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宮女生涯 第二章 百鳥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三個時辰前。

「一梳梳到頭,富貴不用愁。」

「二梳梳到頭,無病又無憂。」

「三梳梳到頭,多子又多壽。」

「再梳梳到尾,舉案又齊……」

「夠了。」魏瓔珞打斷道,「阿金姑姑,你瞅我現在這幅樣子,像是能與人舉案又齊眉嗎?」

桌子上擱著一面鎏金銅花鏡,明晃晃的鏡面照出屋內兩人。

魏瓔珞一身大紅色的喜服,雪為輕粉憑風拂,霞作胭脂使日勻,尤其唇上一點朱色丹,明豔不可方物,任誰家兒郎得了這樣一位新娘,都得欣喜若狂。

只是,誰家新娘會如她這樣,喜服外頭裡三層外三層,捆著一圈麻繩呢?

與其說是嫁人,倒更像是要將她沉塘,獻祭給水中的龍王,換得一族一村的安寧豐收。

「阿金姑姑。」魏瓔珞淡淡道,「再與我說些宮裡面的事吧。」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問這些做什麼?」站在她身後的中年女子嘆了口氣,一邊給她梳著頭,一邊勸,「安心嫁人不好嗎?我替你打聽過了,新郎家境雖然一般,卻是個實誠人,若我當年有的選,我寧可嫁個這樣的人,好過進宮當了宮女之後,蹉跎歲月,老了容顏,直至出宮,也只見過皇上一面。」

魏瓔珞沉默片刻,輕輕問道:「皇上是個什麼樣的人?」

「不知道。」阿金無奈一笑,「從頭到尾我都跪著,只見著了皇上的龍靴,沒敢抬頭看一看他的龍顏。」

「眼睛沒見著,耳朵總聽過吧?」魏瓔珞道,「阿金姑姑,宮裡面的人是怎樣形容他的?你還記得嗎?」

阿金想了想,笑道:「管不住自己嘴的人,連見皇上龍靴的機會都沒有,好了好了,別皺眉頭,小心長出皺紋來,我給你說一件我親眼看見的事吧。」

「你說。」魏瓔珞立刻一副洗耳恭聽狀,「我在聽。」

「大約是四年前的事了,一位貴人死了。」阿金緩緩道,「因為一條裙子……」

隨著她的話語,紫禁城的紅瓦青磚漸漸浮現在魏瓔珞面前,裡三層外三層,如同她身上這條繩子,將她牢牢固定在了一個名叫后宮的牢籠裡。

來來往往的女子,或沉魚落雁,或閉月羞花,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妙處,擱在哪兒都是名花一朵,如今聚在一處,便個個爭奇鬥艷,誰叫滿園春色,賞花人卻只有一個——當今聖上。

然而花有開時,也有敗時。

「啊!!」

驚叫聲引來了一群圍觀人,其中就有阿金。

擠進人群一看,阿金也忍不住雙手掩口,發出小聲的驚叫。

前方是一口水井,宮女們時常要來這裡,為各自的主子打水洗臉。

而今將頭往井口中一探,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個女人的浮屍。

「……她的臉被井水泡得發脹發白,已認不出她原來的樣子。」阿金沉聲道,「但我認得她身上的衣服,那是一條百鳥朝鳳裙,死掉的是蘭花苑的雲貴人。」

明明是個喜慶的日子,門外時不時傳來鞭炮聲與賀喜聲,但魏瓔珞卻感覺身上有點冷。

一股寒氣拖過阿金的聲音,透過井水中的女人,侵入她的四肢骨髓裡。

魏瓔珞嚥了嚥口水:「她為什麼要投井?」

「就是因為她身上的裙子。」阿金喃喃道,「那裙子真美啊,我到現在還記得她穿著裙子走在御花園裡的樣子,流光溢彩,分不清是陽光都聚在了她身上,還是從她身上散落下來的光……」

頓了頓,阿金失笑一聲:「可是皇上見了,卻大發雷霆,當著眾人的面,將她罵得抬不起頭來。」

這個答案有些出乎魏瓔珞的意料之外,她楞了楞,問:「皇上不喜歡漂亮的女子?」

「天底下,哪有不喜歡漂亮女子的男人。」阿金搖搖頭,「皇上是喜歡她的,否則也不會臨幸個兩次,就將這個平民出生的漢家女子提拔成了貴人,只是她太貪心,想要的太多,又做得太過。」

