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東風吹,戰鼓擂之七:小混蛋出世 (1)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一上午過的硝煙四起,明蘭提著筷,對著滿桌佳餚,頭一次知道什麼叫做味同嚼蠟,想著與其吃了消化不良,還不如少吃些。撂下筷,明蘭在屋裡走來走去,捧著大肚皮又笨拙遲緩,焦躁不安的活像只扎了枚鐵釘在肉墊上的肥貓仔。

崔媽媽瞧著扎眼,終忍不住將明蘭按在榻上,板臉道:「天大地大,還有生孩大麼。夫人且好好靜養,實在不成了,咱們就躲到莊上去,看哪個尋的著。」

明蘭一愣,一想之後,頓覺大好主意,到時帶著穩婆和一應人手,悶聲不響的躲到溫泉山莊去,等那老妖婆和余家的人找到時,估計她早生完了。想到此中妙處,明蘭心頭一陣輕鬆,遂依從崔媽媽的意思老實去睡覺了,晚上沒睡好的人,午覺總是特別香,更美妙的是,一睜開眼,隔著琉璃珠簾,只見常嬤嬤正坐在廳間的桌旁與崔媽媽輕聲說話。

「常嬤嬤,你怎麼來了。年哥兒如何了?」想起至今還在養胳膊的小常年,明蘭一陣歉疚,一邊抬手讓崔媽媽給自己穿衣裳。常嬤嬤臉色凝重,說話卻很黑色幽默,「夫人說的什麼話,老婆又不是仙丹,年兒能看著當藥吃,一時半刻也離不得。」崔媽媽頓時忍俊。

新換過一身乾燥清潔的夏衣,明蘭屏退左右,又叫小桃和丹橘看在門口,崔媽媽坐到中挺,常嬤嬤屋裡只剩自己,才低聲開口:「夫人的意思,丹橘適才都與老婆說了。」

明蘭忍著心急,還得先表白一番:「不是我不懂事,愛打聽,可如今人家都打上門來了,偏那余家與我有些情分,忌著打老鼠摔了瓶,迫不得已才開口的……」

常嬤嬤的兩隻手皺褶蒼老,實實的蓋在明蘭的小手上,低聲道:「夫人是什麼樣的人,老婆還不知麼?這麼些日下來,夫人半句都不曾問過侯爺的過往。」

其實她曾為難過,若明蘭問起曼娘的事,她說是不說;顧廷燁沒示意,她擅自就說,可不說又怕明蘭不悅。好在明蘭從來都不多問一句,叫她心裡既鬆了口氣,又是敬重。

「前頭那余夫人的事……」常嬤嬤沉吟著,明蘭手心攥緊,覺著自己的心肝都在抖,「老婆委實不知。余氏夫人是怎麼沒的,侯爺半句都不曾提過。」

明蘭心頭掉了塊石頭,大眼難掩失望:「侯爺連嬤嬤都不曾說?」

常嬤嬤緩緩抬起頭,神情凝重,:「……那時,燁哥兒跟老侯爺鬧翻了,一口氣嚥不下,說走就走,我勸都勸不住。可才過個把月,他又慌急忙從南邊回來了,我問他怎麼了,他卻不肯說。沒過多少日,侯府就敲起了雲板,說那余氏病故了。」

這麼快?明蘭一陣疑惑,輕問道:「當時侯爺是個什麼情狀?」常嬤嬤緩緩搖頭道:「說不好,不大對勁。」明蘭賣力鼓勵她:「嬤嬤想著什麼,但說無妨。」

常嬤嬤點點頭,細憶起來:「原先我以為燁哥兒回的這麼急,應是得了侯府的信,為著余氏病重才趕回的,可後頭看著又不像。我因憂心燁哥兒在裡頭受欺負,常使錢叫人去侯府外頭聽消息,余夫人既病的那般重,可侯府卻不曾請過一位醫,老婆當時就疑心了。」

