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二十三章 東窗事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瓔珞,你是不是……胖了?」

不但娘娘們要量體裁衣,宮女們也要量體裁衣,尤其是新進宮的小宮女們,正值發育的年紀,有一些幾個月過去了,袖子就短了一截。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繡坊總不會虧待了自家人,於是到了給宮女們量體裁衣的時候,首先緊著魏瓔珞這批人。

只是軟尺往魏瓔珞腰上一卷,張嬤嬤就皺起了眉頭:「你這腰粗了得有一寸,最近海吃胡喝了些什麼呀。」

魏瓔珞沉默不語,身旁的吉祥卻為她抱不平。

「哪有啊。」吉祥道,「瓔珞姐姐最近吃什麼吐什麼,已經有好幾天沒正正經經吃過一頓好飯了!」

張嬤嬤狠狠瞪她一眼,嫌她亂說話,然後回頭對魏瓔珞嘆了口氣:「你現在這身衣服已經穿小了,新衣服做出來之前,你先去庫房裡選件合身的舊衣服,對付一陣子再說吧。」

「謝嬤嬤。」魏瓔珞有些羞愧的說,在其他人繼續量尺寸的時候,她獨個兒進了庫房。

庫房裡堆砌著新布新衣,也有舊布舊衣,世事難料,旦夕禍福,有時候新衣服剛做好,人卻沒了,有時候不過短短數月,原先最流行的花色便不流行了,於是這些衣裳,這新布料就被束之高閣,長久以來無人問津,花色暗淡,霉斑漸生,越來越破,越來越舊……直至最後,再也不會被人穿起。

就如同這後宮之中老去的女人。

魏瓔珞從一支支放衣裳的架子前路過,最後挑出來一件顏色沉穩的石青色衣裳,左右四顧了片刻,見四周無人,便除下自己身上的衣裳,以便試穿手中的石青色舊衣。

除去外衣,裡面便是貼身的裡衣。

再難遮掩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而這一切,沒有逃過尾隨而來的錦繡的眼睛。

消息傳到方姑姑耳裡,她拍案而起,笑道:「好!這才叫真正的人贓並獲呢,我現在就去請吳總管!」

錦繡在一旁添油加醋道:「順便把張嬤嬤也叫來,讓她親眼看看自己的這位得意高徒,到底是個什麼貨色!」

「說得對,還要把那個老貨一起喊來,看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在我面前得意!」

方姑姑冷笑一聲,然後迫不及待的跑去尋吳總管。

此事非同小可,吳書來當即丟下手頭的事,趕至宮女所。

「魏瓔珞!」他盯著眼前少女,「有人告發你幹了醜事兒,你認罪嗎?」

魏瓔珞身上穿著才換上的石青色衣裳,愈發顯得氣質沉穩,她先恭恭敬敬的朝吳書來福了福,然後鎮定自若道:「敢問公公,什麼樣的醜事,告發者何人?」

「是我!」方姑姑越眾而出,目光如刀,一刀一刀剮在她身上,「告你與侍衛勾搭成奸,珠胎暗結!」

魏瓔珞嘆了口氣:「姑姑,我從未得罪過你,你為何要用這種無端捏造的事來害我?」

「是不是無端捏造,一查便知!」方姑姑對吳書來道,「吳總管,還請尋個有經驗的嬤嬤來給她檢查檢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見她一副信誓旦旦,有恃無恐的樣子,吳書來忍不住蹙起眉頭。

以他對方姑姑的了解,若是此人沒有一點把握,定是不敢如這般當眾發難的,難不成真如她所言,魏瓔珞她……

吳書來不想將此事鬧大,魏瓔珞臉上無光,他這個總領宮女事宜的大太監也要跟著名聲受損,於是略帶規勸道:「魏瓔珞,你若真的做了,就老實供出,免得檢查出來,更加難堪。」

「穢亂宮廷,亂杖打死,瓔珞惜命,哪兒有膽子做出這樣的事來。」魏瓔珞淡淡掃了方姑姑一眼,「便如方姑姑所言,請個有經驗的嬤嬤來,讓這件事水落石出吧!」

吳書來被她們兩個給弄糊塗了,方姑姑一副把柄在手,意圖置人於死地的模樣,卻不料魏瓔珞也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樣,這……

