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人人都需要誇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如此兩處安置,石鏘每日在外院上著屠家兄弟的體育課,小桃則繼續在內院吃香喝辣,嘉禧居一眾女孩受多了孝敬,又想小桃平日和善,將來不定有大造化,先前的調侃玩笑逐漸散去,愈發替石小弟說起好話來。

連著受用了兩回蜜汁火腿後,小桃那遲鈍的心肝終於叫肚腸感動了,她決意致謝,因不通墨,便做了兩個橫平豎直的結實荷包過去。

一個繼續送,一個繼續謝,趨勢漸轉為純口頭道謝,一來二去的,兩人從見面說不足五個字,逐漸談及人生理想星星月亮還有那些年一起殺過的魚。

無須各耳報神來通風,小桃便將每回相見情形跟明蘭老實說了。石鏘自小隨兄嫂走南闖北,頗有些見識,談及風土人情,各地趣聞,雖是言辭拙訥,但勝在內容豐富,很叫小桃欽佩。但凡叫小桃欽佩的人,她只一種方式表達,就是放開了狠誇。

是以,明蘭於欣慰他們守禮自重,並無逾矩之餘,心頭不免酸溜溜的——話說這十幾年來,小桃都只誇她一人‘好聰明,好有見識,好厲害喲’的說!

明蘭忽然很有找石小弟碴的衝動。

這日上午,她拿了點物冊與翠微合計,這一冬來,府中收入好些毛貨皮,全家統共那麼幾人,別說大人,便是兩個正長身的女孩都各做了兩身紫羔皮襖另一條大毛風兜,過年時又送與幾房親戚好些,依舊剩下不少。

眼見即將開春,明蘭怕積存壞了,便商議要好好貯藏,新打造了十口半人高的樟木大箱櫃,預備將皮毛貨撿那乾涼煦日曬得了,才能按冊存好。

足忙活了半日,直至吃午飯方好,看著那需兩人扛的厚實的樟木箱,明蘭不由得微微咋舌,想怪道那些積古的老君老封君們都私房驚人,天兩頭有東西賞小輩,照這麼下去,大約等自己老了,也能有好多壓箱底的寶貝攢下了。

翠微看明蘭略略蹙眉,卻是想左了,便笑著勸道:「夫人莫怕放壞了這些,如今家裡是人口少,待夫人多生幾個少爺姑娘,回頭滿院的孩,一個個大了,到時怕都不夠穿的。」

明蘭莞爾,也不辯解,叫她自去忙了;躺在暖暖的炕上歇了午覺,待醒過來後稍事梳洗,又叫乳母將小胖抱來教說話。

團哥兒穿了件大紅夾銀鼠短絨小襖,以金線繡著富貴長命連身紋案,腳上蹬了雙圓頭圓腦的虎頭鞋,由乳母牽著走進屋來,紅撲撲的白嫩臉頰邊還留著被褥睡痕,一見明蘭便鬆開乳母的手,跌跌撞撞的挨過來,也不待人抱,就手腳並用嘿咻嘿咻的爬上炕去。

那乳母滿臉堆笑:「大哥兒愈發走的穩了,若非今兒才睡醒,平時走是再不肯叫人扶的。」自打明蘭懷了身孕,她就很乖覺的管團哥兒叫‘大哥兒’了。

明蘭道:「我如今身重,還要媽媽多費心了,將來團哥兒大了,必不會忘了孝敬媽媽。」

那乳母噗通跪下,連聲道:「能服侍夫人和大哥兒,是我幾生修來的福氣;這麼大的家底,想伺候大哥兒的滿坑滿谷,哪有小的邀功的份。」自團哥兒斷奶,由盛老送來的兩個乳母已放了一個;自己日日小心謹慎,耐心照料,終博得顧侯夫人滿意,才能留在侯府。

明蘭笑了笑,叫她下去吃點心歇息,自己教團哥兒說話遊戲。

團哥兒自小身健壯,吃睡妥帖,走起來也是蹬蹬有力,偏只說話歪七扭八。

明蘭指著邵氏讓他喊‘伯娘’,小胖叫‘跛羊’;指著華蘭讓他喊‘姨母’,他喊‘衣服’;蓉嫻兩個教了他好半天‘姐姐’,他只會說‘借錢’。

——你才借錢!你們全家都借錢!

