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終結章(上) (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主母的性,但凡明蘭拿定主意的事,鮮少有人能改變,何況——她看了周圍一眼,緩緩低下頭去。

今日這種場面,明蘭卻帶她與夏竹來服侍,是什麼用意?

小桃遠嫁在即,綠枝也快到放出去的歲數了,不過這一兩年,嘉禧居的大丫鬟便要全部易位;翠袖和春芽倒討夫人喜歡,可年紀還小,那麼剩下的就是……夏荷心中通透,暗自決心最近要更用心當差,少自作聰明才是。

明蘭望著連連磕頭的碧絲,心中傷感,「你自小就沒什麼大志向,既不聰明靈巧,也不夠忠心勤快,只消給你好吃喝好穿戴,你就知足了。」這要擱現代,倒是個安分守己的二奶材料,絕不會生出晉級的野心。

「你在我身邊,何嘗有幾分做丫頭的樣,整日的好逸惡勞,拈輕怕重,虧得丹橘她們寬厚,不與你計較。可我雖不喜歡你,可到底一處十年了,人非草木呀。」

都說喜歡回憶,就表示開始變老,明蘭忽覺一醒揚州夢,往事歷歷在目,一次次背叛傷害,一次次離去分別,回頭望去,驚覺自己已老了。

「不過,你卻也沒惹過什麼麻煩。」碧絲性懶散,既不像若眉目下無塵,也沒有燕草的心眼兒多,早早惦記好了前程。「我原想著,待小桃綠枝出了閣,就給你找個會疼人的,家底殷實的嫁過去,叫你一生保暖,咱們一場主僕的緣分,也算善始善終了。」

碧絲滿心慌亂,不知明蘭說這些是什麼意思,忽聽叮咚輕響數聲,眼前金光珠閃,原來明蘭將那對鐲連著絲巾丟在自己跟前,耳邊傳來明蘭冷淡的聲音。

「我不來罰你,也不打罵你。不過,咱們的緣分算是盡了。」明蘭輕嘆,「記得你家中尚有兄嫂和老母,我這就放你家去。這鐲給你,你這些年攢的銀珠帛也統統給帶走,不論買些地,或收間舖……終歸,以後你好自為之罷。」

說完這句,明蘭便朝那兩個婆揮了下手。

碧絲耳邊嗡嗡作響,只聽得‘放你家去’四個字——

不要!她不要回家!自打祖父和父親接連過世,家中一日不如一日,才將自己賣入盛家,老母軟弱,兄長無能,嫂嫂又刻薄;何況家中清苦,要操勞家務,一個銅板都得計較再,哪及在明蘭身邊錦衣玉食,十指不沾陽春水,悠閒日。

她當即就要大哭告饒,誰知那婆出手如電,嘴裡迅速被塞回布團,什麼也說不出了。

她拼命掙扎,嗚嗚狂叫,不斷用眼睛向明蘭求饒,只恨那兩婆手似鐵鉗般,拿捏得她動彈不得,她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從明蘭跟前拖走。

直至到門外,其中一個婆輕聲譏諷她道:「我說小姑奶奶,好歹消停罷!你還當自己是金貴主呢。」另一個道:「夫人也是忒仁慈了,這種賤婢,險些害了小主的性命,照我說呀,還不遠遠發賣了才解氣!」

冷言冷語斷續傳入屋中,夏荷眼眶酸澀,這兩年她與碧絲同住一屋,朝夕相處,縱不算情同姐妹,見她這般下場,心中也是難過非常。她此刻想著,待以後自己能進出容易了,便去常探望碧絲,好周濟一二。

誰知事與願違,若干年後她嫁了個頗有才練的小管事,隨後跟著夫婿到南邊替顧家經管田莊,一去數年,再見碧絲時,已十年之後了。彼時的她,幾不敢信這個面紅高嗓,粗手大腳的鄙陋壯婦,竟是曾經那個腰纖如柳,喜滴翠色,好風雅事的閒散女孩。

發落碧絲後,明蘭也是情緒低落,片刻後才道:「夏荷,你去給她收拾行囊,一針一線都給她帶去,別叫旁人貪了。夏竹,你去外頭看著,我要與大夫人說會話。」

兩個女孩低聲應了,一個直出門而去,一個輕手輕腳從外頭帶上門。

此時屋內只餘她們二人,邵氏整個人都繃直了,如驚弓之鳥般坐臥不寧,瞥見明蘭正不錯眼的盯著自己,她更加慌了:「弟妹,你別嚇我,這回是我錯了!是我不好……我……」

聽了任姨娘的招供後,認錯的話雖還是老調重彈,可心意卻更真誠了幾分,每個字俱是發自肺腑。

「大嫂究竟哪裡錯了?」明蘭逼問道,「是不該聽任姨娘的攛掇,還是不該不聽我的話?」

邵氏一下就被問住了,頓時憋的臉色黑紅。

「我來給大嫂號號脈罷。」明蘭步步緊逼,「大嫂錯處有二,一者,不肯信我;二者,又易信旁人!歸根結底,大嫂就是信不過我,任姨娘說我拿你們放在明處,是做了團哥兒的幌,你其實很信的罷!」

