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十七章 初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不懂。」回來之後,魏瓔珞百思不得其解,於是找到唯一能給她答案的人,「張嬤嬤,怡嬪為什麼會死?」

「堂堂一個嬪,被人當眾掌嘴,以後還能在宮中立足嗎?」張嬤嬤一邊繡著朵牡丹花,一邊淡淡回道,「若是旁人還能忍,但她那性子,是出了名的孤傲……」

換句話說,慧貴妃明知道她性情如此,所以才用這種折辱人的方法對她,迫她受辱自盡。

「……真傻。」魏瓔珞面色陰鬱,也不知是對她還是對自己說,「人只有活著,才有翻身的機會。若換了我,別說被人掌嘴,就算是被人往臉上吐口水,我也能忍,忍到報仇雪恨的那天!」

一股冰涼刺骨的恨意透骨而出,刺得張嬤嬤皮膚發麻,忍不住放下手中繡繃,震驚看她:「你……」

「沒什麼。」那股恨意來得快,去得也快,只看魏瓔珞此刻巧笑嫣然的臉,剛剛那股寒意那股恨意,彷彿都是張嬤嬤的錯覺,「嬤嬤,我繡好了,您看可以麼?」

張嬤嬤接過她遞來的繡繃,上面一朵白牡丹,與她擱在手邊沒繡完的大紅牡丹一起,都是為慧貴妃準備的。

這位娘娘從來不甘人後,愉貴人要做兩件新衣裳,她就要做二十件,除此之外還要相配的繡帕與新鞋,全部都要牡丹圖案,一色不可重複,一花不可重複,可累煞了繡坊的宮女們。

最後只能連張嬤嬤都親自上陣,才勉強在規定時間內繡完這些花樣。

「嗯,不錯。」張嬤嬤點點頭,又看了眼外頭的天色,「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沒吃午飯吧,快去吃。」

「是。」魏瓔珞乖巧道,「我吃快點,爭取早點回來,今夜之前把活幹完。」

她總是這樣善解人意,討人喜歡,張嬤嬤點點頭,心想之前果然是自己的錯覺吧……

但瓔珞出了繡坊,卻沒有去吃飯。

她一口也吃不下。

一閉上眼,就是一雙懸在空中的腳。

猛然將雙眼一睜,瓔珞一腳踢在對面的樹上。

這後宮之中有太多混蛋,偏偏還位高權重,她一個也惹不起,只能將眼前的樹當做是他們,一腳一腳踢上去,發洩內心的鬱氣。

「大膽奴才!」

魏瓔珞心中一驚,猛然回頭。

她實在是太專心於發洩內心的鬱氣了,連身後來了人都沒察覺。

觀其服色,以及其橫在肘上的精美拂塵,那是一名地位極高的太監,只聽他厲聲呵道:「聖駕在此,還不跪下!」

……聖駕?

魏瓔珞愣了愣,然後飛快跪在地上,將臉緊緊貼在手背上:「奴婢恭請皇上聖安。」

腳步聲緩緩朝她而來。

一雙明黃色的靴子停在她面前,一個漫不經心的男聲在她頭頂響起:「誰准你傷害靈柏的?」

靈柏?

瓔珞心道不好,一樣東西被冠之以靈,通常就有了身價,不再是尋常之物了,她怕是闖了大禍,此刻也只能裝作疑惑道:「奴才斗膽,不知何為靈柏。」

「混賬東西!這棵樹就是靈柏!」拂塵指著先前被她踢過的樹,大太監訓斥道,「御筆親題靈柏二字,你看,背後還掛著一塊銅牌!往日多少人跪拜都來不及,你竟敢如此傷害!」

他還有耐心與瓔珞解釋,另外一個人卻沒那個耐心,或者說沒興趣將時間浪費在一個愚蠢的小宮女身上。

「拉下去。」明黃色靴子緩慢離她而去,「杖三十。」

杖三十?

瓔珞不禁臉色發白。

三十杖下來,不死也去半條命,之後還要耗費大量的時間養病療傷,她哪有那麼多的時間可浪費?

更何況,受罰是個汙點。

一個被皇帝親自下令責罰過的人,日後要如何在後宮立足?

只怕到時候連愉貴人與張嬤嬤,都得在表面上跟她劃清界限,免得一不留神惹得聖上不快。

自此之後,她將在後宮寸步難行。

她絕不容許自己留有這種汙點!

