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東風吹,戰鼓擂之五:戲既已開鑼了,就得演下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一個身著寶藍色斜紋繡團薄綢的中年男,疾步往裡屋走去,院中的丫鬟婆無不露出驚訝神情:這些年來,若非有請,老爺是絕不踏入主屋一步的。

康姨媽正端坐堂中和兒康晉說話,她神色和藹:「你好好辦差,我已與你舅舅說了,待你這任滿了,就給你謀個外放。」康晉年近十,面容白淨敦厚,他聞言便低聲勸道:「娘,您別再去求舅舅了。前陣元兒還來信說舅母的不是,您再這麼著,舅舅又要為難了。」

「這你別管,只要你外祖母在一日,王家還輪不到你舅母做主。」

康姨媽還待再說兩句,冷不防瞅見丈夫站在門口,她楞了半刻,康晉連忙作揖行禮,恭敬道:「爹來了。」康老爺瞥了長一眼,冷冷道:「你先出去,我和你娘有話說。」

康晉素來敬畏父親,當下也不敢多說,轉身就出去了。

「真是稀客,哪陣風把老爺吹來了。」

康姨媽冷眼看著直如陌生人般的丈夫,只見他明明已年近五十,卻只如十幾許般儒雅秀,思及自己為了家裡日夜操心,卻早生華髮,人老珠黃,她不禁一陣氣悶。

康老爺幾步走進來,揮手把左右丫鬟都屏退,臉色隨即沉了下來:「我再不來,怕你把我的兒女都賣了還不知道!」

康姨媽心頭咯噔一聲,卻強撐著道:「家計艱難的人家,賣兒賣女倒也不稀奇。」

說及銀,康老爺也不禁面上一臊,隨即喝道:「你把兆兒弄哪兒去了?」

「她身不好,病了幾日,這會兒天熱,我怕她染的是時疫,危及家人,便把她送到莊裡養病了。」康姨媽早有準備,說起來臉不紅氣不喘。

「放屁!」康老爺不禁爆粗口,「到了今日,你還滿口謊言。康家正經的姑娘,你當是丫頭奴才,說賣就賣,說給人做妾就做妾!你眼裡還有我麼?!」

康姨媽知事已暴露,沉下一顆心,嘴裡不饒人,譏道:「老爺如今倒像個做爹的了,還知道心疼閨女,只不知老爺這十幾年來見過兆兒幾回,怕是父女倆當面走過,老爺也未必能認出來罷!」

「休得顧左右而言他!」康老爺眼色發狠,「你只說,兆兒哪裡去了?」

「想來老爺已知道了,何須多問!我給兆兒尋了好前程。」

「你,你……」康老爺指著妻,頜下絡長須不住抖動,顯是氣,「你居然叫兆兒去做妾!我們康家的臉都叫你丟盡了!」

「丟臉?」康姨媽冷哼一聲,提高聲音,「丟康家臉面的怕不是我罷!老爺的好二弟,前年將庶出的一個閨女給人做小時,你怎麼不去擺長兄的款兒,去責備他們丟臉?」

思及幾個不敬長兄的弟弟,康老爺又是一陣惱怒。

「何況……」康姨媽語調一轉,軟乎了語氣,「我這也是為了康家。前陣,老爺不是正謀著起復麼?若顧侯能幫老爺一把,豈不事半功倍!」

早在決心趟這渾水起,她就備好了說辭,「以前咱們和顧家只沾了個轉折親,還得看我妹妹夫的臉色。你不是總瞧不上妹夫麼,說他圓滑,一味的鑽營,丟進了讀書人的風骨。如今,只要顧家收下了兆兒,雖名聲難聽些,但得了實惠。外甥女顧著親戚的面,必不會虧待兆兒,只要兆兒能生下一男半女,咱們也能和顧家直接來往,豈不兩全其美?」

其實這只是一半理由,還有一半是存心給明蘭難看,看那小庶女如今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她就來氣,順便出口惡氣。

康老爺從頭聽到尾,臉色一陣青白一陣紅紫,似是有些心動,又似是惱怒非常,一把鬍鬚抖個停。「你,你做的好事!」憋半天,他才憋這句話來,然後把一張紙摔在康姨媽面前,「你自己看看罷!」康姨媽狐疑不已,緩緩拾起那紙來看,才讀得幾行就臉色大變。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康老爺不住的在屋裡走來走去,嘴裡罵道,「我本託妹夫在都察院照應些,別像上回似的又是一紙劾疏壞事!本來好好的,誰知幾日前有人彈我素行不撿,昨日吏部駁了我的條陳。」