「好吧。」吳書來只得道,「來人,去請嚴嬤嬤來!」

嚴嬤嬤是個穩婆。

據她自己說,她歷經兩代帝王,手裡接生過三位公主,四個皇子,沒人知道她說的是真的,還是在吹牛。

請她出馬,吳書來不但用了面子,還使了些銀子。

否則還請不動這位大佬。

但對吳書來而言,這些花費是值得的,因為這件事已經鬧的挺大的了,必須找一個地位跟技術都得人認可的嬤嬤來處理,才能讓人信服。

當然,若是她能看在銀子的份上,讓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方姑姑看出他心中想法,冷笑道:「嚴嬤嬤,這裡這麼多雙眼睛,這麼多張嘴,您可得檢查得仔細些了,否則過些日子,讓這小賤人生出個十月懷胎的孩子,您的金字招牌可就要砸掉了。」

「吳總管。」魏瓔珞斜了她一眼,然後回眸對吳書來道,「我雖然是宮女,卻也都是好人家的姑娘,清清白白的名聲被人玷汙,換了別人得一頭碰死!這告狀的人,分明是要逼死我,敢問一句,若最後證明我沒罪,那告狀的人,要如何處置?」

「宮裡有宮裡的規矩,穢亂宮廷者,亂杖打死。空口白牙,誣陷他人,一通亂棍,逐出紫禁城!好了,一切就看這次檢查的結果吧!」吳書來一揮手,「嚴嬤嬤,開始吧!」

「姑娘,隨我來。」嚴嬤嬤領著魏瓔珞去了事先備好的小房間。

門窗封得嚴實,又沒半點聲音傳出,外頭的人壓根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度日如年,吉祥在原地來回走動,張嬤嬤的目光再一次投向門內,方姑姑的右腳尖不耐煩的拍打著地面。

直至吱呀一聲,房門再次被打開。

嚴嬤嬤用打濕漉的帕子擦拭著雙手,跨過門檻走出來。

「怎麼樣?」方姑姑一個箭步迎上去,「結果如何,她的肚子是不是大了?」

嚴嬤嬤愣了楞:「是大了……」

「聽見了嗎!你們都聽見了嗎!」方姑姑大喜過望,轉過身來對吳書來,對張嬤嬤,對內院中站著的所有人喊,「魏瓔珞大肚子了!」

這話彷彿將一顆活雞丟進了沸騰的鍋裡。

登時鍋水四濺,雞毛漫天。

「天啊,真是幹出醜事了!」

「我就說她經常鬼鬼祟祟,原來是和人幽會!」

「嘖,繡活好又怎麼樣,人品不端正,把咱們的臉都丟盡了!」

「不會,瓔珞姐姐不會是這樣的人!」

張嬤嬤身體晃了晃,若不是身旁的吉祥扶住她,怕是要一下子坐在地上,離她不遠處的吳書來臉色也很不好看,望向魏瓔珞的眼神也充滿失望。

曾經他多看好這個孩子啊,哎……

正要揮手為這件事做個了斷,卻聽見嚴嬤嬤大吼一聲:「夠了,你們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

嘈嘈雜雜的聲音忽然一止,方姑姑楞了楞,緊接著道:「你不是說她肚子大……」

「我是說她肚子大了……些!」嚴嬤嬤總算逮著機會,將沒說完的那個字說完,然後冷哼一聲道,「估摸著是吃了什麼不好克化的東西,硬生生把肚子給撐大了,但最重要的是——她還是個黃花閨女,清白之身!」

「什麼!」方姑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拉著嚴嬤嬤道,「你說什麼,你……你是不是搞錯了?」

「呸!」旁人肯給她面子,嚴嬤嬤可不會給她留面子,當即朝她面上啐她一口,倚老賣老道:「閉嘴吧你!一個小丫頭片子,還敢在我面前裝經驗!你見過多少女人,就敢斷定人家身懷有孕!我在宮裡四十年,看了多少秀女宮女,難道連婦人和少女都分不清嗎!」

方姑姑被她噴了一臉口水,卻連擦拭一下的心情都沒有。

周遭的目光讓她遍體發寒,她幾近哀求的拉著嚴嬤嬤道:「從前沒出過錯,許是,許是就今天出了一次錯呢?麻煩你了,不,求您了,嚴嬤嬤,您再給她驗一次,就一次!」

「不必了!」吳書來走了過來,沉聲道,「嚴嬤嬤可是宮裡四十年的老嬤嬤了,說起女人那點事兒,就連太醫院院判也比不上她有經驗!幾十雙眼睛都看得真真的,魏瓔珞的確是被冤枉了,你這個掌事姑姑,乾得可真不是人事兒!」

