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十二章 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名小太監跨入燕喜堂內,行至慧貴妃身旁,附耳與她低語一句。

「皇上笑了。」

慧貴妃點點頭,對身旁的貼身宮女點點頭,那宮女便領著小太監下去領賞了。

也不止李玉有耳目,慧貴妃在皇帝身旁也有耳目,若能替她帶回有價值的情報,她便不吝賞賜。

譬如這次,雖然對方帶來的僅有四個字,但字字千金。

「皇上既然笑了,想必今夜心情不錯。」慧貴妃心想,「說不定……」

「娘娘,可是有什麼喜事?」嘉嬪笑問。

慧貴妃不動聲色地瞥她一眼,笑道:「沒什麼。」

燕喜堂內除卻她,還有嫻妃,怡妃,婉貴人等等,眾嬪妃按位份端坐在各自的椅子上,倒不是夜裡要敘什麼家常,而是在等著皇帝的傳喚。

今夜如此,夜夜如此,寫著眾妃名字的綠頭牌送至養心殿內,每個人都翹首以盼,盼著皇上拿起自己的牌子。

「皇上已經好些日子沒有傳人侍寢了。」嘉嬪見她不願意回答,便知情識趣的轉了個話題,嘆道,「今夜該不會也要一個人歇下吧?」

這話說得眾人都憂心忡忡,便是慧貴妃也有些心情沉重。

別看她位高權重,在後宮之中說一是一,說二是二,連皇后有時候都得看她臉色行事,實際上她有一樁心病——膝下無子。

美人如花歲歲老,她總有一天會容顏老去,而宮中最不缺的就是如花美眷,正值妙齡的秀女,那時候皇上還會拿起她的綠頭牌嗎?不會了。

「真想有個孩子……」慧貴妃忍不住心想。

養兒防老,民間如此,宮中更是如此,待到容顏老去,還有什麼可以依靠,自然只有膝下麟兒了。即便這孩子愚笨了些,但也是一位親王,足以成為年邁母親的後盾,若是運氣好,生得聰明伶俐,才德兼備,兼之討皇上喜歡,那麼日後……連太后的位置都是可以博一博的。

慧貴妃撫了撫自己不爭氣的肚子,更加不願將先前得來的消息與眾人分享,若能夠凡事她說了算,她恨不得讓李玉只往皇上面前遞自己的綠頭牌。等待令人心焦,她撫著自己嵌著玳瑁的假指甲,漫不經心的問:「對了,怎不見純妃?」

「娘娘,純妃受了風寒,身體還沒好,今晚上不能來了。」嘉嬪回道,她似乎總是知道很多事。

慧貴妃多看她一眼,懶懶道:「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倒有一大半兒都在病著,這真是個病西施啊。」

「娘娘說的是。」穎貴人忙找個由頭跟她拉近關係:「純妃姐姐的身子骨是弱了些,三天兩頭病著,昨天我們幾個還商量著要去探病。」

「去什麼。」慧貴妃似笑非笑道,「純妃病了,自有皇后關懷,你我操什麼心?」

穎貴人被她這話一哽,登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半天才弱弱應了一聲:「是。」

其餘宮妃見她碰壁,更加噤若寒蟬,人人都想要個靠山,人人都想攀上慧貴妃這根高枝,然而她喜怒無常,常人實在難以揣測她的喜好,若是一不留神惹惱了她,往後在後宮裡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慧貴妃玩了一會自己的手指甲,忽又道:「愉貴人呢?」

屋子裡靜悄悄一片,半天無人應答。

慧貴妃將目光一抬,落在一名綠衣美人身上:「怡嬪,問你呢,你的好姐妹愉貴人呢?」

後宮之中也並不是人人都互相針對,偶爾也有如愉貴人與怡嬪這樣的,雖不是親生姐妹,卻勝似姐妹,總是相互扶持著,相互安慰著。

怡嬪定了定神,起身回她的話道:「回貴妃娘娘的話,愉貴人身體不適,告了假……」

「哦?」慧貴妃單手支著太陽穴,「又一個身體不適……」

她本是隨口一問,打發打發時間,豈料怡嬪臉上竟流露出一絲緊張。

未等慧貴妃品出其中深意來,嘉嬪便笑道:「最近紫禁城不知刮了什麼邪風,一個個都病倒了,看來是要請太醫開些藥給大伙,防範於未然了。」

「愉貴人那呢?」慧貴妃盯著怡嬪的臉,「請太醫看過了嗎?」

許是知道自己先前的緊張引起了她的注意,怡嬪強自鎮定道:「嬪妾本想請太醫來看看的,但是阿容從小就怕吃藥,又只是輕微咳嗽,想來沒有大礙,想必躺上幾日就能好了……」

她回話的時候,慧貴妃一直盯著她的臉,目光彷彿一把鋸子,寒光厲厲,彷彿下一秒就要切開她的腦子,看看裡面藏著什麼念頭。

卻在此時,房門一開,大太監李玉從外頭走了進來。

慧貴妃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他吸引了過去,與在座眾妃一起,將渴望的目光投向李玉。

