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下館子,家事,國事,華蘭,砍人…… (1)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我不是與你說了嘛,我自己個兒回去,你來做什麼?」

石青薄綢氈的駕馬車裡,明蘭抱著一個茶罐,板著小臉低聲質問。

因產婦未出月,是以洗禮大多是女眷參與,且一般不作大肆宴飲,王氏只稍微設午飯款待便了了,午飯後小憩片刻,各家女眷紛紛離去,正當明蘭也要道別時顧廷燁卻來了,他和盛紘聊了幾句後,便夫妻雙雙告辭了。

顧廷燁啼笑皆非,適才他去盛府接老婆,明蘭一臉羞答答的小媳婦樣,還十分賢惠的款款暗示他——‘相公,騎馬來回累了,不如做馬車回府’。

瞧著明蘭粉面泛紅,明眸似水,顧廷燁心頭一陣發熱,興沖沖的就上了馬車,誰知一上車就當頭澆了一瓢冷水……

「順罷了,有什麼要緊?」顧廷燁頗覺好笑的瞧著明蘭一腦門發急,他手指一時發癢,很想去捏她一把。

「你當我不識。」明蘭覺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忽悠,立刻在拿出個茶杯在小几上擺起來,「皇城在這兒,我們家在這兒,我娘家在這兒……怎麼‘順便’過呀?!」

縮略比例,顧府大致坐落在一環,盛家在二環,顧廷燁的工作單位在中南海。

顧廷燁瞧著明蘭鼓鼓的臉頰,擺弄茶杯位次的樣好像小孩在搭巧繪板,終忍不住,伸手擰了明蘭的臉頰一把,笑道:「早朝後我陪薄老帥去西山大營巡視了一圈,瞧著時辰差不多便來尋你了……給你在娘家撐面還不好?」

「不是很好。」明蘭捂著臉頰,一臉認真道,「你最好在人前待我疏離些,只要面上過了禮數,其他關切最好不要。」

顧廷燁瞠目,訝異的望著明蘭,他依稀記得,那年他沒去接回娘家的餘嫣紅,後來她鬧的幾乎把房頂都掀了——話說,第一次婚姻給他留下了許多深刻的教訓。

「你適才沒瞧見我家姨媽還有姐姐的臉色麼?黑的鍋底一般了。」好在還有個上道的姐夫,他曾於某日翰林院早休,特意跑到山門口接去上香的妻,因此如蘭倒沒什麼反應,洋洋得意的自誇了幾句後,只打趣了明蘭幾下便罷。

明蘭看顧廷燁一臉驚奇,十分耐心的解說起來,「我不是生的,嫁的比幾位姐姐都好也就罷了,又封誥命,又闢府另居,如今見夫婿還待我好,好事豈不都叫我占全了,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事有不平,必生怨懟;沒的叫我白受些閒氣才是真的!」

這種道理閨婦道理顧廷燁頭一回聽聞,他略一思,想起站在王氏身旁的那個面相酸刻的中年婦人,似叫什麼‘康姨媽’的,那婦人目中隱然有戾氣,顧廷燁瞧著明蘭,沉聲道:「有人……眼紅你?欺負你了?」

明蘭搖晃著腦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謂和光同塵,本是一家人,大家日過的都差不多最好,不好顯得個別了。這是一則,二來,我若顯得在你面前有體面,回頭有人求我來找你幫忙,什麼升官考績外放舉薦拉拉雜雜的,我幫還是不幫呢?」

嫁出去的女兒在娘家親戚面前還是低調一點的好,別亂炫耀,哪怕真有資本也別胡吹,不然,借錢的,借住的,求辦事的,求這求那……稍有為難,不願同意的,便有火山一樣的譏諷冷言等著你——誰叫你當初吹來著!