明蘭大是佩服常嬤嬤,握著她的手,用眼神鼓勵她繼續說下去。

「還有一處。」常嬤嬤語速更慢了,「記得燁哥兒回來第二日,吃酒大醉,又不肯家去,便來了老婆處。我服侍他睡下,他牙關咬的死緊,半字不說。那會兒老婆就奇了,哪有老婆病的快死了,男人還喝成這般,我家哥兒雖有些脾氣,卻不是那沒心肝的混帳,那余氏再不好,到底是夫妻一場,我家哥兒不會如此……」

「興許侯爺是心存歉疚,是以喝的大醉。」明蘭酸溜溜的推測。

常嬤嬤的一雙老眼愈發像對倒角,繼續搖頭:「樣不像。哥兒的性我知道,他不是只嘴上說好聽的人,若真覺著對不住人家,必會實心去償。他的模樣,倒像是滿肚的委屈怒氣說不出口,氣了,這才借酒澆愁。」

這評價說到明蘭心坎上了,顧廷燁是個實在人,喜歡用實際行動來表示他對恩怨的看法。因段成潛待他有恩,他就丟下大肚的老婆撈他弟弟去了(這個大爛人,明蘭忍不住暗罵兩句)。又因自覺對不住餘嫣然,害她遠嫁雲南,所以悶聲不響的替段家弄了年連份的茶引,被明蘭發覺後,還勒令她不許告密。直到明蘭拿嫣然的來信幾次聲明,嫣然是真的真的真的過的很好,他才考慮少干涉西南茶業的市場經濟。

由是,倘若他真對余嫣紅十分內疚,按照他的行為模式,應該日夜陪在床前以慰藉病人,或持械去劫兩個頂級醫來,甚至去皇宮搶些千年人參萬年王八來,都還比較靠譜些。

「後頭那余氏亡故了,燁哥兒連出殯都沒等,便又走了。這一走,就是好些年。」想起往事,常嬤嬤不勝唏噓,「統共十來日功夫,只在余氏沒了後的幾日,燁哥兒說了些自己有眼無珠,錯識了曼娘,此後再無多一句。」

照理說,死老婆是蠻嚴重的事,何況又是新婚妻,還死的這麼迅雷不及掩耳,哪個正常的鰥夫不想找人說兩句呢,怕是連長柏都會多作幾首五言感嘆一下結髮夫妻卻有緣無分。

「那麼,依嬤嬤的意思……」明蘭聽的眼睛發亮。

常嬤嬤低下頭,反復思量。

當初她不是沒起疑過,也曾旁敲側擊過兩次,說‘年輕輕的,怎麼說病就病,說沒就沒了呢’,可顧廷燁始終避過不談。不過依舊叫自己看出些蹊蹺,顧廷燁臉上雖不露,但舉止言行間,她能察覺出顧廷燁那似帶著厭煩意味的迴避,提也不願提,彷彿最好完全沒有這件事情。而顧廷燁的性格,不是逃避之人。

「那余氏之死,當與燁哥兒無有干係。」常嬤嬤一字一句的吐出來,神情鄭重,「非但無干,且那余氏當是出了大過錯的。」至於和顧家有沒有關係,她卻不敢下定論了。

明蘭深深的出了一口氣,有些輕鬆。說句事後諸葛亮的話,其實她也有這種感覺。

既如此,那麼餘家的反應就能對上號了。他們自覺有愧,所以不曾追究計較餘嫣紅之死,也不敢叫顧廷燁續娶余家女為填房,更不敢再擺岳家的架常來常往。在今早之前,顧餘兩家的行為都很符合這個推論。可又是什麼給了余大包天的膽量,居然上門來尋釁?!

