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十九章 孤男寡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哐噹一聲,雜物間的房門關上了。

「太黑了。」魏瓔珞喃喃道。

身後嘩啦一聲,是火摺子劃開的聲音。

桌子上的燭台被點亮,一團火焰在燈芯上搖曳,暖黃色的燭光照亮了一張俊逸的臉。

細長的眉,細長的眼,以及同樣細長的手指,他就像是一副細筆白描的古代雅士圖,清貴優雅,只是眉宇間藏著一股憂鬱。

這憂鬱沒有損去他的姿色,反而讓他於人群中顯得更加獨特。

「之前魏伯父說你在宮裡,我還不敢相信。」他用右手護著燭火,直到搖曳的燭火漸漸穩定下來,「沒想到今天真見到了你。」

今日在甬道上遇到的六名侍衛,走在最前面的是富察傅恆,而走在第二位的,就是眼前這名男子。

「然後呢?」魏瓔珞頭也不回的問。

「瓔寧的死,我也很傷心。」男子抬頭看著她的背影,目光溫柔,「但這裡是紫禁城,你不可胡來,還是聽你爹的話,早早出宮,回去找個好人家嫁了吧……」

「夠了!」魏瓔珞終是轉過頭來,目光如雪冰冷,「你是什麼人,憑什麼管我?」

對方嘆了口氣:「憑我和瓔寧相好一場……」

「不許你再提她的名字!」魏瓔珞尖聲打斷他,她恨很多人,最恨眼前這個人,「你和我姐姐相好一場,為何在她最需要你的時候,毫不猶豫拋棄了她?」

男子眉宇間的鬱氣更重:「她是內務府包衣,遲早要入宮,難道你要我一直等到她二十五歲?」

「不,慶錫少爺。」魏瓔珞語帶嘲諷的笑道,「你並非等不到她出宮,而是因為我們是下等人出身,縱然姐姐長得再美,再賢惠聰明,你這個高高在上的少爺,也不會正式迎娶一個下等女人!」

見對方沉默不語,魏瓔珞走近幾步,逼問道:「怎麼?我說破你的心事了嗎?你姓齊佳,是高貴的滿洲清貴,姐姐雖然出身不高,卻也是有骨氣的,既然一刀兩斷,你們就再無關係!

慶錫深嘆了口氣:「可我一直念著你姐姐……」

「念著她?」魏瓔珞嗤笑一聲,「然後她在宮裡出事的時候,你就眼睜睜看著……明明只有你在她身邊,明明只有你能幫她,你卻眼睜睜看著!」

慶錫痛苦的閉上眼睛,痛苦的往事,讓他這位力可搏虎的勇士瑟瑟發抖:「我……我畢竟是侍衛,不能與宮女往來。」

「我也是宮女。」魏瓔珞將他的反應看在眼裡,卻絲毫不為所動,冷冷道,「我們也不該往來,麻煩讓開。」

還來往什麼?

在姐姐最需要他的時候,他抽身而去了。

若他只是對姐姐玩玩而已,她恨他。

若他真的愛著姐姐,那她更恨他,恨這個懦夫!

擦肩而過之際,魏瓔珞身後傳來一聲嘆息。

「五日一次。」慶錫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我每五日值守一次,若有困難,可來侍衛處找我!」

魏瓔珞的腳步停頓了一下,便繼續向前走,雙手剛搭在門栓上,還未開門,外頭就傳來咚咚咚幾聲亂捶,緊接著是方姑姑的聲音:「開門!給我把門打開!」

魏瓔珞吃了一驚,回頭與慶錫對視了一眼。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若是真被人撞見了,一百張嘴也說不清。

慶錫嘴唇一動,正要說些什麼,對面卻伸來一隻手,止住了他接下去要說的話。魏瓔珞用無聲的唇語對他說:「照我說得去做。」

咚咚咚,咚咚咚,方姑姑還在捶門,豈料下一秒房門忽然打開,猝不及防之間,一隻竹筐劈頭蓋臉的罩了過來,緊接著是一陣拳打腳踢,伴著魏瓔珞略帶驚恐與憤怒的話語:「叫你跟蹤我,叫你跟蹤我,臭不要臉,流氓!」

「住手!住手!」從來只有她打別人,哪有別人打她,方姑姑拼命逃竄,殺豬似的喊道,「魏瓔珞你瘋了!住手,快住手!來人,快來人,救命啊!」

一眾小宮女急忙衝上前,你拉胳膊我抱腿,總算將兩人給拉開。

將頭上的竹筐摘下,方姑姑臉色發黑的看著魏瓔珞:「瓔珞,你瘋了,竟敢對我手!」

魏瓔珞啊了一聲,臉色比她還黑:「姑姑,怎,怎麼會是你?」

不等方姑姑發難,她就已經先行跪在了地上,哭哭啼啼道:「姑姑,求您給我做主!我本是出來尋一張丟失的帕子的,哪知道路上被人跟蹤,也不知道是哪個六根不淨的小太監,還是哪個心懷不軌的侍衛,情急之下,只得將自己鎖進雜物間,還好您來了,嗚嗚……」

「六根不淨的小太監,還是哪個心懷不軌的侍衛?」方姑姑氣極反笑,「聽你胡扯,我的聲音,你難道聽不出來?還是說我的聲音那麼像個男人?」

「我實在是太害怕了。」魏瓔珞雙肩微顫,似受了極大的驚嚇,抬袖抹淚道,「一時間沒分辨出來,還望姑姑原諒……」

「看看我胳膊上的傷。」方姑姑擼起袖子,露出先前被她掐出來的青痕,冷冷道,「你叫我怎麼原諒你?」

魏瓔珞乾脆了斷的給她磕了個頭:「願受姑姑責罰。」

於是這件事就此揭過,雖然魏瓔珞還是受了罰,卻是因為不知情的情況下,毆打方姑姑而受的罰,且因為方姑姑貪財,所以在錢財上罰的比較重,給足了錢物之後,身上也就是象徵性的挨兩下板子。

總好過被人發現,與年輕侍衛共處一室。

那可不是幾下板子,跟一點錢財能夠解決的事情了。

「所幸慶錫是個巴圖魯,身手靈活,能趁著我鬧出的亂子,神不知鬼不覺的逃走。」魏瓔珞趴在床上,背上的傷剛上完藥,還在火辣辣的疼,疼得她睡也睡不著,只能閉著眼睛胡思亂想,「不過,是誰告的密呢……」

月光從窗外折進來,筆直一束落在魏瓔珞床頭,她慢慢伸手入懷,從懷裡摸索出一隻絡子來,攤在月光下靜靜看。

「也不是毫無收穫。」魏瓔珞目光柔和的對絡子說,「姐姐,進宮這麼久,我總算找到線索了。」

往日種種,歷歷在目。

昨夜星辰昨夜風,那也是一個月光如練的夜晚,她伏在魏瓔寧膝頭,看她十指翻飛,一只精緻的梅花絡子漸漸在她指尖成型。

那梅花絡子隨著姐姐一起進了宮,卻沒陪她一塊出宮。

反而在今日的打鬥之際,從方姑姑身上落了下來。

「方姑姑啊。」魏瓔珞五指一扣,將掌心中的梅花絡子猛然握緊,「姐姐的梅花絡子,怎會在你手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