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三十四章 少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魏瓔珞來到長春宮的第一個活兒,是打掃。

某個人似乎很怕她越過自己,得皇后喜歡,故而分配給她的活,總是最苦最累,且離皇后最遠。

「反正皇后娘娘也就圖個一時新鮮,等過上十天半個月,估摸著也就忘記有這個人了。」

無意之中偷聽到明玉說的這番話,魏瓔珞眉頭皺了皺,並沒說什麼。

明玉讓她掃地,她就掃,不但掃自己的份,有時候還替別人掃,今天也一樣,在旁人的笑話中,獨自一個人在長春宮大門附近掃地。

時常在這種地方掃灑的好處,就是可以在不引起任何人懷疑的情況下,撞見某個人,並且被某個人注意到。

「富察大人,您來了。」明玉笑著迎出來,「奴才這就去稟報主子!」

富察傅恆跨門而入,他今日身上仍舊是一身武服,但眼角下那一滴淚痣,卻為他平添一股富貴雍容之氣,似攜詩提酒,馬蹄踏碎洛陽花的公子哥,又似西子湖畔,對月舞劍的江湖客。

作為皇帝的寵臣,皇后的弟弟,他擁有出入長春宮的特權,忽見門前多了個陌生面孔,便多看了幾眼。

目光一垂,凝在她腰間懸著的一方舊玉佩上。

「……富察大人?」明玉的目光在他與魏瓔珞之間游移了一番,「您怎麼了,主子在裡面等你呢。」

富察傅恆回過神來,對她一笑道:「我就來。」

他先行一步走進門內,明玉惡狠狠地瞪了魏瓔珞一眼,然後急忙跟了上去。

目送他們兩人離去,魏瓔珞手持掃帚,繼續不緊不慢的掃著地上的落花,時候到了,該落的花一定會落,該來的人一定會來。

她沒有等很久。

堆砌成一小座花塚的落花前,忽然多了一雙男子的靴子。

魏瓔珞唇角一勾,緩緩抬起頭來,風剎那吹過,一縷輕飄飄的鬢髮,一朵極淡的白花吹過的她的臉頰,她對面前站著的男子笑:「富察侍衛,您怎麼來了?」

富察傅恆立在她面前,目光始終落在她腰間那只玉佩上。

魏瓔珞謝下玉佩,握在手中,略略朝他遞近了一些:「這塊玉佩怎麼了?」

富察傅恆條件反射的伸手去接,但魏瓔珞卻飛快的收回了手。

「這塊玉佩,是我丟失的。」富察傅恆無奈回道。

「哦?」魏瓔珞懷疑的看著他,「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丟的?」

「時間……記不清了,約莫是在……御花園裡丟的。」富察傅恆模稜兩可的回道,「把它還給我吧。」

「時間地點都說不清楚,我可不能隨隨便便把它給你。」魏瓔珞笑著搖搖頭。

富察傅恆抿了抿唇,一副極為苦惱的模樣。

如他這班俊美的男子,一旦露出這樣的神情,天底下的女子,十個里有九個,無法拒絕他的任何請求。

只可惜魏瓔珞是鐵石心腸的那個。

見眼前女子不為所動,富察傅恆只得嘆了口氣,道:「玉佩上有我的名字,除此之外,右下角還有一塊小小的裂痕,是我不小心掉在地摔壞的,你可以看清楚。」

魏瓔珞低頭看著手中的玉佩。

其實不需要驗看,她知道對方說的都對。

無數個夜晚,無數個白天,無數個噩夢中,她都低頭看著玉珮上的名字,手指摩挲著上頭的裂縫。

恨不能這玉佩能夠開口,回答她一個問題。

「你是不是真凶留下來的東西!」

魏瓔珞重又抬起頭來,心中恨疑交加,臉上卻不顯露半點,反而笑得更加甜美動人,彷彿散發蜜香的花:「伸手。」

富察傅恆楞了楞,伸出右手去。

魏瓔珞將玉珮放在他掌心,有意無意,柔軟的指尖蜻蜓點水般落在他掌心中,貓爪般撓了一下。

富察傅恆右手一顫,玉珮險些脫手而落,一急之下,他忙收攏了手指,卻一不小心將魏瓔珞的小手也收攏在五指之中。

男人的大手,包裹著女子的小手。常年握劍留下的老繭,觸碰到著她常年刺繡的繭子。

「對不起!」富察傅恆飛快的鬆開了她的手,飛快的後退幾步,耳根肉眼可見的泛上淺紅。

魏瓔珞起初也吃了一驚,後退幾步,搖搖頭道:「沒關係,少爺。」

這個稱呼讓富察傅恆挑了挑眉:「少爺?」

「皇后娘娘是我的主子,你是她的兄弟,自然是我的少爺呀!」魏瓔珞咬字清晰,尤其是少爺二字。

如她這樣嬌麗的美人,任何話從她嘴裏說出來,都動聽了三分,更何況是這樣婉轉動人的少爺二字。

