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二十四章 阿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咳,咳咳……」夜裡,方姑姑輾轉片刻,聲音嘶啞的喚道,「冰清,給我倒碗水!」

半天無人回應。

「玉潔!」方姑姑又換了個人喊,「給我倒碗水!」

仍舊無人回應。

往日裡總是侍奉在她身旁,甚至不需要她喊,只要她輕輕咳嗽一聲,就會爭先恐後的為她端來茶水的兩名宮女,如今卻一同消失無蹤。

「你們這兩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枉費我平日那麼信任你們!」方姑姑罵了半天,眼角不禁流下淚來,「如今,如今連一口水都不給我……」

話音未落,一只茶碗端至她唇邊。

水是涼的,裡面也沒有放任何茶葉,但方姑姑渴了一晚上,已顧不得那麼多了,她一把抓住那只茶碗,咕嚕咕嚕喝了個乾淨。

「喝夠了嗎?」

「再來一……不對!」這不是冰清跟玉潔的聲音!方姑姑猛然抬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清麗如蓮的面孔,縱不施粉黛,卻也佔盡人間七分麗色。

「喝夠了,就回答我幾個問題吧。」她面帶淺笑道。

「魏!瓔!珞!」方姑姑一字一句道,「你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

「我不來,只怕你連一口水都喝不上。」魏瓔珞幽幽一嘆,「可憐啊,本來再過半年,你就能按律出宮,如今被趕出去,非但撫恤銀子沒了,只怕連你的家人都不敢收留你。」

想到自己的悲慘晚景,方姑姑忍不住兩眼發黑,嘴脣哆嗦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害我,還有你那肚子,你那肚子究竟是怎麼回事……」

此事她輾轉反側,卻始終得不出一個答案,若非認定魏瓔珞大了肚子,她也不敢拉吳書來過來。

「哦,你說這個啊。」魏瓔珞輕笑一聲,手指輕輕撫過自己仍顯得有些腫脹的肚子,語氣輕巧的彷彿在說別人身上的事,「前些日子從工匠處弄來了一些製作陶瓷的高嶺土,少量服用,沒有性命之危,卻會很快腹脹。我裝得不過兩分像,你們就上鉤了,迫不及待要處置我……」

方姑姑聽得身上發冷。

說是說少量服用,沒有性命之憂,但那到底是土啊,觀音土吃死人的事情又不是沒發生過,誰知道這玩意吃下去會怎樣?

一個對自己都這麼狠的人,對敵人只會更狠。

「至於你說為什麼……」魏瓔珞手指一翻,一根精緻的梅花絡子便勾著她的手指頭垂落下來,「你還認得這根絡子嗎?」

方姑姑定睛一看:「這,這不是我前些時候丟失的絡子麼,你這個小偷……」

「你才是小偷!」魏瓔珞猛然扯住她的頭髮,迫使她昂頭看著自己,往日的偽裝此刻已經全然撕去,暴露在方姑姑面前的,是一張真實到可怕的……復仇者的臉,「看著我的臉,仔細看看清楚,我是誰!」

「你是魏瓔珞,不,不,你是……」方姑姑驚恐的看著眼前這張臉,「你是……魏瓔寧!」

魏瓔珞一直覺得有些奇怪。

若說錦繡對付她,是出於嫉妒,方姑姑為什麼要摻和進來?

直到拾到她遺落下的梅花絡子……姐姐進宮之前,魏瓔珞一整晚沒睡覺,親手打給她的梅花絡子,一個答案才漸漸浮出水面。

「說!」魏瓔珞惡狠狠的揪著方姑姑的頭髮,模樣猙獰的似心有不甘,自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鬼,「把有關魏瓔寧的事情全部說給我聽!否則我現在就去吳總管那,揭發你平日苛刻宮女的惡行,到時候你可就不是淨身出宮的待遇了!」

「別,別,我說,我什麼都說……」方姑姑含淚服軟,「我之前聽你的名字,就覺得有點耳熟,後來仔細一想,魏瓔寧一入宮就改了名,大家習慣叫她阿滿……」

許是天意,魏瓔寧入宮之時,恰巧也分在方姑姑手裡。

兩姐妹連做的事情都一樣,都是天不亮就起床,在方姑姑的衣服帕子上繡上式樣不同的花樣。

「後來她鬧出醜事,被我抓住了把柄,我,我就拿這件事威脅她,讓她把身邊的財物,以及體己銀子都交給我保管。」方姑姑指了指牆角,「諾,就在那塊板子下頭。」

魏瓔寧丟開她,飛快的撬開木板,自木板下提出一個顏色發舊的藍布包袱,解開一看,裡頭半個銅板也無,只有一兩件舊衣服,還有一塊裂了縫,已不值錢的玉佩。

「這麼多年了,錢……我以及花掉了。」方姑姑將自己縮進床角內,雙手抱著膝蓋,瑟瑟發抖道,「你別告發我,等我出宮了,會想辦法還錢給你的。」

魏瓔珞對錢不感興趣,她痴痴看著手中的舊衣裳,上頭似乎還留著姐姐的體溫,她珍而重之的將之抱進懷中,如同抱著姐姐……

「你口口聲聲說我姐姐鬧出了醜事。」她背對著方姑姑,聲音低沉,「究竟是什麼醜事?」

「不就是偷男人……」方姑姑道。

「胡說!」魏瓔珞猛然回頭,厲聲道,「我姐姐不是那種人!」

方姑姑的肩膀縮了一下:「不,不信你去問張嬤嬤。」

魏瓔珞皺皺眉:「張嬤嬤也知道這事?」

方姑姑反倒奇怪的看她一眼:「你以為她為什麼這麼照顧你?還不是因為你姐姐是她最看重的繡女,你要問阿滿的事情,不該問我,應該去找她……」

她話沒說完,屋子裡就已經人去無蹤,空留兩扇被人猛力拉開的房門,還在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

