒,整個人形銷骨立,瘦得都不敢認了,太醫說……這是心病。」

「心病還需心藥醫。」魏瓔珞斟酌道。「怡嬪不在,皇上就是她唯一的心藥。」皇后嘆了口氣,「可皇上日理萬機,哪兒顧得上她!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愉貴人不是董鄂妃,又去哪兒再尋一位世祖爺……」

天下皆知,順治帝獨寵董鄂妃,當年董鄂妃病故,世祖爺為她大病一場,不惜落髮出家,尋常百姓家的男子都難為妻子做到這一點,更何況是一位坐擁天下的帝王。

頓了頓,皇后自覺失言,有些悵然地笑道:「瞧本宮都糊塗了,說的這是什麼呀!」

魏瓔珞知她心裡在想什麼,哪個女人不希望自己成為董鄂妃,但是期望太高,最後難免失望。

有心寬慰她,魏瓔珞想了想,道:「世祖爺待董鄂妃一片癡情,的確值得豔羨,但換個角度看,感覺就完全不同了!」

「哦?」皇后有些好奇道,「你說。」

「皇后娘娘,董鄂妃病故,世祖爺傷心欲絕,輟朝五日,燃兩座宮殿與無數珠寶,甚至下令太監宮女各三十名賜死!對董鄂妃而言,遇到癡情君王自是幸運,可那六十名無辜的宮人,他們也有至親家人,也是活生生的性命啊!更何況,世祖爺為了董鄂妃,置千萬臣民於不顧。」魏瓔珞嘆了口氣,「只怕文武百官、尋常百姓,以及後宮的其他妃子們,只願皇帝無情。」

「放肆!」

一個男人的聲音忽然響起,驚得魏瓔珞與皇后齊齊起身,然後朝對方跪了下去。

一雙明黃色的靴子行至魏瓔珞眼前。

這是她第二次看見這雙靴子。

「誰准你妄議世祖爺,真是罪該萬死!」弘曆的聲音自她頭頂響起,帶著無窮無盡的怒意,「來人——」

怎麼辦!

魏瓔珞心中叫苦,她也沒料到堂堂一個帝王,居然有聽牆角的喜好,如今一撞撞在槍口上,為今之計,唯有……

魏瓔珞一咬牙,在侍衛進門拿下她之前,大聲喊道:「皇上,這話不是我說的?」

「哦?」弘曆冷冷道,「那是誰說的?」

魏瓔珞:「是世祖爺。」

弘曆聞言一愣。

「皇上,世祖爺曾留下一則罪己詔,提及自己待董鄂妃過於優厚,未能以禮止情,深感後悔。」魏瓔珞趁他一愣,忙不迭將剩下的話說完,「奴才剛剛只不過是在複述世祖爺的話。」

若要因此懲罰她,豈不是欺師滅祖?

弘曆沉默片刻,緩緩道:「那你指責世祖讓宮人殉葬一事呢,難不成又是世祖爺說的?」

「那倒不是。」魏瓔珞道。

弘曆立即冷笑:「來人——」

魏瓔珞:「是康熙爺說的!」

弘曆:「……」

魏瓔珞:「康熙爺早已下令,禁止殉死之行,從此之後,就再也沒有活人生殉之禮了!」

弘曆又是久久不語,或者說一陣憋屈。

這位似乎有些小心眼的皇上,似乎並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她,思來想去許久,終又想起一事,咬牙切齒道:「好,那朕問你,剛才你還說百姓寧願天子無情,又是什麼意思?」

聽了這個問題,魏瓔珞反而鬆了口氣。

因為她一共也只說了這麼多話,他既然拿這個來問,顯是最後一個問題了。

「回皇上。」魏瓔珞叩首在地,緩緩道,「奴才聽聞皇上每天卯刻起身,夏季天色尚明,冬月不過五更剛盡。當西陲用兵,有軍報至,便是夜半時分,皇上也會急招軍機大臣商議,軍機大臣五六日輪值一次,尚覺十分勞苦,何況皇上天天如此、年年如此,勤政之心,令人欽佩!然而,皇上忙於政務,無暇顧及後宮,妃嬪們不免落寞,可見要做一個明君,對百姓和天下有情,便只能對妃嬪無情了!」

弘曆聽完,張口欲言,半天沒說出話來。

「不錯,大愛無情,皇上就是這樣一位勤政的明君!」皇后忽走過來,揮揮手道,「好了,你下去吧,本宮要與皇上說說話。」

魏瓔珞的心立刻放了下來,知道皇后這是在順勢替她解圍,過了皇帝的三問,再出了這道門,她就徹底安全了……

「等等!」男人的聲音卻忽然在她頭頂響起,「抬起頭來!」

不禁魏瓔珞大吃一驚,連皇后也大吃一驚:「皇上?」

「你這語氣,你這聲音,朕越聽越熟悉……」弘曆的聲音裡帶著一絲疑惑,以及一絲審視。

魏瓔珞一聽這話,哪裡還敢再抬起頭來,只匍匐在地上,如同經年累月的石雕般一動不動。

「朕想起來了……」弘曆的聲音驟然變冷,「你就是——」

「出去吧!」皇后的聲音忽然插了進來,「別惹皇上心煩,到外面跪著去!」

「是,娘娘!」魏瓔珞連滾帶爬的衝了出去。

身後,是皇帝與皇后的爭吵聲。

「朕從前見她,還是個下等宮女,不出一月,就到了長春宮,還深受皇后的信賴,可見她心懷叵測、圖謀不軌!皇后,這樣的人,你怎能留在身邊?」

「皇上,瓔珞品行如何,臣妾這個主子最清楚。」

「皇后,過分寬容,小心養虎為患啊!」

「皇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臣妾相信自己的眼睛,瓔珞絕不是您說的那種人!」

魏瓔珞忽然定住腳步,楞楞回望。

她不是那種人嗎?

不,皇帝說的是對的,她就是一個心懷叵測,圖謀不軌的人。

「可我不會辜負你的信任。」魏瓔珞在心底對皇后說,「我絕不會讓人傷害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