明蘭好生疑惑,一再苦苦思;忽然間,腦中一道靈光閃過。今早爭鬧,餘大提及顧廷燁時,那陣不自然的眼神閃爍躲避,莫名叫明蘭記了起來。

「……那余氏過身前後,侯爺可曾與余家打過交道?」明蘭忽問道。

常嬤嬤呆了一呆,趕忙道:「應當不曾罷。哥兒心煩的很,連喪事都沒過去,就忙不迭的又走了。」

宛若一道裂縫,撕開混沌已久的黑夜,滿腹的疑慮終有了一個最合理的解釋。明蘭用力的舒緩的吐出一口濁氣,緩緩站起來,托著後腰走了幾步,忽回頭而笑。

「咱們且不論余家姐姐是怎麼沒的,反正應當是自尋其咎,余家有愧。這是件決計不好說出口的事,是以知情的人少。這事在顧家,大約只有老侯爺,夫人,還有侯爺知道,在余家,只有餘大人和余大知道,余家其餘人當時在登州,應是不知的。」

「那為何余大還敢……」常嬤嬤一陣糊塗,這年頭做了虧心事的人哪來的膽。

「因為有人從中作了梗。」

明蘭站在當中,微微而笑,「一直以來,余家大房都自認理虧,嚥下苦水不敢聲張,更不敢滋事。可有個人,最近忽尋上門去,對余大說,當初之事,侯爺並不知情。」

常嬤嬤瞇縫的眼睛倏然睜開,神情大震。

「侯爺知道自己知情,我們也知道侯爺知情,夫人更知道侯爺知情,可餘家卻不知。當初事發之時,兩家都猝不及防。之後的喪事,還有善後,定都是由夫人辦理。」明蘭小心推敲著當時的情形,越想越合理,「出事時,余家又愧又慚,必不敢細問。」

常嬤嬤漸漸抓住重點了,隨著明蘭的思,緩緩接下去道:「然而,最近卻有人與余家說,其實這事燁哥兒並不清楚,若是好好遮掩,不定能含糊過去。」

至於那人是誰,她們倆都心知肚明。

明蘭緩緩坐到常嬤嬤面前,微笑道:「不但如此,那人還許諾種種好處。余大人仕途不順,餘閣老卻日不多了,倘若能過繼一在余氏名下,那孩必得認餘家為外祖,將來興許還有沾光助力的機會。」而這些種種,餘家其餘人是不知的。

「……這不是詐人麼!」過了半響,常嬤嬤才回過神來,「騙得了一時,也騙不了一世呀。待哥兒回來,不都穿幫了?」

「余家,本就只是一枚棋。」明蘭的笑容有些冷,「一旦我鬆了口,由著他們到外頭吵吵去,說是已得了顧家的應承,典儀以後再辦,先緊著給餘閣老沖喜,余家辦上幾桌酒水,叫昌哥兒人前人後拜見一番,弄它個木已成舟,倒霉的不過是余家和侯爺。」

到時,顧廷燁的難堪可想而知,不但年少時的輕狂要被重新提出來羞辱一番(搞不好還有言官來湊熱鬧),還有承嗣難題,除非他狠下心除了那孩,不然真是後患無窮。

至於餘大夫婦,就像康姨媽一樣,一旦利用完了,那人又怎會管他們死活呢?

常嬤嬤倒吸一口涼氣,失聲道:「好毒計!」

她呆了半響,正待問明蘭該如何對策,卻見她怔怔的仰頭出神,不由得出言相詢。

「這件事,鞏姨娘大約也是知道的罷。」明蘭抬頭凝思。

當初,余家陪嫁過來的人手,早已攆的攆,賣的賣,或發還給余家,只有紅綃留著;她自小陪在余氏身邊,應當一清二楚。到如今,明蘭才終於明白,為何顧廷燁對這麼個我見猶憐的女總一臉厭惡;有個清楚自己不與為人所知的隱秘的人在跟前,總是令人不快的。

「這事,她一定籌謀了許久,光是空口白話,估計嫣然姐姐的爹也沒這麼輕信,還需一個人證。」明蘭思緒跑遠了,嘴裡喃喃著,「那陣和四五兩房分家時;鞏姨娘總愛往那頭跑,那會兒我事多,懶得去管她。如今想來,那人定是那時尋機把鞏姨娘帶出去過,由她佐證侯爺的確是不知情的,如此,余大人才敢壯起膽,這般造次!」

