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二十九章 好姐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聽說了嗎?」一個宮女悄悄湊到玲瓏耳旁,「皇后娘娘很喜歡瓔珞,吳總管那日特意吩咐張嬤嬤,要將瓔珞調去長春宮哪!」

手指一顫,針頭紮出了一滴血珠,玲瓏不留痕跡的將血擦了。

「能去伺候皇后娘娘,她可真有福氣。」宮女嘆了口氣,「玲瓏,真為你可惜。」

玲瓏笑得雲淡風輕:「我有什麼好可惜的?」

「若論相貌,論繡工,你都不比她差,偏偏張嬤嬤那麼偏心!如果這次上去獻禮的人是你,現在去長春宮的人,可就輪不上魏瓔珞了!」見玲瓏臉色越來越難看,宮女急忙換了句話安慰道,「不過她走了也好,沒了她,你可就要出頭了!」

誰稀罕在這破繡坊出頭!

玲瓏面上還能維持風度,手下的針卻越來越亂,那日不小心偷窺到的畫面,不斷的出現在她眼前。

「嬤嬤,您太照顧我了。」

「你那傻姐姐是我最得意的徒弟,就算看在她的面上,我多照拂你兩分。」

這何止是兩分!

最好的資源,最好的機會,全緊著魏瓔珞一個人了!其餘人一點出頭的機會都沒有!

「若是張嬤嬤肯這般照顧我,我也能得到皇后的賞識,那兩匹綢緞跟簪子,也有我一份!哎喲!」玲瓏將再次扎破的手指頭含進嘴裡,看著眼前的繡繃,看著上頭繡的亂七八糟的圖案,她心下一怒,拿起手邊的剪子,喀嚓一聲——

「玲瓏!」

玲瓏手一抖,剪子在繡繃上拉出一條長長口子,繡繃上是她最擅長的錦貓圖,口子一劃,從左到右,正好割在錦貓的脖子上,將它生生斷頭,一副圖登時變得血腥不吉,那貓兒的兩隻眼,更像是在瞪著她。

玲瓏忙將繡繃反扣在桌上,起身相迎:「嬤嬤我在,找我什麼事?」

「不是我找你。」張嬤嬤道,「是吳總管找你。」

玲瓏眼中迸出兩道光來,心道莫非時來運轉,總算輪到她得貴人賞識了?

「……皇后娘娘有令,命吳總管找出盜竊孔雀羽線的竊賊。」豈料張嬤嬤下一句卻是,「從你開始,你們一個個過去回話,吳總管問什麼,你就回什麼,明白了嗎。」

她每多說一個字,玲瓏的面色就更白一分。

甚至連腿都有些酸軟。

彷彿有一隻斷頭的貓兒抱著她的腿,一雙不詳的貓眼盯著她。

也不是所有人都要受盤問,至少魏瓔珞就不用。

實際上吳總管過來,第一個見的就是她。

「我這雙眼睛,從來沒有看錯過人。」他和藹道,「打從第一次見你,我就知道你絕非池中之物,遲早是要飛出這個小小的繡坊的。」

「這都是託了您的福。」魏瓔珞仍舊是最初見他時的恭敬模樣,彎腰垂首道,「當日若不是有您主持公道,哪還有今日的我,只怕早就因為那無端汙衊,被方姑姑朱楚功去了。此恩我永記心中,日後有什麼用得著我的地方,還請吳總管隨意吩咐。」

「哈哈,客氣了,客氣了,大家互相幫忙嘛!」吳總管哈哈大笑。

宮中哪有無緣無故的好,今日對你好,圖的是來日回報。

吳總管非常看好魏瓔珞,也並不打算在這個時候用掉寶貴的人情,溫言囑咐她幾聲,甚至拐彎抹角的透露給她一些有關皇后的喜好,最後拍了拍魏瓔珞的肩,道:「到了皇后娘娘那,須得好生伺候,可別看她面善心慈,就偷懶怠工,皇后娘娘心慈,可不代表她身旁的人就心慈。」

