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十章 壓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去啊。」魏瓔珞抬手指著房門,「我在這裡等你們,你們快去啊。」

房門敞開著,夜風從外頭嗚嗚吹進來,一群剛剛還叫囂著要去告狀的宮女,腳下卻像塗了魚膠一樣,死死黏在地板上。

「你真當我們不敢?」錦繡對左右宮女道,「走!」

可這次卻沒人應和她。

眾人雖然嫉妒魏瓔珞,但比嫉妒更多的,是忌憚。

畢竟就在幾個時辰之前,就有一個宮女因她被驅逐,未等太陽落山就抱著一團藍布包袱,哭哭啼啼的出了宮,餘生再也別想踏足宮門半步。

誰願步她後塵?

魏瓔珞的目光從這群人臉上一一掃過,心中冷笑,不過一群牆頭草,哪邊風勁哪邊倒,錦繡強勢她們就倒錦繡那邊,覺得她難搞又倒向她這邊。

目光重又回到錦繡臉上,魏瓔珞淡淡道:「你覺得我是在出風頭?我只是在幫吉祥而已,你也可以幫她,你們人人都能幫她,只是你們沒一個選擇這麼做,所以最後得到誇獎的是我,你們只記得我吳總管誇了我,怎麼不反省自己什麼都沒有去做?」

「幫人作弊,你還有理了?」錦繡反唇相譏,「也是我心善,沒有當場揭發你們,你們哪兒繡的是什麼錦雞牡丹圖,吉祥先前繡的分明是條金魚……」

「夠了!」魏瓔珞打斷她的話,冷冷道,「我懶得再跟你討論這事,你記住,我魏瓔珞這個人,你敬我一尺,我還你一丈,你今天怎麼對我,我事後必當百倍還你!好了,去啊,你們都去啊,去姑姑那!」

「你!」錦繡心中已經有些怕了,但嘴上還是不饒人,聲色俱厲道,「你真當我不敢?」

卻見魏瓔珞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朝錦繡走了過來。

「你,你想做什麼?」錦繡被她嚇得後退幾步,手臂被她一挽,忍不住掙扎起來,「你幹什麼?你要帶我去哪?」

「帶你去見姑姑啊。」魏瓔珞笑靨如花,拉著她往門外走,「再晚一些,恐怕姑姑就要睡了。」

錦繡聞言目瞪口呆,她原以為魏瓔珞是在逞強,哪知道她居然真敢這麼做,忍不住問:「你,你真不怕被姑姑懲罰嗎?」

「怕?該怕的人不是你嗎?」魏瓔珞笑吟吟道,「還記得之前那個宮女是怎麼被趕出去的嗎?‘主子最討厭搬弄是非的蠢東西’——這話吳總管才說完,你就給忘了?」

錦繡聞言哆嗦了一下,那個抱著藍布包袱,於斜陽落日下,垂淚離宮的蕭索背影,又再次浮現在她的眼前。

「我可沒有搬弄什麼是非,今晚上的事全是你給鬧出來的,大夥都看見了……」錦繡急忙道。

「然後呢?」魏瓔珞憐憫的看著她,「你以為掌事姑姑那麼有空,替你慢慢斷出是非黑白啊!今天我們幾個人,就住在同一間屋子,但凡鬧出一點事,大夥就會一併被罰,搞不好還會一起被趕出去,你信不信?」

「我,我不信……」錦繡語氣更弱。

「不信,那我們現在就去試試。」魏瓔珞卻笑得更加鎮定自若,扯著她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錦繡嚇壞了,下意識的用另外一隻手抱住柱子不肯走,其餘宮女面面相覷一陣,也一個個衝了過來,抱手的抱手,抱腰的抱腰,還一個匆忙將門給關上了,然後七嘴八舌的勸道:「瓔珞,別這樣,都這麼晚了,打擾姑姑休息,你真不要命了嗎?」

「就是,不就是一床被子的事嗎,何苦鬧到上面去?」

「哎,說起來這事都是錦繡起的頭,錦繡,你給瓔珞道個歉,這事不就完了?」

牆頭草迎風倒,生怕事情跟魏瓔珞說的那樣,鬧大以後,連累大夥一起受苦,眾宮女們紛紛將矛頭掉轉,指向了錦繡,千夫所指,無疾而終,被她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擠兌責難,錦繡臉上紅一陣白一陣,最後只得忍著一口怨氣,對魏瓔珞低頭道歉:「我知道錯了,瓔珞,你放手,我再也不說這事兒了。」

「道個歉,這事就沒發生?」魏瓔珞笑道,「你真當我這麼好打發?」

錦繡覺得自己一肚子委屈,眼睛裡忍不住飽含淚水,尖叫道:「那你還想怎樣,讓你抽幾巴掌嗎?行,你來啊……」

咚咚咚!

