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九章 爭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方姑姑將一群小宮女們領進宮女所。

「執帚、刺繡考核,你們便是正式的宮女。」方姑姑嚴厲的目光往眾人身上一掃,「從此住在這兒,歸我管束。」

眾人四下打量自己日後的住處,只見窗明几淨,桌椅俱全,牆上還掛著一副觀音圖,觀音慈眉善目,手持淨瓶,當中插著幾根碧綠柳葉,哪裡像是下人的住處,比得上民間一些小富人家的小姐閨房了。

尤其是桌子上還放著兩只盤子,一個盛著豌豆黃,一個盛著芸豆糕,御廚的手藝自不是民間小店能比,一個個小巧可愛,剔透玲瓏,走近一看,上頭還雕著小鳥圖,翎羽分明,堪比藝術品。

吉祥立刻嚥起口水,她家中並不富裕,家人將她送進宮,就是為了家裡能少張嘴,因挨餓的時候多了,故而這兩盤子點心對她的吸引力,比慧貴妃手腕上的翡翠珠串的吸引力還大,她兩眼直直盯著兩盤點心,問:「姑姑,這是給我們準備的夜宵嗎?」

「是給你們準備的。」方姑姑道,吉祥臉上剛露出一絲喜色,便聽見她補了一句,「但只許看,不許吃。」

吉祥聞言一愣:「為什麼?」

「你們進宮是來伺候人的,不是來當小姐的。」方姑姑冷冷教訓道,「手腳要利落,形容更要乾淨整潔,尤其身上不能有髒味兒,否則給貴人聞見了,那叫大不敬,你們要遭殃,我也落不得好,故而這魚肉是斷斷沾不得的,一頓飯也許吃個八分飽,免得你們老出恭。」

言下之意,連飯都不許吃飽,夜宵更是想也別想。

「時候不早了,你們睡吧。」方姑姑環顧眾人,目光尤其在吉祥臉上停了一會,瞇眼道,「明兒早上我過來,如果盤子裡的東西少了……」

吉祥心虛的低下頭。

其餘人也跟她一樣低眉順眼,木頭人一樣立在原地,直到方姑姑離開,這群木頭立時活了過來,一個個爭搶起屋內床舖來。

「我睡這!」

「不,這舖子是我先看中的!」

「你看中就是你的?」

吉祥是個行動派,在別人還在為一個靠窗的位置爭執不下時,她已搶先跳上炕頭,搶下這屋內最好的位置,然後回頭一笑:「來啊!」

「哎!」玲瓏以為她在喊自己,心想這同鄉人還挺夠意思,正要抬腳走過去,卻見她不停搖著手喊:「瓔珞,瓔珞快過來,我給你佔了個好位置!」

玲瓏邁出去的腳停在空中,內心尷尬無比,只覺得屋裡每個人都在看她,羞得臉也紅了。

魏瓔珞將這一幕看在眼裡,心中有些無奈,吉祥心底雖好,但卻有些心直口快,不懂得自己一句無心的話可能會得罪人,日後她可得好好說說她,但現在麼,忙碌一天下來,魏瓔珞也累了,她提著包袱爬上炕頭,吉祥接過她手裡的包袱,親暱的對她笑:「瓔珞,今天多謝你了。」

「多大點事,你已經謝了我一天了。」魏瓔珞環顧四周,「對了,這屋子裡,住的都是新來的宮女嗎?」

「是啊,怎麼了?」吉祥疑惑的看著她。

「沒什麼。」魏瓔珞微微一笑,「我只是在想,若是有一兩個比我們早進宮的宮女姐姐在就好了,我們可以跟她多討教討教宮裡的規矩,免得日後行事,不小心犯了忌諱。」

「你說得是。」吉祥對她的話全然信任,她輕輕嘆了口氣,眼睛又再次望向桌子上兩盤點心,「要不是怕犯了忌諱,我一個人就能吃光……」

一聲嗤笑響起,這樣刻薄的笑聲也算獨樹一幟,兩人循聲望去,果見錦繡不知何時站在了她們身旁,對魏瓔珞笑道:「你也真是,她說什麼你都信啊?我看,哪裡是問什麼規矩,分明是某人想要巴結姑姑才對!」

魏瓔珞若是反唇相譏還好,然而錦繡一頓譏諷,甚至換不來一個稍帶敵意的眼神。

「時候不早了。」魏瓔珞甚至連一個眼神都吝於給她,轉頭對吉祥道,「咱們整整鋪子,早些歇下吧。」

「嗯!」吉祥如同一個聽話的小妹妹,立時同她一起整起舖子來,還特地將兩人的枕頭拉近到一處,這樣兩個人就能挨在一塊睡,若是睡不著,夜裡還能咬咬耳朵,說些悄悄話。

錦繡只覺自己變成了一個自說自話的小丑,她不敢回頭,怕一回頭就看見一張張嘲笑她的面孔,情急之下,她一把拉住魏瓔珞的胳膊,怒道:「你倒是說句話啊!」

「你幹什麼啊?」吉祥不滿的推了她一把,將她推離魏瓔珞身邊,「你很煩哎,瓔珞姐姐今天已經很累了,你能不能讓她早點休息啊?」

「你不必這麼替她說話。」錦繡冷笑道,「你以為她真心幫你?我告訴你,她是為了在吳總管面前彰顯自個兒,你不過是她的一塊踏腳石,咱們全部都是她的踏腳石!」

「你胡說!」吉祥性子急,立時從炕上跳了下來,袖子往上一捲,看似要跟錦繡動手了。

「我說錯了嗎?」錦繡可不願意跟這個莽貨動手,這種傻人,下手沒個輕重,她身嬌肉貴可吃不消,急忙將話題指向魏瓔珞,「不信你問問她,今天大出風頭,是不是為了她自己?」

魏瓔珞淡漠的瞥了她一眼,這人的小心思,她哪裡看不出來?