宮女所,張嬤嬤的住處。

桌子上擺著兩只茶碗,因放了有些時候,茶水不再滾燙,剛好是能入口的溫度。張嬤嬤端坐在一只茶碗側,閉目養神,似在等待一位客人。

咚咚咚。

「門沒鎖,進來吧。」張嬤嬤緩緩睜開眼,「坐,先把茶喝了。」

魏瓔珞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口,她是一路跑過來的,以至於喉嚨似著了火一樣,一杯茶水灌進喉,才終於又有了說話的力氣。

「嬤嬤。」她放下茶盞,盯著眼前給她續杯的張嬤嬤,「魏瓔寧是我姐姐。」

茶水再次灌滿杯子,翠綠色的茶葉在杯中雲卷雲舒,散發出清新的茶香,張嬤嬤慢條斯理道:「跟你說過了,不要提起這個名字,犯忌諱。」

魏瓔珞盯著她遞過來的茶盞,半晌之後,才輕輕問道:「你早就知道了,你什麼都知道了,但為何……什麼都不跟我說?」

「你要我對你說什麼呢?」張嬤嬤道,「說阿滿做錯了事,我對她很失望?」

「每個人都說我姐姐做錯了事,可她究竟犯了什麼錯,以至於要拿命去填?」魏瓔珞推開眼前的茶盞,撲到張嬤嬤膝上,昂起巴掌大的小臉,淚水婆娑地望著她,如同受了委屈的小孫女,不斷搖著祖母的手,「嬤嬤,嬤嬤,求您告訴我,求求您了!」

張嬤嬤實在是拗不過她,重重歎了口氣:「有人告到吳總管那了,說她徹夜未歸,定是與人在外私通,她的運氣沒你好,吳總管在御花園的假山裡,搜出了她遺留下的髒汙內裙……」

「姐姐一向潔身自好,絕不會做出這種事!」魏瓔珞聽了,卻一個字都不信,「她定是被人冤枉的!」

「我也希望她是被人冤枉的。」張嬤嬤憐憫的看著伏在她膝上的小丫頭,「但她親口對我說,沒有人逼迫,是她自願的。」

魏瓔珞眼前一陣發黑,只覺天地都旋轉了過來,張嬤嬤每說一個字,她腳底下就多裂一道口子,無數雙手從地裡面伸出來,要將她拉進縫隙裡去。

「沒有辦法,只能按宮規處置,亂棍打死。」張嬤嬤撫著她的頭髮,安慰道,「也是她命不該絕,太后娘娘那陣子生了病,不願宮裡見血,便杖責五十,趕出了紫禁城,她如今……過得如何?」

「……她死了。」魏瓔珞忍不住哭了出來,「所有人都說她是羞於見人,才會上吊自盡,但我去查過傷口,她的脖子上有青色指痕,她是被人活生生掐死的!」

張嬤嬤大吃一驚,猛然抓住魏瓔珞的肩膀:「掐死的?」

魏瓔珞哭著點頭,淚水順著她的動作不斷墜下臉頰。

「這不對,這不對……」張嬤嬤走過的路,比一般人吃過的飯還多,一下子就尋出了其中貓膩,「若她當真自願與人苟且,又怎會落到被滅口的地步?這件事,只怕另有隱情……」

「是,所以我才進的宮。」魏瓔珞擦拭一下臉上淚水,「我不能讓姐姐死的這麼不明不白,我一定要找出真相,還她一個公道!嬤嬤,求您幫幫我,也幫幫她!」

「你要我如何幫你?」張嬤嬤一副有心無力狀,「事情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而且一點線索都沒有……」

線索?

魏瓔珞想了想,忽然從懷裡掏出一枚玉珮:「嬤嬤,你看看這枚玉珮。」

那是魏瓔寧所剩不多的遺物之一,因方姑姑貪財,故而一直藏在木板下頭,沒有被別人蒐去,塵封多年,直至今日才重見天日。

張嬤嬤將玉佩接過來一看,眉頭立刻蹙起。

魏瓔珞一直緊盯著她的臉,自然沒有放過她此刻的表情變化,立時心中一動,三分激動七分期待的問道:「嬤嬤,您認識這玉珮?」

張嬤嬤搖搖頭,道:「FucaHala。」

這是一句滿文,魏瓔珞自是聽不懂,只能等待張嬤嬤為她解惑。

「我不認識這玉佩,卻認得這上頭的名字。」張嬤嬤緩緩抬頭,眼神複雜的看著魏瓔珞,「FucaHala,這塊玉佩的主人是——皇上的發小、妻弟,御前侍衛,富察傅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