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世間道 之 妖魔 (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讀者們來說,當然不會這麼輕易就聽信旁人的話,總會多考慮考慮,多想想利弊;可王氏是個糊塗人,準確來說,她是個容易激動憤怒的人,所以才會在林姨娘柔弱的眼淚攻勢之下,全面輸掉老公的心。

現實中這種糊塗人難道沒有嗎?某關的親戚裡就有這樣的人,一上火就什麼都忘了,什麼難聽的話都說的出來,什麼傻事都會去做。

所以,當康姨媽巧言令色的一通攛掇侯,更年期的王氏就發昏了,在她看來,不就是下把巴豆那樣的事麼?何況她並不認為會被發覺(每個犯事者都是這麼想的)。

而康姨媽是居心叵測,打著‘哪怕事情揭露,自己也能推脫的一乾二淨,讓王氏去頂罪’的主意。

至於盛紘,他也並非罔顧嫡母的性命,母感情嘛,還是有那麼點的,只是他更熱衷於自己的仕途和聲望。按他的意思,先把事情按住,然後關起門來解決。當然,就像王氏所想的,看在王家和兒女的份上,盛紘又能把妻罰得多重?

更別說康姨媽了,王家拒不交人的話,盛紘又不敢聲張,估計連手都夠不著。

總結,盛紘也不是不想處罰王氏,而是他的處罰方式和處罰力,顯然無法使明蘭滿意,並且她也一開始就想到了,所以才會提前佈置一番,著意把事態擴大,要討個公道。

這裡補充一句。

我再次說一遍,古代不是法治社會,請大家不要把古代的法制想的美好。

就算老婆毒死了老媽,做兒兼老公的事後不報,通常算一個‘不查’,嚴重點算‘包庇’,再嚴重點算‘不忠不孝’,只要他沒參與下毒,殺頭是不會的,抄家也是不會的,但可能會革職或革功名,狠一點吃些官司。

至於明蘭私設公堂——連這個情節也非議的讀者呀,我真是無話可說了。

有木有看過《大紅燈籠高高掛》?這部電影是著名小說《妻妾成群》改編的。那會兒都已經是民國了,請問那個紅杏出牆的姨是怎麼死的?她是良妾好不好,又沒賣身契,那家人憑什麼殺死她。

從古代起,宗族勢力就是一個十分強大的力量,有些閉塞或偏遠些的地區,宗族祠堂直接可以審判部分罪責,例如忤逆,通姦等。浸豬籠,私刑等,基本上官府在某些程上是默認這種情況的存在的。

古代講究的是情理法,合一;法是排在最後的。並非說法是最不重要的,而是說,法這條,是古代人解決問題的最後選擇。古代人認為,可以的話,盡量別上公堂;尤其是家事,一旦上公堂,那就是醜聞。

當然,明蘭私設公堂依然是不合法的,她何嘗不知道,可是只能這麼選擇。她需要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抓住主動權,才能對抗康家,王家,還有扭扭捏捏的盛紘老爹。

明蘭知道這是錯的,但錯又怎麼樣,只要能替老報仇。

以上,就是偶寫這個情節時的構思過程。

歡迎大家指正,但請別再用‘因為孝是古代頭號規範,所以王氏不至於幹這種事’或者‘謀害嫡母是多麼多麼大的罪過,王氏哪那麼神經’這樣的論點了。我已經說過了,不論是字記載的言小說,還是口口相傳的故事,兒孫謀害長輩的事從來都是存在的。

誰不知道造反是誅族的罪行,可歷朝歷代的野心家們難道少了?誰不知道停妻再娶是大忌,可幾千年來的陳世美們還不是前赴後繼。謀害婆婆和謀殺親夫一樣是罪不可赦好不好,呵呵,有膽有識的潘金蓮們也不少。