幾聲重重捶門聲打斷了她的話。

「大半夜的,都在鬧什麼?」方姑姑的聲音隔門而來,「開門!」

眾宮女立刻嚇傻,目光齊齊看向魏瓔珞,竟是不知不覺將她當成了主心骨,指望她給眾人拿主意。

「馬上來!」魏瓔珞應了一聲,然後壓低聲音對眾宮女道,「還等什麼,把水桶跟地上的水漬清理一下,其他的我來解決。」

她一聲令下,眾人立刻付諸於行動,宮女們匆匆忙忙將水桶藏到床底下,一時之間找不到掃撒工具,兩個宮女索性跪在地上,掏出帕子將水漬擦拭乾淨,等她們做完這一切,魏瓔珞才抬手鬆了鬆髮髻,一副剛剛從被窩裡爬出來的慵懶模樣,拉開房門道:「姑姑,這麼晚,您怎麼來了?」

「吵成這個樣子,隔著十里遠我都能聽見,你讓我怎麼睡?」方姑姑走進門來,目光在眾宮女臉上一掃,「說說,這麼晚了,一個個不睡覺,都在吵些什麼?」

「沒什麼。」魏瓔珞神情平靜道,「是我剛剛不小心,把茶壺打翻了,濕了床上的被褥,大夥正在幫我合計該怎麼辦呢。」

「你怎麼這麼不小心?」方姑姑臉色一沉,教訓道,「明兒自己拿出去曬乾,今兒晚上你就把被褥翻過來蓋吧,記住,不許再出聲,否則一併挨罰,聽見沒!」

眾宮女急忙應道:「是!」

哐噹一聲,房門再次關上。

門內的宮女們齊齊鬆了一口氣,這一口氣吐完,人人都有些意興闌珊,困意跟著上來,不少人直接往自己床上爬。

錦繡同樣如此,偷雞不成蝕把米,本想給魏瓔珞找些不痛快,最後險些將自己的臉送上去給人抽,她不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反而因為今夜的事情,徹底記恨起了魏瓔珞……

「遲早要給你好看。」錦繡心裡想著,忽見一隻手從旁邊伸來,將她的被褥從床上拖走,她吃了一驚,回頭望著對方道,「魏瓔珞,你拿我被子幹嘛?」

魏瓔珞隨手一丟,將一床濕漉漉的被褥丟給她,然後將方姑姑先前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明兒自己拿出去曬乾,今兒晚上你就把被褥翻過來蓋吧。」

「你想得美!」錦繡伸手去扯自己被褥,「把我被子還來!等等……你去哪?」

魏瓔珞壓根不反抗,錦繡要,她就鬆手將被子還給了她,然後逕自往門外走:「我去找姑姑咯。」

其餘宮女立刻不同意了,紛紛對錦繡怒目而視:「你夠了沒?」

「還想連累我們?」

「給她給她!」

錦繡無可奈何,貝齒咬唇,唇上幾乎要滲出血來,萬般不情願的將手裡的被褥遞過去:「拿去!」

「給我放床上,鋪好。」魏瓔珞負手而立,懶洋洋的吩咐道。

你當我是你的傭人?錦繡被她氣得頭暈眼花,胸膛起伏了好久,才不情不願的下了床,將被褥丟到魏瓔珞床上,然後飛快回了自己炕上,用濕漉漉的被子將頭一蒙,被子微微顫抖,也不知是不是在裡面偷偷哭了。

魏瓔珞也慢吞吞的回了炕上,眼角餘光向周圍一掃,不少人急忙避開了她的目光。

有錦繡這個好榜樣在,相信這些人會消停一段時間,不會也不敢再找她麻煩。

「瓔珞。」熄燭之後,吉祥靠在她身旁,小聲與她咬著耳朵:「你好厲害啊。」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想要不被人欺負,有時候只能心狠一些。」魏瓔珞懶洋洋的回道。

吉祥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也不知將這話聽進去沒有。

過了不久,耳邊傳來輕輕的鼾聲,魏瓔珞轉眼一看,這小姑娘已經睡著了,無奈笑笑,替她攏了攏身上的被子,真是個孩子,睡覺都不安分,被子都滑到腰上了,也不怕夜涼感冒。

「真羨慕你。」她摸摸對方略帶一絲娃娃肥的臉,像摸著過去那個無憂無慮的自己,夜已深,她卻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最後實在是睡不著,只能睜著眼睛看著烏黑烏黑的天花板,心想:「我終於進繡坊了,可姐姐的事,我該從何下手呢……」

繡坊離天子實在太遠了,她見不到他,只有手裡的繡品有可能見到他,但這有什麼用,她不是來奉獻自己手藝的,她是來為姐姐找回公道的。

「別急,慢慢來。」魏瓔珞對自己說,「首先,我得先收集情報……兩種人,一種是在宮裡待得時間長的,還一種是地位高的,這兩種人知道的事情都多,我要想辦法結識這兩種人……」

待得時間長的,方姑姑。

而地位高的……

魏瓔珞眼前浮現出一隻纏繞翡翠念珠的手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