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三十五章 探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把這碗薑湯喝了吧。」

「謝主子賞賜。」

魏瓔珞接過對方親手遞來的薑湯,微微抿一口,熱意讓她冰冷的身體打了個顫。

「多虧有了你,花圃裡的花才保住了。」皇后好奇地望著她,「不過你怎麼會在那?」

「昨晚有月暈,清晨東方又有黑雲,恐怕今天會有風雨,我怕院子裡的花要遭殃,所以早上掃完內外院,就趕過去了。」魏瓔珞恭敬回道。

皇后聞言,卻斜了明玉一眼。

清掃內外院,這可不是一個人能做完的活,少說也得七八個宮女一塊做,而且若像她所說,早上掃完整個內外院,說不得天不亮就得起床了——明玉,這可與你之前說的不同。

「既知道今日要下雨,怎不提前跟其他人說?」畢竟同在長春宮那麼久,爾晴有意替明玉說句話,遂問魏瓔珞,「若提前跟大夥打好招呼,做好準備,花圃裡就不至於掉那麼多花了。」

一人之力,終有窮時,魏瓔珞雖然拼盡全力,但到底沒保住所有的茉莉花,雨打花落,花圃中落了一地殘紅。

「我說過的……」豈料魏瓔珞回道,然後有意無意地望了明玉一眼。

她雖然沒具體說告訴過誰,但宮中的人,都比旁人多長了一隻眼睛。

皇后登時就明白她話裡說的是誰,又看了垂頭不語的爾晴一眼,她輕輕搖搖頭,柔聲對魏瓔珞道:「好了,今天你不必再幹活了,喝完這碗薑湯,回去洗個熱水澡,然後就早些歇息吧,可別感染了風寒。」

「謝娘娘。」魏瓔珞喝完薑湯,便倒退著離開,從頭至尾,沒說過爾晴半個字的不好。

但皇后眼中的失望,卻藏也藏不住。

「主子,我……」爾晴絞盡腦汁,試圖為自己的行為找一個合理的藉口。

皇后手一抬,阻止了她的辯解,又或者說是阻止她繼續將自己當成傻子糊弄。

「我有眼睛,我自己會看。」皇后半是警告半是勸誡,對她道,「記住一句話,言多必失!」

爾晴狀似羞愧地垂下頭,卻在皇后轉過身去的那一剎,抬起一雙充滿怨憤的眼睛。

第二天,魏瓔珞沒有感染風寒,皇后卻頭疼腦熱起來。

垂落的紗帳內伸出一隻手,張院判將手指搭在對方的脈上,半晌之後,做出判斷:「娘娘頭疼身痛,乃是肺經鬱熱,外受風寒,不礙事的,待會兒臣開一劑清解寧嗽飲,以生薑、梨為藥引,好好調理半月,鳳體便會痊癒。」

皇后歪在帳內,聲音略帶一絲鼻音:「張院判是杏林聖手,本宮自然放心,否則也不會將愉貴人交給你。說起愉貴人,她近來身體可好?」

「這個……」張院判猶豫片刻,道,「皇后娘娘,愉貴人常有眩暈之症,臣費心替她調理,可惜收效甚微。究其根本,愉貴人心事太重,情志失調。長此以往,恐……恐……」

「會影響到她腹中龍胎,是嗎?」皇后將他不敢說的話補完。

張院判鬆了口氣,回道:「是。」

讓人送走張院判之後,皇后掙扎著要從床上下來:「爾晴,替本宮更衣,咳咳,本宮要去探望一下愉貴人,咳咳咳……」

「主子萬萬不可,您剛剛受了風寒,應該好好養病,怎麼能在這時候出去吹風?」爾晴忙替她拍背順氣。

皇后眼中也閃過一絲猶豫,她倒不怎麼在乎自己身上這點小病,就怕將這病過給了愉貴人,影響到她腹中胎兒,目光一轉,落到角落裡杵著的明玉身上,皇後忽然道:「明玉,你替我走一趟。」