康姨媽心頭一團亂麻,慌亂道:「不是說妹夫如今調任兵部管糧道了麼?興許都察院的事彈壓不住,也是有的。」這是她生平頭一次替盛家人說話。

「什麼調任,那是高升!」康老爺又妒又恨,火直上湧,「照常例,左右侍郎要才能任職,盛紘這才升至四一年哪!還主管兵事糧道,肥差又是要差,你可知這是何意?」

他深出了一口氣,胸中妒火中燒,「這是上頭要重用他!皇上把他當自己人呢,這才把他擺在要緊處!」至於皇帝為什麼把盛紘當自己人,這個問題康姨媽倒沒問。

「官場上的人都眼毒著呢,如今盛紘勢頭正好,又剛離任都察院,哪個不給他幾分面。倘若他有心彈壓,怎會出事?!」

康老爺越說越氣,走到妻面前,恨聲數落:「結了這門貴親,盛家如今正得意著呢,哪裡肯分一杯羹給旁人!你還上趕著送個貴妾去分寵?這不是挖人牆角麼!偷雞不成蝕把米,沒吃上羊肉,反惹了一身羊騷!」

康姨媽又驚又懼,拿在手中的紙張不住的顫抖,無話可說之下,只能道:「你,你怎麼不早說?你只說託了世交,沒說又求著妹夫!」要是早知道,她也不會這個時候去撞槍口。

康老爺一窒,他素日瞧不慣盛紘出身科舉皆不如自己,偏仕途比自己強,加之康王氏喜作勢拿喬,便不願對妻說有事托盛紘。

康姨媽重重的喘了幾口氣,眼中陰戾之氣更盛,她切齒道:「事已如此,既已得罪了妹夫,性一不做二不休,定要成了這事!」她忽想起夫人的承諾,說只要兆兒進了門,她一定助她得寵生。憶起這個,宛若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康姨媽喃喃起來,不停的說服自己:「不怕不怕。便是眼下難些,等個幾年就好了。」

反正丈夫和自己不一條心,丈夫升官發財,只會助長那幾個小妖精的氣焰,不如圖謀以後,等兆兒站住了腳跟,還能惠及自己的兒女。

啪!一個耳光重重落下,白皙的面頰上迅速浮起一個印。

康姨媽捂著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康老爺,啞著嗓:「你,你敢打我?!」

「愚不可及!」

康老爺臉色陰沉可怖,放下手掌,「你當我是如何知道此事的!你那得意的好女婿適才來過了,說什麼不忍妻妹為妾,若得我二人的許可,兆兒的婚事就包在他們夫婦身上。我直羞的一張老臉無處可放。」他也終明白了盛紘為何忽不肯相助了,想到自己辛苦謀劃的仕途再泡湯,真恨煞人也!

「若非看在你為公婆侍孝期年,我定一紙休書給你!」康老爺咬牙切齒。

「別笑掉大牙了!」康姨媽一個翻身站了起來,尖叫道,「你若有種,這會兒就休了我!別是捨不得我們王家的助力罷。你當我願過這日?!沒完沒了的討小老婆,偌大的宅都快容不下了!趁早攆了我們娘兒幾個,你和你的小妖精過好日去罷!」

康老爺大怒:「男妻四妾乃是常事,你自己善妒歹毒,就休說這那!妻賢夫禍少,就是討了你這禍害,我才鬱鬱半生不得志!若非為著父母之命,我焉能娶你!」

「康海豐!你只有妻四妾麼!」康姨媽狀若瘋婦,上前扯著康老爺的袖,「你這好色之徒,你當旁人瞧不出你那黑心肝麼!倘你是個長進的,能立事當家,叫我能安生日,別為兒女前程和銀操心,哪怕你討上個小老婆呢,我絕不吭一聲!偏你裝的道貌岸然,全無能耐,今兒求告我哥哥,明兒託付我妹夫,還要拿我的陪嫁來填窟窿!」

她用力捶打著丈夫,邊哭邊叫罵,「真沒出息的,待我們娘兒幾個好些也罷了!兩頭你好歹也落著一邊呀!只會拿個大架,見天算計我的陪嫁,我這一輩全毀了!」

「不可理喻!」

康老爺叫她哭纏的心煩厭惡,一把甩開她,大步走出屋,頭也不回。

康姨媽委頓在地上,捂著臉面嗚嗚哭了起來,她也不知該怨恨誰。

父親慈愛,原也不固執與康家接親,母親是從來看不上這個浮誇自大的康氏世家的,是她自己在屏風後頭瞧中的;當初她嗤之以鼻的盛紘卻日漸出色,愚笨沒能耐的妹卻愈發風光;疼愛妹妹的兄長有了妻兒後,也漸漸不那麼有求必應了。

