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四章 蓮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魏瓔珞偷眼看去,只覺眼前一亮,彷彿轉角之時暗香浮動,池中白蓮輕輕綻開。

那是一名白衣秀女,容色清麗,遠勝身旁諸佳麗,最為難得的是那顧盼之間的柔弱之態,彷彿西子捧心,我見猶憐。

但這兒是後宮,能夠心平氣和欣賞另外一個女人美貌的女人,鳳毛麟角,當中絕不包括眼前這位名喚烏雅青黛的秀女。

「陸晚晚,閉嘴!」她轉頭瞪去,「我沒問你!」

白衣秀女縮了縮肩,似乎被她嚇住了,此刻她身旁一名端麗秀女扯了扯她的袖子,附耳低語:「你真是,為個不懂事的奴才,不值當和烏雅姐姐生氣。」

陸晚晚張了張嘴,最後將話吞回肚裡。

「救人就救到底啊,她這算什麼?」錦繡壓低聲音抱怨。

魏瓔珞看了她一眼,陸晚晚好歹為吉祥說了一句話,你這種話都不敢站出來說一句的人,又能苛求她什麼?

見陸晚晚被自己一句話喝退,烏雅青黛更是得意,重又將目光落在吉祥身上,眼中閃過一絲凶光,面上卻帶著甜美微笑,道:「嘖嘖,剛入宮的宮女啊,難怪這麼沒規矩!既然弄髒了我的衣裳,就用你這隻手來賠吧!」

言罷,一隻腳便重重碾在吉祥的手背上。

劇痛襲來,吉祥冷汗如雨,眼前一陣泛黑,又不能躲,只能趴在地上哭喊著:「好疼,好疼啊!主子饒命,主子饒了我!」

主子完全沒有饒了她的意思,反將她的哭喊當做一件有趣的事兒,竟噗嗤一下笑出聲來。

這笑聲讓吉祥心裡發冷,平生第一次發現,有些人,是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其他人的痛苦之上的。

「爹……娘……」終究是個孩子,難過的時候忍不住求助於自己親近的人,「救救我,幫幫我,方姑姑,喜兒,錦繡……瓔珞!」

忽然之間,手背上的痛楚消失了。

與此同時,耳邊一片吸氣聲。

發生了什麼……

吉祥茫然抬頭,淚水朦朧了她的眼睛,花了好幾秒,她才看清楚眼前的狀況,忍不住發出跟旁人一樣的吸氣聲。

只見魏瓔珞不知何時跪在了她身旁,手中握著一隻腳——烏雅青黛的腳。

「烏雅小主。」魏瓔珞垂著頭,恭聲道,「請高抬貴腳。」

烏雅青黛居高臨下地望著魏瓔珞,臉上浮現出一個令人膽寒的笑:「你一個小小宮女,也妄想請我容情?」

說完上下打量了魏瓔珞一番,先前也說了,她從來不是一個能夠欣賞其他美人的女人,妒色一閃而過,笑道:「倒也不是不行,你來換她,怎樣?」

「小主想要奴才的手,奴才自然心甘情願的奉上。」就在眾人覺得魏瓔珞要倒霉的時候,卻聽她話鋒一轉,「只不過,今日是小主殿選的日子,乃是大喜之事,不宜添上血腥,汙了小主的好心情、好運道。」

烏雅青黛皺了皺眉,眼角餘光掃向其他秀女。

她自己是個喜歡暗地裡下絆子的人,就覺得其他人也如她一樣。

踩斷兩個小宮女的手是小事,就怕有人背後告狀,說她身上帶了血腥氣,此乃血光之災,不宜面聖……

只是就這樣放過這兩人,又有些心有不甘,於是冷著臉道:「你倒是挺會說話的,可現在這鞋子弄髒了,我不高興!」

魏瓔珞看了眼吉祥的手。

白胖胖的手背上,烏青一片,烙印著一朵黑色的蓮花,花瓣花蕊,皆向外滲著血。

魏瓔珞心中一片霜冷,面上卻更加恭敬溫順,垂首對烏雅青黛道:「小主匠心獨運,特意將鞋底雕刻成蓮花形狀,可惜還少了一樣東西,奴才斗膽,願為小主分憂。」

「哦?」烏雅青黛挑了挑眉,「如何分憂?」

魏瓔珞解下腰間香囊,頭也不回的喊道:「玲瓏,你身上的香囊呢?」

被她喊到名字的宮女吃了一驚。

「給我。」魏瓔珞一邊說,一邊解開香囊,將裡面的玫瑰香粉倒在地上。

雖說一點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出頭,但眾目睽睽之下,玲瓏只得不情不願的走了出來,解下香囊遞過去:「拿去。」

同色的香粉倒在一起,累成了玫瑰色的小小一團,魏瓔珞跪在地上,雙手向上一捧:「請烏雅小主抬足。」

頭頂上傳來一聲輕笑,然後一隻鞋底帶血的繡鞋落在她乾淨的手掌心裡。

魏瓔珞雙手捧著烏雅青黛的繡鞋,然後以香囊沾粉,均勻的將香粉塗抹在烏雅青黛的鞋底,神情專注,似乎在做一件極為重要的事。

「咦。」看著她的側臉,陸晚晚咦了一聲,「納蘭姐姐,這個小宮女長得挺好看的。」

被她喚作納蘭姐姐的,正是先前阻止她幫助吉祥的端麗秀女,名喚納蘭淳雪,她搖了搖手裡的宮扇,淡淡道:「生得漂亮又如何,還不是包衣出身,天生的奴才,給烏雅姐姐提鞋的命。」