「我?」明玉聞言一愣。

皇后點點頭:「帶上庫房裡剛送來的那盒貢參,你送去永和宮,告訴愉貴人,讓她好好安胎,本宮很快會去看望。」

「……是。」明玉回答得極為勉強。

從庫房裡出來,明玉滿腹委屈,這種跑腿的小事兒,從前都是隨便喊個小宮女做的……

忽然腳步一頓,明玉朝前方喊道:「你過來!」

魏瓔珞正在清掃大殿,聞言停下手中的掃帚,朝她走了過來。

明玉抬手一擲,參盒在空中劃了一道弧線,險險被魏瓔珞接住。

「去永和宮跑一趟,和愉貴人說,皇后娘娘一直惦記著她,讓她安心養胎,記住了嗎?」明玉吩咐完,立時轉身離去,不給對方半點拒絕的機會。

魏瓔珞也沒想過要拒絕。

許久未見,也不知道那位可憐的愉貴人怎麼樣了。

抱著參盒出了長春宮,魏瓔珞一路穿林過道,行至永和宮,紅門緊閉,她抬手敲了敲:「皇后娘娘命我過來探望愉貴人,還請開開門。」

等了半天,竟無人應門。

「愉貴人,愉貴人?」魏瓔珞又敲了敲門,「有人嗎?」

依舊無人應聲。

魏瓔珞心中升起一絲怪異感,宮中不比外頭,就算主子出去串門了,宮裡至少也會留下一兩個太監宮女值守。

又在門前徘徊片刻,正拿不定主意是等是走時,忽然聽見門內哐噹一聲巨響。

一股不妙感襲上心頭,魏瓔珞忽然一咬牙,低吼一聲:「愉貴人,得罪了!」

魏瓔珞後退一步,然後俯低身子,用盡渾身力氣往那門上一撞,轟得一聲,門扉朝兩邊敞開,她踉蹌幾步,然後目瞪口呆地望著眼前畫面。

只見永和宮內,佈置的猶如一間靈堂。

香燭,貢品,白布,一應俱全,地上還擱著一面銅製火盆,盆中餘焰未消,一點一點燒著紙錢元寶。

地上還滾著一面牌位,也不知道是被人碰落的,還是自己從桌子上跌落的,但正因它落地的聲響,魏瓔珞才衝了進來,然後見到——

愉貴人趴在地上,脖子高高昂起,上頭纏繞著一段白巾。

一名太監騎在她身後,雙手纏著白巾的末端,用力之大,手背上已經暴起猙獰的青筋。

「你幹什麼!」魏瓔珞厲聲喝道。

太監這才發現殿內竟多了一個人,眼中閃過一絲凶色,他丟下愉貴人,朝魏瓔珞飛撲而來,雙手死死掐住魏瓔珞的脖子,竟想殺人滅口!

「啊!!!」

一聲慘叫——從太監的嘴裡發出來。

他倒退著回去,右手死死捂著自己的脖側——那裡紮著一根髮簪。

魏瓔珞從來就不是一個肯吃虧的主,一見對方朝自己衝來,她二話不說就拔下簪子插了過去,若非對方避得及時,這一簪子保準刺到他眼裡去。

太監拔下簪子,握在手裡。

魏瓔珞緩緩後退——她頭上已沒有第二根簪子。

忽然轉身就跑,魏瓔珞一邊跑,一邊大喊:「來人啊,快來人啊!有刺客!」

她一路衝進內院,前方傳來紛紛亂亂的腳步聲,喜色剛剛浮上魏瓔珞的臉頰,就生生凝住。

只見一行宮女太監,擁簇著一名豔如牡丹的宮妃,氣勢洶洶的朝這邊行來。

「慧貴妃。」魏瓔珞心中狂跳,「她怎麼來了?」

不對勁,非常不對勁。

永和宮雖然冷清,但愉貴人畢竟是個主子,還是個懷孕的主子,身邊不至於一個伺候的人都沒有。

那些人去哪裡了,被什麼人調開了,拖住了,亦或者是滅口了?

還有眼前這群不速之客……

來者近了,慧貴妃一行也瞧見了魏瓔珞,見慧貴妃皺起眉頭,芝蘭立刻抬手一指魏瓔珞:「抓住她!」

跑!

魏瓔珞轉身就衝回了大殿,飛快的關門上栓,然後移來桌椅擋在門後。

「來人!把門撞開!」

「嗻!」

一陣砸門撞門聲此起彼伏,猶如越來越急的海浪拍打著海岸。

屋內的情況也很不妙,見魏瓔珞去而復返,太監獰笑著朝她撲了過來,兩人扭打在一塊,所幸他脖子受了傷,不停流著血,魏瓔珞看準這點,手指頭不斷往他傷口處掐。

最後終於還是太監先撐不住,兩眼一黑,栽倒在地。

「呼,呼……」魏瓔珞也好不到哪裡去,衣衫頭髮皆被亂糟糟一片,身上還被對方用簪子插了幾個窟窿,每走一步,衣服就被血染紅一些,她忍著疼,踉蹌著走到愉貴人身旁,扶起她道,「貴人,醒醒,醒一醒。」

愉貴人一直醒不過來。

「怎麼辦?」魏瓔珞喃喃道,目光在屋子裡逡巡一圈,最後落在那面仍燒灼著紙錢的火盆上,略微猶豫了一下,一咬牙道,「沒辦法,只能借助外力了……」

半盞茶時間過後,整個紫禁城一片大亂。

「快,這邊,這邊!」

「這點水怎麼夠,換個大點的桶子。」

「來了來了!」

正要去探望生病姐姐的富察傅恆停下腳步,拉住一個行色匆匆的小太監問:「出什麼事了?」

小太監手中提著一個盛滿水的木桶,氣喘吁吁的望向他身後:「那邊……永和宮走水了。」

富察傅恆聞言一愣,他回過頭,只見永和宮方向,一道滾滾煙柱直上雲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