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十六章 新葉有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三人等了許久,才等到愉貴人的召見。

都說懷孕的女人最是幸福美麗,她卻一臉木然,張嬤嬤喊她抬手才抬手,喊她轉身才轉身,彷彿一具沒了線,就自己不會動的牽線木偶。

「好了。」張嬤嬤為愉貴人量完尺寸,輕聲細語的問道,「貴人喜歡什麼樣的花式?石榴多子?祥雲仙鶴?」

愉貴人神色恍惚,嘴唇上下開合,極低極低的嘟囔著什麼。

「貴人,您說什麼?」張嬤嬤不得不將耳朵湊過去,才勉強聽清她的話。

「枇杷膏,枇杷膏,枇杷膏……」愉貴人不斷重複這三個字?

張嬤嬤楞了楞:「枇杷膏?」

這三個字彷彿刺激到了愉貴人,她忽然大吼一聲:「那枇杷膏一定有問題!」

張嬤嬤被她嚇了一跳,條件反射的回頭看了看門外,對怡嬪的懲罰還在繼續,慧貴妃的狗奴才們都還在外面沒走,誰知道裡面有沒有耳朵特別好使的?

「貴人。」張嬤嬤忙回過頭來,小心翼翼的規勸道,「張院判醫術高明,怎麼會誤斷呢……」

「不不不!一定有問題,一定有問題!」愉貴人打斷她的話,然後眼睛盯著她看了半天,忽然眼中一亮,雙手死死抓住她的肩道,「我認得你,你那天也在,還有你,跟你……」

她的目光一路滑過錦繡,最後落在魏瓔珞臉上,目光有些空洞幽暗的笑道:「你們都在,你們都看見了,慧貴妃想害我,枇杷膏裡一定有毒,可……可是為什麼驗不出來,為什麼?為什麼!」

愉貴人的聲音越來越大,最後幾乎變成歇斯底里的質問。

張嬤嬤鼻尖上都冒出汗來,恨不得伸手捂住她的嘴,礙於身份,只能一邊回頭看門外,一邊哀求:「貴人,奴才求您,別說了……」

「新葉有毒。」

張嬤嬤與愉貴人齊齊一愣,然後循聲望去。

魏瓔珞垂著頭,低聲道:「枇杷老葉沒有毒,新葉是有毒的……」

張嬤嬤只覺自己背上一涼,急道:「住口!」

「住口!」愉貴人朝她大尖叫一聲,然後快步走到魏瓔珞面前,聲音略帶顫抖,「說下去。」

魏瓔珞仍低著頭,看著眼前的淺金色桂花紋裙擺,低聲道:「我幼年很愛吃枇杷,結果有一次誤食果核,呼吸困難,嘔吐不止,後來遊醫說,大夫們按照藥典製藥,藥典上都用陳年枇杷葉製作枇杷膏,可大多數人卻不知為什麼。他也是偶然發現,這是因為枇杷老葉無毒,而新葉與果核都有毒,多服則有性命之憂……」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新葉有毒,新葉有毒。」愉貴人喃喃重複這四個字,「慧貴妃送來的枇杷膏,一定是用新葉製成,毒性極微,難怪張院判未曾察覺,就算真被發現,也可以推說是御藥房出了岔子……」

愉貴人忽然一把抓住魏瓔珞的胳膊,神色狂熱:「走!跟我去見皇后!」

「萬萬不可!」張嬤嬤忙攔下她們:「貴人,一個小小宮女的話,又怎能當真,難道她比張院判還要準嗎?瓔珞,在宮裡亂說話是什麼下場,你給我跪下!」

魏瓔珞從善如流的跪下。

「貴人。」她叩首道,「奴婢地位卑微,您仁慈才給奴婢說話的機會,但在皇后娘娘那,奴婢或許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簡而言之,皇后不一定會相信她這種小人物的一番說辭。

「……我明白了。」愉貴人回過神來,神色複雜的看著眼前的魏瓔珞,緩緩鬆開了扯著她胳膊的手,「我自己去找皇后陳情,你……」

頓了頓,她才語氣舒緩的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奴婢瓔珞。」魏瓔珞恭敬回道。

愉貴人朝她點點頭,然後飛快的離門而去。

她一走,張嬤嬤就狠狠瞪向魏瓔珞:「你為什麼要跟愉貴人說那樣的話!」

為什麼?