邵氏哪敢應聲,只能連連擺手:「不,不不……哪能呀……」

「我說個明白罷!」明蘭一拍雙掌,撐著桌面立起來,「京城大亂,會來侯府搗亂的無非兩種人,不是為財的,就是別有用心之輩。我特意叫人將嘉禧居主屋點得燈火通明,為的就是好引貪財的蟊賊過去,哼,滿府還有比我的居住更財帛豐厚的地兒嗎?蟊賊搶完我屋後,怕是連走都走不動了!」

邵氏張大了嘴巴,結巴道:「我,我就說,怎麼你的院亮堂成那樣……!」

「若是衝人來的……哼,侯爺兩兄弟不睦,鬧過何止一回,半個京城都知道!無論宮裡來捉拿的,還是咱們那好繼婆母,都只會衝我們母,與你們有什麼相干!好罷,若非要進去……你那院可是挨著湖建的!四面裡倒有兩面半是臨水的,難不成賊人還能隨身帶筏來夜襲?!統共只一處出口,易守難攻,我布置了多少護衛呀,屠老大早說了,除非衝進倍數的賊人,否則絕進不去!」

明蘭雙掌撐在桌上,氣勢逼人,嚇得邵氏幾欲鑽桌下了。

「老實跟你說,我心中最防備的,其實就是夫人那頭!反賊那頭又不是她開的,能來搗亂的人數也有限,我怕的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這府裡使喚著多少先前的老人呀,人心叵測,府裡亂作一團時,婆丫鬟們進進出出的,一根簪一包藥,一塊石頭一根刺,團哥兒才多大,能防得住麼!可事發之前,這種誅心的話我能說麼!」

邵氏欲哭無淚,幾乎要給明蘭下跪了,她癱軟在桌上,哀求道:「弟妹,是我豬油矇了心,有眼無珠,不識好歹,若,若真……我給團哥兒賠命罷……」

「我不會叫大嫂賠命的。」明蘭冷冷道,「我素來喜歡嫻姐兒,便是侯爺不喜,我也有心給她將來謀個好前程。可團哥兒若真叫你害死了,我覺著我會怎麼想?」

邵氏猛一個激靈,雙手亂擺:「不,不……這不幹嫻姐兒的事……」她忽然萬分感激蓉姐兒,若不是她抵死救弟,便是她們母女活了下來,怕以後日也難過了。

「好險呀,只差那麼半步……」明蘭目中流露深切的後怕,「若非蓉丫頭剛烈果敢,團哥兒已送了一條小命了。此刻什麼情形,真是不堪設想。」

邵氏不敢往下想,不說明蘭,便是顧廷燁的怒火就能將她們母女活烤成灰燼還富富有餘了——她越想越怕,一時間手心背心俱是冷汗。

明蘭冷冷盯了她良久,方才道:「我今日這麼說,不是為了你,是為了嫻姐兒。」

邵氏木頭人般的抬起頭,不明其意。

「你偷去蔻香苑躲藏時,只想帶嫻姐兒一個吧?」明蘭嘆道,「嫻姐兒是好孩,那當口居然還記著蓉丫頭,將她一併叫了去。」

邵氏頓時淚盈出眶,仰頭哭道:「我的好閨女!娘險些害了你,你卻救了娘呀!」

嫻姐兒叫去了蓉丫頭,蓉丫頭救了團哥兒,間接又救了自己和母親的處境——冥冥天意,果是善有善報!她心中忽升起萬分虔誠,對天道神明,對因果循環。

明蘭推開門,臨跨出去前,肅聲道:「大嫂放心,只要嫂嫂今後不再犯糊塗,我會把兩個姑娘全當親生閨女看待。」頓了頓,「我說話算話。」

說完這話,她再不回頭,扶著守在門外的夏竹,徑直離去。

當晚,用過飯後,綠枝來報邛媽媽遞過來的消息——邵氏已將前因後果與嫻姐兒說了,母女倆抱頭痛哭了一陣,邵氏雖自責不已,卻也放了心。

次日一早,嫻姐兒頂著紅腫的眼睛來給明蘭請安,不安的扭手挪腳,明蘭憐惜的摸摸她的腦袋,叫她去跟蓉姐兒和團哥兒頑了。

不過對著邵氏,她可沒這麼好脾氣了。雖依舊禮數不缺,但神色肅穆冷淡,一句多餘的也不多說,直把邵氏嚇得唯諾服帖。

明蘭曾想過,倘若之前邵氏就畏懼自己如同畏懼夫人,哪怕任姨娘再起勁攛掇,大約邵氏也不敢衝去團哥兒的藏身之處的罷——秋娘就是好的例。

小人畏威不畏德,春風化雨不是對所有人都管用的。

對這無奈的現實,明蘭唏噓不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