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二十五章 主繡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世事難料。

先前她還三番告勸,讓錦繡不要想方設法接近宮中侍衛,尤其是富察傅恆。

豈料命運給她開了一個極大的玩笑。

「瓔珞姐姐,你在看誰啊。」吉祥在身旁輕輕問。

對面的甬道上,是一行巡邏的宮中侍衛,前後共計六人,富察傅恆,慶錫都在裡面。

存了飛上高枝當鳳凰念頭的宮女,可不止錦繡一個,只是沒人敢像她那樣付之以行動,多半只敢停下手中的活,遠遠的望著議論著,一個說這個長得高,另一個稱那個生得俊美,討論到最後,面紅耳赤,芳心顫動。

「沒看誰,走吧。」魏瓔珞收回目光,對吉祥笑笑,「走吧,我們回繡坊,聽說經年的繡女都忙著趕製太后、皇上的常服,偏巧再過一個月,就是皇后的千秋,各宮各坊,都要為皇后娘娘準備壽禮。我們繡坊遵循舊例,得為皇后獻上一件鳳袍,卻不知主繡者是誰……」

一個時辰後,繡坊內人人到齊。

張嬤嬤環顧眾人,慢條斯理道:「主繡者是——」

人人皆露出期盼的目光,尤其是玲瓏,甚至忍不住踮起腳尖,彷彿這樣就能讓她從人群中脫穎而出,吸引到張嬤嬤的目光駐足。

張嬤嬤的目光果被她吸引,玲瓏面露狂喜之色,但笑容很快止住,因為那目光慢慢從她身上移開,最後定格在魏瓔珞身上。

「——魏瓔珞!」

張嬤嬤宣布道。

踮起的腳尖一下子回到原處。

四周一片嘆氣聲,玲瓏忍了忍,終是忍無可忍地問:「嬤嬤,您什麼好事兒都想著瓔珞,那我們呢?」

張嬤嬤將目光投向她,反問:「你是覺得我偏心?」

玲瓏嚇了一跳,忙低頭道:「我不敢……」

「是不敢,而非不是。」張嬤嬤搖搖頭,然後對眾人道,「這樣吧,你也好,其他人也好,若是有人覺得不公,覺得自個兒繡的比瓔珞好,那你站出來,我把活交給你!」

眾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

若是只有繡活好的話,眾人當中不乏野心勃勃之輩,敢出來與之爭一爭,但方姑姑前天才被逐出宮,連繡工堪屬繡坊第二的錦繡也被罰入了辛者庫,兼之又得了吳總管賞識,此時此刻正值魏瓔珞風頭正勁之時,誰人敢與之一爭?

於是直至最後,也沒有人敢站出來。

就連魏瓔珞自己都覺得自己風頭太盛,繡坊工作完成之後,她琢磨著眾人都已經回去了,便獨個兒尋到張嬤嬤,嘆了氣:「繡工需要日積月累,瓔珞才多大年紀,繡活再好也有限,繡坊宮女,加上外頭請來的大師傅,繡活比我強的不知凡幾……嬤嬤,您太照顧我了。」

「宮女裡有慣例,凡是皇后、貴妃的千秋之禮,都由新入宮的宮女籌備。那一日主子們心情好,大多會有重賞,便是做的不好,也不會過分苛責。這是給你們一點盼頭,一個出頭的機會。」張嬤嬤打完官腔,忽對她眨眨眼,「況且你那傻姐姐是我最得意的徒弟,就算看在她的面上,我多照拂你兩分。」

魏瓔珞心下感動,想說些什麼,但搜腸刮肚半天,卻搜不出一句合適的話來。

「得了,宮女不興哭喪著臉,不管什麼時候,都得有個笑模樣,來。」張嬤嬤笑道,「笑個給我看看。」

魏瓔珞楞楞看她半晌,像個剛開始學笑的嬰兒,試探性的勾動起唇角,露出青澀的,甚至有些僵硬的笑容。

這樣的笑容,自然稱不上美。

但唯獨此刻的笑容,不是為了討好貴人,不是為了麻痺敵人,而是發自內心,真心實意的笑容。

也是聽聞姐姐的死訊之後,她第一次真正的笑。

過了幾日,縫製鳳袍要用的材料運至繡坊。

綾羅綢緞比比皆是,其中最為引人側目的,乃是張嬤嬤手中的那盒孔雀羽線。

看似剛剛從孔雀尾巴上拔下來的明麗尾羽,但在這宮裡頭,什麼都講究一個精緻,尤其是要獻給貴人們的東西,那更是不吝人工,不吝材料。

「孔雀羽線是用孔雀羽毛和金絲銀線編織在一起,一個非常熟練的織女,每天也只能織出一米。」張嬤嬤珍而重之的將盒子交給魏瓔珞,囑咐道,「你可得好好使用,小心別出差錯,可沒有多餘的能給你了。」