魏瓔珞望著愉貴人的背影。

「明哲保身,大部分事情我都可以不管,但唯獨她們,唯獨這種姐妹之情……」魏瓔珞默默心道,「我沒法放著不管,看見她們,我就好像看見了姐姐跟我……」

所以,為了這種難能可貴的姐妹之情,她甘願冒一次險。

「更何況也並非毫無收穫。」她心想,「後宮之中派系林立,最大的兩個派系就是皇后與慧貴妃,我若是真因此得罪了慧貴妃,就會自然而然的進入到皇后的派系……效果估摸著比直接投靠皇后還要好,畢竟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魏瓔珞原以為自己已經面面俱到。

但很快,她發現自己還是小看了這後宮,小看了他人。

「瓔珞!」回到繡坊之後,張嬤嬤屏退眾人,唯將魏瓔珞留下,然後手提戒尺,厲聲喝道,「跪下!」

她與方姑姑不同,一貫刀子嘴豆腐心,手裡那根戒尺猶如擺設,從未真正落在哪個小宮女身上過,如今顯是動了真怒,魏瓔珞忙給她跪下,然後昂頭望著她,眼中沒有恐懼與怨恨,只有擔憂。

「嬤嬤。」她輕喚道,如小孫女喚最疼自己的外婆,「您別生氣,我知道錯了。」

張嬤嬤心中一軟,表情卻更加嚴厲:「你知道你錯哪了?」

「我不該當面告訴愉貴人新葉有毒。」魏瓔珞想了想,道,「我應該把事情寫紙上,然後偷偷塞進裁給她的新衣裡,更保險一點,送衣服的時候,失手將紙條落在地上,若貴人撿起問我,我就謊稱不知道是誰塞在我身上的……」

「行了!」張嬤嬤開口打斷她,語氣一沉,「結果,無論換了幾種方法,你還是把新葉有毒的事情要告訴愉貴人?」

魏瓔珞沉默半晌,終是沒有騙她,低聲回道:「是。」

她原以為自己會被張嬤嬤責罰,或打或罵,她甘願承受,卻沒想到,等來等去,卻只等來張嬤嬤一聲嗤笑。

「呵。」這笑似嘲似憐,「那就用你的眼睛看看吧,瓔珞,親眼看看,你這麼做的結果。」

後幾日,風平浪靜。

因張嬤嬤那番話,瓔珞一直心事重重。

但心事再多,卻也不能誤了手頭的事,該裁的衣服裁,該繡的花兒繡,終是在規定的日子做好了兩身新衣裳,一件繡石榴多子,一件繡祥雲野鶴,然後一同送至愉貴人處。

「這件我留下。」愉貴人點了點那件石榴多子,又點了點另一件祥雲野鶴,「這件你幫我送去怡嬪那。」

瓔珞小心翼翼的打量她的神色,與初相見時的惶惶不安不同,今天的她淡掃胭脂,小腹微凸,臉上難得流露出一絲幸福的光澤。

「順便替我給怡嬪帶句話。」愉貴人順手打賞了瓔珞一根簪子,「讓她再忍耐幾日,過幾日,皇后娘娘定會為她做主。」

瓔珞推脫再三,實在是推脫不掉,只得無可奈何的收下那根簪子,簪頭一對並蒂蓮,紅白二色相互纏繞,猶如一對世上最親暱的姐妹。

「我是繡坊宮女魏瓔珞,愉貴人派我過來給怡嬪送一件新裁的衣裳。」受人所提,忠人之事,瓔珞捧著衣裳來到怡嬪寢殿,對守在寢殿內的宮女自報家門。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似因怡嬪受罰之故,她殿內的宮女們也跟著人心惶惶,眼神浮動,如同大樹將傾時,即將離散的鳥雀。

聽了瓔珞的來意,其中一個宮女勉強笑道:「難為愉貴人還念著我們小主,東西給我吧。」

「愉貴人還有一句話要我帶給怡嬪。」瓔珞難為的抿抿嘴,「……特別吩咐過我,要親口對她說。」

宮女疑惑又警惕的打量她一會。

「或者您先問問怡嬪?」瓔珞善解人意道,「若是她願意見我,我就過去,不願意見,我就去回稟愉貴人,這樣即不耽擱事,也不叫您為難。」

「……行吧。」宮女這才勉為其難的點點頭,「你在這等著。」

她轉身離去,沒過多久,便傳出一聲淒厲尖叫。

屋子裡的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忽然一同邁出腳,大腳小腳,太監宮女,紛紛亂亂,一同衝進了門內。

魏瓔珞的腳也混雜在其中,然後忽然定在寢門前。

透過眼前的門,映入眼簾的,是兩隻懸在空中的腳。

那定是一個很喜歡仙鶴的孤高女子,故而就連左右搖晃的繡鞋上,都繡著展翅而飛的仙鶴。

慢慢順著那雙鞋往上看……

「怡嬪……」魏瓔珞喃喃喚道。

一道白綾繞過怡嬪的脖子,將她筆直吊在屋樑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