富察傅恆觸到她的笑容,飛快的避開視線,只留一側通紅的耳朵對著她,沉聲道:「不要對男子這樣笑,很失禮。」

魏瓔珞聞言一楞。

她原先以為他是吃這套的。

卻沒想到,這人的性子與他的外貌相反,看起來是個花叢老手,浪蕩公子,實際相處起來,卻發現他在這方面似乎生澀得很。

心底冷笑一聲,魏瓔珞在心裡頭對自己說:「誰知道是不是裝出來的,就像他面前的我。」

「侍衛所還有事,我先走了,謝謝你幫我找回了玉珮。」富察傅恆轉身離去,與其說是有事離開,倒不如說是落荒而逃。

魏瓔珞望著他的背影,神色變幻不定,直至背後響起一個冷冷的女聲:「瓔珞,你好大的膽子!」

一回頭,見明玉一臉慍色站在不遠處:「光天化日,你竟敢勾引富察侍衛!」

魏瓔珞不知道她在那站了多久,看了多久,充滿試探性的笑:「不但光天化日,還眾目睽睽呢,有您盯著,我話都不敢跟富察侍衛多說一句,哪裡還有膽子勾引他?」

「你還敢頂嘴!」明玉的手揚了起來,「我親耳聽見你喊他少爺,你是什麼身份,他是什麼身份,你怎麼敢用這樣不堪的言語挑逗他?」

原來她只瞧見了這麼點,聽見了這麼點……

魏瓔珞的心立刻定了下來,既然沒有把柄在對方手裡,自然不肯白白受她一巴掌,立時攥住對方的手,笑道:「明玉姐姐,若我真的做錯事,你可以告到皇后娘娘那去,但無緣無故,恕我不能受教!」

明玉顯然不願意將事情鬧大。

又或者說,她更加不願意讓魏瓔珞近皇后娘娘的身了。

「好,很好,一個小小宮女,竟然處處頂撞,真把長春宮當你家,把自己當成主子了?」明玉甩開她的手,冷笑吩咐道,「看來還是手裡的活不夠多,讓你有空胡思亂想,忘了自己的身份——去!把整個大殿都打掃一遍!我待會兒會來檢查,若有丁點不乾淨,扒了你的皮!」

若說先前還有些遮遮掩掩,從今日開始,明玉就開始明目張膽的針對魏瓔珞。

最苦的活歸她做,最累的活也交給她做,做完以後,還挑挑揀揀,但凡在在窗戶縫隙裡摸到一滴灰,便要魏瓔珞將整個長春宮重新擦過。

就連另一位大宮女爾晴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尋了個時間對明玉說:「你也不要太過分了,她若是扛不住,鬧到皇后娘娘那,你臉上也不好看。」

「你覺得我會給她這個機會?」明玉笑道。

若之前還只是晾著魏瓔珞,不許她與皇后見面說話,現在則不同,現在明玉一找著機會,就要在皇后面前編排魏瓔珞的不是。

「主子,洗臉水打好了。」

屋中一面明鏡,鏡面平如湖泊,鏡中的皇後皺皺眉頭:「明玉,怎麼是你來送水,瓔珞呢?」

明玉將盛著熱水的銅盆擱在桌上,熱水微盪,她嘆了口氣道:「誰知道跑去哪兒偷懶了,要不是我提前去問,主子連梳洗的水都沒有!」

皇后的眉頭蹙得更緊:「她真的如此憊懶?」

「可不是,事情不會做,光一張嘴皮子厲害。」明玉將帕子放進盆中打溼,嘴巴皮子不停的翻,「上回我不過說她兩句,都敢給我臉色瞧呢!主子,這樣的人,怎能留在長春宮呢!」

人言可畏。

一次兩次,皇后還能當成耳邊風, 次數多了,心底便不禁有了成見。

「爾晴,你說呢?」偏聽則暗,皇后倒也不至於對方說什麼,就信什麼,於是望著鏡子問,「瓔珞竟如此不堪麼?」

為她梳頭的手指停頓了一下。

鏡子照不到的地方,明玉頻頻朝爾晴使著眼色。

爾晴瞥了她一眼,不想得罪她,但也不想落井下石,於是斟酌了一下言辭,道:「許是不大適應長春宮的生活吧,跟老人之間頗有些磨合。」

「若真是這樣,明日一早,讓她還回繡坊去吧。」皇后頗有些恨鐵不成鋼道,「等等,外面是不是打雷了?」

一聲驚雷劃過天際,照得天地一片雪白。

皇后從椅子上驚起,連頭髮都顧不上梳了,直朝門外衝去:「我的花,我的茉莉!」

「主子,主子慢點!」爾晴與明玉急忙追上去。

這場雨忽如其來,而且越下越大,皇后等人一路走來,沿途葉子落了無數,在地上鋪了一條長長綠河。

「快,拿油布來!把花罩上!」皇后心焦如火,衝進花圃時,卻忽如愣住。

傾盆大雨下,瓔珞穿著簑衣,用力拉扯油布,已經將茉莉花遮擋了大半兒。

「……皇后娘娘。」聽見人聲,她轉過臉,被雨水洗得雪白的清麗臉頰,猶如花圃中盈盈盛開的茉莉,笑道,「您怎麼來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