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風吹完了,鼓也擂破了:放火,曼娘,昌哥兒 (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她行事。要論聰明,她不在你下;端看這陣,其實她有的是法整治那幫賤人。」

想起明蘭,他不由得心頭髮暖,深吸氣道:「非她不能,而是她不願。她跟你不一樣,她心底有根線攔著,知道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似你這般傷天害理?哼。」

早在成婚之前,他就細細查探過盛家內宅,對明蘭而言,最有想象力的陰謀,大約就是在父親面前裝裝哭,或者乘人不備扔塊豬油在姐姐座位上。這樣的性,也許迂腐牽扯了些,可是正直可敬,叫人滿心信任。

聽男人說話的字裡行間滿是情意,曼娘又妒又恨,心頭火熊熊燃燒起來,正想發幾句狠,顧廷燁忽蹲下身,對著自己道:「當初,是你替昌哥兒作的決定。你是知道我的,說出口的話,就不會收回。此生此世,昌哥兒都不會入顧氏族譜,叫他自己另立門戶罷。」

「你,預備怎麼處置我們?」曼娘木木道。

顧廷燁站起身,思忖片刻,道:「京城你們不能再待著了。我會著人將你們送回你綿州老家。到那裡,你們可以置辦田產,重新過日。我會跟地方官吏打招呼,不會有人為難你們母的。昌哥兒,便當沒我這個父親罷。」

「那……我呢?」曼娘泫然欲泣,「我這輩,就這麼完了麼?」

顧廷燁面帶譏誚:「當初我叫你把昌哥兒給我,然後自去好好嫁人。可你說自己都這個年紀了,也嫁不了什麼好的,若連兒都沒了,就再無依靠了。為了這句話,我才留昌哥兒在你身邊的。怎麼,又變卦了?」

曼娘抬起頭,怔怔的看著男人:「你就這般厭棄於我?連見都不想見我了。」

「說實話。」顧廷燁看了她一會兒,靜靜道,「我是怕你。」

心機,耐性,堅忍,曼娘就好像常嬤嬤故事裡的蜘蛛精,織下一張張又黏又密的網,鎖定目標後,便將之活活困在其中,怎樣也掙脫不得。若再叫她糾纏下去,他甚至覺得,只有殺她一途了。離開她,彷若逃出生天。

「我今日給撂下句話。」顧廷燁走到門邊,忽回頭,看著猶自坐在地上的曼娘,「你若有急難之事,可叫人來通傳於我。昌兒到底是我的骨肉,我不會坐視不理,但倘若……」

他面冷如霜,目含戾氣,緩緩道,「你再敢踏入京城一步,或藉故尋上門來,不論何事,一次,只要有一次,我就叫你永生永世也見不到昌哥兒!」

後面一句話他沒說出來,但曼娘知他甚深,深知若真到了那步田地,帶走昌哥兒之後,就是他處置自己的時候了。

說完這話,顧廷燁用力打開門,一腳踏出去,頭頂是耀眼的日頭,後山林吹來的清風,怡人醒腦,他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明日要早朝,叫備好車馬。」

郝大成恭謹的應下:「小的領命。」

顧廷也微微轉頭,遠遠望向萱芷園方向,冷笑道,也該收拾他們了。

※※※

※※※

作者有話要說】

其實曼娘也是一種很有趣的古代典型。

作為社會底層人物,她其實很要強,而且從來不以自己的出身為卑賤,她是站在平等的地位上去找顧廷燁談戀愛的,楚楚可憐只是她的手段。

這個人,很難說是好,還是壞。說好聽的,是現代精神,突破封建腐朽,說難聽的,是癡心妄想。

還是老曹同志總結的好,身為下賤,心比天高。

……

……

我這裡來補充兩句。

可能之前幾章,某關把明蘭描寫的順了,使大家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明蘭的這次婚姻純屬高嫁,她的身份本來是什麼?一個四官的庶女而已,即使個人條件很好,漂亮,聰明,招人喜歡,可畢竟還是個四官的庶女。

在京城裡,四官可謂一抓一大把,按照明清官體制,四屬於中的頂端,在往上才是一二的上官。沒錯,長柏的確很有前途,可是畢竟也只是有前途,那前途還沒有轉化成果實,有多少有前途的青年官員,最後沒有混上去?!

所以,即使齊衡戴了綠帽,平寧郡主依然看不上明蘭做兒媳。因為從實際層面去考慮,娶明蘭並沒有很大的好處。

再次,顧二娶明蘭,從感情層面上,當然是他費盡心機求來的,可從實際層面上,明蘭的這次婚嫁純屬高攀——當然,她自己並不想攀。

一邊是一抓一大把的四官,一邊是勳貴弟兼皇帝心腹兼手握實權的大員,這種懸殊對比下,作為娘家的盛家,基本沒什麼底氣。如蘭和夫家鬧騰了,王氏可以衝過去罵,明蘭若和顧二鬧了起來,誰能替她出頭,誰敢替她出頭?是長柏,是盛紘,還是袁大姐夫?

他們仰賴顧二還來不及呢?!

如果明蘭和顧二吵架,大概除了盛老以外的所有親戚,都會勸明蘭多多忍耐,不要惹怒了這門貴婿。

為什麼盛老總想著明蘭能嫁進賀家?道理就在這裡。

這也正是可悲的地方。

從頭到尾,明蘭對於嫣紅,對於曼娘,明明好奇的要死,連問都沒問過一句,更別說親自處置曼娘了。

那個女人到底曾在顧二心中佔有很重要的位置,無論她怎麼處置曼娘,都會在顧二心中留下不好的想法,所以乾脆推開手去。

賀家,連親事還沒說,盛老就可以上門去擺臉色;可是顧家呢,一入侯門深似海,別說顧二已經把曼娘遠遠趕走了,情理兩方面都給足了明蘭面,就是顧二食了言,把曼娘弄進府去做了妾,盛家又能怎樣呢?

離婚?和離?還是休書一封?鬧僵了,吃虧的只有明蘭。

也許某關的風很輕鬆,但心細的讀者依然能從字裡行間看出來,其實明蘭一直過的很努力,她認真謹慎的經營這家庭和感情,從不敢有一點恃寵而驕的狂妄。

情勢比人強,這就是現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