方姑姑再也支撐不住,雙膝一軟跪了下來,痛哭流涕道:「吳總管,吳總管,我,我也是誤聽了錦繡那丫頭的胡話,是她想栽贓陷害魏瓔珞,不是我啊!」

冷不丁被她拉出來背鍋,錦繡嚇了一跳,見眾人都將目光投向她,她連連後退,卻又不知道該退到哪裡去,只能不停擺著手道:「不,不是我!方姑姑,你怎麼能怪到我頭上,明明是你讓我去盯著瓔珞,我都是據實匯報,一句都沒有誇大啊!」

「哼,明明是你跟魏瓔珞有仇,為了除掉她,故意拿些假消息來咋呼我,把我當槍使,我……我……」方姑姑越說越火,忽然朝對方撲了過來,撕扯住對方的頭髮跟麵皮,吼道,「我跟你拼了!」

兩個扭打在一塊,彷彿宿世的仇人般,三四人上去也沒能扯開,一時間塵土飛揚,釵環滿地。

「夠了!」吳書來怒吼,「成何體統,真是成何體統,來人,把她們兩個拉開!」

最後還是他帶來的太監們出面,才硬生生將這兩人拉開,卻還不肯安生,不斷朝對方踢著腿,又不斷的朝吳書來哭喊求饒。

吳書來被她們兩個吵得頭疼,目光投向魏瓔珞,緩緩道:「魏瓔珞,你是苦主,你怎麼說?」

聽吳書來此話的意思,是要將決定權轉移給魏瓔珞了?

方姑姑與錦繡對視一眼,紛紛換了個討饒的對象,你一言我一語的朝魏瓔珞哭喊。

方姑姑:「瓔珞!瓔珞!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是我不地道,是我太苛刻,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你原諒我!從今往後,我再也不挑剔你了,這都是錦繡的錯啊,是她挑撥離間,你是個好姑娘,都是她不好!」

錦繡:「瓔珞,你別信她的話,她這是想求你原諒!咱倆是一起入宮的,你知道我膽小,這麼大的事兒,敢一個人策劃嗎?是她,她才是幕後主使,我只是迫於無奈,沒辦法才聽她的話呀!」

魏瓔珞對她二人視而不見,又重新對吳書來福了福,語氣沉穩:「人言可畏,若非吳總管您主持公道,想必瓔珞只能一死自證清白,如今事情已經水落石出,還請吳總管秉公處理。」

「哦?」吳書來笑了起來,「即便我將她們兩個放了,你心裡也不怨?」

方姑姑與錦繡眼中登時迸發出熱烈光芒,望向魏瓔珞的目光充滿忐忑與哀求,卻見魏瓔珞輕輕搖搖頭,回道:「不怨。」

吳書來滿意的笑了起來:「你雖不怨……我卻不能真的就這麼放過了她們!方妮子!」

「在,在,奴婢在。」被他點到名字的方姑姑忙不迭的跪了下來。

「你誣陷他人,犯了口業,杖四十,逐出宮去!」吳總管冷冷道,然後目光從她猛然癱瘓在地的身上,轉移到瑟瑟發抖的錦繡身上,「宮女錦繡,嫉妒同僚,挑撥離間,杖二十,罰入辛者庫。」

兩人立時大哭大叫起來。

方姑姑:「不要!吳總管,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吳總管!吳總管!」

錦繡:「不是我的錯呀,都是方姑姑害的,這真的不關我的事!」

吳書來實在是不願意再聽見這二人的聲音,擺了擺手,幾名太監便一起用力,將她們兩個拖了下去。

「宮裡是什麼地方,竟然也敢胡言亂語,誰要是再攪風攪雨、無事生非,她們倆就是下場!」吳書來環顧四周,目光所及之處,所有人都垂下頭去,直至看向魏瓔珞時,目光才變得溫和了些,「若要學,就多學學魏瓔珞,這才是你們值得學的好榜樣。」

他或許只是隨口一說,但那又怎樣呢?

待他一走,眾人重新抬起頭來,望著魏瓔珞的眼神已經不一樣了。

宮女所裡已經沒了方姑姑。

如今再加上吳總管那番話。

……從此往後,宮女所裡,還有誰敢跟魏瓔珞作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