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三十章 小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也不知道娘娘看中你什麼,一個小小的繡女,竟然也一步登天,進了長春宮的大門!」明玉上下打量著魏瓔珞,眼神實在算不上友好。

長春宮派來的竟是這一位……

明玉在椅子裡坐著,手邊還放著一盤點心,糯米糰,綠豆糕,玫瑰酥,芝麻糖,四色拼湊而成的甜點,光看顏色已經秀色可餐。

明玉專心致志的品嚐著點心,不像是來替皇后辦事的,倒像是藉著這個機會,過來偷得浮生半日閒的。

她坐了多久,魏瓔珞就站了多久,想起吳總管先前的告誡,心中不禁嘆了口氣:「閻王好過,小鬼難纏。」

長春宮的台階,只怕不好上。

「行了,話已經給你帶到了。」明玉終於待膩了,將最後一塊點心放進嘴裡,拍拍手道,「早些把繡坊的事情結了,月底到長春宮來。」

「是,我送送您,明玉姐姐。」魏瓔珞一路將明玉送至長春宮門口,來回將近半個時辰,只是走走路,說說話,竟比她在繡坊工作五六個時辰還累。

天底下最苦最累的工作,莫過於伺候人。

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回到宮女所,魏瓔珞眉頭一皺。

哪裡不對勁……

先前還嘈嘈雜雜的討論聲,在她進門的那一剎那,瞬間止住。

同住一處的宮女們或站或立,或遠或近,都用同樣奇怪的目光看著她,那目目光讓魏瓔珞很不舒服,似嘲似諷,似憐似憫。

為什麼要用這樣的目光看著她?

魏瓔珞滿心疑惑地走回自己的床榻邊,兩幅被褥挨在一起,兩隻枕頭緊挨在一起。

「吉祥呢?」魏瓔珞問,「還沒回來嗎?」

一碗麵也不至於要吃這麼久,算算時間,她早該吃完回來了吧。

一名跟吉祥關係還算不錯的小宮女低聲給出答案:「她被抓走了。」

魏瓔珞聞言一愣:「你說什麼?」

「她被抓了。」小宮女只得重複一遍,猶豫一下,又補了一句,「東西就藏在她身上……」

「什麼東西在她身上?」魏瓔珞心中生出一股不詳的預感。

「……一隻香囊。」小宮女嘆了口氣,「裡頭藏著先前失竊的孔雀羽線……」

「這不可能!」魏瓔珞幾步走到她面前,目光灼灼盯著她,「你說謊!」

「我沒說謊!是吳總管親自從她身上搜出來的!」魏瓔珞的目光實在太過可怖,小宮女嚇得驚慌失措,目光左右四顧,忽然停在一個人身上,抬手指著她喊,「據說還是玲瓏告的密!」

魏瓔珞緩緩轉過頭來:「玲瓏!」

玲瓏伏在自己榻上,半只枕頭都被她哭濕了,一雙紅腫的眼睛回望魏瓔珞,像是對她解釋,又像是對其他人解釋道:「我跟吉祥是一起長大的,她家裡窮,經常有了上頓沒下頓,所以手腳有些不乾淨……我沒想到進了宮,有的吃有的穿了,她這壞毛病還是沒改掉……」

話音未落,一隻手就捏住她的領口,將她從床榻上提了起來。

「胡說八道!」魏瓔珞憤怒的面孔近在咫尺。

「我沒胡說!我也不願意相信她是這種人……只是,只是跟吳總管提起這事。」玲瓏吸了一下鼻子,委屈道,「後來我才知道,皇后娘娘只給了吳總管兩天的時限,恐怕是他心急抓賊,才選擇搜身,哪裡知道會真的搜出來……」

「哈!」魏瓔珞冷笑道,「你以為我會信?」

玲瓏驚愕看她。

「孔雀羽線失竊了那麼久,如今吳總管一來一問,就找出來了。」魏瓔珞將玲瓏提溜到自己面前,兩個人面對著面,眼對著眼,如同兩把戰刀交錯在一起,碰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火花,「玲瓏,你覺得我會信,你覺得吳總管會信?吳總管……他只是為了儘早結案罷了。」

一把將玲瓏摔在地上,魏瓔珞頭也不回的衝出宮女所。

樹木在她身側倒退,道路在她身側倒退。

一個人忽然衝出來,攔在她面前,擋住她狂奔的腳步。

「……嬤嬤。」魏瓔珞看清楚來人,邊喘邊道,「我要去找吳總管,再晚就來不及了……」

再晚,吉祥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哪怕用掉先前好不容易積累下的情面,哪怕會因此欠下吳總管一個天大的人情,她也在所不惜。

只要能保住那孩子的命……

「別去。」張嬤嬤雙手如鉗,將魏瓔珞死死扣在原地。

「嬤嬤,你讓開!」魏瓔珞奮力掙扎起來。

掙到一半,忽然渾身一僵。

「別看!」張嬤嬤忙抬起一隻手遮住她的眼睛,卻被她用力扒拉了下來。

前方是通往宮正司的路。

犯了錯的宮女太監,少不得要進去吃一頓苦頭。

宮正司的大門敞開了,裡面飄出一股令人不舒服的氣味,像陳年的淚,像新鮮的血。

門後走出兩名太監,一前一後,抬著一只擔架。

擔架上頭一張白布,從頭到腳蓋著一個人,布面凹凸,隱約是一張女人的臉,自魏瓔珞身旁經過時,擔架不小心顛簸了一下,一隻青白的手臂便從擔架旁無力垂落下來。

一張繡帕,從她指尖滑落。

魏瓔珞彎腰拾起那張繡帕,兩眼立即模糊起來。

繡帕上是一條憨態可掬的黃狗,吉祥老家養的那隻,據說極通人性,還知道在外頭打些麻雀田鼠,帶回家餵養一老一小。

這是她給吉祥的生日禮物。

「祝你長命百歲,歲歲平安。」魏瓔珞手捧繡帕,喃喃唸道,「祝你長命百歲,歲歲……平安。」

念到最後,已成哽咽,魏瓔珞忽然轉身朝宮正司衝去,卻被張嬤嬤強硬的拉了回來。

「放開我!」魏瓔珞怒道,「我要去找吳總管,我要問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明知道這事情有貓膩,為什麼不能像之前處理我的事情那樣,秉公處理!」

「傻孩子,每個人都有他的難處啊。」張嬤嬤嘆道,「如果皇后娘娘不限定時間,他自會秉公處理,慢慢找出真兇,但皇后娘娘只給了他兩天的時間,他只能先緊著自己,再緊著別人。」

道理魏瓔珞都懂,她只是心有不甘:「可就算是查不出來,他頂多受點懲罰,而吉祥卻要丟了命……」

「沒人會為一個不相干的人受罰。」張嬤嬤說著說著,布滿魚尾紋的眼角流下淚來,淚水在她臉上的皺紋間縱橫,她聲色沙啞道,「沒人……會為一個不相干的人哭。」

頃刻之間,魏瓔珞淚水磅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