魏瓔珞心中一動,點頭道:「瓔珞知道了,謝吳總管提醒。」

越是位高權重者,越是謹言慎行,說出的每個字,都是經過肚子裡的九曲回腸之後,彎彎繞繞個無數次,最後才斟酌出來的。

每一個字,都有其深意。

「算了,回頭再想。」看了看天色,魏瓔珞笑道,「今天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宮女所飯廳裡,一碗長壽麵輕輕擱在吉祥面前。

雪白的麵條捲在湯中,上頭澆著味濃可口的大紅色肉沫,以及翠綠色的青菜。

「當知素日惹神饞,此物蟠桃不及鮮,屢屢絲絲緣可係,年年歲歲意相牽,龍鬚苒裊三千尺,鶴算恆昌八百年,壽麵芳辰堪祝嘏,天倫與月共團圓,一碗長壽麵,不成敬意。」魏瓔珞朝桌子對面的吉祥眨眨眼,「祝你長命百歲,歲歲平安。」

「瓔珞姐……」這可是個大驚喜,吉祥半天才回過神來,激動得說話都帶點口吃了,「你,你怎麼知道我,我今天過生日?」

「入宮那一天,管事太監核對大家名單的時候,不是特意報過?」魏瓔珞笑道。

「他只說了一次,你就記住了?」吉祥崇拜的看著她,「你記性真好。」

「是啊,我記性好。」魏瓔珞笑道。

她哪有那麼好的記性,是她見吉祥最近鬱鬱寡歡,特地找管事太監問來的。

就連碗裡這點面,也來得不易。

主子們自然是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宮女們若想額外點些東西吃,就要往御膳房的廚子手裡塞銀子,魏瓔珞幾乎是兩手空空的進宮,手頭哪裡有什麼銀子,只能是以工代酬,幾夜不睡,替廚子做了幾幅繡品,這才換來了這碗麵。

「快吃吧,再放就涼了。」魏瓔珞將筷子遞給對方,「要一整根吃下去哦,這樣才能長命百歲。」

「嗯!」吉祥接過筷子,夾起麵條放進嘴裡,吸溜吸溜著,忽然落下淚來。

「怎麼了?」魏瓔珞楞了楞,「不好吃嗎?」

她用另外一根筷子沾了沾湯汁,放進嘴裡一嘗……味道很不錯啊,對得起她付出的幾幅繡品,怎麼就把人吃哭了呢?

「瓔珞姐,你對我真好。」吉祥哽咽道,「宮裡只有你真的關心我,嗚嗚,等你去了長春宮,就沒人關心我了。」

「我又不是一去不回。」魏瓔珞心中一軟,抱著她道,「就算我不回來,難道你就不能過來看我嗎?」

「我……真能去看你?」吉祥又期待又擔憂的看著她,「會不會讓你很為難?我雖然笨,但也知道,長春宮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

「有什麼為難的。」魏瓔珞將早已準備好的一方帕子塞到她手裡,「拿著,這是給你準備的生日禮物,日後你要是想我,就到長春宮來,如果進不來,就託人把這帕子送進來,我見了帕子,就知道你想我了,立時請假出來看你,好不好?」

吉祥聽得心中發燙,眼淚又落了下來,微鹹的淚水落進湯裡,可她吃在嘴裡,卻只吃出了蜜糖的味道。

「魏瓔珞,魏瓔珞!」一個宮女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在不在?」

「在,怎麼了?」魏瓔珞回頭應道。

「長春宮來人了,你快隨我過去。」那宮女道。

「瓔珞姐,你快去吧。」吉祥一聽,登時比魏瓔珞還急,推著她的胳膊道,「我留在這裡吃麵,這碗麵料子足,夠我吃很久了。」

「嗯,我去去就回。」魏瓔珞抱歉的看了她一眼,然後隨宮女離開。

她走後,吉祥卻沒急著吃麵,而是珍惜地看著手中的帕子。

帕上繡了一隻黃狗,是吉祥在老家養的那隻,她在宮裡活得艱難,在老家也活得艱難,父母重男輕女,弟弟吃飯,她只能喝湯,有時候連湯都喝不到,餓的哇哇哭,還是奶奶看不過去了,將她帶在身邊,從牙縫裡擠出點吃的給她。

