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二十七章 獻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大太監李玉肘間橫著一柄雪白拂塵,快步走入,身後隨著一串抬著紫檀木箱子的太監。

「皇后娘娘千歲!」李玉笑得如同一尊彌勒佛,「皇上囑托奴才,將今年千秋日的壽禮送來。」

皇后起身相迎:「皇上厚愛,臣妾謝恩。」

「娘娘別急,除去金銀綢緞這些常例,皇上還特意為您準備了一件禮物。」說罷,李玉拍拍手,兩名面容清秀的小太監便抬著一隻式樣精緻的妝奩進來。

時間剛剛好,子時,富察皇后出生的時刻。

妝奩頂部的小黑匣子忽然敞開,彈出一只翠綠色布穀鳥,乍一眼望去,栩栩如生,待走近一看,才發現是由一整塊祖母綠雕刻而成,唯雙眼處點綴著兩顆黑色瑪瑙,靈光溢動,精緻可愛,一望見富察皇后,便舒展開綠色翎羽,發出「布穀,布穀」的叫聲。

皇后立時露出喜愛之色:「這是鐘錶嗎?」

「皇上為了給您一個驚喜,早早吩咐做鐘處製造,他們搗騰了很久,做出來一隻祝壽鐘,但皇上說,咱們中國人不興壽辰送那玩意兒,特意命他們進行了改造,您瞧。」李玉將妝奩盒打開,裡面盛放著各式各樣的珠寶,大多是祖母綠與瑪瑙首飾,正好與布穀布穀叫喚的鳥兒交相輝映,李玉笑道,「這是一隻妝奩,但上頭的小匣子,能準點報時!」

珍貴倒是其次,最難能可貴的是,皇帝在這上頭花費的心思。

在座嬪妃個個羨艷不已,尤其是慧貴妃,假指甲生生摳進身旁侍女的皮肉裡,雖疼,對方卻咬牙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難為皇上為本宮花費了這麼多心思。」皇后娘娘終於露出此次壽宴上第一次微笑。

身旁的人紛紛圍了過來,對她說著恭維話,皇后揮揮手,眾人聲音一止,她對李玉道:「李公公,麻煩你去與皇上說,本宮稍候會親自過去謝恩。」

「是,娘娘。」李玉恭敬應道,轉身之際,腳步忽然停了停。

魏瓔珞立在道路一側,若無其事的高捧手中的托盤,有意無意,托盤正好遮住了她的臉。

雖覺得此女看起來有些面熟,但這裡到底是皇后的壽宴,李玉不好在這個時候命她抬頭一看,免得引起旁人的無端猜測,又有皇后的囑咐在身,便收回目光,抬腳離去。

他走後,眾人的目光與議論一直聚在布穀鳥身上,良久之後,富察皇后才記起還有一個前來獻禮的宮女在,轉過頭來,和顏悅色的問她:「繡坊送了什麼來?」

魏瓔珞慢慢展開托盤上照著的黃綢,露出下頭折疊好的鳳袍來。

四周響起一片驚嘆聲,卻不是驚嘆於鳳袍的美麗。

而是……驚嘆於它的粗劣。

「大膽!!」不必富察皇后開口,她身旁的大宮女明玉便已厲聲喝道,「你竟敢將這樣的東西送給皇后!!」

鳳袍繡工非凡,上頭的鳳凰展翅欲飛,比之先前巧奪天工的布穀鳥兒,竟也不遑多讓。

區別在於,布穀鳥兒是由珍貴的祖母綠雕成的,而托盤中的鳳袍,卻是由不知名的動物毛皮織成的。

「我記得給繡坊送去的乃是孔雀線,如今做出來的是什麼?」明玉快步走來,抓起鳳袍一看,面上怒色更重,「不是金絲,甚至不是銀線,好啊,繡坊竟然敢這樣明目張膽的貪墨了孔雀線,最後拿出這種粗製濫造的東西來湊數嗎?」

魏瓔珞迅速跪倒:「奴婢不敢。」

「你不敢?做都做了,還有什麼不敢?」明玉正要將手中的鳳袍擲到對方臉上,身後卻響起富察皇后的一聲:「慢。」

富察皇后招招手,命明玉將衣裳遞了上來,低頭打量片刻,她的眉頭也不禁皺了起來,抬頭望向魏瓔珞:「若本宮沒看錯的話,這是鹿尾絨毛搓成的絲線。」

「皇后娘娘聖明。」魏瓔珞半點掩飾也無,大大方方的承認道。

眾人譁然。

竟真是繡線中最下等的鹿尾毛,連地位稍微高一些的宮女都不會用這樣的材料做衣裳,繡坊的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還是受了什麼人指使,用這樣的東西來羞辱皇后娘娘?

一時之間,眾人的目光有意無意的瞥向慧貴妃。

連富察皇后心中都存了類似的懷疑,面色漸漸冷淡下來,問:「繡坊為何要選用這樣的絲線?」

皇后只配用這樣的繡線,還是上頭送來的材料出了錯?在眾人看來,無論是什麼樣的答案,對皇后來說都是一種羞辱。前者不必多說,若是後者,則說明皇后根本無力統御后宮,隨便什麼人都能調換材料,然後在壽宴這種重要時候,用鹿尾毛鳳袍來羞辱她。

且不論壽宴之後,皇后會如何處理這事,但眼前這個小宮女……是死定了!

在眾人看死人的目光裡,魏瓔珞深吸一口氣,仍舊維持著手捧托盤的動作,吐字清晰道:「聽聞皇后娘娘素來節儉,曾言金絲銀線奢靡浪費,又思及大清先祖入關之前,所有衣物裝飾,一律採用鹿尾絨線,此次奴才斗膽,捨棄金絲銀線,重返舊俗,既遵從皇后娘娘厲行節約之旨,又可提示眾人銘記先祖創建帝業之艱辛。」

「這……」明玉本已做好喚人處置魏瓔珞的準備,冷不丁聽她說出這樣一番說辭,登時啞口無言,挑了半天,竟挑不出她話裡的刺來,只得將求助的目光投向富察皇后。

富察皇后會如何處置魏瓔珞?

魏瓔珞已經猜得八九不離十。

先前她不肯進來送禮,是因為皇后那時候正因為慧貴妃送的送子觀音,而心情大壞。

即便是一個常年吃齋的善人,心情不好的時候,保不準都會伸腳踹一踹腳邊的家犬。

所以她左等右等,左拖右拖,最後總算拖到了皇帝的禮物來。

那只翠綠色的布穀鳥兒,將皇后陰霾的心給唱得明亮了起來。

即便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在心情好的時候,說話的聲音都會變得溫柔些,甚至會好心賞賜路邊乞兒一兩隻包子。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魏瓔珞心想,「蒼天……請不要辜負有心人。」

蒼天,自然不會辜負有心人。

「……你這丫頭,心思倒也巧妙。」她跪伏在地,只能聽見富察皇后的聲音從她頭頂傳來,帶著輕鬆與愉悅,「如今宮中奢靡之風漸起,若人人都能銘記祖先創業之艱辛,當捨棄奢華、簡樸度日才對。來人,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