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世間道 之 鬼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夜黑如墨,花梨木雕葫蘆藤蔓的槅扇稍開了一半,絲絲涼風吹入屋裡,八月初的暑熱天氣,此時竟涼得叫人心悸。壽安堂的裏屋,或坐或站了好些人,盛老平躺在床上,雙目緊閉,眼下是深深的黑暈,面色青白中泛著一絲焦黃,平日康健的雙頰也深深陷了進去,在明蘭記憶中,彷彿從未見祖母這般衰老病弱過。

房媽媽頹然立在一旁,失魂落魄的不知所措。

盛紘心頭如熱鍋上的螞蟻,直直站在床前四步,眼眨也不不眨的盯著正在診脈的林醫,等了好半響,終忍不住道:「林醫,家母……這個……?」

林醫緩緩收起右手四指,起身轉頭道:「老人家得好好休養,屋裡不宜待多人。盛大人,借一步說話。」

盛紘連忙跟林醫出去,明蘭遲疑了下,看了眼在床畔服侍的海氏,只見她微笑道:「妹妹也去聽聽罷,我就在這兒。」明蘭感激道:「勞煩嫂嫂了。」說完趕緊出去。

到了外頭堂上,只見長楓正扶著盛紘坐到上首,柳氏親手給林醫奉上一碗茶,王氏連聲問道:「到底如何了?」

林醫遲疑道:「……這個……不好說。」這時,他見明蘭出來,目光微微閃爍,支吾道,「總之,如今暫且是穩住了。」盛紘大大鬆了口氣,滿臉感激道:「多謝費心。不論需要何物,醫只管開口,盡吾之所能。」林醫笑笑:「大人孝心可嘉。」

明蘭緩步走過去,輕聲道:「我祖母如來身硬朗,平素好好的,怎麼忽然說倒便倒了。林醫,這好歹有個說法罷。」王氏皺眉道:「這麼晚找了林醫來,已是十分叨擾。你怎可無禮追問!醫自有計算。」

林醫微笑,「不妨事的,醫者父母心,這是本份。」然後他微側身,似若無意的擋住王氏等人的視線,對上明蘭的眼睛,輕緩道:「老人家年紀大了,康健自不如年輕人,身骨總有這樣那樣的毛病。這個一時也說不清是哪裡不好,得再慢慢看了。」

明蘭凝視著林醫,緩緩道:「醫說的是。都說病來如山倒……」她輕輕拭著眼角,「祖母到底是年紀大了……」

王氏滿意道:「正是。老人家的身,原本就保不齊的事。本來預備明兒一早再去報你的,誰知下人這般嘴快,連夜把你叫了過來,還顯得我們不會照顧了。」又轉頭對林醫笑道,「連帶鬧得林醫也不得消停,真是……」

盛紘見王氏越說越不成話,低聲喝道,「少說兩句。孩一片孝心,你還說嘴!」

柳氏見堂內氣氛尷尬,輕聲細氣道:「如今雖還不晚,但妹妹難得來一趟,不若就歇在家裡罷。我備了廂房,回頭就可安置了。」又轉頭對林醫道,「還有醫您……」

林醫擺手笑道:「我們這行夜裡被叫去是常事。少奶奶不必費心了……」

這時明蘭忽開口道:「祖母如今雖穩住了,但還未醒過來。只盼醫能多待一夜,也好叫我們安心。否則,倘若祖母夜裡又發作了,我等可如何是好……」

王氏一皺眉,正要開口,盛紘搶先道:「正是。還請醫多費心些。」起身拱手,竟是要行禮。林醫忙起身回禮,他雖也有六官級在身,但盛家滿門官宦,姻親又顯赫,他不敢托大:「不敢當,不敢當。」沉吟片刻,道,「這樣,我留下給老扎幾針瞧瞧,先叫僮兒回藥堂去取些藥來。」

明蘭輕聲,「謝醫,我叫人護送僮兒過去。」

林醫拱了拱手,「我去寫個方。」柳氏早有準備,忙叫人端上筆墨。林醫行筆如風,須臾便得,盛紘取其方一看,大多是些溫和藥物,並無針對之效,不由得皺眉,再看林醫一臉四平八穩,躊躇片刻,忍下不開口。

