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三十一章 最後的繡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沒人會因為一個不相干的人哭。

起初還有人討論吉祥的死,一週之後,討論晚上吃什麼的有,討論某個侍衛年輕英俊的有,就是沒人再討論吉祥。

即便有人提起,也只是短短六字:「哦,那個小偷啊……」

這六個字,竟成了無辜少女的墓誌銘,成了她遺留在世人心中的最後記憶。

匆匆人生一過客,萬般辛苦與誰說?

「瓔珞!」張嬤嬤劈頭丟來一件衣裳,不偏不倚的打在魏瓔珞臉上,「這衣裳是怎麼回事!針法、配色全都錯了,你到底怎麼幹活兒的!」

眾人停下手中的針線活,驚訝地看著這一幕。

張嬤嬤可很少發這樣大的脾氣,尤其是對著她最喜愛的魏瓔珞,她究竟把衣服做成什麼樣了?

「對不起,嬤嬤。」魏瓔珞臉都被打紅了,慌忙抱著懷中的衣裳,一副生怕被人瞅見的模樣,垂頭喪氣道,「我馬上改……」

「這是這是什麼緞子,由得你拆了重改?瓔珞,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張嬤嬤劈頭蓋臉的將她罵了一頓,然後嘆了口氣道,「我們都知道,你月底就要去長春宮報道了,這是你在繡坊最後的活……」

也是最好的活。

原本負責皇上常服的繡女病了,活兒趕不出來,需要有人幫把手,把接下來的活兒幹完。

衣服已經做好了大半,只剩下胸口一條龍紋。

這活兒又輕鬆又漲資歷,回頭就能跟其他人炫耀,我是個給皇帝做過龍袍的人了,即便日後年歲大了出了宮,也能拿這份資歷尋個好去處,無論是進江南織造局當繡娘,還是教有錢人家的閨秀刺繡,身價都能高一些。

「嬤嬤。」玲瓏不動聲色道,「許是因為吉祥的事,瓔珞最近有些提不起精神來,一時出了岔子,請您大人大量,不要和她計較。要不……這個活兒,還是交給我來做吧。」

「你?」張嬤嬤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你行嗎?繡龍可不比繡貓兒……」

四面八方響起一片竊笑聲,玲瓏攏在袖子下的手指猛然收緊,尖尖指甲,直扎肉裡。

「常服不比龍袍和朝袍費工夫,何況我的繡工已大有進步,一定可以勝任。」眼角餘光掃過身旁神思不屬的魏瓔珞,玲瓏心中一動,忽道,「要不,讓我跟瓔珞比一比?」

「哦?」魏瓔珞緩緩轉過臉來,短短七日,她竟直接瘦了一圈,原先還帶些娃娃肥的臉頰,如今已經瘦成了瓜子臉,眼下兩道青痕,看起來十分憔悴,她望著玲瓏,幽幽一笑,「你想怎麼比?」

換了往日,玲瓏是不敢提出這個建議的。

但是今日不比往日,看看魏瓔珞繡的是什麼東西!

許是吉祥的死對她打擊太大,以至於她將龍繡成了蛇,說是蛇,還抬舉了她,照玲瓏看,分明就是一條扭曲的蚯蚓,剛學刺繡的小孩子都比她繡的好,這樣的東西哪裡能夠送上去給皇上穿,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這樣一個踩人上位的好機會,玲瓏怎會放過,立時自信滿滿道:「繡活好壞,各憑本事,咱們兩個同時繡一套常服,然後讓嬤嬤來選,誰做的好,就選誰的獻給皇上,你敢不敢?」

魏瓔珞盯了她好一會,才呵了一聲,似笑非笑道:「行啊,這可是你自找的。」

兩道視線在空中一碰,宛若刀刃間的交鋒,火花飛濺,殺心自起。

玲瓏收回目光,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繡繃,心道:「等著吧,我要證明給你看,證明給你們所有人看,我不是一輩子只能繡貓,我也能繡龍!」

為這比賽,玲瓏耗盡了全部精力。

每日天不亮就起床,在旁人還在床上熟睡的時候,她已經披衣而起,朝繡坊走去。每日三餐,在其他人細嚼慢嚥的時候,她三兩口就把盤中餐囫圇吞下肚,甚至一天都不怎麼喝水,免得出恭浪費時間。

「玲瓏真夠拼命的。」

「可問題是,瓔珞比她還要拼。」

忙碌一天,玲瓏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回到宮女所,聽見的卻是這樣一番話,她微微一愣,然後環顧四周,眉頭蹙起道:「瓔珞……她又沒回來嗎?」

卻見宮女所內,一隻隻銅盆熱氣氤氳,宮女們或撈水洗臉,或將雪白的雙足放在盆中洗腳,還一些動作快的,早早洗完了臉跟腳,現下已經美滋滋的躺在床上嘮嗑了。

「你說瓔珞啊?我先前路過繡坊,見她還在裡面幹活呢。」一個正在洗腳的宮女回她。

「呀,這麼晚了,她還在啊。」另一宮女驚嘆。

「畢竟是養心殿的活嘛。」之前的宮女一邊擦腳,一邊撇撇嘴,「咱們往常做的都是各宮下人的春裝,頂天了妃嬪們的衣裳,何曾碰過養心殿的活兒?那可都是最有資歷的繡娘才能接手的,她是鐵了心要贏玲瓏!」

