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十一章 后妃的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哐噹!

一隻纏繞翡翠念珠的手腕向右一掃,一隻名貴的白釉八仙圖花瓶從桌上掃落,三年時間才出一個的貢品,頃刻之間碎成一地廢渣。

嘉嬪進門就撞見這一幕,幾片碎渣還蹦躂到了她腳邊,嚇得她後退幾步,略帶驚恐道:「貴妃娘娘,好端端的,怎麼發這麼大脾氣?」

儲秀宮內金碧輝煌,尤其一隻博古架,上頭置滿各種金銀玉器,古董奇珍,有西施用過的玉石枕,王昭君抱過的琵琶,貂蟬戴過的明月璫,以及楊貴妃用來盛荔枝的彩繪盤,如今全被慧貴妃毫不留情的掃到地上,氣沖沖道:「用不著你管,滾,有多遠,給本宮滾多遠!」

嘉嬪無奈退出門,拉著門外的宮女問:「到底怎麼回事?」

宮女小聲道:「您有所不知,貴妃剛回來的時候還好好兒的,誰料皇上賜了一幅《班姬辭輦圖》,娘娘看了頓時大發雷霆!」

嘉嬪琢磨片刻,重又推門而入,笑道,「娘娘,聽說皇上賜了您一副《班姬辭輦圖》?恭喜恭喜!」

「喜什麼?」慧貴妃氣得臉色發青,「漢成帝邀請班婕妤同車,班婕妤卻以不合禮數為由拒絕了,因此成為一代賢妃,他這是要警告我,什麼才是知禮的妃子!」

嘉嬪:「娘娘,您想差了……」

「全是為了她!」慧貴妃又摔了一隻玉盤,然後來來回回在屋子裡走著,一臉的焦躁憤恨,「一入了宮,她就是高高在上的大清皇后,她一年宮分一千兩,我少她四百兩;長春宮用金器,儲秀宮只配用銀器;她用儀駕,我用儀仗,哪怕過節的賞賜,我都要少得多!好,這些本宮可以忍,那皇上呢!剛剛我就站在那兒,一個大活人,皇上愣是瞧不見,滿心滿眼都是她,是可忍孰不可忍!他賞賜這破圖,就是說我僭越,欺負了他心愛的皇后!」

「娘娘。」嘉嬪忙走過來,放軟聲音安撫道,「您誤會皇上了。」

「哦?」慧貴妃眉頭一挑,斜眼看她,「你倒是說道說道,我誤會皇上甚麼?」

「皇上賜下來的,可不止這一副《班姬辭輦圖》。」嘉嬪道,「鍾粹宮那邊是《許後奉案圖》,啟祥宮那邊是《薑後脫簪圖》,便連皇后那邊都送了,是一副《太姒誨子圖》。」

慧貴妃聞言一愣:「她也收到了?《太姒誨子圖》,什麼意思?」

「依嬪妾的看法,此番不過是皇上一時興起,賜下些古代賢良後妃的畫像來,要後宮眾妃嬪好好效法一番罷了。」嘉嬪笑道,「你何必為這事生氣呢?」

聽聞皇后那邊也收到了類似的畫像,慧貴妃的氣立刻消了大半,她依著椅子坐下,身旁宮女急忙給她端來一盞茶,她接來喝了一口,然後翹起豔麗的唇,對嘉嬪萬種風情的笑道:「你倒是天生一張巧嘴,說得都是本宮愛聽的話。」

嘉嬪低眉順眼道:「嬪妾不才,願為娘娘分憂。」

「繼續說。」慧貴妃吩咐道,「本宮不信皇上會無的放矢,依你看,皇上此舉,究竟有何深意?」

在宮裡生活,就是要多看,多聽,還要多想。上面的主子咳嗽一聲,下面的人就要從這咳嗽聲中分辨出一二,主子是渴了還是病了,是給他端茶還是上藥,皇帝不過賜下幾幅畫來,但足夠收到畫的人琢磨到天明了。

嘉嬪思索片刻,回道:「皇上一共賜下十二幅畫,嬪妾猜測,這十二幅畫合起來,就代表他心目中完美后妃的理想。比如說《徐妃直諫》是希望妃嬪效法徐慧妃,在唐太宗犯錯之時,勇敢地直言相諫,以及《曹後重農》……」

「《曹後重農》?」慧貴妃一聽這名字,哈哈大笑起來,頭上的珠釵隨之搖曳起來,晃晃生光,「誰這麼倒霉,收到這破玩意,皇上這是要她去務農嗎?」

「是希望那位能如當年宋仁宗的曹皇后一樣,樸素節約,重視農桑。」嘉嬪笑道,「這也不算什麼,嬪妾聽聞,還有人收到了《婕妤當熊》呢。」

「哎喲,本宮的肚子!」慧貴妃捂著肚子,前仰後合,險些笑得從椅子上跌下來,「這又是誰?皇上是勸她別當人,上山當頭熊瞎子嗎?」

「估摸著是希望她能像從前的馮婕妤一樣,在漢元帝遇險的時候,以命相護,保他安全。」嘉嬪解釋道。

十二幅畫一一解釋下來,慧貴妃揉著自己的肚子,若有所思道:「這麼說,皇上是要我們這些做妃子的,既美貌出眾,又要孝順賢良,簡樸持家,必要的時候還能手撕猛虎,徒手抓熊咯?」