怪不得那老妖婆非要挑在這個時候發難,怪不得鞏紅綃在那之後就老實的不像話,她還以為自己霸氣外露把人給鎮住了呢。

常嬤嬤聽的咬牙切齒:「這賤人!這賤人!」她罵的是分別兩個人,「夫人,旁的人咱們管不了,先把姓鞏的這賤人捆起來!」

明蘭苦笑:「人家想做的都做完了,還綑她作甚。唉,也罷,亡羊補牢,為時未晚。」隨即高聲叫了崔媽媽來,低聲吩咐叫人把紅綃看管起來,崔媽媽應聲而去。

「夫人,現下咱們怎麼辦?」這次常嬤嬤著實有些慌了手腳。

明蘭反倒鎮定了,世上第一等恐懼就是不知情,現在她多少有了些底,反而不怕了。她笑道:「還能怎樣?以牙還牙唄,咱們也使一把詐術。」

常嬤嬤明白她的意思,驚疑道:「倘若余家不入殻怎辦?又倘若咱們都想錯了,怎辦?」

明蘭歪頭想了想,攤攤手:「我已叫齊了護衛隊,若真沒轍了,我帶上細軟,嬤嬤帶上年哥兒,咱們到山裡的溫泉莊避難去。那裡易守難攻,看哪個能打上去?!」

常嬤嬤啞然,乾瞪眼出氣。

明蘭嘆息,不到真擋不住了,還是在府裡生孩比較穩妥,畢竟準備了幾個月,一應物件人手都是齊備的,真到了山上,缺這少那的,就是緊急去找醫,怕都來不及。

……

美美的睡了一覺,伸著懶腰起了床,又連著扒了兩碗飯,明蘭抹抹嘴,鬥志激昂的等了一上午,直到吃午飯了,還是木有人來踢館,只好又去睡午覺。等到再次睜眼時,毫不意外的聽到綠枝夾雜著咯吱咬牙聲的通報:「余家又來人了,還在小花廳!」

明蘭頗有一種‘渴戰已久’的振奮感覺,十分霸氣的一揮手:「更衣,見客。」其實她更想喊的是‘關門,放狗’這句話。

再見余大,明蘭有充分的時間把她從頭到腳打量一番,是怎麼樣的膽氣和臉皮,能夠這麼上門來鬧(前提是自己推測正確)。餘大叫她看的渾身發麻,卻依舊能翻個很有氣勢的吊梢眼過來,然後威嚴道:「怎麼說罷?你應是不應。」

很有黑社會談判的架勢嘛;明蘭左右看了看,笑道:「我還當今日能拜見余老夫人呢。」

餘四臉上頗帶了幾分倦意:「娘本是要來的,她身不好,我們好容易才勸住了。」

「四嬸嬸至孝,難為您費心了。」明蘭微笑的十分溫和,然後轉頭對著一旁看好戲的夫人和鬥雞般的餘大,「若叫老夫人聽了咱們的話,沒準也得躺倒了。」

余大神色一凜:「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只道,倘使我硬是不肯,伯母又待如何呢?」明蘭慢吞吞道。

余大一肚火氣,冷笑一聲,高聲道:「我那苦命的孩兒,嫁到你們顧家不到一年,就喪了性命,好歹給個說法罷!倘若覺著我不夠分量,我這便請婆母,旁的耆老來!」

餘四見氣氛緊張,忙道:「明蘭,你別急,這不是為著我家公爹麼,也就走個過場,沖沖喜,叫老人家高興一下。」

「唉喲,我苦命的女兒喲,可憐你早死在顧家,連個捧瓦罐的都沒有……」感覺上來了,余大竟還哭號起來,可惜沒有眼淚。

「伯母先別哭,聽我說見事兒。」明蘭趕緊擺手道,「昨日您走後,恰好有人來我,那是侯爺自小信重的一位嬤嬤,便是在外頭那幾年,也是這位嬤嬤照料的。」

明蘭笑瞇瞇說著,滿意的看到余大止住了假哭,疑惑的聽著,她繼續道,「嬤嬤見我滿臉官司,便問我情由,我說了過繼的事。嬤嬤大吃一驚,只拍桌大罵‘豈有此理,好厚的臉皮’,余伯母,您道這是為何?」

