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二十八章 請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夜已經深了。

繡坊之中亮起了一盞盞燈。

燈火將窗戶紙暈染成橘黃色,透過一張張窗戶紙朝裡望去,明明已經是吃飯的時間了,宮女們卻全部聚在此處,縱使餓得肚子咕嚕嚕叫,卻一個離開的都沒有。

再次將針扎在指頭上,吉祥哎喲一聲,將流著血的手指頭含在嘴裡,回頭看了眼大門,口齒不清的問:「瓔珞姐姐還沒回來嗎?」

身旁的玲瓏一邊做著繡活,一邊頭也不抬道:「該不會是回不來了吧……」

「你說什麼呢!」吉祥怒道,「呸呸呸,快給我呸三聲!」

玲瓏撇撇嘴,才懶得做這粗俗動作,吉祥見此,心中更怒,正要與她好生說道說道,離門最近的一個宮女忽然喊道:「來了來了,外面來人了!」

吉祥一楞,立刻丟下玲瓏往外跑。

身旁刮過一陣風,有一個人跑得比她更快。

「張,張嬤嬤?」吉祥目瞪口呆地望著對方的背影。

猶如一個家中獨子遠赴科舉的老人,張嬤嬤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衝出大門,然後眼巴巴的望著外頭的太監,指望從他嘴裡能聽見點好消息,至少不要是壞消息!

「恭喜你了,張嬤嬤。」來的是三名宮女,領頭的那個位階比張嬤嬤還高些,此刻卻對她客客氣氣的,面帶笑容道,「你們繡坊的魏瓔珞在壽宴上大出風頭,這些是皇后娘娘賞給她的東西。」

她一招手,身後兩名宮女便捧著托盤過來。

一隻托盤裡放著兩匹綢緞,另一隻托盤裡放著一對簪子。

宮造之物,自是人間上等,更何況是皇后賞賜下來的東西,那更是一等一的做工,一等一的材質。

那兩根玉簪,眾人品評不出好壞,只知道顏色特別周正,上頭隱隱縈繞一層淡淡的煙雲之氣,若有若無,似霧非霧,許是傳說中的藍田玉所做,故而藍田日暖玉生煙。

而兩匹綢緞就不同了,大夥在繡坊裡幹了有大半年了,自是認得料子的好壞,一個嘖嘖稱奇:「這料子真好,穿在人身上,就像穿了一件泉水,常穿不但養皮膚,也養人。」

「你懂什麼,這可是江南織造送來的貢品啊。」另一個更識貨的宮女羨艷道,「都是給主子們做衣服用的,瓔珞命真好……」

張嬤嬤拉著領頭宮女去一旁說了會話,又從袖子裡摸出些銀子硬塞給對方,對方推脫半天,最後只得勉為其難的收下,待親自將人送走,張嬤嬤滿臉喜色的歸來,對眼巴巴望著自己的眾宮女宣布:「沒事了,你們可以回去吃飯了。」

這個時候,眾人哪有心思吃飯!