「是。」嘉嬪笑道,「娘娘真是聰慧,一點就透。」

慧貴妃嗤的笑了一聲,然後有些意興闌珊的往椅子上一靠,抬頭望著頭頂天花板,喃喃道,「這到底是個女人,還是個神人啊?」

今夜注定是個不眠夜。

有人輾轉反側,有人憂思難免,而養心殿內,天底下最尊貴的那個人,同樣還未就寢,仍在燭火下批著他的奏摺。

被燭光照亮的側臉鍍上了一層溫暖金色,如同廟宇中的金色神像,莊嚴肅穆,高高在上,多少宮人心甘情願付出一切,只求他垂眸一顧。

「皇上。」伺候他多年的大太監李玉走近前來,手裡一隻托盤,「皇后娘娘送宵夜過來了,您也該歇一歇了。」

托盤裡放著一碗冰糖雪梨湯,弘曆接過抿了幾口,甘甜沁入心扉,他靠在椅背上,閉目假寐道:「近日宮裡發生了什麼稀罕事沒?」

「皇上想聽什麼?」李玉笑道。

「什麼都行。」弘曆懶洋洋道,「後宮最近有什麼有趣的事,說來讓朕清醒清醒。」

後宮雖大,其實也小,主子就那幾個,真正為數眾多的是宮女跟太監,而作為眾太監之首,李玉掌管著無數雙眼睛跟耳朵,許多秘密在他這裡根本不是秘密,偌大一個後宮對他而言,彷彿一堵時刻透風的牆。

這也是弘曆重用他的原因之一,有他在,弘曆時刻都能知道後宮的狀況。

「若說後宮,各位小主們最近正為同一件事頭疼呢。」李玉笑道。

「哦?」弘曆眼也不睜,雙手交扣在胸前,「什麼事?」

「事情的源頭,是皇上您賜下的那些畫……」李玉將慧貴妃那邊的情況簡單描述了一番,若是慧貴妃在此,定會心膽俱寒,因為才發生在自己宮裡的事情,一個時辰不到就由李玉復述了一遍,內容詳盡無比,甚至連她說話時的神態都描述的一般無二,「……儲秀宮那邊的狀況便是如此,慧貴妃因那副《班姬辭輦圖》,發了好大一通脾氣呢。」

「她什麼時候不發脾氣呢?」弘曆不置可否,「其他人呢?」

「嫻妃娘娘那邊,她額娘過來了,要她多跟您吹些枕邊風,好讓她阿瑪能向上挪個窩兒,只是被嫻妃娘娘以後宮不得干政的理由辭了。」李玉歎道,「她額娘憤然離去,嫻妃娘娘沒攔,只是將您賜的畫供了起來,拈香禱告,念叨著: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常健,三願如同梁上燕,歲歲長相見。」

弘曆睜了一下眼睛,重又合上:「……皇后那邊呢?」

「皇后娘娘似乎心情不大好。」李玉回道,「她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手底下的兩個貼身宮女暗地裡討論,說是……」

他欲言又止,話說半句留半句,弘曆不耐煩的催促道:「說什麼了?」

「說……您是在藉這幅圖提醒皇后娘娘,莫再因為三年前的事一直頹著,對萬事都不上心。」李玉說到這,小心翼翼打量了一下弘曆的臉色。

三年前,皇后娘娘所出的二皇子忽然去了。

母子情深,皇后娘娘因此幾乎一蹶不振,今年才稍微緩過來些,雖在外人眼裡,她與弘曆依然情深義重,舉案齊眉,但李玉卻知,兩人終究是因為這件事,而起了一些嫌隙。

果見弘曆眉頭微蹙,顯是不願再討論這事。

李玉便果斷為這件事結了個尾,裝作一臉詫異道:「皇上,奴才斗膽問一句,那十二幅宮訓圖聯起來,是否您對后妃的希望?」

弘曆輕輕搖搖頭,將剩下的半盞冰糖雪梨湯一氣喝完,然後重新拿起奏摺,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不復先前的專注模樣。

李玉見他心不在奏摺上,便大著膽子繼續跟他說話,只見他腆著臉道:「皇上,奴才好歹也算半個男人,在紫禁城裡見過的女人多了!這女人嘛,生得千嬌百媚,身段窈窕迷人,再會點詩詞歌賦,吹拉彈唱,便算難得了,還要求集萬千美德於一身,這要何處去尋?」

「朕是看她們太閒了。」弘曆頭也不抬,盯著手裡的奏摺道。

李玉聞言一愣:「啊?」

「閒,則生事。」弘曆微微一笑,這笑容略顯狡猾,沖淡了他臉上的莊嚴肅穆,使得廟宇中的神像落到了凡間,「朕給後宮賜下宮訓圖,夠她們琢磨一陣子了。」

後宮眾妃只怕想破頭,也想不出十二幅古賢妃圖背後,竟是這個答案,便連李玉也呆愣了片刻,才喃喃道:「琢磨一陣子,那能管什麼用?」

弘曆哈哈一笑,將手中奏摺一卷,親暱的在他額頭上敲了敲:「因為她們大多都和你一樣笨,只會覺得朕是在提醒她們,要懂得賢良淑德。那為了符合朕的暢想,做一個賢良的妃嬪來討好朕,她們勢必要安生幾日,朕就清靜幾日!」

「啊?」李玉楞道,「皇上,您耍她們啊!」

哈哈大笑聲在養心殿內響起,守在門外的兩名御前侍衛面面相覷,也不知皇上是因為什麼事笑得這樣開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