氣了半天,才想到自己也被繞進去了。明蘭今日決意好好矯正小胖的發音,在炕上逗他頑了會後,便叫小桃搬了把矮矮的小杌,讓團哥兒規手矩腳的坐好,開教。

她指著邊上圓桌,字正腔圓道:「桌兒。」

小胖奶聲奶氣的:「……豬兒。」

明蘭忍住額頭青筋,拉長了調教:「來說——家。」

小胖很乖很天真:「——瞎——」

明蘭大怒,「笨蛋!」

小胖咯咯笑著,神發音:「糞——蛋。」

明蘭不禁氣結,一忽兒懷疑這小是不是在惡搞,一忽兒怪顧廷燁那四肢發達的基因差勁,崔媽媽端著燉盅進來,見母倆大眼瞪小眼,笑道:「夫人急什麼,既是能說話,就不必怕了。還有了,照老人的說法,小孩家的,晚些說話的,大了說話才靈呢。」

明蘭心中懷疑,手上卻老實的墊起勺吃起來,崔媽媽慈愛的抱起小胖,一勺一口的餵他蛋奶糊,小胖見母親吃的歡,也不掙扎的乖乖張嘴。

母倆堪堪吃完,擦嘴漱口畢,外頭便來傳報,說小沈氏來訪。

明蘭忙下炕穿鞋,扶起髻上斜斜欲墜的珠簪,讓夏荷給自己整理衣裳,對鏡打量了下,才走到外屋去迎,不多時,小沈氏帶著一個小丫鬟一個婆,笑著進來。

明蘭嘴裡念著‘稀客’,一手捧著隆起的肚皮,一手拉小沈氏到梢間坐下,「我還當你這輩都不出來了呢!外頭人都說,你做了娘後,忽賢惠起來,大門不邁二門不出的。」邊說邊打量,只見對方容色清減,氣色卻還好,只不像剛生完的豐腴,反比以前瘦了一圈。

小沈氏赧然,嘆氣道:「早先天不怕地不怕的,現下才知道,自己是個沒出息的。這幾個月裡,一來要照看閨女,二來嘛……唉,不瞞你說,我怕人家問東問西。嫂嫂時時勸我想開些,我想著,旁人不見也就罷了,你卻是和我投契的,不該也斷了。」

因生產時落下毛病,她很受了些罪,足坐滿了雙月,此後數月,統共只出過一趟門,還是去廟裡燒香還願,已全不復往日東走西逛愛八卦說笑的活潑勁兒了。

明蘭心裡唏噓,卻笑著去看那婆懷裡抱的襁褓,只見那女嬰生的小小巧巧,秀眉大眼,活脫跟小沈氏一個模印出來的,就是體氣弱了些,叫聲跟小奶貓似的微弱。此時綠枝早取了一個盤過來,上頭用紅綢壓了一副孩童戴的赤金鎖件。

「早就給你家丫頭預備好了,本想你若打定主意當縮頭烏龜了,待我生了後,再殺上門去。」明蘭笑著叫綠枝遞給那婆。

「呸,你才烏龜呢。」小沈氏笑嗔道,撿起那小金鐲小金腳環來看,又見那金鎖片好生精緻,通體打成一朵半開的芙蓉花苞狀,栩栩如生,正面鏨了個大大圓潤的福字,反面刻了‘平安歲’四個小字,鎖片下頭垂著幾條細小的蓮墜兒。

「好新奇的花樣,我倒從未見過。」小沈氏摩挲著,也覺著喜歡。

明蘭笑道:「我想你家長輩多,那祥雲鎖片必是不少的,便自己描了樣,叫金鋪打的;也不用正經戴著,便當頑的使吧。」

小沈氏心知明蘭早先預備的禮物並不是這些,必是她知道自己以後嗣艱難,特意做了這好看物件教自己高興,她心中感激,哽咽道:「好妹,虧你惦記了,我,我……」

明蘭怕她哭起來,連忙叫崔媽媽把團哥兒從裡屋領出來,指著小沈氏讓他叫‘嬸’,小胖響亮的喊了聲‘繩’,所幸發音相近,眾人倒也未察覺。

小沈氏見團哥兒生的虎頭虎腦,白胖滾圓,喜歡的不得了,摟在懷裡不肯鬆手,連著親了好幾口:「大半年不見,沒想長這麼大了。」她記得團哥兒生日,又道:「今兒也沒帶什麼好東西,待你過兩周歲時,嬸一定給你好好預備。」

親熱玩笑了會兒,小沈氏屏退丫鬟婆,明蘭也叫崔媽媽把團哥兒抱下去,卻留女嬰在暖和的炕上睡覺,小沈氏本就不願女兒離開自己的視線,便脫了鞋跟明蘭一道上炕,輕拍著女兒哄著,邊說笑道:「聽說我嫂近來賺了你們盛家一雙媒人鞋。」

明蘭楞了下,才意識到小沈氏說的這個‘嫂’不是鄭大夫人,而是張氏,心中微奇,依舊笑道:「月前我祖母回了信,說這媒做的好,沒有不肯的;前兒我娘家嫂已前去提親了,說是先定親,過兩年成親。」