顧廷燁楞了半響,才遲疑道:「因此……我不該在你娘家緊著你?」

「正是。」明蘭見他終於開竅了,喜上眉梢,「最好再顯得很嚴厲,凶巴巴的才好。」

顧廷燁看著明蘭,覺得匪夷所思:「那你的面呢?」

「親戚長輩來跟你告狀,你會來訓斥我嗎?」明蘭笑問。

「不會。」顧廷燁一口否決。

「我管理家事,你會來駁我的權限麼?」

「我吃飽了撐著?!」顧廷燁失笑。

「我想做的新衣裳,打新首飾,做自己想做的事,你會不許麼?」

「只消你不生歪心思,做什麼都成!」顧廷燁板著臉,目中卻含笑。

明蘭揮揮袖,討好的抱著丈夫的壯實胳膊,笑呵呵道:「那不就結了。裡都有了,面就隨意啦!外頭看著我在你手下討生活不容易,沒準反倒待我更好呢!」

顧廷燁眼神微閃,俊眉輕揚,把樂呵呵的明蘭拖到面前,一邊一隻手抓住,微笑道:「在下給你總結一下。你的意思是說,要為夫的給你扯一張白白嫩嫩的羊羔皮來,好讓你個狡猾的小狐狸崽嚴嚴實實的披上,是吧?」

明蘭一雙澄淨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很天真,很無辜:「夫君統領軍隊,當比之以兵法,所謂‘敵明我暗,善之上法’也。」

這還扯上兵法了!顧廷燁又好氣又好笑,一把扯著明蘭抱在懷裡,雙臂一使力,只箍的明蘭像只沒斷奶的幼獸般嗚嗚哀叫,小小掙扎,然後埋頭在她肩頸間,觸及一片溫軟清香,他只悶悶發笑。

待抬起頭來,他笑道:「午飯可吃好了?」

明蘭捂著鬢髮掙脫出他的鐵臂,努力收攏妝容:「偶爾回一趟娘家,怎麼好跟餓死鬼一般猛吃。」——更何況對面還坐著一臉尖酸的康姨媽。

「這可好!薄老帥四十年的老規矩,在軍營裡,非得和士卒一般吃喝不可,我藉口要看兵械庫躲了出去,這會兒還沒吃呢!我帶你去天香樓吃去!」顧廷燁朗聲笑道。

明蘭一臉戲謔,用蔥削般的食指點著男人,唇畔笑渦深綻,故意細聲細氣道:「你個紈絝大少,一點苦頭也吃不得,當心叫薄老帥知道了,狠狠收拾你!」

「有我這般英武能幹的紈絝麼?!」顧廷燁佯瞪眼道,「少廢話,你去是不去!」

「去去去!」明蘭連忙道,面上喜不自勝,「都說天香樓的香酥鴿和佛跳牆是京中一絕,就是沒機會嚐嚐。」天香樓是京中名酒樓,專事款待豪貴官宦,樓上特特設有女眷設宴的廂房雅座;王氏帶如蘭去過,林姨娘也帶墨蘭去過,華蘭知道後曾想著要帶明蘭去的,結果那日華蘭將出門之際,她婆婆忽又發作了些事,只好作罷。

看明蘭一臉雀躍歡喜,顧廷燁心中微澀,但面上卻不顯,只摟著明蘭笑道:「京城匯聚天下美食,回頭我再帶你去別的館,‘四海飄香’豆瓣魚和麻辣花椒雞真乃絕味,還有‘口水閣’的東坡肉和蜜汁叉燒……」他如數家珍,滔滔不絕的點評了一番。

明蘭在一旁笑嘻嘻的拍手叫好,心裡暗樂——叫這傢伙紈絝實在不算冤枉,要是自己不是他老婆,而是他哥們,估計這會兒他可能領著自己去逛紅燈區去了,沒準還能把京中著名青樓評出個一二等,順便按著服務態收費標準還有貨源質量來排個標普榜。

「可是……」明蘭忽想起一事,遲疑道,「都這個時辰了,那天香樓可還有位?」若她是個男,自不介意坐大堂,可這世道,女怎好拋頭露面,也不知還有沒有雅座包間。

顧廷燁正說的意氣飛揚,聞言嗤笑一聲,一揚首傲氣道:「你當我是誰?沒有也得有!」

這句話頗有幾分伏牛山好漢劫富濟貧的味道,明蘭恍然大悟,不能怪她想象力貧乏,可憐她上輩還沒見過一隻活的權貴,然後就因公殉職了,投胎後,盛紘愛惜官聲,從不肯越雷池一步,沒想到自己這輩居然還能有幸當一把特權階級。