「可那只是一條裙子……」魏瓔珞有些不大明白。

「皇上不喜歡的,正是這條裙子。」阿金沉聲道,「那是仿唐時安樂公主的百鳥朝鳳裙,作價昂貴,造時許久,宮中崇尚節儉,連皇后娘娘都不會讓人做這樣的衣裳穿,故而皇上罵她以奇裝艷服,行媚上之舉,當場削了她的位份,貶為宮女。」

「原來如此……」魏瓔珞喃喃一聲,對那位素未蒙面,高高在上的聖上,有了一份最初的了解。

那位至高天子,喜歡漂亮女子,又戒備漂亮女子。

他似乎並不特別在乎女人的家事出身,所以漢家出生的平民宮女也能被他提拔成貴人,又或者說他其實更偏愛這種沒有後台的女子,乾乾淨淨,心裡只有他,而不是背後的家族利益。

他不是討厭那條百鳥朝鳳裙,而是討厭它背後潛藏的東西,比如……野心。

「宮裡面行差一步,萬劫不復,直至今日,我也不知道雲貴人是因為被皇上訓斥了,一時想不開而投了井,還是有人拿這個做藉口送了她一程。」阿金再次相勸,「所以啊,瓔珞,好好嫁人吧,別再想著宮裡面的事,還有你姐姐……」

「阿金姑姑。」魏瓔珞忽然開口打斷她的話,然後緩緩回過頭來,瞳色幽幽,彷彿兩口深井,只是一望,就叫阿金打了個哆嗦,恍惚之間,似乎又回到了六年前,她站在井旁,井口向外飄出冰冷的寒氣與屍氣,雪一樣白茫茫一片。

魏瓔珞此刻的目光,真像那口井。

「我之前求你做的那件事,你做了嗎?」魏瓔珞盯著她問。

被她目光所攝,阿金情不自禁的點點頭。

「那就好。」魏瓔珞微微一笑,收斂起了身上那股可怕的氣息,轉眼之間又變回了一個嬌滴滴的新娘子。

阿金背後卻出了一片汗,她似乎有些明白了,為何魏家人那麼反對魏瓔珞進宮,以至於有些後悔替魏瓔珞做那件事了,若是讓這樣一個女子若是進了宮……

「阿金姑姑。」魏瓔珞忽道,「你沒有後悔替我做了那件事吧?」

「沒,沒。」阿金忙否認道,又支吾片刻,終還是忍不住最後勸了句,「可你這麼做了,怕是從此以後都回不了家了……」

不等她將話說完,房門忽然吱呀一聲被人推開,魏清泰推門:「吉時快到了,都準備好了嗎?」

「老爺。」阿金回頭望向他,欲言又止。

「準備好了。」魏瓔珞忽地開口,斷了她接下來想說的話。

銅鏡內,被五花大綁的新娘子艱難起身,轉身之際,嘴唇貼近阿金的耳朵,輕聲耳語:「我娘留給我跟姐姐的那些東西,我已經全部放在喜餅盒裡,讓巧姐兒帶回去吃了。」

巧姐兒是阿金的乾女兒,也是她的命根子。

「小姐……」阿金聞言一愣。

「只可惜我這一走,也不知何時能歸,怕是看不見巧姐兒出嫁那天了。」魏瓔珞輕笑道,「便提前在這裡,祝她嫁個好人家,無病又無憂,多子又多壽吧。」

過世的母親留給魏瓔珞姐妹兩的,除卻被人奪走的那些,還有一雙碧玉手鐲,一隻麒麟項圈,一對瑪瑙牡丹耳墜,以及兩根純金打造的簪子。

「小姐……」阿金面露感動。

她並非貪圖富貴,只是憂心乾女兒的將來。

宮中歲月蹉跎了阿金的年華,曾經追隨的主子又是個不得寵的,沒能力打賞手下,故而阿金在宮裡面沒能攢下多少錢。等到出宮回了娘家,又發現小時候定下的親事已經作了廢,男方等不到她出宮,已經娶了別人,如今孩子都已經有她膝蓋那樣高了……