吉祥第一個撲過來:「嬤嬤,好嬤嬤,您快跟我說說,瓔珞姐在壽宴上做了什麼?」

「是呀,嬤嬤,您就告訴我們吧。」玲瓏也走了過來,不動聲色道,「瓔珞到底做了什麼,皇后娘娘非但沒有懲罰她,竟然還給了賞賜?」

張嬤嬤心情極好,對她二人笑道:「這事我也說不清楚,不如等她回來,親口跟你們說吧。」

玲瓏沉默片刻,問:「她現在在哪?」

「領了賞。」張嬤嬤道,「當然要去給皇后娘娘叩頭謝恩啦!」

長春宮外。

明玉手裏提著一桿六角宮燈,橘黃色燈火,照亮眼前跪伏在地的單薄身影上,將她的影子拉得極長極長。

「娘娘。」魏瓔珞將額頭貼在手背上,「奴婢是來請罪的。」

「哦?」富察皇后已除去身上繁重的禮服,換上她平日裡常穿的樸素白衣,於月下款款而來,宛如月中歸來的嫦娥,仙姿翩然,巧笑倩兮,「不是來謝恩,而是來請罪?」

「是。」魏瓔珞毫無掩飾的全盤托出,「繡坊前些日子遭了賊,被賊人竊走孔雀羽線,迫不得已,奴婢選用鹿尾絨線代替,為了在大殿上矇混過關,編造了一套說辭。」

「既已蒙混過關,為何還要跟本宮坦白呢?」富察皇后笑著問。

魏瓔珞心道:因為我不相信。

事情進展的太過順利了,順利的就像是富察皇后有意配合她一樣。

想清楚這點之後,魏瓔珞背上出了一片冷汗,再也不敢存僥倖之心,二話不說就來富察皇后處請罪。

「皇后仁慈,體恤下人,不但不當眾揭穿我,還賞下禮物,我心惶恐,像我這樣犯了大錯的人,怎有臉收下您的禮物。」魏瓔珞叩首道,「還望娘娘收回賞賜,給我懲罰。」

「賞下去的東西,怎能再收回來,你將本宮當成什麼人?」富察皇后輕笑一聲,「再說了,事情過去就過去了,今日是本宮的千秋,不願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發生,你懂嗎?」

魏瓔珞再叩首:「娘娘仁慈,奴婢銘記於心。」

「不過……」富察皇后拖長了一下語調,「有一件事,本宮覺得非常奇怪……」

「娘娘請說。」魏瓔珞忙道,「奴婢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明玉說你先前在殿外等候的時候,一直在拖延時間,拖到最後才進來。」富察皇后問,「你當時到底在等什麼?」

魏瓔珞眼珠子股溜溜轉,正琢磨著要給出個什麼答案的時候,富察皇后已經先一步給出了答案。

「你在等皇上。」富察皇后問,「對嗎?」

魏瓔珞大吃一驚,條件反射的抬起頭來,正對上一雙睿智的眼睛。

有這樣一雙眼睛的人,怎可能是省油的燈,怎可能是輕易就能矇騙過去的主!

電光石火之間,魏瓔珞已做出了決定。

「是!」魏瓔珞一咬牙,將整件事全盤托出,「皇后娘娘深受隆恩,奴婢想藉皇上這陣東風,讓娘娘高興。如此一來,奴才再進殿稟報,娘娘也不會大發雷霆了。」

富察皇后忽然面色一沉:「你好大的膽子!連皇上都敢利用!」

「請皇后娘娘恕罪!」魏瓔珞連連叩首,一副完全將自己的性命交付到對方手裡的認命模樣,「若要降罪,也請降罪奴婢一人,不要牽連繡坊無辜!」

「罰是當然要罰的,讓本宮想想……」富察皇后沉默下來。

直至魏瓔珞的呼吸聲漸漸沉重起來,她才噗嗤一笑,道:「就罰你重新製作本宮的常服,全部改用鹿尾短絨,記住了嗎?」

魏瓔珞猛然抬頭,猶如一個被赦免的死刑犯,呆愣了許久,才面露狂喜,咚得一聲將額頭砸在地上:「是!謝娘娘!」

「好了,時候不早了,你回去吧。」富察皇后溫柔的看著她,「日後繡完常服,你便親自送來長春宮吧,還有……」

她轉臉對自己身旁的明玉道:「宮中無緣無故出現盜竊,吳書來責無旁貸,叫他徹查此事!」

明玉連忙應是。

「好了,本宮乏了。」富察皇后點點頭,「你送送她吧。」

六角宮燈在前頭引路,照亮著出長春宮的路。

「明玉姐姐,就送到這裡吧。」魏瓔珞可不敢真的讓明玉陪自己走這麼一趟,從長春宮至繡坊,一個來回,即便腳步快,也要走小半個時辰,「剩下的路我自己走。」

明玉也不願意將時間浪費在這個小宮女身上,當即道:「行,那我先回去了。」

說完立即掉轉身,朝長春宮內走去。

魏瓔珞一直在背後目送她,與其說是目送她,不如說是凝視遠處的長春宮。

夜色已深,長春宮卻亮如白晝,照亮長春宮的,是宮女們挑掛在牆壁上的盞盞宮燈,海市上供的夜明珠,亦或者是今日壽宴上的那頂一人高的珊瑚樹?

那是富察皇后的寢宮,那是後宮最尊貴女人的住處。

從前她只能遠遠看著,但從今日開始,它不再那麼遙不可及。

「富察傅恆……」魏瓔珞用只有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喃喃,「等著我,我來找你了……」

遠處的長春宮亮如白晝,魏瓔珞身周卻一片漆黑。

黑夜吞沒了她的身體,吞沒了她的表情,將她變成了一張黑色剪影,與遠處燈火輝煌的長春宮,是那樣的格格不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