她直覺得天地無眼,明明自己容貌既美,又有手段,偏這般命苦,獨自哭了半天,她忽想起一要緊事,趕緊收起眼淚,忍著心酸整頓妝容,又叫人備車要出門。

車行向北,約過了大半個時辰,來到一所清淨的宅邸門前;小小巧巧的進院落,倒也布置的清雅乾淨,院中柳綠花紅,正是盛夏好光景。

「,便是您不來,我也要去尋你呢。」一個婆引著康姨媽往裡走,「可出大事了,我們奶奶從今早哭至這會兒,飯都沒吃呢。」

康姨媽心急如焚,不願多說半句,只快步往裡走。一進了裡屋,卻見康允兒神色萎靡,眼睛紅腫如個大桃,她頓時一陣心疼,攬女兒在懷裡不住哄勸。

「自昨日半夜收了宥陽來的信後,他便不肯和我說話了,今日一早就出了門。我看了那封信,才知是怎麼一回事。」康允兒淚如泉湧,直哭的氣喘,「娘,你為何要如此呀!」

康姨媽怒道:「這糊塗小不知親疏麼!你是他的枕邊人,又為他生兒育女,他竟要為了堂親來惱你?!待我去罵醒他!」

允兒秉性柔善,她明知是母親的不對,卻也不敢過分責備,只哭道:「我早與你說過,盛家這兩房兄弟,直比尋常人家的嫡親兄弟還要好,更別說叔祖母對大房是有恩德的。我今早問了報信的奴才,說我公公一收到叔祖母的信就勃然大怒,紜姑母連我也罵上了!你女婿是多孝順的人哪,如何會違了親長的意思!」

康姨媽心知這話一點沒錯,卻忍不住破口大罵:「不過是商賈人家,當初若不是你的年紀不好耽擱了,哪裡輪的上他家!你別怕,我看盛家哪個敢找你出氣!」

「娘~~~!」允兒哀哀的叫了一聲,哽咽半刻,才道,「信上說,婆婆叫我回宥陽!」

康姨媽一時沒反應過來,呆呆道:「叫你回去做什麼?長梧的起居誰來照顧,京中官眷往來誰去張羅?」

允兒哭道:「信上說,老家會另派得用的丫頭來服侍的。叫我帶著孩回去,一來盡孝道,二來叫公婆瞧瞧孫兒孫女,來,若父親答應,還要給兆兒妹妹說親。公婆說,他們到底隔了一層,要我這個親姐姐過去,才好替妹尋個親家……」

「你又不是長媳,服侍什麼公婆!」這話康姨媽自己也覺得無理取鬧。

允兒淚如珠串,紛紛而下,直哭的淚眼婆娑:「娘,我自嫁過來,就自己當家。原本婆婆就想叫我在老家站規矩幾年的,何況好些外放的官兒,原就是兒媳在家伺候公婆,男人攜妾室上任。還是叔祖母說情,我才如此舒坦自在,又能兒女成雙。如今婆母親自開口了,我如何敢不從,我到底沒在夫家長輩那兒盡孝過幾日!」

康姨媽一時天旋地轉,眩暈後半響,她才漸漸定住:「女婿就什麼也沒說?」

「他只說了一句話。」允兒不斷摁乾淚水,傷心道,「當年祖母過世前,趁著人還清楚,再拉著公公婆婆和紜姑母的手念叨,一定要孝順叔祖母,否則她死了不得安息!」

其實這道選擇題對長梧而言,一點也不難做。一邊是不怎麼著調的岳家,另一邊是至親至恩的盛老,兩房人情誼深厚,來往親密(官商互助),外加一個正當權的堂妹夫。為著一個不知道能否有寵並且根本沒見過面的妻庶妹,去得罪自小要好的堂妹兼顧侯正房,直如丟了西瓜去撿芝麻,而且不知能不能撿著。

不論從情感還是現實,他都毫不猶豫的照父母信中所說去辦。當然,老婆他還是喜歡的,不過盛家人的理智告訴他,官場上行走,不孝的罪名可不是鬧著玩的。

直至這一刻,康姨媽才對女兒深覺歉疚,她喃喃了半天說不出話來;允兒不忍心看母親如此,反而出言安慰了幾句。康姨媽便如著了瘋魔,赤著雙目,嘶啞道:「我絕不放過她們!等著瞧,等著瞧……」她連連咒罵,言下指的是盛老和明蘭。

