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某關理清思路了——風暴序幕,拉開 (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蘭看看左,看看右,才慢慢的挪到顧廷燁身邊,輕聲道:「侯爺今兒怎麼了?」他並不是喜歡過問內宅瑣事的男人,平常遇上明蘭理家,他都會避到裡屋去看書。看今日情形,明顯他心情不好,有一肚氣要出。

「沒什麼,心裡煩。」男人伸手鬆開領,疲憊的倒在明蘭懷裡,闔眼歇息。因沈國舅在家思過,顧廷燁這段日只好接過他的些許差事來做,一眾繁瑣冗多,只擾得他面色陰沉如喪親,步以內無人敢來搭話。

明蘭慢慢幫他鬆開髮髻,手指伸進頭髮裡,柔柔的按壓他的頭皮,男人漸漸鬆開眉頭,發出舒適愜意的鼻息。明蘭柔聲道:「又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顧廷燁睜開眼,目露隱怒:「成泳兄弟出事了。」

「又有山賊打劫了?!」明蘭一驚,犯案頻率也高了吧,欸,不對,不是說欽差已到兩淮了麼。

「不是。」男人憤恨的握拳,在炕床上一捶,「成泳兄弟著了那夥人的道了。」

明蘭不解,顧廷燁緩緩起身,嘆息道:「邸報上說,成泳兄弟受邀去飯莊裡吃酒,不料大醉,醒來後身邊卻躺了個女。」

「啊?!」古代仙人跳?明蘭忍不住失笑:「莫非是人家見小段將軍生的才俊,起了攀龍附鳳之心,想招個女婿。」

「真是如此,反倒輕巧了。」顧廷燁面色發寒,透出一股森冷的殺意,「那女自稱是良家婦人,家中有夫有。口口聲聲說成泳兄弟壞了她的貞節,唯有一死了之。」

明蘭大驚失色:「已婚婦人?!這可麻煩了。」連驗身都難了,「慢著慢著,小段將軍在吃酒,酒樓裡哪來的良家婦女?」

「那女說是來酒樓收魚貨銀的,吃醉了酒的成泳兄弟經過,見她有幾分姿色,便硬拖進了雅間。」

明蘭張口結舌:「怎麼跟說書似的。難道滿酒樓裡都是死人,看著小段將軍這般,也無人阻攔?還有,這婦人又怎麼會睡到小段將軍酒醒……」搞得這麼激烈麼。

「正是疑點重重。」顧廷燁道,「成泳兄弟如何肯認,誰知剛質問了兩句,那女就一頭撞死了,如今那婦人的家人夫婿叫起了撞天屈,狀告成潛兄弟姦汙良家女,又逼死人命。」

明蘭長長嘆氣,對方這麼下血本,自然是前後打點好的,段成泳這回麻煩了。夫妻二人半響無語,明蘭道:「如今怎麼辦?欽差去地方徹查鹽務,沒有硬手的武力撐腰可不成呢。」

顧廷燁看著她,眼中現出幾分猶疑,明蘭看了,心裏敞亮:「你想去麼?」

「皇上還沒召見。」他低聲道,「能做的這般周全,想來不止是幾個府衙官吏,當地的衛所怕也不乾淨了。得有個人去整理下。這事,一般人震嚇不住,得殺幾個祭祭祖宗才好!」沈國舅既然去不了,同級別的也只有他了。

「段大哥,與我有恩。」男人滿心都是決斷不下,左右為難。

明蘭木木的:「要去多久?」

「快則一月,慢則兩月。」顧廷燁揉著她的手掌,「我手裡一大攤事呢,也是走不開。待把成泳兄弟撈出來,就換鐘大有去駐防,到那時,沒準老耿的身也好了。」

明蘭大鬆了一口氣,笑道:「我還當你要去一年半載呢。」鹽務清查不是一時半刻能好的,「原來只去一兩個月,這又何妨,但凡侯爺能趕在我臨盆前回來,我便是心滿意足了。」

也不管揉皺了官袍,顧廷燁把她攬進懷裡,輕輕搖著抱著,在他心裡,卻是一步也不願離開她,他歉疚道:「你有了身,我不該走的。」

明蘭鼓起勇氣,用力推開他,正色道:「侯爺也是我的大事。侯爺的事,便是我的事。」很多事情她早有心理準備,眼前的男人是頭悍野的豹,充滿活力血性,怎麼可能老拴著他,只消別跑遠久就成了。

「可……」顧廷燁力不願想起某些事,可卻抑制不住的胡思亂想,他一生果決精明,遇事決斷幾塊,這次卻忽然優柔起來,「你若有事,我不在身邊,可怎麼辦?」

「侯爺。」明蘭知道他在想什麼,她推著他寬厚的肩膀,認真道,「我不是那位秦夫人。」

顧廷燁依舊沉吟,明蘭提氣道:「只消侯爺留些人手便是,若有人來欺負我,吵不過,打也能把人打出去。再有個不好,我逃走還不成麼。」顧廷燁忍不住失笑。

明蘭靠在他懷裡,眼睛睜得大大的,聲音暢快清亮:「除非侯爺想致仕了,否則總有許多差事要辦的,難道總守著我不成?以後,咱們還要生……」她臉上一紅,卻說不下去了。

顧廷燁心頭甜蜜:「是了,咱們以後還要生許多孩兒呢。」

明蘭叫他說的害羞,拱到他脖間,小狗似的一陣亂啃,顧廷燁大笑,以牙還牙的也咬了回去,就著明蘭的脖一通亂親。

過了半響,兩人歇了笑鬧,顧廷燁枕在明蘭的腿上,忽道:「你的確不像那位秦夫人。」

他忽然一個翻身起來,面對面坐著,「倘若我迫不得已,得娶旁的女,你會如何?」這個問題橫亙在他心裡已經許久了。

明蘭一愣,呵呵一陣傻笑,「怎麼會呢?」

「你會改嫁。」男人定定的看著明蘭,口氣十分篤定。

「……怎麼會……呢?」明蘭裝傻,心裡卻覺著這蠻有可能的。

老父的往事始終籠罩不去,他不自覺的會拿自己對比。一比之下,頗令人沮喪,儘管自己力不去想‘改嫁’這兩個字眼,但以這幾個月他對明蘭的了解,若真發生了無法抵擋之事而致使夫妻分離,那這死丫頭頂多哀怨上五天,然後十有**會尋第二個男人來嫁的。

「而且,你多半也會過的不錯。」他暗咬牙根。

「怎……麼會……呢?」話題怎麼轉到這裡來了,明蘭繼續訕笑。

顧廷燁眼神陰鬱,看得明蘭渾身發毛,她大覺不妙,忙問道:「那侯爺呢,難不成您真的要離棄我?」最好的防禦果然是進攻。

「……」顧廷燁居然認真的想了想,「我大約會走兩條。要麼帶著你,躲到天涯海角,一輩隱姓埋名就是;要麼,待換過氣來,再娶你一回。」順便把那奸夫剁了。

明蘭差點脫口而出‘第二條比較好’,平安和諧,天下平;性她那長年怠工的第六感及時爆發。

她依偎到顧廷燁懷裡,隔著肚,艱難的環住他的腰,低聲道:「你背了我去吧,深山老林,我也跟你做野人夫妻去。」她的聲音中滿是柔腸轉,纏綿的幾低不可聞,顧廷燁瞬時軟了心肝,緊緊摟著她,不住親她的鬢角和臉頰,「黃泉地府,咱們也不分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