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三十六章 幕後主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娘娘,娘娘不好了!」芝蘭去而復返,向慧貴妃通報道,「外頭來了很多人!全朝永和宮來了!」

正在撞門的太監們停了下來,一個個朝慧貴妃看來。

「看什麼?」慧貴妃怎肯半途而廢,咬牙道,「人不是還沒來麼,快點把門撞開!不然有你們的好果子吃!」

「嗻!」

大門頂了許久,終於還是頂不住了。

轟得一聲,連同背後的桌椅一同被掀開來。

慧貴妃大喜過望,領著眾人衝進殿內,目光一轉,落在窗邊擱著的那面火盆上,只見裡頭不但燒著元寶蠟燭,還有撕扯下來的床帳紗帳,黑煙滾滾,從盆內直飄出窗,薰黑了半個天空。

目光緩緩移動,落在盆旁的始作俑者身上,慧貴妃心中先是意外,緊接著生出一股被人戲耍的怒意:「居然是你!」

那個當著她的面吃下七碗藕粉丸子的傻子!

能從行刺太監手底下救下愉貴人,能用煙火找來整個皇宮的人當救兵,這樣的人,哪可能是真的傻子!

這一刻,慧貴妃竟連愉貴人都不顧了,抬手一指魏瓔珞:「殺了她!」

一個個太監朝魏瓔珞走來,如同一張網上爬來的蜘蛛,四面八方,無處可逃,隨著他們的走近,漆黑的影子從他們的身上,覆蓋到魏瓔珞的臉上,忽然一線光明照入魏瓔珞眼中,她眼中一亮,用盡全身力氣喊道:「富察大人,救救我!」

那道光明衝到了她的身前。

將魏瓔珞攔在身後,手裡的劍比著前方幾個太監,富察傅恆一臉凝重的質問道:「貴妃娘娘,這是怎麼回事?」

慧貴妃紅唇輕啟,毀人清白的話張口就來:「本宮今日路過永和宮,想著順路瞧瞧愉貴人,撞上這丫頭要殺人,自然要將她拿下!」

魏瓔珞早已預料到她會這麼做,當下道:「真相如何,等愉貴人醒了,一問就知。」

眾人這才注意到昏迷不醒的愉貴人,立刻上前查看的查看,出門找太醫的找太醫,待到太醫前來診斷愉貴人的病情時,富察傅恆將魏瓔珞拉到一旁,低聲問她:「究竟是怎麼回事,你且與我說個清楚。」

「我奉皇后之命,到這兒來看望愉貴人,發現這個太監要勒死貴人。」魏瓔珞指著地上剛剛醒轉的兇手道,「我打他不過,只能跑出殿外求救,結果遇上慧貴妃,她一見面,立刻就要殺我!迫於無奈,我只能藏入大殿,用菸引來眾人自救!」

富察傅恆的目光落在對方身上,冷厲道:「說,你是什麼人,是誰派你來的?」

比起魏瓔珞,這太監來得更為蹊蹺。

他一身是血,且一問之下,他壓根就不是永和宮裡的人。

此是被眾人圍在中間,他緩緩抬起頭來,充滿血汙的臉上,忽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道:「是皇后娘娘派我來的。」

「本宮何時主使你殺人?」

眾人循聲望去,見皇后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門前,顯是聽見了太監剛剛那番話,一張總是恬淡無爭的臉上顯出難得的怒意來。

太監微不可查的掃了一眼慧貴妃,慧貴妃瞇了一下眼睛,他重又垂下頭去,朝皇后娘娘磕頭如搗蒜:「皇后娘娘,奴才也不想說,可現在事情敗露,實在不得不說!您失了嫡子,嫉恨愉貴人懷上龍胎,便以內務府安排人手為由,將奴才安插在永和宮,囑奴才藉機除掉愉貴人!今日怡嬪七七之日,宮中不准祭奠,愉貴人只好支開眾人,奴才方才尋到機會——」

「一派胡言!」皇后氣得渾身發抖,原就身體不適,如今更加兩眼發黑,若非爾晴在身旁扶著,只怕已經倒到地上。

「皇后娘娘,小心身體!」富察傅恆急忙安撫道,轉臉看向太監時,眼中雪冷如刀光,幾步行至對方面前,一把將對方提起,「誰讓你誣陷皇后!你可知道,這是滅九族的大罪!」

「奴才不敢!若無娘娘吩咐,奴才怎敢來殺人,如今娘娘翻臉不認,奴才無話可說!但求一死,也算全了對娘娘的一片忠心!」說完,太監竟唇角上揚,朝他微微一笑,笑著笑著,一行黑紅相間血水順著唇角流了下來。

富察傅恆大吃一驚,忙喊道:「太醫!」

正在為愉貴人診斷的太醫忙從裡頭跑出來,將手指搭在太監的脖子上,又撐開他的眼皮與嘴唇看了看,搖搖頭,對富察傅恆道:「齒間藏毒,毒性劇烈,已經救不回來了。」

死無對證——這四個字猛地在富察傅恆心中閃過。

「他說謊。」就在富察傅恆心焦似火的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他望過去,見魏瓔珞長身而立,雖釵鈿凌亂,卻傲骨凌然,如蒼松爬於峭壁,對眾人冷然道,「若皇后娘娘要殺愉貴人,為何還要囑我來看望?太醫,請你告訴大家,這個太監身上有幾處傷痕?」

太醫雖不明白她的意思,但得富察傅恆眼神示意,便老老實實回道:「這太監身上大小三處傷口,頸項一道簪尖留下的血痕,後腦勺處還有被重物砸傷的腫包。」

「都是我做的。」魏瓔珞飛快承認道,順便捲起自己一邊袖子,露出青紫交加的淤痕,「類似的傷口,我身上也有不少,都是與他搏鬥來的,試問若是皇后娘娘真要取愉貴人的性命,為何還要派我來阻止他,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見眾人陷入沉思,慧貴妃瞇了瞇眼,輕飄飄的來了一句:「許是……皇后讓你來殺人滅口呢?」

「瞧瞧我這狼狽樣?」魏瓔珞在眾人面前走了幾步,將自己的傷口,自己亂糟糟的頭髮,將自己最狼狽不堪的一面展露在眾人面前,然後笑問,「我若來殺人滅口,為何兩手空空,別說是匕首,連棍棒都沒有!」

可不是?