李玉青衣若素,手肘上搭著一柄拂塵,對眾妃行了禮,然後在眾妃渴望的目光中,說出了她們最不想聽見的兩個字:「叫散!」

這兩個字將后妃眼中的渴擊得粉碎,有道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故慧貴妃是其中失望最大的一個,她忍不住問:「皇上怎麼又一個人歇下了?」

李玉賠笑道:「貴妃娘娘,奏章堆積如山,皇上要連夜批改,今日就不叫娘娘們空等了。」

慧貴妃冷冷一笑,當即起身朝門外走去,如此無禮行為放在她身上,倒是一件稀疏平常之事,望著她離開的背影,怡嬪下意識的鬆了口氣,與其餘眾嬪妃一起恭敬的對她的背影喊道:「嬪妾恭送貴妃娘娘!」

夜幕低垂,隨著宮妃們一個接一個回宮就寢,宮女所內,一把沉重的戒尺忽然落下。

「啊!」

「好疼啊!」

「是誰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小宮女一個個從睡夢中驚醒,正要朝對方發難,睜眼卻見方姑姑冰冷如霜的面孔,登時滿胸怒意如雪消融,一個個鵪鶉似的爬下床來,恭敬喊道:「姑姑。」

方姑姑右手持戒尺,那柄戒尺又粗又長,渾似一根椅子腿,她緩緩用戒尺敲著自己的左手心,目光從宮女臉上一一掃過,最後落在吉祥臉上,冷冷道:「你是怎麼睡覺的?」

吉祥懵了,抬手擦了一下嘴邊殘留的口水,賠笑道:「睡覺還能怎麼睡,就是躺著睡啊。」

「誰許你躺著睡的?」方姑姑冷斥一聲,「仰天大睡,那是罵天咒神,要遭天譴的,宮裡可沒這麼不守規矩的奴才!統統給我上床,重新睡過!」

眾人面面相覷,直到方姑姑的戒尺往吉祥身上一抽:「還不快點!」

一片雞飛狗跳,眾宮女急急忙忙的爬回炕上,有方姑姑的前言在此,一個個都不敢再躺著睡,或側或趴,結果還是遭了方姑姑一陣好打。

「腿,你要伸到神武門去啊!」

「還有你,左手側放在腰間!」

「連睡覺都不會,該打!」

沉重的戒尺雨點似的落下,這個敲手,那個敲腿,有些個年級小的,被敲得兩眼含淚,卻不敢喊疼,只能死死咬著下唇,然後照著她的話去做。

直至所有人都側身臥在炕上,乍一眼望去,彷彿同一批模子裡燒出來的人俑,方姑姑這才收回手裡的戒尺,冷冷道:「都記住這個姿勢,睡著了也別忘!走!」

說完,方姑姑便領著身旁兩個大宮女離開。

待她走後,屋子裡才響起低低的哭泣聲,遮遮掩掩,怕被方姑姑聽見,一個個似從指縫間漏出來。

「瓔珞。」吉祥將袖子挽起,眼淚汪汪的對魏瓔珞道,「姑姑抽得我好疼,你幫我看看,我手背是不是紫了?」

屋裡又沒有點燈,藉著透窗而入的那點稀薄月光,魏瓔珞也看不清她手背上是青是紫,就算紫了又能怎樣?宮中等級森嚴,大宮女抽打她們這種小宮女,實屬天經地義之事,沒處可以伸冤。

「瓔珞。」吉祥悄悄將自己的被褥朝魏瓔珞挪了挪,像在外面挨了人打的孩子,向家人尋求安慰與溫暖,「你能抱著我睡嗎?」

魏瓔珞撫了撫她的面頰,對她溫柔一笑:「不行。」

看見她的笑容時,吉祥滿以為她一定會答應自己,哪裡知道會得到完全相反的答案,於是楞了楞,問道:「為什麼?」

魏瓔珞的目光清冷而又明亮,她篤定的對吉祥說:「因為姑姑還會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