贍養奶奶的也不是父母,而是家裡的老黃狗,雖然其貌不揚,卻有一手狩獵的好本事,時常從外頭叼些麻雀田鼠回來,否則她跟奶奶早就餓死了。

這些絮絮叨叨的往事,她很少跟別人說,因為沒人喜歡聽。

只有魏瓔珞不但聽了,還記在了心裡。

「謝謝。」吉祥將帕子按在滾燙的心口,不斷默念著,「謝謝你,瓔珞姐,能夠進宮,能夠認識你,真是太好了……吉祥只要活個五十歲就好了,剩下的壽命全都給你,望你長命百歲,歲歲平安。」

「哎。」

一聲輕嘆打斷了吉祥的思緒,她轉頭一看,立時拉下臉來。

不知何時,玲瓏竟坐到了她身旁,也不知道先前經歷過什麼,面色蒼白如紙,眉目間更是透著一股惶恐不安。

吉祥端起長壽麵就要走,卻被玲瓏伸手拉了回來。

「吉祥,你怎麼變成這樣子的人了?」玲瓏黯然神傷道,「小時候你可不是這樣的。」

兩人乃是同鄉人,彼此還是鄰居,只不過玲瓏的家境要比吉祥好得多,有時候會把自己吃不下的點心丟給她,因貪她手裡一口吃食,小時候吉祥什麼都聽她的,叫她上樹就上樹,叫她學狗叫就學狗叫。

「從前咱們那麼要好,可一進宮,你就跟我疏遠了。」玲瓏又嘆了口氣,「是因為魏瓔珞嗎?」

「哼,你還知道啊!」吉祥心直口快,立時回道,「她又沒惹你,你卻總在背地裡說她閒話!」

玲瓏面色一冷,為掩飾臉上的冷意,她抬起一片袖子,作出抹淚的模樣:「你怪我針對她,可你怎麼不想想,我那麼努力,繡活也不比她差多少,可嬤嬤總是偏向她,我心裡能沒有疙瘩嗎?」

「差很多啊,你只有貓繡的特別好,其他的都不行,哪裡像瓔珞姐,什麼圖案都能繡,什麼針法都會。」吉祥奇怪地看她一眼,理所當然道,「你要想嬤嬤看重你,你就多努力嘛,別總繡貓,多繡點別的……哎呀,你該不會是因為其他都比不過瓔珞姐,所以才一直繡貓吧?」

玲瓏抹淚的動作一止,一股森冷寒意從她身上冒了出來。

「……好。」過了許久,她才緩緩放下袖子,楚楚可憐的對吉祥道,「我以後多繡點別的。」

吉祥不是個記仇的人,又見發小這樣一副可憐模樣,心下一軟,嘴上也就跟著一鬆:「算了算了,只要你以後不針對瓔珞姐,咱們就還是好姐妹。」

「好,我在這裡對天發誓。」玲瓏三指一併,指向天空,「若我對你,對魏瓔珞有半點壞心思,就叫老天罰我撞壁而亡,不得好死!」

吉祥忙將她指天的手指按下來,低聲埋怨道:「不要說了,犯忌諱!」

「那咱們和好了?」玲瓏期待的看著她。

她都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了,吉祥還能怎樣,哼哼唧唧個半天,最後只得點點頭。

「好吉祥!」玲瓏伸手抱住她,下顎擱在她肩膀上,眼睛裡透著凶光,嘴裡卻甜蜜的笑道,「說起來,今天是你的生日呢,我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