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七章 高下之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時辰到!」

無論繡完還是沒繡完,宮女們都停下了手,宛如科舉學子於放榜日等著成績般,滿懷期待又憂心忡忡的望向張嬤嬤。

原本該由張嬤嬤來檢驗繡品的水平,但現在有吳書來在,她果斷將這權利讓了出來,恭恭敬敬的對他時候:「請吳總管品評。」

「我怎好越俎代庖,還是你來吧。」吳書來笑笑。

「能得吳總管評點一二,是這群宮女的福氣。」張嬤嬤恭維道。

「好吧。」吳總管摸了摸光潔的下巴,笑道,「左右現在沒什麼要緊事,就看看吧。」

張嬤嬤立馬對眾宮女道:「還不快謝過吳總管?」

「謝吳總管!」

吳書來抬手一按,將眾女的聲音壓了下來,然後負手走來,一樣一樣的評點眾女手中的繡品。

說是評點,但大多數時候只有搖頭與點頭,直輪到錦繡時,他才難得的說了一句話:「嗯,繡工精巧,不錯。」

雖只是短短七個字,卻足以讓錦繡壓過先前那一群點頭與搖頭,她忍不住喜形於色,正要藉此機會與吳書來攀談幾句,卻聽咦一聲,抬頭一看,吳書來已從她面前走過,停在了玲瓏面前。

「這是……」吳書來面帶驚訝道。

錦繡瞥去一眼,有些酸溜溜的心想:不過是一隻野貓,有何稀奇的?

玲瓏繡的是一隻叢中貓,花葉稀疏,紅白相間,一隻紋路斑斕的狸花貓從叢中探出頭來,神態嬌憨,尤其是貓身上的毛,明暗交織,深淺各異,乍一眼望去,活靈活現,彷彿將一隻真貓縫在了繡繃裡。

只論針法,與錦繡手中的海棠春睡圖差不了多少,然而玲瓏將帕子一反,笑道:「回稟吳總管,是雙面繡。」

只見帕子反面,竟也有一隻貓兒。

同樣的叢中探頭,同樣的神態嬌憨,就連身上的毛皮,也與正面那隻貓兒一模一樣。

「好,好。」吳書來將繡繃遞與張嬤嬤看,「你瞧如何?」

張嬤嬤瞇眼看去,她久在繡坊做事,眼光自與吳書來不同,只覺針腳不夠細密,有幾處色彩也出了錯,顯有趕工之疑,但這些她一樣沒指出來,只是笑道:「既然吳總管說好,那定然是好的。」

錦繡聞言面露不悅,她只得了一個好字,玲瓏卻得了兩個,一個來自吳總管,還一個來自張嬤嬤,不過是只村中野貓,到底哪兒比她強?

吳書來並未在玲瓏面前停留太久,他位高權重,什麼樣的好東西沒見過,之所以連說兩個好字,實是矮子裡選高子,在這一批新進宮女中,這幅雙面繡應該是最好的……

不對。

吳書來停在吉祥面前,盯著她手中的繡品,久久不言語。

他的沉默帶給吉祥無盡的壓力,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吉祥的鼻息漸漸變得沉重起來,甚至連膝蓋都有些發軟,隨時隨地都能給他跪下去。

「這牡丹生動逼真,形神具備,好,好,好!」吳總管再次開口,竟是連說三個好,然後一鎚定音道,「老夫在宮中多年,也很少見到這樣非凡的繡工,當得第一,當得第一!」

兩個好字已讓錦繡變色,三個好字一出,她直接冷笑道:「總管不如先看看魏瓔珞的刺繡,我瞧她繡得最慢,一定最好啦!」

吳書來皺皺眉,張嬤嬤將他的神色變化看在眼裡,立刻開口訓斥:「誰讓你說話的!」

錦繡面色一白,垂下頭去。

「無妨。」吳書來淡淡道,「誰是魏瓔珞。」

眾人齊齊朝魏瓔珞看去。

吳書來緩步走到魏瓔珞面前,神色淡淡:「繡的是什麼,我看看。」

「是。」魏瓔珞揭開反扣的繡繃,一副色彩明亮的錦雞圖映入眾人眼簾。

原先吉祥繡了一半的金色鯉魚,竟在短短半支香時間裡,被她改成了一隻金羽錦雞,錦雞望日,長翎舒展於身後,根根翎羽皆泛著金色陽光,整副繡品富貴堂皇,尤其是雞冠一抹紅,鮮艷似血,為點睛之筆。

