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三十三章 雪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慎刑司囚室。

兩隻髒兮兮的手抓住木欄杆,可憐兮兮的朝外頭的看守道:「看守大哥,能否,能否給我一盆水,讓我擦一擦身子,我已經……已經七天沒擦過身子了。」

幾天沒洗澡,最可怕的是這個地方還有蝨子,癢得不行,一巴掌打上去,手掌心黏稠無比,一看,黑的紅的,是虱子的屍體跟自己的血。

玲瓏覺得自己不用等到處決下來,就要先瘋了。

「水,給我一些水……」玲瓏略帶哭腔的垂下頭。

由遠至近,窸窸窣窣的聲音從欄杆外傳來。

最後停在欄杆外的是一雙鞋子,雪白的鞋面纖塵不染,竟比她的雙手還要乾淨。玲瓏沿著這雙鞋子慢慢朝上看:「……魏瓔珞!」

魏瓔珞立在欄杆外,似笑非笑的俯瞰著她。

「你居然還敢來見我!你這個賤人!」玲瓏雙手穿過欄杆之間的縫隙,似討債的惡鬼,拼命去抓外頭的魏瓔珞。

魏瓔珞輕巧的後退一步,避開了她汙黑的指頭。

「為了能進來看你,我足足花費了二兩銀子呢。」魏瓔珞緩緩蹲下身,用一種令玲瓏毛骨悚然的眼神,雙目發亮地盯著她,「我當然要看,好好地看,仔細地看……」

玲瓏背上發涼,抖著嘴唇問:「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這麼陷害我?」

「無冤無仇?」魏瓔珞被她這話抖笑了,「你將吉祥置於何地?玲瓏,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我本來還在想要如何引你上鉤,沒想到我還沒提,你就自己先提出來要比試,很好,非常好……玲瓏,我太了解你了,你嫉妒心強,卻並無才能,這場比賽你一定會輸,卻又一定不會服輸,最後你一定會盜取我做好的常服——」

之後的事情不需要她說,玲瓏也能猜測得出來。

魏瓔珞偷偷將一根銀針縫進了領口,平時很難察覺,但只要皇帝穿上身,行動的時候便會走針。

或早或晚,被針扎傷的皇帝,一定會震怒之下派來人。

「……我知道你跟吉祥情同姐妹,但你也不能因為她,故意陷害我這個無辜的人!」玲瓏只得委屈哭道,試圖以自己的淚水騙得對方的同情,「她是因為偷東西,被吳總管責令打死的啊,與我有什麼關係?」

「你把我當成傻子麼?」魏瓔珞笑道,「吉祥為什麼要偷我的東西,又為什麼要在吳總管過來徹查此事的時候,將東西放在身上?你又為什麼知道東西在她身上?那天……是她的生日,我想,你一定是以慶生為理由,將放著贓物的香囊,當做生日禮物送給她了,對不對?」

玲瓏驚恐地望著對方。

她說對了,每一個字,每一個步驟都說對了。

就彷彿親眼看見整件事的過程。

玲瓏一直知道魏瓔珞很聰明,卻沒想過她竟聰明到這個地步,她也知道魏瓔珞一定會報復,卻沒料到她的報復會來得這樣快,這樣狠。

「瓔珞……」玲瓏匍匐在地,一隻手穿過欄桿伸出去,摸到魏瓔珞的腿上,搖尾乞憐的姿態,猶如一隻乞食的貓兒。

「省省吧,我不吃這套。」魏瓔珞仍笑著,眼睛裡卻一絲笑意都沒有,「你再怎麼求我,我都不會放過你的,你哭,只會讓我高興,你流血,才能祭奠吉祥的英靈。」

玲瓏仔細打量她片刻,臉色漸漸變了,從楚楚可憐變得瘋狂扭曲,忽然張狂大笑起來,笑得坐在地上,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不錯,是我幹的!東西是我偷的,吉祥也是我害死的!但那又怎麼樣?衣服上多了一根針而已,多大點事,頂多判個一時失誤,打我幾十板子罷了。」

「幾十板子,流放寧古塔,永不歸京。」魏瓔珞悠悠道。

玲瓏聞言一楞:「你說什麼?」

「你的判決已經下來了。」魏瓔珞笑著重複一句,「杖八十,流放寧古塔,永不歸京。」

玲瓏的臉一點一點泛白,最後一絲血色已無,蒼白的如同一隻鬼。

「杖八十,你或許能強撐過去。可寧古塔是大清流放罪犯之地,氣候極為異常,一到四月狂風如刀,五至七月陰雨刺骨,八月大雪紛飛,九月千里冰封,積雪遍地,不似人間,你熬得過杖責,卻要在煉獄做一輩子苦役。」魏瓔珞緩緩起身,背過身去,悠長語調拖在身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是你應得的。」

「回來!魏瓔珞你回來!你不許走!來人,快攔住她!她才是真兇,我是被冤枉的!」玲瓏恨不能將自己從欄杆的縫隙中擠出去,一隻手伸得筆直,最終無力的落下,披散的長髮下,漏出嗚嗚哭泣聲。

狂風如刀,陰雨刺骨,大雪紛飛,千里冰封,這些都要她用身體去熬麼?