男女之間本就力量懸殊,若連把趁手的武器都沒有,別說是殺人滅口,搞不好還會被對方給滅口。

「倒是您。」魏瓔珞忽將目光定在對方背後那群宮人身上,輕輕問,「您今日為何來永和宮?若說探望,可卻兩手空空,只帶了一群凶神惡煞的太監……」

眾人看著慧貴妃的目光立有不同。

「大膽!」慧貴妃怒道,「你竟敢懷疑本宮!」

身後一眾宮人皆看著她,只要她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撲上去將魏瓔珞拿下。

「本宮倒是覺得,她一句也沒有說錯!」

但是這個地方,還有另外一個地位尊崇的人,只她一句話,任何人都不敢對魏瓔珞下手。

休息片刻,皇后已緩過來了些,她在爾晴的攙扶下,行至慧貴妃面前,兩人四目相對,她淡淡道:「瓔珞已經做出了解釋,你呢?慧貴妃,你要對你的行為作何解釋?」

魏瓔珞的一番話,很好的給她解了圍。

死無對證——不止對皇后如此,對慧貴妃也如此。

只憑言語,只論動機,兩個人半斤八兩,誰也逃不脫嫌疑,且慧貴妃的嫌疑還要更重些。

如若鬧到皇帝面前,你說他會幫誰?會信誰?

這麼多雙眼睛看著,這麼多雙耳朵聽著,慧貴妃只得深吸一口氣,打落牙齒往肚子裡吞:「……是臣妾錯了,一個兇手的話,怎麼能信,想來是他為了隱瞞背後主謀,故意誣陷娘娘你了。」

「是啊,一個兇手的話,怎麼能信。」皇后半是勸誡,半是警告道,「你身為貴妃,一言一語皆為眾人表率,更應該謹言慎行,好了,回去儲秀宮,好好靜思己過吧!」

皇后娘娘心中一片雪亮,整件事的前因後果,她已經猜測的七七八八。

回去長春宮的路上,她抬手將魏瓔珞喚至身旁,由她搭著自己的手,邊行邊道:「慧貴妃吃了這個暗虧,定會恨你入骨,你怕不怕?」

「我怕。」魏瓔珞低眉道,「但為了皇后娘娘,為了愉貴人,這些話我不得不說。」

皇后滿意的笑了起來,看著她的目光充滿憐愛:「若不是有你的那幾句話,今天這一盆汙水,本宮是洗不清了,好孩子,你放心,本宮定不會讓慧貴妃動你分毫。」

她話裡話外的意思,顯是要將魏瓔珞當做心腹來培養了。

既是心腹,自然不比其他小宮女小太監,可以隨意交出去任人處置,自是要如長在自己身上的羽翼一樣,精心呵護的。

「謝主子。」魏瓔珞謝過之後,忽試探性問她,「可我們……就這麼算了?」

「最重要的證人已死,空口白牙,就算告到皇上那,皇上又能怎樣呢?」深諳宮中行事之道,又起了培養之心,故皇后細細與魏瓔珞分析道,「最重要的是,愉貴人也做了不該做的事……」

「您是說……」魏瓔珞蹙起眉頭。

「本宮知道她與怡嬪情同手足,怡嬪又是因她而亡故,故她才會在怡嬪七七之日,遣走身邊眾人,獨自一人私設靈堂,以祭故人。」皇后瞇起眼道,「可你要知道,在紫禁城裡,只有主子才配享受祭奠之禮,愉貴人此舉,說輕了,那是違背宮中規矩,說重了,就是公然詛咒皇上和太后,所以,哪怕是為了保住愉貴人,保住她腹中孩子,也不能將此事鬧大,尤其不能鬧到皇上面前去!」

「奴婢明白了……」魏瓔珞嘴上如此說,心中卻起了一絲兔死狐悲之感。

可憐的怡嬪。

也與姐姐一樣,蒙受不白之冤,死後連個正經牌位都沒有,全天下只有一個人記得她,偷偷祭奠她。

心情一沉重,身上的傷也跟著疼了起來,又不好在皇后面前齜牙咧嘴,魏瓔珞一路將皇后扶回長春宮,待其吃了藥睡下,才無聲的退出門去,一瘸一拐的往自己房間走。

路上無人,魏瓔珞捲起一邊袖子,看著自己雪白胳膊上的淤痕,皺眉心道:或許,我應該去太醫那求瓶藥。

「拿去。」

一個男人的聲音忽然從她對面傳來。

魏瓔珞腳步一頓,緩緩抬頭。

眼前是一隻雪白的藥瓶。

目光順著只藥瓶,滑向持藥瓶的那隻手,骨節分明,修長有力,最後望見他的臉,魏瓔珞有些訝異地問:「少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