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三章 進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進宮,有人喜,有人避。

並不是每個家庭都願意將自己的女兒送進宮,去博那虛無縹緲的前程。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便有人謊稱自家女兒得了病,怕將此病過給貴人,故而自願削去進宮的資格。這事兒雖然不合法,但只需要上下打點好了,最重要的無人告發,那上頭的人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而像魏瓔珞這樣,將事情鬧到大街上去了,正黃旗佐領便不得不管。

「說啊!」正黃旗佐領厲聲呵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這……」一時半會,魏清泰哪裡找得出合理的解釋。

「還是由我來說明吧。」一個柔柔的女聲在魏清泰身後響起。

魏瓔珞身上捆著繩子,行走不便,索性膝行至正黃旗佐領面前,昂起臉,血汙一片的面孔,反襯得一雙眸子更加清亮。

「佐領大人,我是魏瓔珞,今年的宮女備選。」她面色冷靜,字正腔圓道,「我爹過於溺愛我,不願送我入宮,故而對外宣稱我得了失心瘋,然後迫我遠嫁……」

「夠了!」正黃旗佐領聽到這裡已經不願再聽,只覺得在百姓的指指點點中,連自己也成了一場笑話,這都怪誰?他瞪向心中的罪魁禍首魏清泰,聲色肅殺,「內務府上三旗包衣出身的女孩兒,都要備選宮女,一旦私相嫁聘,別說是你我,就連都統、參領,全都要論罪,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我……我……」魏清泰我了半天,最後只能緩緩彎了膝蓋,朝他跪了下來,頭往地上一磕,「千錯萬錯,都是我一個人的錯……」

事情已經鬧到這個地步,他只能將所有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免得拖累了全族。況且他現在不攬,回頭族人也會將一切罪責都栽在他身上,而且手段只會更狠更絕,免得他還有翻身指控其他人的機會……

「可憐天下父母心。」卻聽見魏瓔珞喟嘆一聲,往魏清泰身旁一跪,額頭同樣往地上一叩,額上的血染紅了地上的青磚,祈求道,「父親不願我入宮作白頭宮女,我也不願父親因我獲罪,還請看在我們父女情深的份上,饒過他這次,我定會按時入宮。」

孝順二字,自古以來最能打動人心。

立時有人嘆道:「好個孝順的女兒,官爺,您就饒過他們這次吧。」

「是啊,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我也有個女兒,都捨不得她嫁遠了,更何況是進宮,那真是一進宮門深似海,這輩子想再見都難了。」

正黃旗佐領神色複雜的瞥了魏瓔珞一眼。

她這一番話,給了所有人台階下。魏清泰不是犯法,而是父女情深,而他也不是失察,反而能藉此機會順應民意,做一回青天老爺。

「好吧。」正黃旗佐領緩緩點頭,「看在這麼多百姓為你們求情的份上,本官就饒過你這次,你不可再犯糊塗,明白了嗎?」

「小人明白。」魏清泰叩首道,他只能明白,不得不明白,甚至為了表示懺悔,必須親自送魏瓔珞進宮。

「爹,對不起。」

魏清泰轉過頭,見魏瓔珞眼神堅定的看著他,重複了先前她在義庄時說的那句話:「女兒一定要進宮。」

事已至此,魏清泰還有什麼辦法,只得又氣又怒道:「去,你去就是了!是死是活,由得你去,我不管了,我再也不管了!」

心中只能只怪這賊老天,好死不死的,偏偏在這個時候,讓正黃旗佐領路過這條街。

只是,正黃旗佐領真的是碰巧路過嗎?

擁擠的人群中,同時也是正黃旗佐領出現的方向,一個中年女子抬手壓了壓頭頂上的斗笠,斗笠上垂下黑色輕紗,遮掩了她的面龐,否則的話,叫魏清泰看見她的面貌,定會質問:「阿金,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世上並沒有多少湊巧之事,許多湊巧,事後清算,皆是人為。

「小姐,我照你吩咐的,將正黃旗佐領請來了。」阿金透過輕紗看向魏瓔珞的方向,心中輕嘆,「希望我這麼做不是害你,希望你真的能得償所願,而不是步了你姐姐的後塵……」

褪下身上大紅嫁衣,換上宮女樸素青衣,時年乾隆六年二月初二,魏瓔珞與一眾新宮女一起,走在繁花似錦的御花園中。

宮女大多十五六歲,正是人生中最天真好奇的年級,一個個左顧右盼,被一朵牡丹花,被一隻粉紅蝶吸引,唯魏瓔珞目不斜視,看什麼都冷冷淡淡的。

甚至在想,花開的這樣美,是不是因為吸了姐姐的血?