她一臉激動,兩隻胖胖的小手撲在顧廷燁的臂膀上,雙目中跳躍著激越的光彩,興奮的湊過去結巴:「難道,難道我,我們……可以把天香樓的客人趕走,然後坐他們的位置麼?」

「我可以把天香樓的廚趕走,讓你在裡頭煲魚湯!」顧廷燁輕笑一聲,嗤之以鼻,還白了明蘭一眼,斥道,「想想自己的身份,你也有點出息罷!」

明蘭眼睛一亮,更加振奮了,努力克制結巴:「那,那……我們可以吃飯不,不給錢麼?」吃霸王餐是所有影視劇裡,紈絝惡霸的第二大必修課。第一大項是啥?這還用問嗎。

顧廷燁險些嗆著口水,盯著明蘭看了足有一刻鐘,才喟然長嘆道:「夫人呀,你能否,稍微再有出息,那麼一點點?」

……

自那次下館後,顧廷燁見明蘭吃的開心,回府時便常帶些名酒樓的招牌菜來,一忽兒是翠綠荷葉包的醬烤薑汁肋排,一忽兒是竹筒魚羊鮮羹,甚至還有不知哪個犄角旮旯的邊攤尋來的鴨血粉絲湯和野山菌菇餡兒的大餛飩,野味生香,鮮美之,明蘭險些連湯匙都吞下去。顧廷燁果然不負盛名,至今未曾重複帶回過一道菜。

明蘭邊吃邊深深感慨:這世上果然不缺乏美,缺乏的是發現美的眼睛——嫁個紈絝也是有好處的,至少長柏哥哥就尋不到這麼好吃的焦香銀鱔桶來。

每次明蘭大快朵頤之時,顧廷燁便在一旁笑呵呵的看她吃,明蘭正忙著吃,沒注意到丈夫的目光中帶著一種奇怪的探究,似乎隱含窺伺之意。閒來之餘,夫妻倆天南地北胡侃一番,從江湖趣聞到朝堂風波,顧廷燁很喜歡這種溫馨俏皮的氣氛,往往有一句沒一句的扯著閒話,一扯就遠了,在外書房久待不至的公孫先生,忍不住要差人來叫顧廷燁。

幾次下來,公孫先生忍不住長嘆:「怪道放翁先生之母非要休了唐婉不可!」夫妻感情好,男人往往就會忘了奮發進步。

誰知明蘭眼睛一亮,忙問道:「聽說那位唐夫人後頭嫁的夫婿,比之陸遊,無論家世才貌,都還強些,這是真的麼?」姚依依依稀聽說過這段八卦。

公孫先生正要開口,只見一旁的顧廷燁目光炯炯,只好輕咳一聲,正色道:「絕無此事,唐婉夫人二嫁後一直鬱鬱不快,終日思念陸務觀。」

顧廷燁微笑著替公孫先生續了杯茶。

公孫白石原是陝南中層小士紳之家出身,於八股科舉失意之後,性寄情山水,反正上有長兄盡孝,又家資富足,無生計之憂,一遍訪名士,縱論時政。二十年來走遍名勝古蹟,於是越走越偏,幾年前在一處荒郊野嶺遭遇一夥不講職業道德的山賊,不但劫財還要滅口,幸虧顧廷燁見不平,救了他一命。

公孫先生知恩圖報之餘,就給顧廷燁做起師爺來,後聽說長兄亡故後,小姪公孫猛也不愛科舉讀書,祖父母管教不了,是以乾脆把他發配過來,由叔父親自教養,順帶跟著顧廷燁歷練些本事。本不過是閒暇戲作,權作旅遊中場休息,誰知後來顧廷燁時來運轉,連帶著公孫白石也水漲船高,如今他是顧廷燁身邊頭號幕僚,在京中也小有名氣。

