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八章 作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選秀一事接近尾聲,繡坊之中,追究作弊一事卻還剛剛開始。

「我親眼瞧見的。」一名宮女指著魏瓔珞說,「吉祥的帕子落了血汙,是魏瓔珞交換了繡繃,替她繡完了!宮裡早有規矩,一旦有人作弊,兩個人要一塊兒趕出去!」

「哦?」吳書來一眼瞥來,「是這樣嗎?」

魏瓔珞望了那志得意滿的宮女一眼,只覺可笑。

她原先以為告密的會是錦繡,哪知道最後跳出來的,竟是個不相干的人。

真是可笑,錦繡這麼做還情有可原,少一個競爭對手,她在繡坊裡就是個數一數二的人物,但這個宮女是什麼東西?容貌繡工皆為次品,即便將魏瓔珞驅走,她也上不得檯面,且沒人會喜歡一個背後告密的人,所有宮女都會因此防備著她,她這樣做有什麼好處?還是說嫉妒就有這麼大的力量?足以讓她損人不利己。

撲通一聲,吉祥跪在了地上,帶著哭腔:「我,我……」、

「什麼你啊我啊,支支吾吾的,一點規矩不懂。」張嬤嬤冷著臉訓斥道,「總管問你話,怎麼不回答!」

「是我!」吉祥一咬牙,便要將所有的責任往自己身上攬,「都是因為我……」

「噗嗤。」

一聲輕笑打斷了她的話,眾人齊齊望去,都想看看是誰這樣大膽,居然敢在這個時候笑出聲來。

……竟是魏瓔珞。

吳書來原以為她是個老成持重的人,對她還頗有幾分好感,如今見她這樣不知輕重,面色便淡了下來,問:「你笑什麼。」

「笑可笑之人。」魏瓔珞走到吉祥的繡繃前,「誰說我們作弊了,看。」

她將手中的錦雞圖靠在吉祥的牡丹圖旁,然後柳暗花明,又見一村。

「這是……」吳書來驚得睜大眼睛。

吉祥的牡丹圖富麗堂皇,若硬要說有什麼缺點,那就是少了些生氣,與之相反,魏瓔珞的錦雞圖栩栩如生,若硬要說有什麼缺點的話,那就是除卻雞冠一抹紅,其餘地方皆為一色,一眼望去還好,看久了,便覺得顏色有些太過單調。

如今兩樣配在一起,居然天衣無縫。

牡丹以其國色壯麗了兩幅繡品的顏色,錦雞則以其傲態提升了兩幅繡品的氣度,不,哪裡是兩幅繡品……

「這本就是一副繡品,名為——牡丹錦雞圖。」魏瓔珞笑道,「因為耗時太長,故由我與吉祥合作完成。」

「才不是這樣呢!」告發她的宮女急忙道,「你們,你們……」

「敢問一句。」魏瓔珞笑著對她說,「我將繡繃交給吉祥的時候,牡丹是否並未全部繡完?」

宮女張了張嘴,卻又說不出什麼狡辯的話。

雖說大夥在同一個繡坊裡做工,但彼此坐得有些距離,知道事情前因後果的,只有魏瓔珞身旁的三個人,也就是吉祥,錦繡,以及玲瓏。這宮女估摸著是偷聽了她們講話,但未必清楚整件事,也就不可能知道吉祥最開始繡的並非金雞,而是金鯉。

故魏瓔珞一試探,就試探出了她的深淺,見她一副無話可說的樣子,魏瓔珞立刻心裡有數,當即大著膽子往下說:「同理,吉祥把錦雞圖遞給我的時候,同樣也只有寥寥幾針,不是嗎?既然都是未完成的繡圖,何來作弊一說?」

眾人啞然,然後一同看向張嬤嬤。

「這……」張嬤嬤有些為難道,「宮裡面可沒有這樣的先例,吳總管……您看?」

吳總管瞥了她一眼,心道難怪這老貨一輩子只能待在繡坊裡,竟連這麼一件小事都看不透。

與張嬤嬤不同,吳總管在宮中摸爬滾打數十年,什麼樣的齷蹉事沒見過,他只聽了幾句,便已猜中整件事的前因後果,曉得這件事的確是魏瓔珞在作弊。

可這有什麼關係?

「好!」吳書來忽然哈哈一笑,別有深意的對魏瓔珞道,「果然好心思!」

魏瓔珞眼神一動,垂下頭去:「謝吳總管誇獎。」

她心裡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只怕瞞不過眼前這位大太監,卻不知道對方會如何處置她?

吳書來看她的眼神頗為欣賞,作弊算什麼?他看重的是這孩子頭腦清晰,作弊的同時,已經先準備好了後手,若有人告密,她立刻就能反將一軍。

這樣聰明的孩子前途不可限量,至少不會如張嬤嬤一樣,一輩子消磨在小小一間繡坊之中,與繡繃針線為伴。

「宮裡得用之人,就得少說話,多辦事。」吳書來決定在對方發跡之前,給她一點小小的面子,順便處理一下某些蠢物,「還有……主子最討厭搬弄是非的蠢東西……」

他目光往告密宮女身上一瞥,嗓音淡淡:「拉下去,除名。」

告密宮女怎也想不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她呆呆在原地站了片刻,直到兩名小太監扣住她的雙臂,她才回過神來,雙膝一軟跪在地上,哭道:「吳總管,我知錯了!我再也不亂說話了,吳總管!」

吳書來笑著搖搖頭。

蠢貨就是蠢貨,連自己為什麼受罰都搞不清楚。

她是因為亂說話而受罰嗎?不是的,她受罰的原因,更多是因為她沒將事做好——若想陷害一個人,就要做好萬全之策,即便害不死人,也不能將自己搭進去,這都不懂,還想待在宮裡頭?