余大臉色漸變,直覺反應的去看夫人,夫人朝她微笑,以眼神示意,余大回過頭來,強硬的瞪著明蘭:「我還真不知了!」

好個不見黃河心不死!明蘭心中冷笑,開始下賭注,臉上卻愈發笑的溫厚:「聽了嬤嬤的話,我猶自不信,嫣然姐姐何等的溫良淑德,嫣紅姐姐怎會如此?!」

余大開始臉上泛青了,還用力咬唇死撐著。

「是以,我就將鞏姨娘帶了來問話。說起來,她也是余家人,伯母最近可見過她?」明蘭輕飄飄的擲出這句話,細細觀察餘大的表情,只見她明顯停了一拍呼吸,明蘭笑了笑,繼續道,「她說了好些事與我聽,我這才曉得為何侯爺從來不願提起嫣紅姐姐。」

余大撐不住了,開始身形搖動,餘四聽的雲裡霧裡,只看著妯娌發呆。這時,坐在那頭的夫人忽的輕笑一聲,悠遊道:「紅綃可不是多話的喲,難不成有人嚇她打她了?」

明蘭連頭也不轉,笑瞇瞇的盯著餘大:「聽說鞏姨娘是在您跟前大的,她的性您最清楚不過。她是個聰明人,知道在府裡也就這樣了。餘下的,無非是前程二字。有人能許她的,我翻個倍添上,您說,她會如何?」

餘大呼吸粗了起來,無措的再去看夫人,這次連夫人也變了神色,她只知鞏紅綃昨夜起已被看管起來了,再難與外頭傳消息,細裡如何,她也不清楚。

「鞏家老娘還在罷。我許她母女團聚,一輩夠用的銀,良籍,田庄,回頭再招個贅婿,生個兒,比什麼不強?伯母,您說呢?」

明蘭故意壓低了聲音,顏色溫柔輕慢,湊到餘大跟前,故意緩聲緩氣道,余大艱難的嚥了一口空氣,看著明蘭,滿臉驚疑不定,連自己嗓音發顫了猶自不知:「……你,你是說,侯爺……他早就……」

「親家母!」夫人高聲喝斷,人已立起。

余大憮然住了口。

明蘭從鼻裡哼出不屑來:「這些日來,我原先還覺著侯爺對余家不理不問,有些不好,自知了其中底細後,叫我說一句呀……」她忽的冷了臉色,面上盡是譏諷之意,「哼!還能叫嫣紅姐姐依舊躺在顧氏墳塋中,受著顧家孫的香火供奉,已是仁至義盡,全了兩家的體面了!可嘆人心竟還不足,竟上門羞辱,道是顧家好欺負麼?!」

余大似是連指尖都蒼白了,坐在那裡搖搖欲墜,餘四也漸聽出些門道來,觀今日情形,竟是姪女在顧家犯了大錯,說不好還是醜事,想起自家居然還敢上門來鬧,這不是生生把顧侯得罪狠了麼?!她頓時嚇出一身冷汗來,慌張無措的望著明蘭。

明蘭轉身坐向她,柔聲道:「四嬸嬸,我料你也是不知的罷。」

餘四連連點頭,苦聲道,「為著公爹的病漸漸重了,我和你四叔這兩個月才從登州趕來的,如何知道?」

明蘭微微側了側眼神,意有所指道:「四嬸嬸,你是個明白人,可別跟伯母似的辦糊塗事,叫人當了槍使,給余家惹下大禍。」

餘四順著明蘭的眼神,看了眼夫人,再看看自家委頓不振的大嫂,思忖片刻,心頭漸漸敞亮,事已明白五六分了。

明蘭斜眼看著餘大,清楚的吐字:「過繼之事,萬難從命。倘若余伯母依舊不肯饒過,便請使出手段來罷,我如今身重,待侯爺回來後親往余府一趟,將嫣紅姐姐當初的事,跟余大人另餘家族人好好說道說道,論個明白!」

