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古岩莊風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前日因是夜裡到的,不曾看清,可這日一早一眾庄頭來給屏風後的明蘭請安時,明蘭立刻覺出不對了。總管事吳光一個舉動一個顏色,後頭眾管事齊刷刷的下跪磕頭唱喏,向明蘭問好;安靜時,周圍無一人插嘴,回明蘭話時也大多有條有理。

這種情況只有兩種解釋,要麼好像以前姚依依單位迎接領導蒞臨或衛生大檢查一樣,古岩莊眾人事先排練過,要麼嘛……

甚至適才她提出要丈量田土,吳光也神色自若的應聲,還備了相應的魚鱗冊和莊戶名冊,下頭一眾莊頭立刻張羅著幫忙。

明蘭垂下眼瞼。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她在黑山莊那樣宣日朗朗的動作,隨便一個小廝或佃農都可能說出去;同樣的招數不能用老,黑山莊可以叫她打個措不及防,但古岩莊就不成了。再說了,她原本也沒想防著。

和黑山莊不同,古岩莊是多年前就被抄的罪臣家產,沒產為皇莊業已十來年了,這塊產業為御派的管莊監掌理,皇字當頭,莊裡不論出了什麼事,也少有人過問。

明蘭倒想看看,這古岩莊的水有多深,這平景象能被粉飾的多好。崔家兄弟照老樣下去丈量土地,公孫猛受命去遍訪佃農,明蘭則拖著大管事吳光說話。

「……原來吳管事是管莊司吳公公的族親,真是失敬失敬。」明蘭微笑和煦如春風。

「小的豈敢,不過是九拐十八彎的親戚,沾著個名頭好混口飯吃。」吳光恭敬的躬身回道,「皇上賞了這莊後,原本公公叫小的司裡當差,可小的在這莊前後這許多年頭了,裡外也有了情分,便想著若夫人和都督瞧得上小的,小的願留下效勞。」

「這怎好意思呢?吳爺到底是吳公公的族親,說出去未免不合規矩,若外頭有個言語,便不好了。」明蘭露出一抹遲疑。

吳光目光閃爍,語意圓滑道:「小的算哪門爺,不過……我那老叔爺與宮裡的諸位公公都甚有交情,都說都督素來豪邁大方,不拘小節,大家夥兒都樂意與都督結交,想來也不會有什麼言語。」

這段話深深淺淺,說的很有水平;明蘭笑了笑,端起茶杯:「吳管事說的有理,我一介婦道人家,這事兒還得和老爺商量著辦。」

天查點下來,崔家兄弟和公孫猛來細細稟報,還有屠家兄弟派撒下去的耳目暗中打聽來的消息,明蘭聽罷,眉頭擰成一個結,只短促的吩咐去叫吳光來。

寒暄幾句後,明蘭溫和道:「這事兒我前後細想了,所謂家有家規,國有國法,不但顧家從無有叫外頭人管理莊務的道理,且滿京城去打聽,又有幾戶人家敢使喚原皇莊的管事,說來說去,到底於理不合呀。」

吳光青白的角臉陡然陰暗下來。

「……我若真留了吳爺,不說外頭人怎麼笑話顧家沒規矩,便是顧家親長怕也要立時來罵了。」明蘭微笑著打趣,透著鮫綾紗屏風細細看他神色,她賭他總不肯賣身為奴吧。

吳光臉色沉了沉,很快恢復,嘆道:「夫人說的也有理,可是這五六十戶佃農如今還欠著莊上的租和債錢呢,前帳未清,小的不好向上頭交代呀。」

明蘭心中微驚,她沒想到這廝的膽發育的這麼健壯良好,這時廳堂側邊槅扇後頭微有響動,她側眼看了下,又道:「統共欠了多少?」

吳光早有準備,張口就是:「佃農們歷年拖欠的租,估摸著約有兩萬兩,人吃五穀,總有個頭疼腦熱,佃農家裡支領不開時便要借錢,算起來也有一萬五千兩。」

明蘭吃了一驚:「這麼多?!」

「唉……」吳光故作大聲嘆氣,「別的也就罷了,那些借出的款項才要緊!小的哪有錢呀,多是上頭的貴人的銀錢;況且,細論起來,年前這莊才賞賜下來,那些拖欠的租也是皇家的!」