無論這幫人後來都受到懲罰了,但至少有人這麼做了。

在武林社會中還有比師門更要緊的嗎?不肖的徒弟比比皆是。

無花和南宮靈兄弟倆,自小受疼愛,教育多麼正統,結果給師父和養父下天一神水來毫無壓力。其實天楓十四郎根本是自己不想活了,哪裡是被殺死的。那個少林老和尚和丐幫幫主才是倒了八輩的血霉,好好應邀去決鬥,堂堂正正的出手,一切光明正大,生死有命。結果被小鬼暗算,十幾年後要被自己養大的孩修理。無花和南宮靈口口聲聲要報父仇,我看稱霸江湖的野心才是真的。

還有欺師滅祖的張召重,危難之時離棄師父金輪法王的霍都,無嗔大師除了程靈素之外的徒弟們,整部笑傲江湖,連城訣,都是群魔亂舞。

任何一條公認的社會準則,都有其背叛者,這並不稀奇。

利之所在,人性如此。難道這都編的不靠譜?何況在王氏這個糊塗蟲看來,她不過是扔了把巴豆而已。

作為一部合格的小說,情節設置既要情理之中,又要出乎意料,分寸很難把握。

郭靖,就算前面的經歷都是必然,但是好端端就遇到黃老邪的獨女,好端端黃蓉就愛他死去活來,好端端就遇到洪七公,一生屢獲奇遇——金大師寫出來就順理成章。要是偶來寫,老早被人罵‘死作者亂開金手指’了。同樣案例也適用於韋小寶,張無忌等。

瑛姑身為貴妃,與人私通,按照我們的理解,事發之後就算不被逐出宮去,也該打入冷宮,而皇帝居然容許她在皇宮中生下野種。段王爺不肯救這個綠帽的成果,瑛姑居然還怨毒幾十年(自己給皇帝戴綠帽還沒事人似的)——按照種田社會情理的思,這個女人是不是賤了。

現實生活中,本來就有種種奇特不一的人,運氣好的,腦筋糊塗的,十分衝動的,忠厚善良的,自私虛偽的……so,為什麼王氏不能給婆母下巴豆同時沒有顧慮到孫呢?

愚蠢,輕信,不孝,她既不是第一個,想來也不是最後一個。

……

關於小說這部分情節,某關這裡多句嘴。

古代中國從來不是法治社會(現在也不見得全是),像一部分讀者說的,這件事情盛紘一定要狠狠處罰,好好處理,不然會如何如何糟糕——這些都建立在一個基礎上,就是盛老這件事被捅了出去。

倘若沒被捅出去,那麼就可以掩過去。

《紅樓夢》中,薛蟠打死那個馮少爺,人家還是有家有產的中等之家呢,人家也是一告狀,結果呢……?

像一部分同甚至聯想到這次是老白花的詭計,故意把明蘭哄出去,然後對小團不利,我覺得吧,想多啦。

一切都要看實力,當時老白花已經分家出去了,偉哥也沒什麼出息,怎麼跟大權在握的顧廷燁相比,哪裡有那麼多人幫她?何況只要看著孩的崔嬤嬤不答應,老白花根本見不到團,難道她還能領人打一架不成?

何況還有公孫先生在家。

這次盛老的事,我盡量站在每個人的角去寫。

首先,老婆想毒死老媽,不論這件事是否能得到完美解決,只要鬧出去,就是一個醜聞,對盛紘及其兒的仕途是個重大影響。

所以盛紘會怎麼想呢?當然,他希望把事情控制在家庭範圍內,外面的人最好一個也別知道。

其次,王氏為什麼會拽呢?她也是吃住了這一點。所謂家醜不可外揚,她知道盛紘不願張揚,而內部處理的話,她又有娘家撐腰。

再次,明蘭又是在拿什麼要挾呢?

這父女夫妻人之間,基本上構成一種很微妙互相妥協的關係。

再說一次,古代從來都是家醜不可外揚,任何家庭爛事,最好都是捂住了,不要鬧到外面去,更加別說鬧上公堂。

而大戶人家裡面的所有事情,好像紅樓中,裡面已經爛的不成樣,但明面上還是花團錦簇,一點波瀾不驚,而明蘭的作用,恰恰是要把事情鬧起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