余大呻吟一聲,不知真假的半暈了過去。

餘四深吸一口氣,已知此事實是個大大的笑話,今日越早結束越好,當下扶起妯娌便道,「明蘭,這兩日是我家唐突無禮了,我們這就回去,侯爺若有氣……」她自己也覺著難開口,只能深深的看著明蘭,「萬望你念著舊情,擔待一二。」

明蘭嘆了口氣,和氣道:「四嬸嬸,別說我和嫣然姐姐的情同手足,便是您待我的情分,老夫人和我祖母的情分,也是在的。」

餘四鬆了口氣,趕緊叫了丫鬟來幫著扶住餘大,跟夫人都不多說一句,便低頭匆匆告辭了。

「夫人若是無有旁的訓導,我這便歇息去了。」明蘭看著她們離去,也慢慢站起身。

「慢著。」

夫人目睹了全部經過,暗嘆終遇上對手了,原本計劃要拖延許多日的計策,全都提早叫破了,好在她早有準備。

明蘭緩緩的轉過身,挑眉道:「夫人還有何見教?」

夫人也不說話,只揚手朝旁邊的丫鬟揮了揮。

側邊的折紫竹門簾被輕輕捲起,一對母低頭而進,恭敬的站在當中,向明蘭和夫人福了福,女脆生生的嗓音,像是敲擊在戲台上的唱和。

「曼娘見過夫人和夫人了。」

明蘭再緩緩坐下,好整以暇的等著,只是身旁的丹橘和綠枝快兩眼冒火了。

夫人笑的有恃無恐,依舊用她那不疾不徐的調道:「過繼一事,既那余家都不爭了,我也就不多話了。不過,」她指了指昌哥兒,「這孩到底是侯爺的骨肉,總流落在外也是不妥,是以……」

「是以,我這做嫡母,應當寬大為懷,將這孩接進府來,認祖歸宗,是也不是?」明蘭不耐了,肚腹有些隱隱作痛,下墜之感忽明顯起來,她直接截斷老妖婆的話,替她說完,「可昌哥兒不是侯爺不叫進府的麼?哦,是侯爺一時糊塗,拉不下面,我這做主母的,當賢良淑德為本,好好勸說侯爺,是也不是?」

聽著這一番連譏帶諷,夫人臉皮似乎抽搐了幾下,明蘭看的有趣,繼續一溜串下去,「還有,倘若昌哥兒進府了,自也不能落下曼娘。留去母,傷天理,有違人和,怎可叫人家相依為命的母骨肉分離呢?所以,曼娘也當進府,是也不是?」

向媽媽見主被連連搶白,沉聲喝道,「請慎言,夫人敬重長輩的禮數哪裡去了?」明蘭笑的很賴皮:「原就是為著敬重,怕長輩累著,替她把話都說了不是。」向媽媽氣結,夫人沉著臉,她這把年紀了,總不好和小媳婦鬥嘴,**份了。

「只有一事,明蘭實在不解,」明蘭笑嘻嘻道,「當初老侯爺可是堅不肯叫曼娘進門的。咱們不能因著老侯爺過世了,就不拿他的話當回事了呀。」

夫人面無表情,似是也動了氣:「老侯爺的意思是,不可叫曼娘在正房進門前到府裡,免得落了親家的面。也是嫣紅年輕,性躁,不肯容人,不然早叫她進門了。」

明蘭大是佩服,也不留口德,笑道:「昨日當著余家的麵,您還把嫣紅姐姐誇的跟朵花兒似的,這會兒就成‘不肯容人’了?什麼話都叫您說盡了,我可真見識了。」

夫人大怒,拍案待罵,明蘭嬉皮笑臉的連忙舉手打住,「是我的不是,我錯了,說話沒個遮攔,您是出了名的好脾氣,想來也不會和小輩一般計較罷!」夫人氣息起伏了幾個回合,生生壓了下去,忽想起自己的台詞都叫明蘭給搶了,接下去該說什麼呢?

