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三十七章 贈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富察傅恆別過臉去,只以一側通紅的耳朵朝向魏瓔珞,他距了魏瓔珞三步之遠,一個隨時都能逃走的距離:「拿去。」

魏瓔珞遲疑了一下,抬手接過他手中的藥瓶。

富察傅恆似鬆了口氣,轉過身去道:「這藥對外傷非常有用,早晚各擦一次。」

比起身上的傷,魏瓔珞更在乎他現在的態度,小心翼翼打量他:「少爺,你為何躲著我?」

「……」這問題似讓富察傅恆有些窘迫,半晌才咳嗽一聲,「男子不可直視女子身體,你……你把袖子放下來。」

魏瓔珞這才想起,先前為了驗看自己的傷勢,她將一邊袖子捲至肩處,一整條胳膊便露在他眼前,白生生如一條新鮮的藕,長在碧波清水中。

慢慢放下袖子,魏瓔珞輕輕道:「好了,你可以轉過身來了。」

富察傅恆這才回過身來,他著實有些臉薄,只是看見了女人的手臂而已,竟鬧紅了臉,看起來既狼狽又純情,偏自己還恍然不覺,以一副平日裡嚴肅不可侵犯的模樣,問她:「今日你為何要點燃幔帳,可知一個不小心,可能會燒死愉貴人跟你自己?」

「我知道非常危險,但那種情況下,但在那種情況下,這是唯一能引來眾人的辦法。」魏瓔珞低聲道,「試想,我若大聲呼救,說慧貴妃要殺人,誰還敢進入永和宮?他們都怕撞上這種事,只會當聽不見。但宮中走水,可就大不一樣,所有人都會來救火,如此一來,我和愉貴人,就有可能得救。」

想起她當時絕望無助,朝自己大聲求救時的模樣,富察傅恆心中一軟,於是語氣也軟了下來:「若大家沒趕到,貴妃提前破門而入呢?」

魏瓔珞忽然抬頭望著他:「你不是來了麼?」

富察傅恆聞言一愣。

明明她衣衫齊整,沒有露出不該露的地方,也沒有對他笑,沒做任何出格的事情,他卻又想避開她的目光。

免得被她發現自己有些臉紅了。

「少爺……」魏瓔珞湊近一步,「你生病了嗎,你的臉有些紅……」

她伸出一隻手,似要探一探他額頭的溫度。

富察傅恆急忙倒退一步。

「抱歉。」似注意到自己現下的行為有些不妥,魏瓔珞收回了手,對他歉意一笑。

分不清自己心裡是失望還是鬆了口氣,富察傅恆低低道:「下次注意些,別……別再對女人這樣笑了,難道你額娘沒有教過你,什麼才是大家閨秀的禮儀?」

魏瓔珞不笑了,淡淡道:「我不是大家閨秀,也沒有娘。」

富察傅恆聞言一愣,正斟酌著補救的話語,便聽見魏瓔珞重又開口。

「我只有一個姐姐,名字叫魏瓔寧。」頓了頓,魏瓔珞笑道,「不過在宮裡,她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阿滿。」

富察傅恆的面色刷得一變。

「怎麼?」魏瓔珞盯著對方,不肯放過一絲一毫變化,「少爺,你認識我姐姐?」

「不認識。」富察傅恆頓了頓,「藥已送到,侍衛所還有事,我先走了。」

與其說是藉故離開,倒不如說是落荒而逃。

他走得如此匆忙,以至於沒有注意到,直至他離開,魏瓔珞一直站在原地沒動,手指死死握著藥瓶,面無表情的望著他。

「這可是上好的療傷藥,一般人拿不到,只有品級高的武官才有。」

夜裡,張嬤嬤前來探望她,順便給她帶來瓶傷藥,雖也是從太醫那求來的,但比起桌上擱著的那瓶武官專用的療傷藥,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魏瓔珞趴在床上,身上衣裳已經盡數除去,光潔的背部露在外頭,她傷得最重的地方不是胳膊,而是背上——一個自己夠不著的尷尬地方。

