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三十二章 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富察大人,您可來了,快,這邊請,這邊請,皇上等您很久了!」

富察傅恆一臉疑惑的踏進養心殿書齋。

「李玉這是怎麼了?」他看了眼身後大門,有些好奇的問,「平日可不見他這樣熱情……」

太監如同這紫禁城的一磚一瓦,皆屬於皇帝。

尤其是李玉這樣的大太監,深知自己一身榮寵皆來自於皇帝,故他只討好皇帝,不需要也特別忌諱討好外臣。

突然之間一反常態,對他如此熱情,實讓富察傅恆覺得渾身都不自在。

「你來了,他就不用被朕打板子。」弘曆仍埋首於奏摺中,頭也不抬道,「讓他找個人,找了幾個月也沒找到,真是個沒用的奴才。」

富察傅恆更覺好奇。

「皇上,您要找什麼人?」富察傅恒問,眼前的這位陛下居然會對奏摺之外的東西感興趣,還是個人,男人還是女人,宮裡人還是宮外人?

「算了,不提她了。」弘曆忽將手裡的奏摺丟過來,「看看這個。」

富察傅恆抬手接過奏摺,低頭一看,眉頭立時皺起:「這是……仲永檀彈劾步軍統領鄂善受賄一萬兩白銀的奏章……」

「不只是鄂善。」弘曆將雙手往唇前一叉,「他還告了張廷玉一狀!你就沒察覺出什麼來?」

「仲永檀是鄂爾泰大人的門生。」富察傅恆何其聰慧,當即察覺出奏摺中的深意,笑道,「所以這道彈劾的奏摺,就是鄂爾泰向張廷玉宣戰,他們還想藉您的刀!」

弘曆冷笑連連。

「這兩人是先帝重臣,故而朕才對他們多番容忍,可他們都做了什麼?」弘曆沉聲道,「去年劉統勳曾彈劾張廷玉,稱桐城張、姚二姓,占卻半部縉紳,朕還當他言過其實,如今看來,此言極為中肯!至於鄂爾泰,他的次子鄂實原配去世不久,就迅速繼娶大學士高斌之女,與高貴妃攀上了親戚,你說他到底想幹什麼!」

他的聲音越來越大,如同雷霆乍響,綿延千里,顯是動了真怒。

帝王一怒,血濺千里。

「皇上心急,奴才知道。」富察傅恆急忙安撫他,「但如今漢人多依附張廷玉,滿人則靠向鄂爾泰,不說朝中大員,甚至地方督撫也紛紛站隊!要動鄂爾泰和張廷玉,必須靜待時機。」

「朕已經等得夠久了!」弘曆忽然站起身,動作之大,不小心掀翻了桌上的茶碗,一碗碧螺春登時澆了他一身,他卻恍然不覺,只冷冷對富察傅恆道,「擒賊先擒王,朕要召集怡親王,和親王,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徐本,尚書訥親一塊兒公審,先摘了鄂善的腦袋!傅恆,這事你去辦!」

一個是君,一個是臣。

雖然有心勸誡,但是君既然已經下了決定,作為臣子的富察傅恆便只有拱手道:「是!」

發洩了一番悶氣之後,弘曆胸膛起伏片刻,心口的那攤熱火熄滅之後,漸漸感覺到一陣涼意,低頭看了看自己被茶水打濕的常服,他皺皺眉,喊道:「李玉!」

「奴才在。」李玉推門而入,見弘曆衣服濕漉了一片,大吃一驚之餘,立刻向外頭一招手,幾個小太監小跑著過來,又小跑著離開,不一會兒,便手捧托盤回來,托盤中盛著一件明黃色的常服。

李玉親自提著衣裳給弘曆換上。

弘曆敞開雙手,理所應當的享受著他的伺候,卻忽然眉頭一皺,抬手捂住了脖子。

待捂脖子的那隻手緩緩放下,卻見掌心之中,一滴血珠。

李玉的臉肉眼可見的白了起來,雙腿一軟險些跪在了地上:「皇,皇上……」

富察傅恆也嚇了一跳,幾步上前攔在弘曆身前,眼神警惕的打量四周,似乎想要從桌椅板凳,牆壁縫隙,以及其他一切可以藏人的地方,尋出那個膽敢刺殺皇帝的刺客。

「沒有刺客。」弘曆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是這個……」

富察傅恆轉過身,見弘曆已將先前剛換上的那件常服扯了下來,總是散發筆墨香氣的指間,捻著一根細長的銀針,他凝視著眼前尤帶血珠的針尖,聲音漸冷,「造辦處真是好大膽子。」

他言語間的殺氣,是個人就能聽出來。

富察傅恆心有不忍,勸道:「這是造辦處一時大意,並非故意謀害……」

不等他說完,李玉已經爬到弘曆腳邊,磕頭如搗蒜:「皇上恕罪,皇上恕罪!這幫造辦處的奴才,竟出這種匪夷所思的岔子,可見辦事何等散漫,最可恨的是居然還傷了龍體,真是罪無可赦,請陛下下旨,讓奴才徹查此事,凡涉事人等,必嚴懲不貸!」

轟!