小沈氏嘖嘖兩聲,笑道:「你家老是個爽利人,出手也大方,聽說叫帶回一對翡翠鐲做定禮。我嫂說,便是她,也少見成色這麼好的翡翠,通體剔透,那水頭,那翠色,嘖嘖,倒不像是中原的,真是難見的珍。」

明蘭知道祖母是怕長棟聘禮單薄,又是庶出,不像長柏長楓,一個有王家嫁妝,一個有林氏財貨;怕聘禮中沒貴重物件壓著,叫岳家看輕了。

她笑著解釋:「那是祖母的陪嫁,聽說原是驍國王宮的藏物,早先徐家老公徵滇南時的繳獲,後武皇帝又賞了勇毅侯府。唉,現下滇邊封著,市面上哪有這麼好的貨色。」

「原來還有這麼個來歷。」小沈氏聽的入神,拍腿道,「你不知道,我沈叔和嬸兩個見了都說不出話來了,我嫂說,如今老兩口正商量著多添些嫁妝呢。」

沈家新貴,銀田地是不缺的,缺的就是這種有來歷有底蘊的珍藏。

「別介別介,我祖母這幾年回不了京,便給小孫媳婦些見面禮,別倒像是我娘家來催要嫁妝的,你回去說了,嫁妝適即可。」明蘭怕將來鬧出不快,連忙擺手道。

小沈氏本就是受託來探話的,聽明蘭這麼說,便放下心,笑著扯起沈家備嫁妝的趣事。

明蘭聽了半天,聽她口口聲聲‘我嫂說如何如何’,終於忍不住試探道:「你……和你嫂,那個……好了?」

小沈氏微微苦笑,搖頭道:「想想以前,明明無冤無仇的,真是何苦來哉。唉,她也是不容易。」嘆口氣,又低聲道,「如今我自己吃了苦頭,才知道好歹。」

明蘭摸摸挺起的肚皮,心裡替她難過,「……你大嫂是個什麼說法?」

小沈氏慈愛的望著熟睡的女兒,口氣酸楚,「嫂嫂勸我說,叫我別怕,我們是有規矩的人家,便是妾侍生了兒,也越不過我去。」說著,一滴眼淚落了下來,她連忙擦去,強笑道:「叫你看笑話了,我哪是那等拈酸吃醋的,何時攔著不給相公屋裡置人了。」

她吸了吸鼻,抬頭挺胸道:「我姐姐是當朝皇后,哥哥是掌兵的大將軍,哪個狐媚魘道的敢蹬我的臉?!我只是怕……」她鼻頭一酸,哽咽道,「將來我去了,這孩沒娘家兄弟撐腰,可怎麼好?大嫂生的姪兒們雖好,可到底隔了一房,是堂兄弟。」

慈母心腸,俱是如此,等將來皇后國舅俱過世了,那些表兄弟堂兄弟都自己成家立業,有幾個能管到的。明蘭將心比心,嘆了口氣,也不知如何勸起,只能陪她靜靜坐著。

過了片刻,小沈氏收了眼淚,訕訕道:「叫你瞧笑話了。我現下鎮日就愛胡思亂想,其實哪那麼急了,別說相公如今遠在隴西壓送糧草,況且……唉,我公爹委實不大好,婆母也跟著病倒了。大嫂忙的連軸轉,既要伺候公婆,又要關照一大家,我怎好只想自己,也該幫著盡些力。」一旦父喪,武將或可奪情,但納妾生是不要想了。

明蘭早知鄭老將軍的病況沉重,並不吃驚,殷殷勸著:「既是如此,你愈發該保重自己。車到山前必有,或者將來那哥兒是個有良心的,會孝敬嫡母,疼愛嫡姐,或者你家丫頭福大命大,跟你似的,一跤跌進個蜜糖罐般的好人家,夫婿疼人,婆母嫂都厚道。兒孫自有兒孫福,你何苦早早就愁的死去活來。」

小沈氏破涕為笑,「真要那樣,我天天磕頭上山去法華寺,也是肯的。」笑了一陣,她忽想到一事,看了明蘭的臉色,遲疑道:「有件事兒……不知該不該與你說。」

明蘭翻白眼,笑嗔道:「廢話!你素來都是該不該說,都說的。」

小沈氏斟酌了片刻,緩緩道:「你是知道的,我們鄭氏本家忠敬侯府與韓家有親,前幾日老侯爺老夫人來瞧我公爹,幾位堂嫂也來了,世夫人跟我嫂嫂嘀咕了好一會兒,事後嫂嫂與我說……」她面露猶豫,「說慶昌大長公主近日要給她家爺討個二房。」

明蘭楞了下,「討二房?不是納小星罷。」兒房裡納個妾,還需要公主出面?