即便能熬過去又如何,除卻天災,還有人禍。

遍地都是窮凶極惡的罪犯,她一個無依無靠的弱女子,去了,還不成人家眼中的肥美羔羊,誰嘴饞了都能來吃一口。

「我不去寧古塔。」玲瓏從喉嚨裡發出夢囈般的聲音,「我死也不去寧古塔……」

剎那之間,一個畫面忽然衝入她的眼前。

畫面裡有一碗熱氣騰騰的長壽麵,還有一個滿眼天真的小吉祥。

「好,我在這裡對天發誓。」玲瓏三指一併,指向天空,「若我對你,對魏瓔珞有半點壞心思,就叫老天罰我撞壁而亡,不得好死!」

哈!玲瓏險些笑出眼淚,這賊老天竟是有眼的!

狀若瘋狂的笑了一陣,玲瓏忽然轉臉望向身旁灰白色的牆壁,臉上擰出一個極為怪異的笑容:「魏瓔珞,別以為事事都能如你所願,我不能選擇怎麼生,難不成我還不能選擇怎麼死嗎?」

玲瓏碰壁而亡了。

消息傳到繡坊的時候,魏瓔珞正在做一件衣裳。

寶藍色的緞子,緞面上繡滿蝙蝠,取一個「福」字,年輕人穿著略顯老氣,老人穿著卻顯福氣。

「都出去。」

紛紛亂亂的腳步聲響起,待到最後一個宮女的腳步聲消失在門口,繡坊中便只剩下魏瓔珞與張嬤嬤兩個人。

「……她原本可以不必死的。」張嬤嬤的聲音在她頭頂響起,「皇上震怒之後,也知道不過一時失誤,罪不至死。他明明下旨,杖責五十,充入辛者庫,可玲瓏已自盡身亡!聽人說,她死之前一直在嚷嚷,絕不去寧古塔。」

「嬤嬤,你看。」魏瓔珞有些答非所問,張嬤嬤質問她玲瓏自盡的原由,她卻將手中的衣裳攤給她看,眼神溫柔地笑道,「吉祥的奶奶年過七旬,全靠吉祥微薄的月俸生活,她還一直苦苦熬著、盼著,等孫女年滿出宮,吉祥常常跟我說,回家的時候,要給她帶一件自己做的衣裳,用寶藍色的緞子,上面繡滿蝙蝠,象徵福氣……」

「瓔珞!」

「如今吉祥沒了,而那位老人……我不知道她知道這件事之後,還能不能活下去,一條人命,或者是兩條人命啊。」魏瓔珞慢慢抬頭望向對方,「嬤嬤,你覺得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輕輕五十板子就能放過嗎?」

她眼中只有無怨無悔。

無悔於自己所做出的一切!

張嬤嬤與她對視片刻,終是輕嘆一聲:「瓔珞,你這種愛憎強烈,睚眥必報的性格,實在不適合待在宮裡……你畢竟只是個宮女……」

如若是位主子,睚眥必報倒也算不上是什麼壞事,態度強硬一些,反而能壓制得住底下的人。

但魏瓔珞與她一樣,都只是一個伺候人的奴才……

「你很快就要去長春宮了。」張嬤嬤將自己心中的擔憂說出口,「去了那裡,若你還是這樣的性格,遲早會闖出禍來。」

「嬤嬤您在怕什麼?」魏瓔珞將她的話咀嚼一番,知道她在怕什麼了,伸手拉著她在自己身旁坐下,宛如小孫女依偎著自己的外婆一樣,嬌嬌的將腦袋輕靠在她肩上,溫柔的聲音裡充滿安慰,「我暫時還不打算對富察傅恆做什麼,即便真要做什麼,在那之前,我也要先問清楚他真相……」

這話沒能消弭張嬤嬤心中的不安,反而讓她的心中的擔憂更重了一些。她直直盯了魏瓔珞半晌,忽然試探性地問:「如果你姐姐的事,真是他幹的呢?」

魏瓔珞笑了起來。

那笑容是如此的美麗,讓人恍然之間,彷彿見到了古代的那幾位佳人。

鹿台一起商朝滅的妲己,烽火一笑周國滅的褒姒,紅塵一騎埋唐朝的楊玉環。

美人如刀,傾城傾國。

是夜,魏瓔珞做完了她在繡坊中最後一件繡品。

一件寶藍色的百福衣。

將這衣裳託付給張嬤嬤,由她明早遣人連同吉祥的遺物一同送回故鄉之後,魏瓔珞思索片刻,將姐姐遺留下的那塊玉佩佩戴在腰上,手指撫摸著玉珮上鐫著的那個名字,低低一聲:「長春宮,富察傅恆,我來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