歪頭瞥了眼桌子上玉光瑩瑩的藥瓶,魏瓔珞淡淡道:「富察傅恆送的,我暫時不想用。」

聽出她話中的冷意,張嬤嬤搖搖頭,一邊替她上藥,一邊勸道:「你還在懷疑他?」

「我今天見到富察傅恆了,他說不認識我姐姐。」魏瓔珞笑道,「可看他的臉色,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哎喲。」

張嬤嬤忙放輕了些力道:「現在怎麼樣,不疼了吧?哎,凡事都要講究一個證據,無憑無據的,你怎能將他當成兇手?」

「證據?」魏瓔珞眼中閃過一絲戾氣,「嬤嬤,你也認識我姐姐,當知道以她的個性,撿到貴重玉佩,必定交還失主,可她卻留下了玉珮。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情人,二是仇人。姐姐自有心愛之人,縱被無情放棄,也不會輕易變心。那就只剩下一個可能,傅恆欺辱了姐姐!」

「又是你的猜測!」張嬤嬤曉得她已經有些魔楞了,忙與她分析,「也許玉佩真的是你姐姐偶然撿到,不知失主是誰無法歸還,又或者……傅恆的確認識你姐姐,卻與她的死無關……」

魏瓔珞的臉色陰晴不定,半晌之後,才緩緩吐出一口氣:「嬤嬤,你說姐姐失了清白,又執意不肯說對方是誰,宮裡的男人除了皇上,就是御前侍衛,若是皇上,就成了聖寵,沒什麼不好說的,那就只剩下宮內侍衛。姐姐外表柔弱,骨子裡卻剛烈,平白無故受了侮辱,一定會討回公道,她不說,不是不想說,而是不敢說!她怕連累家人,連累阿瑪和我,誰會讓她如此恐懼,只有位高權重的富察傅恆!」

她猛然回頭盯著張嬤嬤,似找到目標的刺刀,又似尋到了引線的火,咬牙切齒道:「他是富察氏金尊玉貴的少爺,是皇后的親弟弟,更是皇上的親信,將來的御前大臣,怎能出現這樣的醜聞,這就是姐姐被殺人滅口的原因!」

「你夠了……」張嬤嬤頭疼無比。

「嬤嬤,你敢說絕無可能嗎?」魏瓔珞反問。

張嬤嬤一時啞口無言。

如果魏瓔珞只是一味的胡攪蠻纏,她倒還能嚴厲訓斥,問題是,真有這個可能,且有玉佩這個線索在,可能性還很大。

「……好,就算是富察傅恆所為,你想怎麼樣?」張嬤嬤無奈道,「你又能怎樣?」

「我能怎樣?」魏瓔珞冷笑一聲,「自然是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知道她性子剛烈,卻沒想到竟剛烈到這種地步,張嬤嬤嚇了一跳,忙抓住她的手道:「你可不要衝動!不為自己,也為你姐姐,想想你姐姐辛苦養你長大,就是讓你去送死的嗎?」

魏瓔珞楞了一下,不是因為怕死,而是因為對方眼中流動的淚光。

不由得想起她先前嘆過的那句話——「沒人……會為一個不相干的人哭。」

「……你說得對。」魏瓔珞有些感動又有些羞愧得低下頭,「我還不能死。」

既然這世上還有人牽掛著她,那她便不能死,她怕自己死了,對方會變成第二個她,陷入痛苦與仇恨之中,為復仇不惜一切。

「好孩子,好孩子……」張嬤嬤憐愛的撫了撫她的秀髮,「來,翻個身,嬤嬤繼續給你上藥。」

魏瓔珞乖巧的嗯了一聲。

布滿老繭的粗糙手指,一塗上就火辣辣疼的傷藥,一起落在魏瓔珞肩上。

她咬牙忍著,縱使傷痕累累,縱使有更好的選擇,但……富察傅恆送的藥,她一點一滴也沒用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