「不是尋常納妾,有帖扯書的。」小沈氏搖頭道,「聽說那姑娘還是個教諭的閨女,不知怎的,竟給公主看上了,便討來給兒做小。」

明蘭驚的說不出話來,這麼大模大樣的由婆母出面迎娶二房,不是當面打臉麼,不由得狐疑道,「……廷燦她,不討夫婿喜歡麼。」

小沈氏搖搖頭,壓低聲音:「我聽說,是你那小姑脾氣大,一個不好,就給夫婿臉瞧。姑爺跟通房多說句話,她都要病上數日,哭成個病西施,還趕夫婿出屋。起先你家姑爺還哄哄,可到底是要讀書上進的人,哪能天天陪妻室吟詩作對,作小服低……」

明蘭直聽的暗自苦笑——你倒是想大秦氏,也得有那缺心眼的顧偃開捧場才行呀。

慶昌大長公主忍了這兩年,到底捱不住了,又不願讓沒頭沒臉的丫頭奴婢生下孫,便討了個讀書人家的女兒做二房。

「你和你家夫人之間……」小沈氏想不出適當措辭,「那個……不大對付,嫂嫂叫我來跟你說一聲,叫你心裡有個數。」

自明蘭生團哥兒那日的大火後,京中各種若隱若現的傳聞就不絕於耳,眾人又見分家後,兩房人幾乎不曾來往,往來親朋便都有想頭了。

送走小沈氏後,明蘭皺眉思片刻,很快心中有了定論,隨即心緒大定,扶著夏荷緩緩走到裡屋,卻見團哥兒已攤成大字型呼呼睡著了。

崔媽媽見明蘭進來,起身將她扶來坐下,又聽她喃喃什麼‘沈家姐姐真夠意思,虧得她來報我……’

崔媽媽叫夏荷去端熱茶,蹲下替明蘭脫鞋,再寬去外頭衣裳,讓那母倆頭挨頭一道歪著,嚴肅的臉上難得露出戲謔的笑容,「鄭家兩位待夫人這麼好,其中用意,夫人真瞧不出麼?」適才她一直在隔壁屋,兩人的對話她聽了個七七八八。

明蘭轉頭訝異道:「用意?還能什麼用意。」

崔媽媽坐在明蘭榻邊,慈愛的捋起她臉上的碎髮,「我的姑娘,你是聰明一世的,居然聽不出。那鄭沒口的說如何疼惜女兒,怕將來孩無靠……說來說去,那還不好辦,找個知根知底的誠實厚道人家就是了。我看,大約鄭大夫人也是知道的。」

說著,便把目光落到明蘭身上,再落到炕上的團哥兒,似笑非笑。

明蘭張大了嘴巴,低頭看了看熟睡的小胖,抬頭道:「……不會吧……?」話雖這麼想,她越想越有可能,不免一陣心裡發滲。

「團哥兒將來要承襲爵位,他的媳婦……得能幹些罷。」不是她嫌棄小沈氏的女兒,而是……她也說不好,若是鄭大夫人的女兒,那她立馬點頭。

咦?她的思維怎麼越來越像寶玉他娘了。

崔媽媽見明蘭愁眉苦臉,暗暗好笑,「也不見得就是團哥兒。我看鄭未必願意閨女做長嫡媳;她適才不是問夫人的懷相和產期了麼?」

明蘭反射般的捂著肚,驚疑不定,「……就算這胎又是哥兒,可比她家丫頭小呀。」

崔媽媽笑道:「差個半年一載的,也沒什麼大不了;小兒媳可比大兒媳好當呢。」

明蘭傻掉了。

她做夢也想不到,長不滿兩歲,次還沒出生,她就要開始考慮媳婦人選了。

崔媽媽噗嗤笑了出來,拍著明蘭勸慰道:「夫人不必急,我看鄭也不見得非要跟夫人做親。哥兒大了會怎樣,性如何,有出息麼,誰也不知道,人家做娘的且得瞧呢。」

明蘭彷如夢裡霧裡,半天才緩過神來:「……這麼說來,她跟威北侯夫人忽和好了,不單單只是想明白了,怕也有這個心思在裡頭罷。」

張氏的兒比小沈氏的女兒大半歲,不但年歲更合適,且是姑表之親,張氏性正直,不會為難兒媳。

崔媽媽笑出聲來:「夫人真聰明!」

聽得這句話,明蘭頓時悲從中來。

話說自打小桃拍拖以來,她已經很久沒聽到誇獎了——所以才變笨了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