身居高位後,自恃武藝高強的顧廷燁本不耐煩帶保鏢護衛,在公孫猛的堅持下,出城必有軍中親兵隨行,於城內行走時必有護衛跟從,由屠龍屠虎兄弟隨從一眾好手,公孫猛便跟著屠氏兄弟些武藝,有空再讀點書。

「若是一片平,老朽也不這般多事了,可如今皇上……」公孫先生憂心忡忡,亭裡微風習習,他拈著一枚白,對著棋盤遲遲不下,「大理寺,刑部,詔獄,都是日夜不停,每個月都要提人進去審問,有些……就沒再出來,直截了當的進了牢。」

明蘭略一思,道:「荊王謀反,羯奴來犯,要緊關頭,大營卻有一半調動不利,隱隱綽綽牽連了大半個京城;好在皇上留了後招,幸爾有驚無險。皇上怕是不肯就這樣罷休的。」

公孫先生點點頭:「如今統領詔獄禁衛的是劉正傑,他原是八王府親衛校尉,頗得皇上信重,行事最是凌厲;當初皇上借為先帝守孝,發落了一批親貴,本便有震懾之意,可嘆有人卻看不清,反倒愈加發興。昨日皇上不過陳了幾個封疆大吏之過,朝堂之上頓時激辯滔滔,可見這底下水深。再說軍營,都督初掌統軍,便發現軍中多餘弊病,吃空餉,盜軍糧,占用民田,拿軍餉放利錢,私開邊貿,器械庫泰半皆空……林林總總,駭人聽聞!」

明蘭微笑,似並不在意:「先帝仁厚,輕徭薄賦,節儉恭謙,與民休養生息,善待官親貴,頗有景之風;如今國庫富滿,姓尚算飽暖。」

「可是豪強愈加苛民財,只謀私利,中飽私囊……」

「所以抄起家來,也加倍收穫豐厚呀!」明蘭趕緊補充,「一撈就是一大票呀!一個安徽巡撫的家財,能抵半年的鹽稅,從逆的兩位伯爵和一位侯爵抄了家,便是大半年的國庫盈餘!」

公孫先生忍俊不禁,笑的鬍鬚飛起幾條:「這倒是!連打了兩場杖,也不見國庫虛空。」

明蘭笑著調侃:「盛世之下,總有些小毛病嘛;先帝政綱以仁厚為主,當今皇上卻是剛毅果敢,一張一弛,正是我朝興盛之氣象。‘荊譚之亂’禍及省四地,可皇上一口氣把幾位藩王和從逆的田地都分了給姓,如今不也漸漸恢復起來了。」搞政治的人,總愛一臉憂國憂民,她又道:「更何況,都督若不跟著皇上乾,還能如何?」

公孫先生想了想,只能苦笑著點頭——沒有八王爺,顧廷燁還是個江湖豪客罷了。

「只消行事謹慎,別奮勇直前,得罪人多總是不好的。」明蘭低聲道,chairmanmao說的好,戰略上要輕視對方,戰術上要重視。

公孫先生輕鬆笑道:「這倒無妨,都督此人粗中有細,況他也結交過教九流,不是那般沒城府的毛頭小。」

連下盤,明蘭和公孫一勝一負一平,雙方都很不滿意,他們原都以為自己是棋林高手來著,忿忿不平之餘,兩人約定來日再決勝負!公孫老頭自恃記性了得,嘴裡唸唸有詞,空手負背而去,明蘭就謙虛多了,叫小桃捧著棋盤回屋,打算研究這番殘局。

這時,外頭有人來稟報:翠微帶著夫婿孩來了。

幾年未見,翠微生了個女兒,足足胖了兩圈,圓潤紅朗的面孔瞧著氣色不錯,她一見明蘭就哭,還拉著小桃綠枝幾個一道哭,一會兒說一會兒笑的,直說想大家想的不行,女孩們俱是一陣歡喜,七嘴八舌的問著近況。