明蘭瞧她臉色變化,好笑道:「既要叫她們母進門,好歹讓我問兩句話罷。」

夫人忍著氣點頭。

明蘭去看下頭的曼娘,卻見曼娘也在看自己,她臉上頗有些驚訝,似是被自己剛才那番表現給煞到。看她帶著輕視的神情,大約是在想,這麼個沒教養的丫頭怎麼哄住顧廷燁的呢,明蘭很想替自己表白一下,其實她平常絕對是溫良恭儉讓的五好青年。

「夫人,」曼娘已低下頭去,聲音哀如空谷幽蘭,迴盪在屋中,「曼娘出身卑微,原不敢有甚奢望,隻幼可憐,無能無父。請夫人垂憐,給我們母一條活罷!」說著便跪下,連連磕頭,又拉著昌哥兒也跪了。

這許多年的東奔西跑,她的容貌早已不復光鮮,只一把好嗓還在。

明蘭四下看看,深覺四周觀眾委實少了些,可惜了這般大腕的角兒,曼娘此番是媚眼做給了瞎看,自己根本沒有感動,反而肚腹開始一陣陣輕輕的抽痛。

「那年在登州見著夫人,曼娘有眼不知泰山,衝撞了夫人,請夫人勿要責怪!」她磕頭愈發起勁,「那日聽夫人替余家大小姐出頭,哪知日後夫人會歸了顧氏……」言下之意,暗指明蘭行事不檢,言行不一。

明蘭一點都不氣,只淡淡道:「我沒你聰明,婚姻大事只知聽長輩的。長輩叫嫁,我就嫁了,哪裡知道這許多計較。姑娘高看我了。」

曼娘一窒,一時停了哭求。

「聽你說話,有副好嗓呀。」明蘭忽道,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曼娘也沒料到,愣了一下,反應迅速的哽咽道,「奴家命苦,自小四處討生活。」

「看你唱功身段俱是上乘,只可惜托了女兒身,不能登台獻藝。」明蘭不聽她表演,只微笑道,「聽說你最愛唱的是《琉雲翹傳》?便是後來跟了侯爺,衣食無憂後,依舊時常在家裡唱這支曲兒?一段段拆開了唱,尤其是那段‘探花郎雪夜追佳人,琉璃女泣血表心跡’,於無人時,你更是一字一句反復的唱。」

曼娘完全愣了,掌心微微發涼,這是她心底的隱事。

「咱們都是女,你跟我說句老實話。」明蘭滿臉的笑容,一副熟稔的口氣,「你可豔羨那琉璃夫人?」曼娘張了張嘴,不知如何回話。

明蘭替她回答,對著夫人笑道,「我真是廢話了,自是艷羨了,不然怎麼脫了賤籍後,還日夜唱這曲,生怕人家不知道她原是做什麼行當的。」

曼娘臉色煞白,狠狠的咬著下唇。

毛氏兵法有云,要打自己的仗,不能讓敵人牽著鼻走。敵人想打平原仗,你就逼它打山地戰,敵人想正面對決,你就游擊擾敵。所以,曼娘想談身世可憐,明蘭就談藝術追求,曼娘想拿兒說事,她就繞開這個話題。

「高士捨下一身錦衣榮華,拋卻恩師和雙親的期許,眾叛親離也要娶了琉璃夫人,真是羨煞我等一干平庸女了。」明蘭玩味的看著曼娘,「觀你行事,也不像那貪圖舒適安逸的,攜幾千里追隨侯爺,是個有大志向的呀。莫非……」她笑了笑,「莫非你想效仿琉璃夫人,叫侯爺也不顧世人成見,明媒正娶了你?」

「不!」便是再日思夜想的念頭,曼娘也直覺的否掉了,正想說‘小女出身卑賤,如何敢有這個念頭’,卻又被明蘭打斷,只聽她玩笑道,「你要小心喲,一樣的話說多了,當心菩薩聽見,就當真了。」