允兒一聽,頓時尖聲道:「娘!你可千萬別再糊塗了!雖此刻公公婆婆盛怒,但只要我好好服侍,勤心本份,你女婿再求求情,想來總有過去的一日。倘若娘你再有什麼……舉動,女兒怕是這輩都不得和夫婿相聚了呀!」

其實盛維門風很好,長媳氏幾年未有所出,公婆都不曾叫納妾;短期還好,可若要十幾二十年,甚至要公婆過世才能夫妻團圓,那可就保不齊了。

聽了這話,康姨媽仰頭一倒,竟是暈厥過去了。屋裡眾人一陣慌亂,允兒又掐人中,又灌茶水,過了半響康姨媽才悠悠醒過來,從牙縫裡摒出聲音:「她們,竟敢,拿你來要挾我!」

……

得了允兒要回老家的消息,明蘭無端生出幾分內疚來,低聲道:「祖母素來喜歡二堂嫂的,如今為著我,竟連她也不顧了。」

崔媽媽心頭痛快,勸慰她道:「又不打她罵她,不過是叫她回去伺候公婆,做人媳婦的,哪個不是如此。況且母債女償,天公地道。要怪,就怪她那個不為兒女積陰德的娘!」她素少這麼口齒伶俐,連明蘭也叫她說住了。

吩咐丹橘備些東西給允兒送去後,明蘭依舊不曾開懷,心頭總有一抹陰霾驅之不去。

夫人到底想做什麼?

此人老謀深算,絕非張揚淺薄的康姨媽可比,便是康兆兒進了門,難道一定就能得寵?更何況這件事從頭到尾破綻不少,倘若自己奮力一擊,十有**能破計。那老女人假仁假義,慣會裝好賣乖,如今拼著撕破臉,只是為著這麼不痛不癢的惡心自己一番麼?!

明蘭愈發看不透了。

此刻,叫她看不透的那個人,卻在不慌不忙的聽人回話。

「這麼說,康家那條,是不成了?」

滿室幽暗中,夫人輕巧的點燃一注線香,緩緩插入香爐中,前頭案上供著一尊暗光沉澱的檀木彌勒佛。

「康已病倒了,是她身邊的王媽媽出來跟我說的。」向媽媽垂頭道。

「是個了得的,咱們是遇上對手了。」夫人輕言細語的,彷彿半分不氣,「好一招釜底抽薪,便是叫我戳穿了,人已送走了,一時半刻,我也拿不出第二個親戚姑娘來鬧的。哼,那沒用的東西,白費我許多唇舌,叫的嗓響,卻是個廢物!」

「真看不出,二夫人年紀輕輕的,下手卻這麼利,半點也沒露破綻,瞞得嚴實。」向媽媽嘆道,隨意瞥了主人一眼,猶豫道,「不如就此罷手也好。」

夫人搖搖頭:「來不及了,既開了鑼,就得把戲演下去。」

「夫人……」

夫人一抬手,叫向媽媽住了口,自己轉過身面對著那尊彌勒佛,眼神忽的迷離異常:「這尊佛,還是那年,老侯爺從一位南海高僧處請來的。說是笑口常開,能使萬事不留塵埃。你說,侯爺他鎮日在這兒參拜,求的是什麼呢?」

向媽媽一愣,苦笑:「這,旁人怎麼不知道。」

「我告訴你。」夫人聲音冷若冰玉,「彌勒是未來佛,他是想下輩和姐姐再續前緣呢。」

室內一陣窒息般的寂靜,向媽媽抬頭看著她一手奶大的姑娘,衰老的眼眶也紅了。夫人凝視著那尊不過半尺高的彌勒佛,淡淡道,「其實侯爺心裡清楚的很,姐姐絕非佳配,不好生育,不擅持家,還不長命。可他就是喜歡,旁的人,再好,再賢惠,也無用。」

說到這裡,她忽的一笑,眼中閃出異樣的光彩:「這一年來,瞧著那邊的熱乎勁,我才知道,跟他老一個樣,老二也是這天生的犟種,誰也沒法。」

向媽媽心中酸楚,笑道:「您別鑽牛角尖兒了,老侯爺待你多好呀,對您喜歡著呢。」

誰知夫人自嘲的哼了一聲:「喜歡?你不知道吧,其實他也喜歡白家那個風風火火的,也喜歡廷菸的生母,可這不一樣,這都不是……」都不是愛。

「他對姐姐,是糊了心竅的著迷,是前世的債。再不會有一樣的情分了。」夫人怔怔的,語氣異常苦澀。

忽然,她的眼中一陣悚人的神采,「你知道這些日來,為何咱們處處碰壁,屢屢受挫麼?哼,不是因為那兩人都聰明絕頂,而是因為他們夫妻同心,彼此信賴,無論外頭人如何整治,都壞不了根。這才是關口!」