繡坊大門忽然被人推開。

門外湧入一大群人,以吳書來為首,個個面帶殺氣。

「是誰?」吳書來環顧四周,目光之冷酷,猶如屠夫在挑選待宰羔羊。

來者不善,繡坊中的宮女們皆停下了手中的活,惴惴不安的望著吳書來,每當吳書來的目光在一個人的臉上停留得稍微久一些,那個人就彷彿被掐住了脖子,面色發青,幾乎無法呼吸。

「……是她。」張嬤嬤無可奈何的伸出一根手指頭。

眾人順著那根手指頭看去……

是玲瓏白中泛青的臉。

「拿下!」吳書來抬手一揮,身後的兩名太監立刻撲了上來。

「不,不,放開我!」知道自己若是被他們抓了去,恐怕九死無生,玲瓏立時掙扎起來,身體扭曲得如同一條蛇,沿途碰翻了不知道多少隻桌子繡繃,哭嚎著,「我犯了什麼錯,為什麼要抓我!吳總管,您不能這樣,您總得給個理由啊!」

「理由?」吳書來氣笑了,「讓你給皇上做常服,你竟疏忽大意,領口漏了一根銀針!知道這叫什麼嗎,一個鬧不好,就變成謀逆大罪,咱們全都得跟著掉腦袋!」

「銀針?什麼銀針,我不知道啊!等等……」玲瓏眼神迷茫,卻又忽然之間想通了什麼,猛然回頭盯向身後人群。

惴惴不安的人群中,唯有一人鎮定自若。

彷彿早已料定會發生這樣的狀況,正面帶微笑,津津有味的看著事態的發展。

「是你!」玲瓏又恐又怒,「是你,魏瓔珞!」

那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彷彿一隻可憐的蟲子,落進了一張精心製作的蛛網中,越是掙扎,越是難以掙脫。

「吳總管,那件衣服不是我做的,是魏瓔珞做的!」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玲瓏哪裡還敢再繼續隱瞞,當即朝吳書來喊道,「是她疏忽大意,不,是她故意在衣服上留了一根針,就是為了陷害我!」

吳書來皺皺眉,朝魏瓔珞看去。

與旁邊抖如鵪鶉似的小宮女們相比,她的確顯得太過鎮定自若了一些。

「休要胡說!」立在他身側的張嬤嬤忽然呵斥一聲,「常服是你親自送來給我的,親口說是你做的,怎又變成瓔珞做的了,你可不要為了脫罪,隨便攀扯人!」

「張嬤嬤,你……」玲瓏雙目欲裂。

她終於反應過來,她陷入了一場陰謀之中。

旁人也就罷了,但張嬤嬤是什麼人?

繡工在她眼裡,如同每個人的字跡一樣,充滿辨識度。

她不會看不出來,常服上的龍其實是魏瓔珞繡的,但她一句話都沒說,就把衣服收下,然後當成玲瓏繡的獻了上去。

「你們是一夥的!」玲瓏朝魏瓔珞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甚至差一點掙脫了太監的手,撲到魏瓔珞身上去。

太監哪能讓她在吳書來眼前做出這樣的事,立刻加重了手上的力氣,將她死死摁在地上,半邊臉貼在地上,半邊臉側向人群,玲瓏用一隻充滿血絲的眼睛盯著魏瓔珞。

「瞧,她又開始了。」魏瓔珞居高臨下俯視著她,聲音非常平靜,平靜的似早已準備好這番說辭,「先前是為了脫罪,攀扯於我,現在又攀扯張嬤嬤,等到了御前,她指不定還得攀扯吳總管您,說你連御用常服都不好好檢查,應當同罪論處!」

玲瓏一聽,兩眼一黑,險些背過氣去。

她即便原先還有一條活路,如今魏瓔珞將此話一說,她也沒了活路了。

吳書來果用懷疑猜忌的眼神盯著她,冷冷道:「這麼個陰險毒辣的東西,真是留她不得,帶走!」

玲瓏沿途不斷伸手,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東西,柱子,椅子腿,甚至人腿,與她最要好的宮女忙一腳踹開她,朝後躲去,其餘人也一樣,如同海水退潮,離她而去。

「救命啊!救救我!」玲瓏涕淚橫流,聲如杜鵑啼血,「我是冤枉的!」

身後,魏瓔珞笑著目送她離開,然後慢慢捏緊了手中的帕子。

那是一條邊角處殘留了一道汙漬的帕子。

汙漬的顏色紅褐相間,猶如風乾後的血。

那是……吉祥的生日禮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