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昨夜雨疏風驟——禍起蕭牆 (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袖一眼,又無奈的嘆口氣,領她出去吃果了。

崔媽媽便和翠微兩人替明蘭松襖,散髮髻,脫去鞋襪,侍弄了半天,明蘭才躺上床鋪,直覺得渾身酸軟,小腿抽疼。

見翠微收起誥命服飾,拿到後頭用熨燙整理,崔媽媽回過頭來,「夫人,這,這成麼……?那到底是後呀。」

明蘭揉著陽穴,細聲細氣道:「後倒是後,只不過,不是聖安後,而是聖德後罷了。」一個是親媽,一個是……連後媽也算不上。

崔媽媽一驚:「啊,是聖德後!咱們與她素日無仇,幹嘛來為難夫人?」

「是呀是呀,都知道她這是為難我。那老要消遣人,若叫我進去站兩時辰,或跪半時辰,就算皇帝皇后來救,怕也要糟糕。性命要緊,安全第一,是以,哪怕這旨意是真的,我也不能從命,大不了以後去御前打官司。總之,這個眼前虧咱們不能吃……」

明蘭正喃喃著自言自語,忽見小桃臉頰紅紅的跑進來,後頭跟著著急上火的綠枝,她扭著小桃的胳膊,連聲問著,「你在外頭守了半天,趕緊說說!」

小桃甩脫綠枝著爪,瞪眼道:「疼,放手,聽說我啦!」

喘勻了氣,她才湊到明蘭跟前,稟報道,「現下郝總管已把那些人打發走了。夫人,您不知道,適才那兩人發好大的脾氣呢,又拍桌,又罵人,還說咱們侯府要造反了,一定要叫夫人出去!我嚇的厲害,誰知郝管事反倒不怕了,愈說愈硬氣,最後那兩個人沒了法,又不能衝進來打,只好走了。」

明蘭聽的嘴角翹起,又問了幾句那宦官和女官如何發脾氣,如何語出威脅,小桃都一一說了,最後明蘭讚道:「郝總管是個有見識的,這回宣旨的確有貓膩。」

自來去臣家宣旨的內官,那都是鼻孔朝天,拽的不可一世,哪家敢抗旨不尊,人家也不多說,不過冷笑幾聲,回去跟皇帝皇后復命時,狠狠告上一狀就是。

哪像今日這兩個,著急的什麼似的,好像非要帶走自己不可。

「他們氣急了,臨走前還說要我們等著瞧呢。」小桃補上最後一句。

明蘭不屑冷哼:「等著瞧就等著瞧!」

只有皇帝才握有詔衛和禁軍,才能鎖拿人犯,抄家問罪;倘若這旨意沒有問題,聖德後也得先告到皇帝面前,由皇帝下令拿人才行,因為後宮本身是沒有軍事權力的。

但若這旨意有假,呵呵呵……

——哎呀,不對!

微笑凝結在臉上,明蘭忽的腦中警鈴大作,猛的從床榻上坐起,用力一捶枕頭,大叫道:「糟了!糟了!快快,小桃,綠枝,你們趕緊去找郝總管,叫他派得力親信的人,先去找劉正傑大人,把這事說了,再挨家上門,說千萬別進宮!」

「哪些人家呀!」小桃被嚇了一跳,綠枝也愣愣的。

「段將軍家,沈國舅家,英國公府,還有薄家,鍾家,耿家,伏家,鄭家……先這幾家,別的等我想到了再說,快去快去!」明蘭急的連連拍床。

兩個女孩連忙應聲出去。

崔媽媽見明蘭滿面驚慌,顫聲問道:「夫人,這是怎麼了。」

明蘭凝重了神色,緩緩道:「崔媽媽,你可還記得那年的‘申辰之亂’麼;也是誆騙了好些貴家女眷入宮呢。」

崔媽媽雙眼瞬間睜大,失聲叫道:「不會吧!」

「但願是我多想了。」

明蘭疲憊靠在床頭,雙臂緊緊抱著肚腹,掌心貼在肚皮上,靜靜感覺有規律的胎動。

——這回肚裡的孩很乖,從不像胖團那會兒亂踢亂動,只在不舒服時動兩下抗議,將來應是個安靜懂事的好孩。

只盼他或她出生時,已是天下平,再無紛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