待僮兒拿著方出去,林醫又轉身進裡屋去看盛老。

明蘭道:「今日夜深了,老爺還請盡早歇息罷。哥哥也回去罷。」又過去握著柳氏的手,「嫂嫂才出月不久,可不能累著身。」

盛紘道:「你也歇著罷。老有你大嫂照看……」

明蘭忽泣道:「我自幼蒙祖母悉心教養,恩深海重,可到底是嫁出門的,不能日夜陪護。何況大嫂嫂還要照看小姪兒,今夜便叫我陪著祖母,也算盡盡孝心罷。」

盛紘思忖片刻,「也好。今夜你就照看老罷。」又掃了一眼王氏,「以後由服侍老湯藥,你盡可放心。」

王氏臉色難看,咬了咬唇——婆婆有病,首當服侍的確該是兒媳,而不是孫媳。

盛紘又進了裡屋,對著昏迷的盛老說了好一會話,囑咐房媽媽等好好照料,絮絮叨叨沒個完結,明蘭笑道:「老爺還不去歇息,明兒不上朝麼?」盛紘捋鬚而笑:「便是告假一日,也沒什麼不成的。」

明蘭神態柔婉,孺慕之情溢於言表:「爹爹也有年紀了,有事弟服其勞。老這兒有我呢,爹爹是家中的樑柱,可別累著了。」

盛紘聽得十分悅耳,心中頗是受用,又被明蘭柔聲催了幾遍,才領了王氏等人回去。

眼看著一眾人浩浩蕩蕩離去,明蘭緩緩收起笑容,目色冰冷,面罩寒霜,沉聲道:「房媽媽,把壽安堂裡外關嚴實了。別叫人走動打聽。」

房媽媽低聲應。明蘭逕直走進裡屋,盯著林醫,一字一句道:「林醫是我們侯爺信重的,我也不繞彎了。只問一句,老到底是怎麼病倒的?」

林醫似也等著這句話,聞言起身站著,低聲道:「夫人明鑑。老……的確病得蹊蹺。自下午起肚中劇痛,嘔吐,腹瀉,身時不時抽搐。這……」他一陣遲疑。

明蘭道,「醫但講無妨。」

「這不似病狀,倒似……倒似是……中毒。」

明蘭心痛如絞,努力深吸一口氣,扶著椅慢慢坐下:「先生可能確定?」

「這個……」林醫為難道,「雖有七八分把握,可也不能保準。若能檢老今日所進的吃食,又能確認幾分。」

這時房媽媽也進了來,聽見這些話,大吃一驚。明蘭問道:「今日祖母吃了些什麼?」她在盛老膝下十年,熟知其習性。自打守寡,盛老禮佛數十年,日常作息飲食為規律克制,從不貪食貪涼,這方面並不難查。

房媽媽恨恨道:「我也覺著這症狀來的奇怪,老這麼硬朗的人呢,怎麼說不成就不成了?!」壽安堂裡外就這麼幾口人,且伙食採買幾乎都是**,房媽媽心裡再清楚不過,「今日老只吃了早飯午飯,用得不多。如今天熱,吃食容易壞,我不叫下人吃剩下的,都倒了泔水桶,現下都還在。只是……那味道……」

明蘭抬起一隻手,沉聲道:「祖母日常用飯,都是咱們自己弄的,這個先慢慢來。除了兩頓飯,今日祖母還吃了旁的麼?」小廚房的幾個媽媽都是盛老幾十年的老陪房,身家性命都捏在盛老手裡,先暫緩懷疑這幫人。

房媽媽凝神想了想,:「老近年愈發嗜吃甜的,聚芳齋有位經年的老師傅,做的芙蓉蓮酥是京城一絕,老愛得很。偏這老師傅每月只親動手做兩次,老每回都叫人等著去買……」說著說著,她泛生驚懼。

明蘭急道:「快說快說。」

房媽媽汗水涔涔而下,「今年初,老說全哥兒大了,該識禮了,便叫他每日去給老爺請安。見了孫,喜歡的不得了,便主動把這差事接過去,每回天不亮就差人等在聚芳齋門口,買熱騰騰的點心來孝敬老……」

「是以,這回點心也是叫人送來的?」明蘭的聲音微微發顫。

房媽媽慌神道:「好些個月了,沒見出什麼事呀!」

明蘭呆了半響,趕緊叫丫鬟把吃剩的點心端來。

那蓮酥果然馥郁濃香,甜糯酥脆,便是這會兒已冷了,還是散發著金黃烘烤的誘人色澤。林醫拿了根銀針細細挑開酥皮,從外到裡的細查,最後在餡料裡戳來翻去,燈光下,只見銀針閃亮,未有絲毫變色,明蘭鬆了口氣——她也不願意是王氏下的毒。

