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二十二章 謠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謠言不止在宮女之間流傳,也在侍衛之間流傳。

甚至傳到了富察傅恆耳朵裡。

「慶錫跟宮女?」富察傅恆皺起眉頭,覺得此事必有貓膩。

慶錫那個人他是知道的,謹小慎微,從來不做任何出格的事情,侍衛們不當值的時候,花天酒地也是常有之事,有時候富察傅恆都推脫不掉,不得不陪同下屬們喝喝花酒,但當中,他從未見過慶錫的身影。

說這樣一個人,居然勾搭上了宮女,富察傅恆忍不住搖頭道:「慶錫惹到了誰,居然傳出這樣的流言害他。」

前來告密的侍衛急忙道:「可沒人害他,是我親眼看見的。」

富察傅恆皺了皺眉,問:「你看見了什麼?」

「前些日子我們在御花園巡邏,一個模樣極周正的小宮女路過,悄悄塞了一樣東西給慶錫。」侍衛嘿嘿笑道,「不止我看見,另外還有幾個人看見了。」

既然有目擊者,只怕就不是隨便捏造的事情了。

但偏聽則暗,富察傅恆不打算只聽一家之言,他仔細詢問了一下對方,尤其是那個小宮女的打扮長相,最後起身道:「行了,我去問問慶錫。」

行至侍衛所時,正值慶錫休息,幾個同僚正在身旁調侃他,說的正是關於那宮女的事,富察傅恆心中一動,邁出去的腳又收了回來,藏身於門後,靜靜聽他們說。

「哎,慶錫,可以呀你,不聲不響勾搭了個漂亮小宮女!」一名侍衛勾著慶錫的肩膀,擠眉弄眼道。

「一直低著頭,你怎麼知道漂不漂亮!」另一個卻不敢苟同,「也許一抬頭,鬍渣比你還茂密呢。」

「去去,少在那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侍衛忙道,「能選進宮裡的女孩子,有幾個不好看的,歪瓜裂棗連紫禁城的大門都進不來!再說了,二八少女,拾掇拾掇,哪兒有不好看的!你說對不對,慶錫?」

慶錫被他們擠在中間,面色尷尬,只能硬邦邦道:「老祖宗的規矩,可不準咱們和宮女勾連,我與她……」

「哎,我當你要說什麼呢!」侍衛哈哈大笑,拍著他的肩膀道,「這種事兒,民不舉,官不究,宮女遲早要放出去的,你若喜歡,將來收用嘛!這是納福七黑(滿語:妾),又不是娶薩里甘(滿語:妻),怕什麼!」

富察傅恆再也聽不下去,自門後走了出來,聲色冷厲:「慶錫!」

屋子裡的調笑聲頓時一止,包括慶錫在內,所有人都急忙站起身來:「富察大人……」

富察傅恆行至慶錫面前,有些痛心疾首的望著眼前這個一貫潔身自好的男子,緩緩道:「宮女與侍衛不可私相授受,這是宮規,在你入宮第一日,便應當知道!」

慶錫被他說得垂下頭去。

富察傅恆深吸一口氣,伸手道:「把東西交出來。」

見慶錫半晌不動,他再次加重語氣:「把那宮女送你的東西,交出來!」

慶錫神色複雜的望了他片刻,終是微微一嘆,從懷裏摸出一樣東西,放在他遞出的掌心裡。

眾人本以為那是一塊繡著閨名的香帕,亦或者是一條染著唇印的劍穗,甚至是一段從鬢角剪下來的珍貴髮束,代表「與君結髮為夫妻,此生白首不相離」。

然而目光投來,眾人看見的,卻是一塊石頭。

一塊御花園中隨處可見的,灰白色的,毫無任何特殊之處的石頭。

與慶錫相熟的侍衛有心幫他一把,見此笑道:「送一塊石頭,代表妾心如石啊,哎呀呀,你這是被拒絕了?哈哈哈!」

不得不說慶錫人緣不錯,他一笑,其他人也跟著笑,侍衛所中笑聲一片,眾人似想將這件事當做一個玩笑揭過去。

「閉嘴!」富察傅恆冷冷道。

笑聲立刻一止,眾人小心翼翼打量富察傅恆的神色,這讓富察傅恆心裡覺得好笑,難不成他們以為他是那種不分青紅皂白,上來就打人板子的人嗎?