「一個個嘰嘰喳喳什麼呢?」領頭的大宮女受不了這群人麻雀似的嘰喳,冷哼一聲道,「這兒是紫禁城,天底下頭一份兒尊貴的地方,容得你們亂看亂說話?快些走!」

魏瓔珞正要跟上去,身旁一名宮女扯了扯她的袖子,雖說壓低了些聲音,卻足以讓身邊的小宮女們都聽見:「你們快看,那邊兒!」

魏瓔珞忍不住皺皺眉,覺得對方實在有些不大安分,大宮女前腳才囑咐她們不要亂看亂說話,她後腳就鬧出這樣大的動靜,並且還不是她一個人的動靜,是拉著所有人一塊下水……

對了,她記得這姑娘似乎叫錦繡。

倒也人如其名,尖尖一張瓜子臉,堪堪一握的水蛇腰,風流從頭流到腳,配得上錦繡這樣豔麗的名字。

一眾小宮女循聲望去,只見桃花深處,幾名秀女分花拂柳而來,一個個姿容秀麗,人比花嬌,手中輕羅小扇輕輕揮著,一股香風似遠似近的飄來,有茉莉也有玫瑰,令人心曠神怡。

一個娃娃臉的小宮女眨巴眨巴眼睛:「錦繡姐姐,她們是誰?仙女麼?」

這話說得分外孩子氣,這姑娘長得也像個孩子,魏瓔珞記得她是她們當中年歲最小的那個,只有十四歲,名字叫吉祥。

同樣人如其名,年畫娃娃似的,看著就叫人覺得喜慶。

「那些都是過了複選,預備殿選的秀女。」玲瓏一臉羨艷,眼睛裡彷彿要伸出兩隻手來,扒下對方身上的衣服首飾,簪子耳璫,然後統統穿戴在自己身上。

「好漂亮的衣裳。」吉祥同樣也一臉羨艷,只是這種羨艷跟玲瓏完全不同,渾似鄰家的小妹妹一臉憧憬的看著你手裡的糖葫蘆,「如果我也能穿上這麼好看的衣服就好了。」

錦繡聞言,嗤笑一聲:「那都是名門貴女,進宮就是主子,咱們這種出身,就算考核合格,也只是伺候她們的宮女罷了,你呀——」

她胳膊肘往吉祥身上一撞:「少做白日夢了!」

「當心!」魏瓔珞喊得遲了。吉祥本就幼小體弱,所以要兩隻手才能提得動用來打掃的木桶,還提得尤為吃力,光站著就有些搖搖晃晃,如今錦繡往她酸軟無力的胳膊肘上一撞,那木桶立時脫手而出,隨著嘩啦一聲,木桶落地,裡頭的汙水如潑墨般飛出,濺到了一名秀女的裙擺上。

吉祥嚇壞了,急忙撲到對方腳下:「對不起,對不起,我現在就幫你擦乾淨……」

啪!

吉祥被一巴掌抽翻在地,還滾了一圈,渾身都被汙水染黑,像隻可憐兮兮的流浪狗。

「混賬奴才!」那名秀女一臉厲色,「我這身香雲紗是特意從江南採買,為了今日殿選準備的,你現在弄髒了,要我穿什麼去見皇上!」

「對不起,對不起,奴才真的不是有意的。」吉祥哭著爬過來,手忙腳亂的摸出一片乾淨手帕,「奴才給您擦,奴才馬上就給您擦乾淨……」

「滾開!」秀女一臉嫌惡的踹出一腳,這一腳又狠又快,而且絲毫不將吉祥當人看,如踹髒兮兮的流浪狗般,直接踹向對方的臉面,吉祥啊嗚一聲滾出去,又手腳並用的爬回來,鼻血橫流,磕頭如搗蒜:「對不起,對不起……」

「哼!」秀女看向大宮女,「你說我該饒了她嗎?」

雖說相處的時間不長,但人心肉長,見吉祥這幅慘樣,不少宮女面露不忍,卻又噤若寒蟬,不敢替吉祥說話,怕被她連累。此刻聽了秀女的話,都一臉期望的看著大宮女,指望大宮女能替吉祥說說話。

然而魏瓔珞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她們自個都不敢替吉祥說話,大宮女這種久於世故的人精,又怎會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宮女,得罪未來有可能為妃的秀女?

果不其然,大宮女賠笑道:「烏雅小主,這些丫頭都是剛入宮的宮女,蠢笨如豬,您要打要罵都可以,千萬別氣壞了身子!」

眾宮女聞言,或面露失望,或怒目而視,然後嘴巴閉得更緊,人人都是聰明人,大宮女都不敢做的事情,她們更加不敢做。

此時此刻,能夠替吉祥說話的,或許只有地位相同的秀女了。

「烏雅姐姐。」一個怯生生的聲音響起,「她也不是成心的,你就饒過她吧。」

……竟真有秀女肯替吉祥說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