讓她早些出宮反而是為她好,這樣的腦子,繼續留在宮裡,不是蹉跎成白頭宮女,就是被人一口吞了。

告密宮女的哭聲很快就聽不見了,她被兩個小太監拉了出去,這一別只怕是永別,從此宮裡宮外,兩不相見。

「時候也不早了,我該走了。」吳書來臨走之時,又看了魏瓔珞一眼,笑道,「今兒有四個丫頭繡活都很出眾,以後就留在繡坊吧。」

「是。」張嬤嬤恭恭敬敬的跟在他身後,「吳總管,我送您。」

待到他兩的背影消失,吉祥再也沒了力氣,整個人往魏瓔珞身上一癱:「總算結束了……」

眼角餘光掃過四周各異的目光,魏瓔珞漫不經心的說:「是啊,暫時結束了。」

送完吳書來,時間已接近傍晚,日頭西落,餘暉遍灑,殘陽染紅了乾清門,守門太監立在門前,大喊一聲:「下錢糧(鎖鑰)啦!」

緩慢沉重的關門聲響起,漸漸閉合的大門,將最後一絲餘暉關在了門外。

同時關上的還有繡坊的大門,魏瓔珞是最後一個出來的,一天之中發生了那麼多事,再加上她幾乎是以一己之力繡了兩幅繡品,故心神俱憊,臉色微微有些發白。

「你還好吧。」吉祥靠在她身旁,有些擔憂的問,「要是覺得累,就靠著我走。」

魏瓔珞抿嘴笑笑,沒有拒絕她的好意,輕輕的將自己的肩膀靠在對方肩上,如同兩人先前繡的錦雞牡丹圖,彼此相依相偎,相互依靠。

她兩走在最後,長長一串青衣,彷彿歸巢的倦鳥,跟在領頭的方姑姑身後。這位方姑姑是入宮多年的大宮女,負責調教她們這群新進宮的小宮女,她領著眾人走在漸顯昏暗的甬道中,甬道兩側樹影婆娑,落下的叢叢樹影,將光潔的石板染成淡淡墨色。

方姑姑忽然腳步一停,聲音有些急促:「快,都背過身去!」

說完,自己先一個面向牆壁。

眾宮女不明就裡,但也一個一個學她的樣,背過身去,面向牆壁站著。

但總有一兩個不聽話的宮女,心中騷動,眼睛也跟著亂動,譬如錦繡。她悄悄轉頭看去,只見甬道盡頭,飄出兩盞紅色燈籠,接著是四盞,六盞……

兩行宮女魚貫而出,手中提著精緻的大紅燈籠,紅色燭光透過燈籠紙落在地上,宛如鋪開一條華美的大紅地攤,一架華麗的儀仗自紅地毯上過,上頭抬著一名美豔動人的女子,她似乎有些累了,正閉著雙眼,半倚在儀仗上假寐,手腕上纏繞的碧玉珠串隨著儀仗的移動,輕輕晃動著,交擊一處時,發出悅耳聲響,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盤。

錦繡的眼睛追著那珠串,癡癡不肯離開,直至張姑姑一巴掌抽在她臉上,她才驚覺儀仗已經離開。

「瞅什麼呢?」方姑姑冷著臉道,「不想要命了?」

錦繡抬手摸著自己有些發燙的臉,分不清這燙是因為疼,還是因為心頭的熱,她痴痴望著儀仗消失的方向:「那就是妃嬪儀駕啊……」

方姑姑啐了一口:「沒見識的東西,只有皇后才能用儀駕,剛才過去的是慧貴妃,那稱儀仗。」

玲瓏湊過來,有些好奇的問:「那其他妃嬪呢?」

方姑姑斜了她一眼:「那叫采仗!不過,就算是採仗也只有一宮主位才能用,其他人,甭想!」

新進宮人總是充滿好奇,一時間嘰嘰喳喳,不斷有各種問題問起,方姑姑雖然一臉不耐煩,但偶爾也會回答了幾句,以顯示自己這個大宮女的見多識廣。

魏瓔珞不動聲色的聽著,將宮女們的每個問題,方姑姑給出的每個答案,都牢牢的記在心裡,她相信這些都是線索,而只要她收集到足夠多的線索,她就能……找出謀害姐姐的兇手!

「姑姑。」身旁的吉祥卻沒她那樣重的心思,她跟其餘小宮女沒兩樣,問出的問題也一樣沒什麼水準,「那慧貴妃這是要去哪裡啊?」

方姑姑嗤笑一聲:「主子去哪兒,不用你惦記!別看了,眼睛從框裡掉出來,你們也沒那個命,走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