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二十一章 藕粉丸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是不是裝傻,人前看不出來,人後才能看出來。

芝蘭提著一盞六角宮燈出了儲秀宮。

故意將燈芯掐得很暗,只能照見自己前方寸許之地,這樣才能不打草驚蛇。

輕車熟路的走了一條捷徑,芝蘭搶在魏瓔珞之前就出了儲秀宮,然後埋伏在她回繡坊的必經之路上。

一聽腳步聲響起,她便吹滅了手中的宮燈。

身周立刻一片昏暗,芝蘭將自己藏在一棵大樹後,樹蔭落下,如同烏雲迷霧縈繞在她身周,將她緊緊包裹在一片黑暗中,肉眼再難分辨。

不久,腳步聲近了,伴隨而來的還有一聲聲打嗝聲。

「糟了!」腳步聲忽然一停。

芝蘭忙屏住呼吸,聽她想要說什麼。

「就這麼把丸子帶回去,大伙要我分給她們吃怎麼辦?」卻聽魏瓔珞苦惱道,「這麼好吃的東西,我可不想分給別人,不如……不如現在就吃掉吧!」

在芝蘭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她端起碗,大口吞咽起來,結果吞到一半,忽然哇的一聲,連同先前在儲秀宮吃的份一塊吐了出來。

吐著吐著,忽然蹲在地上哭了起來,芝蘭本以為她覺得自己受了委屈,結果卻聽見她唉聲嘆氣道:「怎麼都吐出來了,哎,浪費了,浪費了……」

這人,這人真的是個傻子!!

芝蘭不忍卒視,生怕繼續看下去即髒了自己的眼,又髒了自己的耳,低啐了一口,便扭頭回去復命了。

身後,嘔吐聲仍在時斷時續。

魏瓔珞用力摳著喉嚨,她知道,自己的嘔吐聲越厲害,芝蘭離開的步伐就會越快。

「咳,咳咳……」好不容易將肚子清空,魏瓔珞緩緩抬起頭來,劇烈的嘔吐讓她眼角沁出晶瑩淚水,眼睛裡卻燒著兩團火。

裝傻充愣。

慧貴妃的發難來得太過突然,情急之下,她只能想出這個法子應對。

裝傻誰都會,但正因為是誰都會的東西,反而更加艱難,最難的一點,是如何迅速消弭慧貴妃的殺意。

要知道這位主子心如蛇蠍,連後宮嬪妃都能隨意下手,更遑論她這位地位卑微的小宮女了。

所以這七碗藕粉丸子,她吃得恰到好處。

想必那位自認為是聰明人的慧貴妃,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將時間浪費在她這個「蠢貨」身上。

「慧貴妃不會無端端找上我。」魏瓔珞擦了擦嘴角殘漬,冷笑道,「是誰跟她告的密?」

那個人,想必就藏在她身邊不遠。

她頭一個懷疑的是錦繡,畢竟她是知情人,又是她領著芝蘭來繡坊找人的,但是一時之間拿不出證據,而除錦繡之外,還另有三個與她合不來的人,背地裡沒少說她壞話,譬如此刻。

從慧貴妃處回來後,轉眼已過去三天,這日繡坊與金玉作的宮女們忽然被叫到了一處,說是大太監待會有事吩咐她們做。

人一多,嘴便雜。

只見那三人湊成一團,用不高不低,恰好能讓身旁的人聽見的聲音竊竊私語著,其中一個道:「魏瓔珞昨天晚上很晚才回來哦——」

「不是被芝蘭姐姐叫去儲秀宮了麼?」

「芝蘭姐姐把事吩咐完,難不成還要留她吃飯?你傻了吧,人家從儲秀宮出來以後,就去幽會啦!她的相好啊,是紫禁城的一位侍衛!」

她們說得有鼻子有眼,彷彿親眼見過了似的,一半人信以為真,還一半人雖不信,卻也聽得津津有味,畢竟八卦之心,人皆有之,縱使不信,也能聽個高興。

人人側目,魏瓔珞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李公公到!」

小太監的唱喝聲暫時止住了眾人的話頭。

魏瓔珞只抬頭看了一眼,就迅速垂下頭去。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接踵來,她認出了對面走來的那位李公公,可不就是上回隨在皇帝身旁的那位大太監?

李公公卻沒認出她,今天天氣有些熱,都不必說話,只消在太陽底下多站一會,便滿背大汗,幾個殷勤的小太監忙將一張椅子搬到樹蔭下,奉上茶盞果盤,李公公喝了兩口水,然後吩咐道:「來的是?」

「是繡坊與金玉作新來的宮女。」一旁的小太監邊給他打扇,邊回道。

李公公點點頭:「還跟前幾天一樣,開始吧。」

他雙手往腹前一叉,閉目躺進椅子內假寐,卻沒有真的睡著,而是高高將兩耳豎起。

「來,一個個排隊說話。」小太監則吩咐道,「就說,奴婢給神樹撓癢癢!」

這是什麼話?