「所以,這回,我只要盛明蘭的性命!」夫人仰視佛像,口氣忽的熾熱起來,「老二何嘗不喜歡外頭那個戲,何嘗不喜歡秋娘,哼,男人,不過為著心肝寶貝,什麼也顧不得了!哪怕老二以後再續娶一個,也不會再有這樣的情分了。哼,只要夫妻不是鐵板一塊,就好辦!」離間,攛掇,哪怕明蘭肚裡的孩能活下來,將來跟後母也是長好戲。

向媽媽心裡難過,哽咽道:「可這麼一來,您卻不能全身而退了。不若等上一等,沒準那邊自己就出了事呢。」

「不過是兩條,要麼叫老二用火慢慢把我煮了,要麼自己選個痛快。」夫人一臉輕描淡寫,「只消拿不住把柄,他最多把我趕出去。等?哼,等那邊兒女成群,長大成人?待到那時,便是那兩口出事,也輪不著煒兒了。」

「何況,以後還有這麼好的機會麼?」夫人想起自己的布置,不由得一陣興奮,「南邊要老二性命的多了去了,他以為自己隱祕,只要他的身邊人沿途留些痕跡,看他死在哪撥人手裡!就算他不死在外頭,待他回來時,也只能見到盛氏的屍首了。」

顧廷燁這人恩怨分明,明知顧聽煒的確全不知情,絕對不會下狠手。如今多事之秋,戰陣上刀槍不長眼,誰知顧廷燁能不能留下嗣才死!

只要顧廷煒好好的就成。倘若這會兒不出手,以後就再難出手了!等到顧廷燁傷心完,再娶填房,那也未必如盛明蘭一樣難對付,到再生下嫡,誰知要多少年。一個思念亡妻的丈夫,一個未必和睦的家庭,到時再使計挑唆(這個她很有經驗),遠勝如今無從下手。何況自己也年紀大了,廷燁夫婦卻正青壯,若是這麼嚥氣了,真是死也不甘心。

夫人略略斂了氣息,緩緩坐下:「這幾日,老二媳婦氣色如何?」

向媽媽定了一定神,清楚道:「雖康家的事了了,但她依舊心事重重,我仔細看了,不像是裝出來的。」

「這是個聰明人呢,知道事沒這麼簡單。」夫人笑了起來,「心事重重的好,多思,多慮,真是好!可惜不能等了,不然叫她多煩擾一陣才好……對了,那邊如何?」

「您放心,一切都妥當了,有其女必有其母,一樣的蠢貨。做馬前卒正好!」

※※※

※※※

作者有話要說】

其實王氏的情況很容易理解。

盛紘最開始是個有為青年,當時他的最大需求是升官發財,所以面對妻的種種不如意(相貌平平,人又固執糊塗),他基本能夠忍受,但到了後來,夫妻的摩擦越來越多,他在官場上慢慢站住了腳跟,於是感情需要就上升到了和事業需要同樣的位置,於是,貌美且心靈手巧的林姨娘應運而生。

一切合情合理哦。

——好像大部分男人都是這個人生軌跡,奮鬥時希望一個吃苦耐勞又肯奉獻的老婆和自己一起打拼,等事業有成了,最好趕走黃臉婆,換個嬌滴滴的小蜜。

我覺得那些娶不上老婆的憤青不用痛恨現在女孩拜金,看看我國富翁裡有多少富不易妻的奇蹟,就夠給年輕女孩敲警鐘了。再罵女人之前,先檢討男人的劣根性(偶不是鼓吹小,切記切記!)

康姨媽的事也很容易理解。

正常的心腸不是一天就會扭曲成那樣的,是日積月累的。她的不幸是從婚姻開始的,可是與她形成對比的是盛老。

當一個人遇到不幸時,態是關鍵,是勇敢的面對,堅強的奮鬥,依舊用善良的心胸去面對別人,甚至包括哪些讓你不平的人;還是惡毒的去傷害無辜的人,去遷怒,去殘害別人。

說起來,康姨媽畢竟是有自己骨肉的,而且兒女還比較孝順,而盛老卻是實打實的從一個無憂無慮的侯府千金變成個青年寡婦,最要命的是,還沒有親骨肉,在那個男權社會,這才是真正的致命傷!

她的悲劇也來源於婚姻,可人家是怎麼樣的?

真正高貴善良的人格,是不會因為命運的不公而改變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