「我還當老要把姑娘多留一陣才嫁呢?怎麼算著也該是明年,誰知道姑娘嫁的這麼早,倒叫我趕不及回京了!」翠微抹著眼淚,微笑著。

「誰叫咱們夫人招人喜歡呢!老爺一早就上門提親,緊趕著要成婚呢!」綠枝笑嘻嘻的。

翠微笑著瞪眼:「嘴皮還這麼利落,當心以後嫁不出去!」

綠枝一陣臉紅,大怒著去捶人,丹橘一臉實誠,立刻表示安慰:「綠枝妹妹你別急,夫人定會給你尋個好女婿的!」綠枝更加窘迫,直攆著她們滿地追打。

一陣笑鬧後眾丫頭退下,明蘭單獨叫了翠微夫婦倆來說話。翠微的夫婿名叫何有昌,原是在金陵看老宅的老何管家的兒,一張圓圓的面孔,乾淨利落,忠厚周到的樣;夫妻倆站在一塊兒,倒頗有幾分神似。

「你爹是老的人,我素來是信得過的,你到底年紀輕,先從門房做起,以後再管事,瞧著怎樣眉眼高低,言語體面,好歹先把外院的事體摸清楚了再說。」寒暄之後,明蘭端著一碗茶,緩緩微笑道,「你們的孩還小,翠微不好整日整夜離開,便先在廖勇媳婦身邊幫忙,幫我看著些,她是個明白人,知道怎麼做的。」

翠微和何有昌都是聰明人,對顧府情狀多有知道,如今明蘭在內院外院都並無可信之人,他們便要做她的耳朵眼睛,替她摸清楚各個管事的底細性,內外事件之間的相互牽連,將來自會有提拔賞賜。

夫妻倆出來後,一笑盈盈的看著顧府景致,一邊低聲說話。

「夫人倒是個念舊的人,我聽說原本要送另一房人給夫人陪嫁的,夫人央了老夫人,硬把咱們從金陵要過來。」何有昌嘆道,他正值青壯,自然知道在金陵看老宅和來京城權貴之家當差,差別何其之大,「也是託了你的福。」

「……咱們可得好好當差,替夫人分憂。」翠微溫柔的看著丈夫,抬頭又道,「那年我去她院裡時,她曾對著我和丹橘她們幾個道‘予你們權值管治這群小丫頭,既是約束她們,也是考驗你們’。如今看來,她怕是一早就瞧出燕草不妥了;咱們辦事可要秉著公心,辦錯了辦砸了都好說,倘若存了歪心叫夫人知道……夫人眼睛亮著呢,她眼裡可不揉沙!」

何有昌頗敬重妻,笑道:「這是自然!咱們出門前,爹訓了我足足兩夜呢;他說,能遇上個明白的好主最好,但凡存了一顆忠心,便不會吃虧的。」

其實,明蘭希望翠微不要忙,女兒年幼要照料不說,最好趁年輕多生幾個兒,將來也有指望;沒辦法,古代嘛。比如說海氏和華蘭,如果只有一個男孩讓明蘭選擇,她會選讓華蘭生兒,海氏生女兒,無它,華蘭處境更糟糕,海氏過的算是舒坦了。

沒過幾日,有人來報,華蘭真生了個兒。

為了不遲到,洗那日明蘭一早就起身裝扮,簡單穿一件素淨的月白刻絲暗紋寶妝花長襖,外罩外罩著緋紫色彈花暗紋比甲,頭上綰一個斜墮馬髻,後髻底部若隱若現四顆拇指大的滾圓明淨的大珍珠,再壓上一隻十分精巧的大赤金五彩嵌紫寶蝴蝶簪,那蝴蝶的點翠觸鬚不住顫動。小桃捧來剛剪下的新鮮花蕾,微顫顫的還帶著清晨的露珠,明蘭挑了一朵杯口大小的玉蘭花,側插在鬢邊;攬鏡而照,暗香縈然,鮮潤清媚,更增麗色分。

明蘭第n次的深深感嘆,順帶胡思亂想:這幅皮相真是八錯!這要是穿去亂世,大約當個妖妃問題不大,只是不知道會跟昏君一起完蛋呢,還是繼續為新君服務。

忠勤伯府位於環地段,明蘭大約在馬車裡顛了快兩個時辰才到,小桃爬進車替明蘭整理好妝容,主僕倆才下車;王氏見明蘭來的頗早,面上微露笑意,康姨媽依舊一副陰陽怪氣的樣,如蘭一見明蘭,就扯著她的袖,湊到她耳邊笑道:「今日相公會來接我!」說完,便斜眼瞄著明蘭,笑意盈盈,一副炫耀的好不得意。