「入宮不久,不識靈柏,不過奴才所為,是有原因的!」瓔珞鬢角沁汗,拼命絞盡腦汁道。

明黃色靴子一停:「哦?」

既然冠之以靈,那就是玄之又玄之物,在這種事上,不必講人間道理,魏瓔珞眼珠子一轉,索性咬咬牙道:「奴婢的確不知這是靈柏,不過昨夜一棵老樹向奴婢託夢,說它日久於此,身上癢癢,讓奴婢來花園尋它,替它撓背——奴婢剛才,就是在給它撓癢癢!」

大太監冷笑:「越說越混賬,一棵樹怎麼給你托夢!」

魏瓔珞等的就是他這句話,當下重重將頭一磕,擲地有聲:「既然柏樹有靈,能為皇上遮陰,自然能給奴才託夢!奴才所言句句屬實,不敢有半字謊言!」

大太監被她說得啞口無言,最後只得將目光投向此地唯一一個能做主的人。

「罷了。」卻聽那人漫不經心道,「走吧。」

眼角餘光處,一雙明黃色的靴子從身旁邁過,隨之而去的是一雙雙黑色靴子,一雙雙白色繡鞋,一把把扣在腰間的佩刀,浩浩蕩蕩,直至走遠,魏瓔珞這才鬆了一口氣,渾身酸軟的坐倒在地上。

逃過一劫。

「啪!」

一個爆栗子打在她後腦勺上。

「哎喲。」魏瓔珞回過頭,「嬤嬤,你怎麼來了?」

「你這小混蛋!」張嬤嬤臉上也掛著汗,「我一刻不看著你,你就差點闖出彌天大禍來!」

被她這樣責罵,魏瓔珞反而心中一軟。

「這可是皇上親筆御封的靈木啊。」一邊將魏瓔珞從地上扶起,張嬤嬤一邊解釋道,「當年皇上微服私訪,時值酷暑,大臣們都汗流浹背,唯獨皇上滴汗未有,眾人以為怪事。皇上談及此事,冥冥中彷彿有一棵巨柏從紫禁城一路隨行,為他遮陰。大家都說,這是靈柏知道皇上出行,才特意跟來,保駕護航!」

她絮絮叨叨這麼多,原是想讓魏瓔珞行事更加謹慎些。

在宮裡,人不好惹,有時候連樹都不好惹。

「我明白了。」魏瓔珞嘆了口氣,定定看著身旁那顆身嬌體貴的樹,喃喃道,「在紫禁城裡,哪怕是一棵受皇上青睞的樹,也比一個不受寵的人強。」

另一邊,明黃色靴子忽然停了下來。

身後的所有靴子都一併停了下來。

「皇上?」大太監疑惑的看著他。

「朕剛剛想著朝廷裡的事兒……」弘曆緩緩道。

大太監做出洗耳恭聽狀。

「所以一時半會沒反應過來。」弘曆緩緩轉過頭,樹影搖曳,一滴滴光點透過樹葉的縫隙落下,如同金色的雨水灑在他身上臉上,他忽然笑道,「現在仔細想想——區區一個小宮女,靈柏憑什麼給她託夢啊?」

萬歲爺您才反應過來啊!

大太監心裡這樣想,面上卻同仇敵愾,做出一副同樣剛剛反應過來的模樣,咬牙切齒道:「對,奴才也才反應過來,那小丫頭張口就是一個謊,還一套一套兒的,該抓,抓了就殺!」

「你還記得她長什麼樣麼?」弘曆雙手背在身後,淡淡問道。

大太監楞了楞,然後絞盡腦汁的回憶起來……

「想不起來吧。」弘曆淡淡道,「宮女都穿得一模一樣,她又立刻跪在地上,整張臉都貼在手背上,抬都沒抬一下。」

大太監目瞪口呆:「這,這,她是故意的……」

後宮女子都在追求一個「露臉」。

誰會想到,居然還會有人拼命將自己的臉給藏起來。

「如今水入大海,葉入叢林,想再找她,只能靠聲音去分辨了。」弘曆望著御花園裡搖曳的樹林,慢悠悠道,「李玉,趁著現在你還記得她的聲音,去把人給朕找出來吧。」

「——對了。」想了想,他又補了一句,似笑非笑道,「找到之後先別弄死,給朕送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