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二十六章 替代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繡坊裡很快就聚滿了人。

「天啊,孔雀羽線不見了!活該,好事兒都讓她攤上了,這回倒霉了吧!」

「就是,看她怎麼交差!要是嬤嬤把活兒交給我,我才不像她!」

「嘻嘻,她這回要被趕出宮了吧?」

「何止,要丟腦袋哪!」

瓔珞猛然轉過身,冷冷掃視眾人:「黃泉路上,有你們大家陪著呢,我一點兒都不寂寞!」

眾人正歡快的落井下石,冷不丁聽她來了這麼一句,登時不快,玲瓏越眾而出,替眾人說了一句心裡話:「你胡說什麼呢!自己丟了東西,憑什麼要我們陪葬!」

「她說的沒錯。」一個冷厲的聲音忽然在她身後響起,玲瓏一回頭,驚恐的發現張嬤嬤站在她身後,目光如刀的盯著她,「鳳袍是繡坊的獻禮,所有人上下一體,皇后要是問起來,難道只追究她一個人的過錯?有空幸災樂禍,不如摸摸自己的脖子,看看硬不硬,能不能抗住午門一刀!」

此話若是從魏瓔珞嘴裡說出來,眾人多半不信。

但從張嬤嬤嘴裡說出來,尤其是第二次說出來,眾人不得不信。

此事,只怕真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一個不好,整個繡坊的人都要遭殃。

一個宮女怕的哭起來:「那怎麼辦?我不想死啊!」

旁邊一個宮女忙捂著她的嘴:「呸,宮裡不許說那個字!宮女甲: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顧得上忌諱!」

還一個咬牙道:「到底是個哪個殺千刀的偷了東西,趕緊還回來,不然留著當陪葬品啊?」

此話一出,眾人左右四顧,都用猜忌的目光看著彼此,恨不能立刻從中揪出那個害慘所有人的小偷。

「嬤嬤,是我的錯!」吉祥忽然撲通一聲跪在張嬤嬤腳下,與其他人不同,她總在為魏瓔珞著想,為了讓她少受些委屈,甘願以身代之,「是我硬要拉著瓔珞姐離開,才讓小偷得逞的,你要罰就罰我吧!」

魏瓔珞看了她一眼,在她身旁跪下,對張嬤嬤道:「嬤嬤,一人做事一人當,孔雀羽線是在我手裡失竊的,我願意承擔責任。」

張嬤嬤嘆了口氣:「你打算怎麼做?」

「當務之急,是集全坊之力,先將鳳袍做出來。」魏瓔珞沉思片刻,咬牙道,「至於孔雀羽線……希望嬤嬤能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張嬤嬤問。

「請開庫房大門!」

上一次魏瓔珞進庫房,是因為吃高嶺土吃大了肚子,身上的衣服不合身,張嬤嬤特令她去庫房拿件合身的舊衣服穿的。

在那裡,她不但看到了許多舊衣服新衣服,還有許多舊線新線,全天下流行過,或者正流行的繡線幾乎全部雲集於此,當中總能找到一樣替代品。

庫房的門開了,魏瓔珞自架子前走過,一樣一樣的翻撿盒中繡線。

金線——不,不行。孔雀羽線在陽光下有七彩之光,金線只有一色之光,陽光一照,便會被人發現端倪。

同理,銀線,紅線,其餘顏色的繡線都不行。

彩線雖能在色彩上比擬一二,卻又少了那種渾然天成的富貴之氣,甚至還比不上金銀二線。

吉祥在一旁為她掌燈,帶著哭腔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不,你還是把錯推在我身上吧,我皮糙肉厚,經打……」