誰知林醫愈發神色凝重,拈著銀針把餡料戳得稀爛,還伸著鼻不住的嗅著,明蘭再次提起心來。過了片刻,林醫放下銀針走到榻邊,翻起老的眼皮仔細查看,又從藥箱裡翻了根細絨羽毛出來,放在老鼻端下,查看病人呼吸。

細毛抖動急亂,且間隔很不規律,還發出嘶啞的鼻息聲,顯是病人呼吸困難。

一會兒捏捏手足,一會兒敲敲關節,忙活了好半天,林醫終於停下手,長籲口氣,「好厲害的心計。」

「醫……?」明蘭滯住呼吸。

「的確是毒。」林醫面色發白,「可非砒霜之類的一般毒藥。而是從銀杏芽裡提出的汁液,數十斤芽汁煉成濃濃少許,便可致人性命。」

銀杏可食,可生芽不可食,理論上,這屬於食物中毒,是以銀針驗不出來。林醫指著那剩下一大半點心道,「虧得如今天熱,這點心甜膩,老未吃下許多。倘若再多進些,便是大羅神仙也難救了。」

明蘭顫聲發問:「可還有得救?」

「先以藥物催吐,再扎幾針,隨後才能緩施以湯藥祛毒。」林醫斟酌道,「可老到底年紀大了,身不如年輕人壯實。未必能熬得過去……」

明蘭緊緊捏著拳頭,額頭止不住的冷汗沁出來,忽然躬身福禮,「一切拜望醫了!」

儘管眼前的顧侯夫人比他女兒都小,但林醫還是忙不迭回禮:「這是本份。」為了謹慎起見,他還主動提出去看看泔水桶裡的食物,房媽媽便叫人陪著去了。

一步步從裡屋出來,明蘭梗著脖站在堂中,後頭跟著已是淚流滿面的房媽媽,「……這狼心狗肺的……姑娘,咱們……可……可怎麼辦呢?」

明蘭撐著發抖的身軀,對著翠屏柔聲微笑:「翠屏,你素來心細,這幾日勞煩你就近看著老,給林醫做個幫手。」

「六姑娘放心。我省的。」翠屏抹抹眼淚。

這幾日如蘭又陪著老去鄉下走親戚,喜鵲把大姐兒也抱了去,如蘭便放她和喜鵑幾日假,好回娘家看看。翠屏老娘本是盛老的陪房,是以她必來壽安堂請安,順道見些昔日的姐妹,敘敘舊。

誰知碰上這種事,一屋人驟然慌了手腳,還是房媽媽鎮定,說她已不是盛府中人,出去不用對牌,叫趕緊她去侯府報信。

見翠屏輕手輕腳的進了裡屋,明蘭轉身道:「房媽媽,請把壽安堂所有人都看起來,這裡頭的情形,絲毫不許透出去。」

房媽媽目露恨意,沉聲道:「哪個敢,我立刻絞了她的舌頭!」說著轉身出去。

明蘭從袖中拿出一個小小的牌,在手心裡緩緩摩著,對小桃道:「這府裡有幾扇門,你都知道吧?」

小桃嚥了口口水,點點頭,「知道。總共五處,前大門,後大門,前門旁的側門,西邊走車馬的側門。哦,後頭池邊的花園,盡頭處還有一處小門。」她是鄉野出身,從小活潑愛動,眾人見她年紀小又憨傻,便由她滿府亂走,怕是盛府裡有幾處狗洞,她都清楚。

明蘭把牌遞出去,小桃愣愣的接過,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去找屠家兄弟。」明蘭面沉如水,一字一句道,「領上府裡的侍衛,先叫開大門,從裡頭把盛府給我堵了!一個人都不許放出去!」

小桃素來膽大憨直,挺起胸膛道:「夫人放心。我這就去。」

待小桃出去,綠枝怔怔的流出淚來:「夫人,難道是……」她不敢往下說。

明蘭站在羅漢床前,雙手撐上床幾,呆呆的看著幾上陳舊的桃木念珠,旁邊放著發亮的紫檀木魚,這是老心愛之物,用了幾十年的。

她緩緩將之翻過來,果見木魚底部有數道淺淺白痕——那是她七歲那年寒冬,伏在這小几上寫字,手短腳短的小人,下床時叫褥絆了,連人帶小幾摔下來。老嚇的面色發白,不及去看旁的,只一把抱起她,拍著哄她莫怕。

明蘭看著小几上的白瓷茶碗,只覺得滿心憤恨,一股鬱憤之氣直欲衝出胸腔。

意動手動,她立刻把茶碗重重摔了出去,一直撞到牆上,摔得粉粉碎,才重重吐出一口氣——「王八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