魏瓔珞忙接過盒子。

正好一縷陽光折入盒中,盒子裡盛的彷彿不是織品,而是貴重珠寶,竟折出五彩斑斕的輝光,如夢如幻,似浮動著的海市蜃樓。

眾人皆沉醉於其美麗,卻不想,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

「若是出了差錯,會怎樣?」

說話的人藏在人群裡,而且是掐著嗓子說的,魏瓔珞雖立刻循聲望去,卻沒抓住這個人。

張嬤嬤的臉色極難看,宮中最忌諱說這種喪氣話,當即厲聲道:「是誰?站出來?」

她連喚三次,仍舊沒人肯站出來。

眼見於此,張嬤嬤當即冷笑道:「這可是獻給皇后娘娘的獻禮,若是中間出了任何差錯,自然是我們一塊掉腦袋!」

這話有人信,也有人不信。

但旁人心裡如何想,魏瓔珞不在乎。

她在乎的,只有眼前這個機會。

「我不能主動接近富察傅恆,有很多人看著他,也有很多人看著我,太過主動,只會落人把柄。」繡繃前,魏瓔珞自盒中撿起一根孔雀羽線把玩,心想,「為今之計,只能先從他身邊的人下手……想必嬤嬤也是這樣想的,才把這個任務交給我,若我做得好了,自然能夠在富察傅恆的姐姐——皇后娘娘那留一個印象。」

有多少人的步步高升,就是從留有一個印象開始的。

魏瓔珞聚精會神的開始做起繡活,因為太過用心,以至於忘記了時間,直到肩膀被人搖了搖,她才轉過頭來,窗外已經黑了,吉祥手持一盞油燈站在她身旁,有些埋怨道:「瓔珞姐,我都喊你三次了,你一直不理我。」

「不好意思,繡得入迷了。」魏瓔珞笑道,然後抬手揉了揉酸澀的眼睛。

「天都這麼黑了,也不掌燈,眼睛不要了啊?」吉祥將油燈放在她面前,燈火一照,盒中的孔雀羽線晃晃生光,竟硬生生驅逐了四周的黑暗,使得魏瓔珞身周宛如白晝,連吉祥這種眼睛裡只有食物的憨貨,都忍不住目光被其吸引,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對魏瓔珞道,「你肚子餓不餓,我們一塊去吃飯吧。」

魏瓔珞早就腹中作響,卻笑道:「不,我還不餓,要不你隨便替我帶點吃的回去吧,我晚些再吃。」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今天那個不合時宜的聲音,讓她發現自己正被人所妒。

妒忌就像一把刀,誰也不知道它會在什麼時候,從背後刺來。

魏瓔珞懷疑會有人對鳳凰羽線下黑手,比如偷偷拿走幾根,而這樣珍貴的材料,一旦少了,可沒有其他可以替代的東西。

所以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在對方下手之前,先行將羽線用掉,將鳳袍做完,然後交到張嬤嬤手裡。

「你……你不會還想繼續幹活吧?」吉祥皺皺眉,視線往孔雀羽線上一轉,沒了先前的喜愛,反而生出些厭惡,「繡完這鳳袍,少說得月餘,天天這麼趕,你不要命了啊!這樣好了,你先去吃飯,我幫你繡一會!」

她雖然一片好心,但魏瓔珞可不敢將東西交到她手裡,畢竟這可是一位能將鳳凰繡成草雞的主……

「反正就兩個選擇,要麼讓我幫你繡,要麼跟我去吃飯!」吉祥搖著魏瓔珞的肩膀,半是蠻橫半是撒嬌道,「左右不過半柱香的時間,來嘛,來嘛!」

「哎,哎,好吧!」魏瓔珞實在被她纏得沒辦法,只得起身同她離開。

今夜的伙食十分豐富,南瓜粥熬得鮮甜可口,涼拌黃瓜清爽入味,米粉肉肥而不膩,只可惜魏瓔珞心中記掛著繡坊的事情,撿了些菜,三兩口扒完碗裡的飯,便放下筷子道:「我吃飽了,先回去了。」

「這麼快?」吉祥嘴裡還塞著一嘴的米粉肉,看著桌上幾乎沒動幾口的菜,口齒不清的喃喃,「好浪費……等等我!我馬上吃完!」

魏瓔珞匆匆往繡坊趕。

仔細一回想,那句話絕非無的放矢。

「若是出了差錯,會怎樣?」

若是故意讓魏瓔珞出了差錯,會怎樣?

「廚房難得做一次米粉肉,我還剩了半盤子沒吃呢,哎,你說你這麼趕幹什麼呢?東西又不會飛……」抱怨話忽然噎在喉頭,吉祥目瞪口呆的立在繡坊門口,透過魏瓔珞的肩,望著裡頭的光景。

只見繡坊中一片大亂,繡繃、繡布,乃至於鳳袍都被隨意丟在地上。魏瓔珞幾步走上前去,只見剛剛才起了個頭的鳳袍上,竟被人剪出了幾個大洞,黑乎乎的猶如一張張嘲笑的嘴,意圖將她,將她的未來吞噬。

「……糟了!」魏瓔珞忽然面色一變,衝向放鳳凰羽線的盒子。

燭台仍在原處,盒子也仍在原處,盒蓋開著——裡面黑洞洞的,什麼都沒有。

孔雀羽線……不見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