……對,他是!

「所有人背誦衛條例一百遍!」富察傅恆負手而立,吩咐道,「背不出,不要用晚膳了!」

「啊?富察大人!」

「不要吧……」

「饒命!」

侍衛所內哀鴻一片,但富察傅恆卻不為所動。

這都是為了他們好,若是真將此事輕輕揭過,難免讓他們存僥倖之心,日後搞不好真會做出些醜事來。

背誦一百遍,不輕不重的責罰,順便給所有人都提個醒。

「然後,那個宮女究竟是誰呢?」自侍衛所出來的路上,富察傅恆忍不住再次敞開掌心,看著掌心之中的那塊小石頭,喃喃道,「還有這東西,究竟是什麼意思呢?難不成真是妾心如石?」

侍衛所裡的動靜,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在沒有刻意隱瞞的情況下,自是逃不脫有心人的眼睛。

「姑姑,姑姑!」錦繡敲開了方姑姑的房門,一臉喜色,「我查到那侍衛是誰了!」

「哦?」方姑姑自床上坐起,「是誰?」

「名字叫齊佳慶錫,聽說兩個人不但私相授受,還互相交換了定情信物……」錦繡添油加醋的將侍衛所裡的事情描述一番,然後道,「我還查到了,他每五日輪班一回,守乾清門,這日定是他們兩個偷偷約會的日子!」

「連侍衛所裡的人都知道了,這兩個人的事情,算是板上釘釘了。」方姑姑冷笑道,「你給我好好盯著她,我估摸著要不了幾天,這兩人就會鬧出大事來!」

不用方姑姑吩咐,錦繡自會盯緊魏瓔珞。

只是盯得這樣緊,她卻一次也沒抓到魏瓔珞與男人私通的現場,方姑姑幾次三番催促她匯報,她卻只能匯報些蛛絲馬跡。

但這些蛛絲馬跡還不夠說明問題嗎?

「嗚!」宮女所飯堂內,飯菜才剛剛端上來,魏瓔珞便捂著嘴衝到了門口,乾嘔了起來。

吉祥忙將盛菜的盤子捧至鼻前,如小動物般嗅了半天,然後疑惑道:「沒壞啊,瓔珞姐姐,你是不喜歡吃吃魚嗎?」

今天的菜色很好,有魚有肉,尤其是每人一碗的魚湯,湯熬得雪白,魚肉幾乎融化在湯內,連刺都被泡軟了,可以一口喝下去,鮮美無比,唇齒留香。

宮女們偶爾能吃到肉,但吃到魚的機會真的不多,不是因為魚肉比其他肉貴,而是怕吃多了魚嘴裡有腥味,惹得主子們不快。

每個人都很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唯魏瓔珞除外。

「……嗯,我不大愛吃魚。」魏瓔珞回過頭,勉強對吉祥一笑,「你替我吃了吧。」

吉祥自是大喜:「好啊好啊,那我的豆角分給你。」

就在她交換兩人菜盤的時候,旁邊冷不丁傳來一個聲音:「是不是胃不好,我家嫂嫂懷孕的時候就這樣,吃什麼都想吐。」

魏瓔珞面色一僵,然後望向對方道:「上回蒙慧貴妃賞賜了不少藕粉丸子,一不小心吃多了,之後一直腸胃不調,倒也不是什麼大事。」

錦繡笑笑不說話,心中卻呸了一聲——

藕粉丸子?那都是三個月之前的老黃曆了,再難克化,也不至於克化到現在!

難不成,真是……

錦繡的目光有意無意的掃過魏瓔珞的肚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