「我不會讓你挨打的。」魏瓔珞繼續翻找著繡線,目光堅定無比,「也不會讓張嬤嬤挨打的。」

她心知肚明,若是最後她做不出鳳袍,有兩個人必定會將所有責任往自己身上攬。

一個是吉祥,還一個是張嬤嬤。

「哎!你怎麼這麼倔啊!」吉祥急得團團轉,一不留神就碰到身旁一面木架上,一只袋子被她碰落下來,系袋子的繩子有些鬆,竟一下子就打開了,袋內的東西瀉了出來。

魏瓔珞楞了楞:「這是……」

在一片金絲銀線中,地上之物顯得異常樸素。

「哦,是冬日用來做端罩的皮毛,還是些下等貨色,沒用!」吉祥彎腰拾撿地上的白色毛皮,「別的東西好歹有個盒子裝,也就這,盒子都輪不上,隨便用個袋子裝了。」

撿完之後,隨手用繩子把袋子一扎,吉祥正踮起腳,要將袋子放回架子上,旁邊卻忽然伸出一隻手,阻止了她的動作。

吉祥楞了楞,轉頭問道:「瓔珞姐?」

魏瓔珞從她手裡取過袋子,重又將系袋的繩子打開,從中取出一片毛皮,遞至眼前審視。

的確是下等貨色,還帶著一股動物身上的味,若是不經處理,只怕連給宮女做衣裳,宮女都會嫌棄。

見她一副若有所思狀,吉祥有些不敢相信的問:「瓔珞姐,你,你該不會是……別啊,這可是最沒用的東西!」

「這世上沒有毫無用處的人,也沒有毫無用處的東西。」魏瓔珞卻笑了起來,一根手指輕輕撫過柔軟毛皮,眼中流過智慧光芒,「端看怎麼用,跟用在什麼地方了!」

一個月後——

「金玉作獻玉器4件2盒,萊石如意2柄。」

「陶瓷坊獻翡翠丹鳳花瓶一對,水晶雙魚花瓶一對。」

「玻璃廠獻象牙雕花梳妝匣一盒,帶表琺瑯把鏡一只。」

「屏風處獻紫檀木座孔雀翎宮扇一對,紫檀雕花寶座一座,掐絲琺瑯仙鶴蠟台一對。」

長春宮外,各作各坊派來獻禮的太監宮女們排成長列,魏瓔珞立在其中,手中一方托盤,托盤上蒙一面黃綢,將盤中之物遮蓋的嚴嚴實實。

「放輕鬆點。」魏瓔珞心裡對自己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這時兩名太監從大殿內躬身而出,許是年紀小,低聲議論時,竟沒有避開身旁耳目,卻聽其中一個道:「瞧見皇后娘娘的臉色沒,真叫一個難看,從頭到尾連個笑模樣都沒有!」

「貴妃娘娘也是狠。」另一個道,「送什麼不好,竟送了皇后娘娘一尊金子做的送子觀音。」

宮中誰人不知誰人不曉,自長子夭折之後,富察皇后便再無所出,慧貴妃所為,簡直是當眾撕扯開富察皇后心頭的傷疤,還往上面灑了把鹽。

魏瓔珞原本站在眾人中間,聞言心下一動,悄悄落後幾步。

雖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但若想成功,最好還是盡量避開人禍。

收了慧貴妃如此大禮,只怕皇后娘娘表面上不說什麼,心裡卻忍著一股怒氣,現在進去獻禮的人,無論獻的是什麼,都討不得好。

搞不好還會被遷怒……

「除非……」魏瓔珞回頭張望了一眼,「在那個人之後獻禮。」

步子越落越後,不知不覺,魏瓔珞就退到了隊伍最後。

前頭的宮女們一個個捧著托盤進去,殿內不斷有唱禮聲傳來。

不知不覺,就只剩下她了……

「繡坊獻禮——」

太監的傳喚聲從殿內傳來。

明明身後已經沒有別人,但魏瓔珞還是不斷的回頭張望,目露焦急。

「繡坊獻禮——」

太監的傳喚聲再次響起。

事不過三,若是讓第三聲傳喚聲響起,有禮也變沒禮。

魏瓔珞只得深吸一口氣,對自己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她手捧托盤,腳步沉重而又緩慢的走進長春宮內。

縱素日節儉,但在這壽宴之日,長春宮同樣張燈結綵,金碧輝煌。一個個魏瓔珞認得與不認得的貴人們高坐宴上,一人高的珊瑚樹,比平靜湖面還要齊整光滑的西洋鏡,平民百姓只能在夢中見到的奇珍異寶,滿當當堆砌在殿上,都是獻與皇后的禮物。

傳喚太監喊道:「繡坊獻鳳穿牡丹女袍一件,石青緞繡鳳頭高底女鞋一雙!」

瓔珞跪下來,將托盤高高舉起:「恭賀皇后娘娘芳齡永駐,福壽綿長。」

托盤高高舉著,半天不見接下來的動作。

許是第一次見到貴人,激動得忘了接下來怎樣做?富察皇后好心提醒:「到了殿內,怎麼還不掀開黃綢?」

魏瓔珞抿抿嘴,躲到隊伍最後,放慢腳步,最後遲遲不揭黃綢,她已經盡力了,卻還是來不及。心中嘆了口氣,魏瓔珞正要掀開黃綢,卻在此時,她身後傳來一聲長長唱喝:「皇上有賞!」

彷彿一道電流流竄魏瓔珞全身。

她不得不拼盡全身力氣,才能壓制住心中狂喜。

那個人……總算來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