曼娘一咬唇,竟真說不出口了。一旁的夫人聽的瞠目,有心幫忙,卻不知從哪裡插嘴。

「這也沒什麼。」明蘭忍著肚腹下墜的酸痛感,半調侃道,「人有上進之心,是好事。你不進侯府,不要安逸日,只要侯爺這個人。正可見你有識人之明,知道侯爺是囊中之錐,他日必能破囊而出,遠勝於那等狗眼看人低的!」

一邊說,一邊有意無意的瞥了夫人一眼,直把人氣了個仰倒。

曼娘不再說話,收斂了可憐模樣,只沉著眼色,死盯著明蘭。

「可到了到了,你還是沒能成第二個琉璃夫人。」明蘭不懼她的目光,越生氣越好,只逕自道,「你機關算盡,依舊沒有名分,非但不能進門,連兒都不能認祖歸宗!」

「你——!」曼娘的喉嚨竄出滿含怒氣委屈的一聲。

「你可知這是為什麼?」明蘭搶道。

曼娘一雙怒目只瞪著明蘭,宛如一隻蟄伏的雌獸,蓄勢待發要撲上去。

「我來告訴你。」明蘭也不再笑了,神色認真,「你最大的錯處,就是沒明白,真喜歡一個人,就該為他著想。」

「侯爺心裡仰慕父親甚矣,嘴裡說的再狠,也想父和睦;若琉璃夫人是你,她早就離開侯爺,絕不叫他們父因你而不斷爭執生隙。侯爺想娶個賢惠的大家閨秀,若琉璃夫人是你,她早就扭頭就走,絕不礙著侯爺的前程,而非如你,反去登州攪了親事。侯爺想一雙兒女平安康泰,若琉璃夫人是你,她定好好教養孩兒,讓他們自立堅強的成人,而不是把稚齡女兒扔下,又拖著四歲的兒遠走天涯。我問你一句,現如今昌哥兒識多少字了,讀了多少書了?」

明蘭語氣平淡,卻字字句句如針扎。

曼娘粗粗的喘著氣,她半生籌謀,盡皆歸於流水,如何不恨,齒縫裡卻迸不出一句話。她自小景仰琉璃夫人,處處想她;她可以說明蘭是富貴出身,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可琉璃夫人當時的處境只有比自己更為艱難。

「從始至終,你只念著自己。不論侯爺願不願,你的兒女如何,你只依著自己的念頭行事。你這樣,也配和琉璃夫人相比?!」明蘭刻意露出鄙夷神色,「有你這番死纏爛打的功夫,人家早在救助老弱貧苦無數,立起自己一番家業了!」

那是個神奇的女,種種才能也就不細說了,每次讀記載琉璃夫人的札記,明蘭就覺著像在看《天方夜譚》,忍不住嚴重懷疑這是後人添油加醋的神話。其實活到琉璃夫人那個份上,有沒有那位高大士死命相愛,已不很重要了,套一句政治課上的話,她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價值,並過的很快活。

曼娘雙眼赤紅,手指幾乎把地毯摳出洞來,滿心怨毒的瞪著明蘭。

「自然了。」明蘭最後補充,語氣再溫和,甚至透著一股憐憫,「最最要緊的,是侯爺從來不像高大士喜愛琉璃夫人那般喜愛過你。這便俱休矣了……」

這句話成了壓垮曼娘的最後一根稻草;那一瞬,曼娘渾然不知自己在做甚,只瘋了似的要撲上去,卻叫丹橘帶來的丫鬟們死死壓住。旁邊的小男孩已被嚇壞了,瑟縮著發抖,曼娘嘴裡猶自低低詛咒著,「你這賤人……」

明蘭轉頭看著夫人,涼涼道:「您還要叫她進門麼?」夫人旁觀的異常震驚,嘴唇動了幾動,沒有說話。明蘭再次轉過頭,見曼娘已漸漸喘勻了氣,明蘭道:「放開她罷。」

曼娘漠然的抬起頭,滿臉都淚痕,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