明蘭手指握的死緊,咬的牙根都發疼了,緩過氣來,一副為難的口氣:「這事可難辦了,吳管事也幫我想想轍吧……」

吳光心裡一鬆,果是婦道人家,年紀輕膽小,他這幾日觀察,知道顧廷燁不大管庶務,又寵這位少年夫人,諸事多有依從;他想到這裡,忙殷勤道:「夫人放心,只消有小的在一日,這些拉里拉雜的總能給夫人辦的妥妥當當!」

明蘭微笑著打發他離開,攤開手掌,俱是指甲痕。

接下來,她也不作聲張,依舊繼續叫人查點莊務,便是屠虎和公孫猛氣了,要去尋吳光等庄頭的晦氣,也叫她攔了下來。

又過了兩日,這日下午,顧廷燁忽的回來了,換下贅重的袍服甲胄,沐浴過後,身著常服坐在炕上輕鬆愜意的端著茶碗:「……兵械歸攏,軍操整齊,雖不能與當年薄老帥的軍紀嚴明相比,也能見人了,今日歇息半日,明日皇上就來校閱。」

明蘭親自拿井水湃過的果過來,聞言輕笑道:「這不是面功夫麼?皇上若真以為軍中事事順利,要用起兵來,豈不糟糕。」

顧廷燁略略苦笑:「就這麼幾日功夫,我們又不會仙術,皇上如何不知底細。」不過新皇頭一次校閱軍事,做門面也是要緊的。

「如此說來,老爺現下可以鬆口氣了?」明蘭微笑著給他剝枇杷果。

顧廷燁吃著甜甜的果,見明蘭嫩白如椰乳般的纖細手指,在金黃清香的枇杷果間靈活翻飛,便似手指也香噴噴的好吃了一般,他靜靜看了她一會兒。

「莊裡出了什麼事?」

明蘭抬眼看著顧廷燁,鼓著臉頰悶悶,歉意道:「原想等你忙完了再說的。」

「說吧。」男人擰擰她的臉蛋,溫言道,「有多了不起的事,說來聽聽。」

明蘭咬咬嘴唇,終於把這幾日所見所聞以及來龍去脈都說了,顧廷燁越聽臉色越沉,漸漸不可忍耐,怒不可遏的重重一拳頭捶在炕几上,上頭的枇杷果齊齊跳了跳。

明蘭趕緊敞開胳膊攏住想往下竄的圓果,側頭看了眼門外,好在謝昂領著親衛把這幾間屋都圍住了,不然就這地方,她還怕隔牆有耳。

「……我本來也沒定主意的,直到阿猛他們陸續報來消息,我真氣了。」明蘭把枇杷果一顆一顆撿回白玉竹梗編的小籃裡,「不但田租比旁的皇莊高出兩成來,姓吳的還動輒役使佃農們給他幹私活,逢年過節錢要人,遇上由頭還要加租,一乾庄頭們仗勢肆意凌辱人家妻女,真正禽獸不如。區區一個管事,竟然不顧天理,盤剝至此,我,容不得他!」

「他們說的那些事,我聽著都滲得慌。」明蘭丟回最後一顆果,面帶不忍,「數九寒冬一家人沒柴火,只靠幾件單衣禦寒,小孩凍病而死的有,因為租錢繁重,老人捨不得吃,生生餓死的也有;便是如此,有勞力的男人婦女還得一日不綴的下地幹活——」

病的咳出血了還得乾,凍爛了腳還得乾,孩在屋裡凍餓哭的撕心裂肺了還得乾……佃農們何嘗不想奮起一搏,可上有通了聲氣的巡檢司衙門,下有狼才虎豹的打手莊頭,佃農們被看的死死的,又不知道去尋御史言官告狀,幾次鬧起來被壓下去後,反叫迫的更狠了。

明蘭眼眶漸濕,她無法想象這種情景,心中油然而生怒火,來古代這麼多年,她從來沒有這麼厭惡痛恨過什麼人,那些內宅的女人做么蛾,還可說是生存所迫,社會和制的緣故,可像吳光這樣喪心病狂的呢?明蘭好想槍斃他們,一個一個的!