宮女們你瞅瞅我,我瞅瞅你,都搞不明白這話的意思。

「快一點,別浪費李公公的時間!」小太監不滿的催促道。

這才有一個宮女硬著頭皮走出來:「奴婢給神樹……」

她話還沒說完,躺在椅內的李公公便緩緩搖搖頭,小太監一直用眼角餘光注意他的一舉一動,見此立馬道:「下一個。」

「奴婢給神樹撓癢癢。」

「下一個。」

「奴婢給神樹撓癢癢。」

「下一個。」

「奴婢給神樹撓癢癢。」

「下一個。」

前面的人越來越少,魏瓔珞臉上的汗越來越多。

「瓔珞姐姐,你很熱嗎?」吉祥遞來一塊帕子,擔憂道,「帕子借你,你擦擦汗吧。」

魏瓔珞一言不發的接過帕子,抬手擦拭了一下汗水,忽然身體一搖,朝地上倒了下去。

吉祥嚇了一跳,忙撲到她身上道:「瓔珞姐姐,瓔珞姐姐你怎麼了?」

動靜太大,李公公緩緩睜開眼睛:「出什麼事了?」

小太監過去檢查了一番,回來對他說:「公公,是一個小宮女熱暈了。」

李公公抬頭看了眼天,縱使頭頂上是層疊如蓋的樹蔭,但仍有幾縷陽光透過葉與葉的縫隙落下來,打在人身上,如開水般滾燙。

「這天氣是挺難熬的。」李公公抬手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吩咐下去,「熱暈的那個先送回去,其餘人站到樹蔭底下,繼續。」

「奴婢給神樹撓癢癢。」

「下一個。」

「奴婢給神樹撓癢癢。」

「下一個。」

「奴婢給神樹撓癢癢。」

「下一個。」

對話聲越來越遠,被吉祥半背半扶往回走的魏瓔珞睜開眼,又迅速閉上眼,心中鬆了口氣。

雖不知李公公為什麼要找她,但好在她那天沒有露臉,身上穿的又是尋常宮女的衣裳,領口袖口,都沒有繡上特殊的花樣——這都是大宮女還有姑姑嬤嬤們才有的權利。

李公公只能在小宮女裡找她,且只能憑聲音來找她。

皮坊、繡坊、金玉作、如意館……他還有幾千個聲音要聽,只怕聽著聽著,就忘了她的聲音是怎樣了。

「這事暫時不急。」魏瓔珞心想,「當務之急,是處理我身旁的流言蜚語,呵,雖說流言止於智者,但這個世上本就是蠢人居多,智者沒有幾個……」

便是張嬤嬤,也同樣是這樣想的。

繡坊的工作完成之後,她單獨將魏瓔珞留下,關上門窗,隔絕好奇的耳朵,然後一臉嚴肅的問:「人人都說你與一位侍衛相好,確有其事嗎?」

魏瓔珞笑道:「嬤嬤,流言已經傳到您這兒來了嗎?」

「繡坊之中,遍地都是這樣的傳聞。」張嬤嬤語重心長道,「我雖不信,但三人成虎,謠言殺傷力很大,你自己要格外留神。」

兩人相顧沉默,過了一會,魏瓔珞才輕輕問道:「最壞的情況是?」

「最壞的情況,就是謠言傳到吳總管的耳朵裡。」張嬤嬤道。

雖然之前見過面,也得了對方的賞識,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魏瓔珞自問自己對吳總管的了解,比不上眼前這位在後宮之中摸爬滾打了十幾年的嬤嬤,於是虛心求教道:「嬤嬤,那您看,若是按照最壞的情況,謠言傳到了吳總管耳朵裡,他會不分青紅皂白的處置我嗎?」

「那倒不會。」張嬤嬤想了想,搖搖頭道,「那位吳總管是個幹實事的人,落到他手裡的事情,多半還是會仔細查一查,不像其他幾位公公,為了快點平息事端,就隨隨便便處置人。」

「我明白了……」魏瓔珞若有所思。

有仇不隔夜,有敵人就早些處置,切忌讓對方一直處在暗處,這樣對方隨時隨地都可能給她來一刀。從繡坊裡出來,一個計劃已經漸漸在魏瓔珞心中成型,只是缺了一樣道具……

忽腳步一停,她將目光投向對面甬道。

幾名工匠正推著推車走過。

一名年歲小的工匠若有所覺,一轉頭,便撞見魏瓔珞對他微微一笑,整張臉頓時漲得通紅,原地不動,吶吶不語,彷彿被仙女一指點成了雕像,直到被同來的夥伴一巴掌拍在後腦勺上,訓斥道:「看什麼呢,眼睛不要了,那可是宮裡的女人,長那樣好看,誰知道是不是位娘娘……」

幾人急忙低下頭,慌慌張張的推著推車離開。

因為動作太大,車輪子碾過的地方,灑下不少白色的碎土。

一雙白色繡鞋慢悠悠地踱過來,然後一隻美人手垂落下來,拾起一把碎土。

低頭看著掌心中的碎土,魏瓔珞臉上緩緩綻放一個絕美的笑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