——而這處點睛之筆,恰恰是先前的敗筆。

在場只有寥寥幾人知道,那雞冠之所以如此鮮豔如血,是因為裡面滲著真正的血,吉祥先前擦在繡布上的血,被魏瓔珞巧妙一變,變成了雞冠上的一抹紅。

旁人不曉得當中內幕,只欣賞其針法以及寓意,連一貫挑剔的張嬤嬤見了這幅繡品之後,都難得的讚道:「心思巧,針法也好,這屆的宮女,可真是人才輩出!」

錦繡滿心不服,她刻意將吳書來引去魏瓔珞那,可不是為了讓她得貴人另眼相看的,薄唇一張,正要站出來告狀,卻被身旁的玲瓏一把扯住。

「你幹什……」錦繡話未說完,身旁不遠處的一個小宮女忽然開口道:「總管,魏瓔珞代人作弊!」

此言一出,整個繡坊鴉雀無聲。

山有高低,水有深淺,人與人之間總在爭個高下,宮女們如此,秀女們也如此。

「侍郎納蘭永壽之女納蘭淳雪,年十六!」

御花園延暉閣樓中,選秀還在繼續。

「說起來,那個小宮女……叫什麼名字來著?」納蘭淳雪停下思考,心道,「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納蘭淳雪,輪到你上場了。」

她收斂起有些紛亂的心思,低眉順眼的走到弘曆面前,行禮道:「臣女納蘭淳雪,見過皇上。」

似是被先前的事壞了興致,弘曆此刻的表情十分冷漠,隱隱透著一絲不耐煩,他盯著納蘭淳雪不說話,這份沉默猶如烏雲壓頂,使得殿內所有人都大氣不敢出。

「你耳朵上是怎麼回事?」弘曆忽然道。

眾人膽戰心驚,先前他也問過類似的話,既:「你腳上是怎麼回事?」

之後烏雅青黛就倒了大霉,門外的石階上現在還殘留著她的血跡,長長兩條,宮人們正急急忙忙用清水沖洗,免得待會日頭一大,引來蟲蠅。

納蘭淳雪自然也感覺到了氣氛不對,說不怕是假的,但是她這人與別不同,越是這種時候,她就越發冷靜。

「回皇上的話。」她姿態端嫻的立在原地,回道,「臣女阿瑪常說,女子一耳帶三鉗,穿花盆鞋,乃是老祖宗留下的規矩,若是一朝拋棄,效法漢女一耳一墜,就是忘了祖宗。」

秀女五人一批,與她一同進門候選的還有四人,她這話一出,三個不自覺垂下頭來,還一個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上頭只垂著一隻耳墜。

五人裡,唯有納蘭淳雪,一隻耳朵上戴著三隻名貴耳環,紅藍白交相輝映,一眼望去,與別不同。

先前有人問她為何要如此裝扮,她笑而不答,原來不是不答,而是要在一個特定的場合,特定的人面前回答。

「說得不錯!」弘曆果然龍心大悅,將手往桌上一拍,「大清入關多年,滿洲舊俗漸漸沒落,朕讓他們學漢文,識禮教,可沒叫他們連自己是誰都忘了!」

言罷,他朝大太監點點頭。

大太監會意,高聲道:「留牌子!」

納蘭淳雪福了福,姿態一如既往的端嫻,頗有一種不驕不躁,不喜不憂的從容之態。

「光祿寺少卿陸士隆之女陸晚晚,年十六!」

有納蘭淳雪珠玉在前,便襯得陸晚晚頗有些小家子氣。

她太膽小,也太緊張了,以至於一時之間連路都忘了怎麼走,一路同手同腳的行至御前,不等她抬頭露出自己足以驚豔時光的容貌,便已得了弘曆一聲輕笑。

「朕還有奏章要批。」弘曆起身道,「先走了。」

「皇上!」富察皇后忙道,「這兒怎麼辦?」

弘曆伸了個懶腰,心不在焉的自陸晚晚身旁走過,丟下一聲:「皇后,你看著處置吧,朕信任你的眼光!」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丟下眾人面面相覷。

慧貴妃懶洋洋將手往身旁一抬,搭在侍女手中,任她將自己攙扶而起:「既然皇上都走了,可見沒什麼看頭,臣妾先行告退。」

說完,她不等皇后開口,便施施然離去了。

富察皇后嘆了口氣,和顏悅色地看向陸晚晚。

她身上自有一種母儀天下的氣質,尤其是她的目光,溫柔的彷彿母親看著自己的兒女,在這樣的目光注視之下,陸晚晚長出一口氣,漸漸鎮定下來。

她的表情變化落在納蘭淳雪眼中,心裡不由得浮出一句:「她不是我的對手……」

陸晚晚的美貌乃眾秀女之首,她卻全然不懂發揮自己的優勢,反而讓機會從自己身邊擦肩而過。且生性膽小,猶如菟絲花般,總在尋找一顆能夠為她遮風避雨的大樹攀附。

也不想想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后宮。

過於依賴一個人,就等同於將自己的命運交到了對方手裡。

「她不是我的對手……我的對手會是誰呢?」納蘭淳雪想到這裡,眼前竟不由得浮現出一個青色的身影。

青色是她身上的衣服——新進宮女的服色。

「我怎會想到她?」納蘭淳雪忍不住失笑一聲,在心裡對自己說,「我是留了牌子的秀女,她是地位卑微的宮女,她連與我平起平坐的資格都沒有,又哪有有機會,與我爭個高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