顧廷燁面上疾風驟雨,陰沉戾氣,他對明蘭道,「我曾略有耳聞,也不知到底如何,沒騰出手來料理這幫畜生,我留了人手給你便是叫你發落他們的!綁了送有司衙門就是。」

發了頓脾氣,顧廷燁深深吐息幾次,冷笑道:「居然還敢要挾主,這潑皮東西,怕是活膩了!舒坦日過久了罷!什麼司裡的宮裡的,天下哪來這麼多貴人!不過是仗著先帝爺仁慈,各個拿耗做大,擺譜逞兇,一座一年出息就五千兩的莊,不過十二年光景,居然有兩萬兩的欠租?!這些年這裡鬧災了麼,我怎麼不知?看誰敢出來理論!」

明蘭低著頭,久久不語,輕輕嘆息著:「若能這般爽快發作,我早發作了。」

「你顧忌什麼?」

「不是顧忌,只是……」明蘭輕輕的嘆道,「多年前,爹爹有位姓邱的同年,邱伯伯認定了王爺能登大寶,可便是獨具慧眼又如何?沒等王爺被立儲,邱伯伯就早幾年前被人彈劾下獄,後死於軍流。王爺沒有皇帝命,邱伯伯白白死了,到如今也沒個人替邱家翻案。」

顧廷燁漸息了怒氣,當年延續了近十年的奪嫡爭鬥幾乎鬧翻了半個京城,牽連在內的臣武將不計其數,連日累年的互相攻訐之下,哪怕是站對了邊的也未必能落好下場。

他心有所感,安靜的聽著明蘭的話。

明蘭愈發低了聲音:「寧得罪君不得罪小人,先帝雖崩了,但那些妃和公公們未必一點勢力都沒了,這會兒他們興許沒法抗爭,但只要打蛇不死,長年累月的,若他們懷恨,念著報復,逮著機會在背後來一下,便難說的很了。畢竟,撕破臉和不怎麼來往,是兩回事。」

在盛家,這種提點的話大多是盛老規勸盛紘的,可惜顧廷燁沒有可以依靠的長輩。

顧廷燁閉了閉眼睛,窗外的大槐樹上細細鳴著蟬聲,一聲長一聲短,便如明蘭的心跳,不安又惶惑,過了良久良久,顧廷燁才艱難的呼出一口氣。

「——你顧慮的有理。如今你想怎辦?」

「我不知道。」明蘭臉上迷茫起來,「那些可惡該殺的壞東西,我真恨不能砍他們的頭,可惜處處掣肘,又不好動他們,我也不知道怎辦。不過,我想,最最起碼,總得把他們攆走,這莊才真算是咱們的了。不然養著這幫渣滓,還要整日擔心替他們背黑鍋,我連覺都睡不著,是以……」

「如何?」

明蘭咬了咬牙,一口氣說完:「咱們能不能替佃戶們還了這筆債,一次了結清楚,把那些人送走完事!」

話一說出口,明蘭就趕緊去看他的臉色,只見他似是先吃了一驚,但又沉下神色思起來,明蘭心下惴惴,自己也知道這個提議蠻敗家的;一般程的鐘鳴鼎食豪門一年花用也不過五六千兩上下,現在卻要顧廷燁一口氣拿出四萬兩的銀!

不是買官,不是疏通,甚至不是享受;這個素質要求委實高了些。

顧廷燁沒再說話,只緩緩從籃裡撿出一顆特肥碩的枇杷果,骨節分明的手指慢慢剝著果皮,不一會兒,一顆坑坑窪窪的枇杷果肉被拈在男人修長的指尖。

明蘭眼前一花,嘴裡就被塞了顆果,顧廷燁好笑的去戳明蘭鼓鼓的臉頰。

「這主意好。」他展眉微笑,神色舒朗,「這錢,我出。」

沒等明蘭訝異的回過神來,他已轉頭高聲吩咐小桃去叫人;明蘭只好進裡屋去旁聽。

……

「郝大成。」

「小的在。」一個中等身材的管事上前一步,躬身而立。

顧廷燁一手搭在炕几上,身姿沉岳如山:「你領上一隊人,把吳光他們八個看起來,好吃好喝供著,好言好語勸著,不許他們出屋,不許和人接觸;阿猛你也去,若有人敢硬闖,把你的功夫拿出來亮亮,總之,給我看嚴了!」

郝大成拱手,朗聲應了;公孫猛興高采烈的跟著出去。

顧廷燁點點頭,轉頭朝向屠龍,沉聲道:「你回府請公孫先生寫名帖,去請順天府的呂通判派兩位縣丞和書吏來,並請小夏公公派兩位公公來提人,還有這地方上的州巡檢司也要請人來做中。日可夠?」

屠龍素來穩妥,當下抱拳應了。

「爺,那我呢?」屠虎早等急了。

「老虎你領人把莊上下看好了,若有人敢鬧事……」顧廷燁撿過炕几上素絲帕,輕輕擦拭手指,「我顧某人可沒僱過打手幫閒,別弄出人命來就成。」

男人手中的潔白絹帕,染上淺金色澤,還泛著淡淡果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