門扉哐噹一聲打開,兩人齊齊望去,啊一聲:「啊,瓔珞,你回來了。」

魏瓔珞抱著一件衣裳站在門口,衣裳折疊的極為整齊,沒人能看見上頭繡的是什麼,玲瓏心中一動,走上前道:「瓔珞,你繡的怎麼樣了,拿來給大家看看吧。」

一邊說,一邊毫不客氣的伸出手去。

魏瓔珞側身一避,避開了她的手。

玲瓏動作一僵,滿臉委屈道:「我又不搶你的,我就只是看看,你……你就這麼怕我嗎?」

「怕你?」魏瓔珞咯咯笑了起來,似乎聽見了什麼天大的笑話,直將玲瓏笑得面紅耳赤,她才搖搖頭,似憐似鄙的掃她一眼,「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繡坊裡的人誰不知道……你啊,只會繡貓。」

嘻嘻。

也不知是誰撲哧一笑。

玲瓏飛快轉過頭去,卻見一群宮女或者低頭洗腳,或者鋪著床鋪,明明每個人都沒在看她,她卻覺得每雙眼睛都在暗地裏笑話她。

我不是!玲瓏心中吶喊道:我也能繡龍!我不是一輩子只能繡貓!

「若不然,把你的繡品拿出來,給大伙……給我瞧瞧。」一隻柔美的手舒展到她面前,魏瓔珞朝她笑道,「看看你繡的是一對龍眼,還是一對貓眼。」

「魏瓔珞!」玲瓏再也忍受不了,一字一句道,「我警告你,別再羞辱我!」

「我說錯了嗎!」魏瓔珞的態度卻比她還要強硬,冷笑道,「:畫龍點睛,龍的眼睛最重要,龍目講究神形具備,你——繡得出來嗎?」

話不投機半句多,兩人最終不歡而散,熄燭之後,背向對方而睡。

只是,玲瓏根本睡不著。

輾轉反復片刻,她終是按耐不住,解開床榻裡側放著的一隻藍布包袱,將快要完工的常服從裡頭取了出來。

藉著月光,抖開一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魏瓔珞之前那番話,居然越看越不對勁。

「怎麼會這樣……」玲瓏低頭看著常服胸口繡著的那條龍,抓著衣服的手指越收越緊,「你怎麼……那麼像隻貓?」

一條金龍,卻生著一雙貓眼。

活靈活現的一雙貓眼,裡頭盡是賣力的討好,希望旁人能夠喜愛它,崇拜它,承認它的才華。

這不是龍,而是她心中的貓。

玲瓏一動不動的看著眼前這雙眼,忽將衣裳一揉,力道之大,似要將什麼自己不忍卒視之物揉成碎片。

胸膛略略起伏了片刻,她有些氣息不穩的喚道:「瓔珞。」

屋子裡寂靜一片,只有悠長的呼吸聲。

玲瓏又低低喚了幾聲,見依然沒人回,便躡手躡腳的下了床,走至魏瓔珞床榻旁。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一雙貓一樣的眼睛,死死盯著床榻上的魏瓔珞。

之後,一隻手輕輕伸向她壓在枕頭下的常服。

不問而取,小偷行徑。

這不是玲瓏第一次當小偷,第一次是偷孔雀羽線,第二次是偷常服,一回生二回熟,比起第一次時的忐忑不安,現下玲瓏心中卻只有一片寧靜,甚至於理所當然。

就像是在拿回本該屬於自己的東西,拿回本該屬於自己的人生。

常服入手,玲瓏退回自己榻上,然後迫不及待的展開一看,忍不住哈了一聲,極盡嘲諷。

「吉祥,瞧,她也沒多關心你。」玲瓏又妒又嘲的笑道,「前幾天她還為了你的事,難過的出了一大堆錯,現在有了在貴人面前出頭的機會,轉眼就把你忘得一乾二淨,一心一意撲在這上頭了。」

如若不是一心一意,如何繡的出這樣威風赫赫的金龍?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尤其是一雙龍目,彷彿於雲端睥睨而下,俯瞰眾生,

凡夫俗子,皆要在這目光下俯首稱臣。

「這才是龍目。」玲瓏捧著手裡的衣裳,喃喃自語道,「這才是我的龍目……」

一夜無眠。

第二天,宮女所裡的宮女們陸續起床。

「咦。」一個宮女忽咦道,「玲瓏呢?」

玲瓏的床上空無一人,旁邊的人伸手一摸,被窩涼透,床上一絲熱氣都沒有。

「咦?」同一時刻,繡坊外,張嬤嬤有些驚訝地看著台階上坐著的人,「你今天怎麼來得這麼早?」

宛如一夜沒睡,整宿坐至天明,玲瓏的衣上髮上沾滿了清晨露水。

身上是涼的,心卻是滾燙的。

「嬤嬤。」玲瓏昂起因為激動而略略泛紅的臉,笑道,「我的衣服繡好了。」

她將緊緊抱在懷中的衣裳遞了過去,那赫然是——從魏瓔珞枕下竊來的常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