「好了。」魏瓔珞放下烏雅青黛的腳,畢恭畢敬,「請小主走兩步試試。」

「你究竟在搞什麼名堂……」烏雅青黛走了幾步,面色陰沉,「若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今日我不辦了你們,回頭……」

「哎呀。」陸晚晚不顧身旁納蘭淳雪的阻止,以扇掩唇,幫腔了一聲,「步步生蓮,好生別緻,你回頭看呀。」

烏雅青黛聞言一愣,她回頭望去,只見自己剛剛走過的青石板上,竟留下迤邐一串蓮花印。

耳邊同時響起魏瓔珞的聲音,她道:「奴才讀書少,卻聽說書先生說,東昏侯為最寵愛的潘妃作金蓮貼地,潘妃行走其間,宛如步步生蓮,美麗不可方物,因此備受寵愛。今日瓔珞雕蟲小技,用玫瑰花粉嵌入鞋底,祝願小主心願得償、步步高升!」

烏雅青黛瞥了她一眼,又搖著扇子,來來回回走了幾步。

青石板上一朵又一朵蓮花,像青色的湖水裡慢慢盛開白色的花。

烏雅青黛頓時不急著要懲罰這兩個小宮女了,只想快點讓皇上看見這一幕,晚了,誰知道那些個狐媚子會不會效仿她,弄出一地玫瑰花牡丹花來。

「行了行了。」於是她無所謂的揮揮手,對仍跪在地上的魏瓔珞道,「就衝你這哈巴狗的樣,我饒她一命!」

說完,她不再久留,踩著一地蓮花匆匆離去。

她這一走,此地也沒別的好戲可看,眾秀女便也一個個跟著離開,陸晚晚走到一半,回頭衝魏瓔珞和善一笑。

只可惜她是站著的,而魏瓔珞是跪著的,所以這一笑,魏瓔珞沒有看見。

待腳步聲離遠,魏瓔珞才緩緩起身,來到仍跪在地上不敢動的吉祥身旁,深嘆一口氣,伸手將瑟瑟發抖的她扶起:「吉祥,沒事了。」

「哦,哦……」吉祥似乎還沒從剛剛的事裡回過神來,魂不守舍的應著魏瓔珞的話。

「我先給你簡單包紮一下。」魏瓔珞取出條乾淨帕子,小心翼翼的為她包紮,「待會帶你去找大夫……」

被她如此溫柔對待,吉祥的心慢慢定了下來,如同湖中飄萍漸漸靠了岸,含著淚應道:「嗯……」

「吉祥,你可真是笨手笨腳的!」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卻是錦繡叉腰走來,薄唇向外吐著風涼話,「差點把咱們都害慘了!」

「你還好意思說!」吉祥鼓起兩邊面頰,「剛才要不是你推我,我根本不會犯錯!」

「好了好了,都別吵了!」大宮女呵止她兩,教訓道,「宮女留用,都要經過持帚、刺繡兩關,別光會耍嘴皮子,得手上有真功夫,快走!」

包括魏瓔珞在內,眾宮女都低頭應道:「是!」

長長隊伍跟在大宮女身後,猶如一池青魚,順水而游,朝它們該去的地方流去。行至一半,魏瓔珞的袖子被人扯了扯,她轉過頭,見吉祥四下張望了下,警惕的像隻小老鼠,顯見剛剛的事兒實在嚇壞了她,現在說話,聲音都壓低了好幾拍,生怕被人聽見。

「瓔珞!」她帶著一絲小孩子的天真依賴,可愛的埋怨著,「烏雅氏那麼壞,你怎能幫她中選?」

「中選,她嗎?」魏瓔珞頓住腳步。

吉祥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然後順著她的目光看去。

不知何時,她們已經走到了蘭花苑。

蘭花遍地,清香葳蕤,然而魏瓔珞的目光卻不在任何一朵蘭花上。

她看著的,是一口井。

吉祥打了個哆嗦,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明明離得那樣遠,卻能夠感覺到順著井口飄出來的那股子寒氣,冰冷刺骨,宛如刮過亂墳崗的晚風。

……或許冰冷的不是井,而是魏瓔珞此刻的目光。

「……到底是中選還是落選,只有老天才會知道了。」魏瓔珞微微一笑,這一笑散去了她眼底的陰寒,她牽起吉祥的手繼續往前走,「對了,吉祥,你剛剛哭著喊我的時候,很像從前的我。」

「嗯?」吉祥一楞。

「我從前也跟你一樣,總是闖禍,自己處理不來,就哭著喊我姐姐。」魏瓔珞背對著吉祥道,「她每次都會來救我。」

「你姐姐真好。」吉祥天真的回應著,「好羨慕你有這樣的姐姐。」

「不,是我羨慕你。」魏瓔珞的聲音越來越低,「你喊我的時候,我會回應你,但我姐姐……再也不會回應我了。」

眼前的背影又蕭索又寂寞,像冬天凋零的葉子,萬般不捨,卻又無可奈何的離開了自己生長的大樹。

僅僅只是看著這樣的背影,吉祥就覺得心裡難過起來,忍不住緊緊握住她冰冷的手,想要溫暖這隻手,溫暖這顆心。

「沒事了,我會陪著你的。」吉祥輕輕說,「我會陪著你的……瓔珞姐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