回答不是,錦繡會說她狡辯,回答是,又立刻中她下懷,索性繼續無視她,將摺好的被褥鋪開,人往被褥中一鑽,有些疲憊的聲音從被子裡傳來:「吉祥,過來。」

「來了。」吉祥像個受主人召喚的小寵物一樣,很快就將錦繡落在腦後,脫了鞋襪往被褥裡鑽。

「好啊,你不敢說話是不是?」錦繡見自己再次被無視,終於失去理智,她快步衝到桌前,桌上除卻兩盤點心,還放著一隻墨竹紋胖茶壺,她提起茶壺返回到瓔珞窗前,滿壺的茶水朝被魏瓔珞的褥上澆去。

「啊!」吉祥從被褥裡跳了出來,朝錦繡大叫道,「錦繡,你幹什麼啊!」

「叫她踩著我們上位,這就是下場。」錦繡得意的笑道,末了還不忘回頭問眾人,「你們說,我該不該這麼做?」

笑聲此起彼伏,宮女們你一言我一語道:「該,就該這麼做!」

「叫她出風頭!」

「可不是,把咱們都比成爛泥了!」

「以後可得長長記性,別為了出頭,這麼急功近利!」

魏瓔珞慢慢從被褥裡爬出來,用手摸了摸身上這床被褥,只覺又沉又重,已經從外頭濕到裡頭,夜寒露重,蓋這樣一副濕被子,只怕會蓋出病來。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吉祥是挨著魏瓔珞睡的,她的被子也被潑了水,好在只濕了一個小角落,其餘地方還能睡人,狠狠瞪了那群落井下石的宮女一眼,她拉了拉魏瓔珞的胳膊,低聲說:「瓔珞姐,你睡過來,咱們兩個蓋一床被子。」

魏瓔珞捏著自己的被褥看了片刻,忽然抬頭對她一笑:「稍等片刻。」

說完,她扔下手中的濕被褥,踩著繡花鞋下了床,伸手推門,出屋去了,這舉動讓屋子裡的笑聲一止,眾人面面相覷,都從對方臉上看到了緊張跟心虛。

先前沒有為魏瓔珞說話的玲瓏,此刻終忍不住抱怨起來,她愁眉苦展的對錦繡道:「哎,你何苦去惹她,我看啊,她這會兒定是去姑姑那告狀了。」

錦繡心中也有些不安,但她還是有些小聰明,眼珠子一轉,她高聲對屋子裡的宮女說:「今天她出的風頭還不夠多嗎?敢去告狀,咱們這兒這麼多張嘴,怕她不成!」

眾宮女眼中一亮,心道是這個理。

眾口鑠金,三人成虎,只要屋子裡的人一口咬定,是魏瓔珞自己弄濕了被褥,然後故意栽贓陷害給錦繡不就成了?

她們這麼多人,魏瓔珞只有一個,又非親非故的,方姑姑憑什麼信她不信她們?

「錦繡,你太壞了!」吉祥氣得跳腳,「我討厭你!」

「是我壞,還是你那位瓔珞姐姐天生遭人厭啊?」錦繡掩唇一笑,問身周的人,「你們說呢!」

「當然是魏瓔珞咯!」

「早看她不順眼了。」

「一個野心勃勃的壞東西,就知道拉踩我們……」

笑聲罵聲嘈雜一片,吉祥雖然拼命替魏瓔珞反駁,但是雙拳尚且難敵四手,更何況是這麼多張嘴。加之吉祥嘴笨,比冷嘲熱諷的功夫,壓根不是這群人的對手,駁到最後,反將自己氣得半死,一張小臉脹得通紅,胸膛起伏道:「你們,你們這群……」

「我們怎麼了,你倒是說啊!」錦繡伸手往她胸口一推,將她推到床上的濕被褥上,吉祥氣急,眼看著就要與她大打出手,忽然嘩啦一聲,一桶清水從錦繡身後潑來。

「啊!!」錦繡尖叫一聲,瞬間就成了一隻落湯雞。

她回過頭,瞪著身後提著水桶的魏瓔珞,怒道:「你幹什麼?」

魏瓔珞微微一笑,提著剩下的半桶水,一路走一路澆,將所有人的被褥都浸在了水裡。但聞屋內尖叫聲四起,宮女們一個個從床上跳了下來,七嘴八舌的罵道:「瓔珞,你瘋了!」

「太過分了!」

「是啊,我們不過說你兩句,你居然這麼對我們?」

「走!一起去找姑姑!」錦繡抬手擦了把臉上的水,她渾身上下都濕透了,水珠一個勁順著她的鬢髮以及衣角往下落,她眼神陰狠地盯了魏瓔珞一眼,然後抬腳往門外走,「我倒要看看,做出這樣的事,姑姑還能不能容你!」

眼見事態發展到如此地步,吉祥有些急了:「別,別,大家不要去,瓔珞只是一時衝動,她不是故意的!瓔珞,你快說話呀!」

魏瓔珞手一鬆,已經空無一物的木桶從她手中落下,骨溜骨溜滾至錦繡腳下。

「讓她們去。」魏瓔珞似笑非笑道,「反正倒霉的只會是她們,不是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