與其嫁過去做小,不如一個人清淨自在,幾年後,認了個孤女承歡膝下,所有的心血便都撲在這個女兒身上,想讓她吃好,想讓她穿好,想讓她嫁得好,這些都需要錢……

「說實話,我很羨慕巧姐兒。」魏瓔珞垂下腦袋,聲音越來越輕,「若我母親還在,若我姐姐還在,定會像你護著巧姐兒那樣護著我,不會將我五花大綁,讓我哭著上花轎……」

話音剛落,一串淚珠垂落下來,滴答一聲碎在地上。

阿金深深嘆了口氣,她知道自己被打動了,卻不知打動自己的是那一滴淚,還是魏瓔珞的一番話。

於是,也就不後悔替魏瓔珞做那件事了。

「小姐。」侍女端著一只木盤過來,阿金拿起木盤中放著的紅蓋頭,輕輕蓋在魏瓔珞的鳳冠上,若有深意的說,「別哭了,你……定會得償所願。」

有了她這句話,紅蓋頭下,朱丹色的唇向上翹起,似勝券在握。

「吉時已到,起轎!」

一個時辰後,送嫁的隊伍路過長平街,四周茶樓林立,茶樓上的人丟下瓜子茶水,齊齊趴在欄杆上頭往下看,目送那長長一串大紅色的迎親隊,在爆竹的噼裡啪啦聲中緩慢前行。

咚。

咚。

咚。

離著花轎比較近的行人忍不住疑惑道:「什麼聲音?咚咚咚的……」

這並非他的錯覺,因為身旁的人經他一提醒,也開口道:「怎麼,你也聽見了?我也聽見了啊,咚咚咚的怪聲音,似乎……是從花轎那傳過來的?」

似乎越是離奇的事兒,越能吸引人的目光,於是越來越多的行人擁擠過來,有幾個膽大包天的混混,竟越過人群,伸手去推開轎門。

「幹什麼呢?」魏清泰氣得臉色發青,帶著家僕過來驅趕,「走走,走走,哪裡來的二流子,連新娘子的花轎都敢亂闖,信不信我拿你去見官?」

咚。

咚。

咚。

怪聲不斷在他身後響起,魏清泰忍不住回過頭去,壓低聲音對轎子裡的人說:「你在搞什麼鬼?」

咚咚怪響停頓片刻,接著是一聲遠超先前的巨聲——咚!

轎門忽地從裡面被撞開,一個五花大綁的新娘子從裡面跌了出來。

「啊!」

「血,好多血!」

「媽媽,她頭上出了好多血啊。」

血,理所當然。

魏瓔珞緩緩抬頭,鮮血順著她的額頭不斷向下流,汙了那張粉面桃腮的臉,那咚咚聲原來是她的撞門聲,拿什麼撞?身體被五花大綁,雙手被反剪身後,自然只能拿額頭去撞。

哪怕頭破血流,不人不鬼,也不後悔。

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魏瓔珞自打上了轎子,就開始默默計算時間,轎子走了半個時辰,外面是紅顏街,轎子走了一個時辰,外面是長平街……

這個時辰,這個地方,阿金應該已經把人給帶到了。

目光在人群中一巡,最後定格在一個方向。

而就在她目光四下逡巡的時候,旁人對她的議論一直沒有停止過。

「哎呀,看看,她身上怎麼還捆著繩子啊?」

「真是造孽啊,哪有這樣對待閨女的?」

「這哪是嫁女兒,該不會是在賣女兒吧?」

「什麼賣女兒,少在那胡說八道,只不過是轎子太顛,磕到新娘子的頭了。」魏清泰面色鐵青,一邊拼命平息事態,一邊朝新郎官擺手,「你還在那看什麼?還不快點把人扶上去?」

胸前掛著一顆紅繡球的新郎官兒忙翻身下馬,正要拉魏瓔珞起來,便見她回過頭來,朝他厲喝一聲:「你知不知道我魏家是內務府包衣,我在宮女備選名冊上!你強娶待選宮女,不光自己要殺頭,全家都要跟著掉腦袋!」

新郎官被嚇壞了,幾乎是立刻鬆開手,讓魏瓔珞又重新跌回了地上,他也沒有再扶她,而是如避蛇蠍的退了兩步,慌慌張張的看向魏清泰:「這怎麼回事,你不是說她被除名了嗎?」

魏清泰狠狠瞪了魏瓔珞一眼,然後絞盡腦汁的解釋道:「你看她瘋瘋癲癲的樣子,當然被除名了……」

身後傳來一聲輕笑,接著是魏瓔珞柔柔的聲音:「佐領大人,您覺得我的樣子,像是個瘋子嗎?」

佐領?

魏清泰大吃一驚,只見前方人群朝兩邊分開,總管宮女選秀一事的正黃旗佐領大步走來。

「魏清泰!」他面色如霜,指著魏瓔珞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