明蘭幾乎仰天無語,一咬牙,也湊到她耳邊:「也不枉你半夜跑出去會他。」

如蘭頓時滿臉通紅,恨恨的瞪著明蘭,偏嘴角又掩飾不住想笑的意思,只好在明蘭胳膊上用力擰了兩把,明蘭忍不住輕聲哎喲,昨兒個那頭狼掐出來的還沒好呢。

墨蘭只在一旁冷眼看著。

待見了華蘭,明蘭頓時大吃一驚,只見華蘭斜躺在床榻上,頭上裹著一條春暖花開的織錦帕,雖是著意整理過的,衣裳乾淨整潔,卻依舊掩飾不住面色蠟黃,憔悴病瘦;對比海氏的白胖圓潤,華蘭簡直不像是生了孩,倒像是生了場大病。

王氏當時就急忙撲了上去,一口一個‘兒啊’叫起來,華蘭只笑笑:「……這次懷相不大好,慢慢養著便好了。」說話有氣無力,還不住喘氣。

再看那小嬰兒,也是病懨懨的,形容瘦弱,連哭聲都不大聞得,給他脫換衣裳洗時,只小病貓般的嗚咽了幾聲,就不大動彈了;明蘭記得海氏的女兒洗時,那胖胖的小手小腳掙扎起來,甩的滿地水花,叫一個起勁!

在座眾人俱是一臉懷疑,轉頭去看袁夫人和袁大奶奶婆媳倆,只見袁大奶奶似有些侷促,低頭與一旁的親娘章姨媽說話,袁夫人卻神色自若,見別人目露疑惑,居然還輕描淡寫道:「我早和二兒媳婦說了,這胎懷相不好,得多當心著些,她偏偏……」

說著說著,竟數落起華蘭自己不當來,眾女眷們也不好搭話,只笑笑聽著。王氏暗恨,偏礙著在座人多,她不好當場質問,只能咬牙忍著;墨蘭不動聲色的低頭喝茶,頗覺痛快。

明蘭微轉視線去看華蘭,卻見她低著頭,目光中隱隱憤恨,明蘭心中難過,坐到華蘭床頭,輕輕撫著她乾瘦的手背,忽然滾燙一下,只見手背上濕潤一滴。

明蘭一陣酸楚苦澀,緊緊握住她的手。

如蘭神經大條,比旁人反應慢一拍,好容易才看出華蘭身上不妥,一經發現,她就立刻發作,一下站起來,對著袁夫人大聲道:「我姐姐怎麼這般瘦,是不是生病了?」

此言一出,屋立刻一片安靜,有時候蠻的就是怕橫的;如蘭瞪著眼睛,直直的看著袁氏婆媳,袁夫人立刻臉色一沉:「親家姑奶奶怎麼說話呢?婦人家懷孩,自有個好歹的!等你自己生了孩就知道了!」

這話用來堵一般年輕媳婦是管用的,可惜如蘭不是,她可是半夜爬山石去幽會的當代崔鶯鶯,果然,她上前幾步,愈加大聲道:「不用等了,我來問你好了!你是不是又往我姐姐房裡塞一大堆妾室通房了?」——這是華蘭頭次流產時袁夫人的傑作。

「你胡扯什麼?!」袁夫人面色漲紅,手上的茶碗不住叮咚,周圍已是嗤笑四起了。

「那就是你又逼著我姐姐挺著大肚給你站規矩!」如蘭的手指幾乎指到袁夫人鼻尖—這是華蘭懷莊姐兒時袁夫人的創意。

「放肆!你也欺人了!」袁夫人渾身顫抖,女眷們嘲諷的目光愈加露骨。

「不然就是你硬叫我姐姐懷著身替你管家?」袁夫人又不是盛紘,如蘭絲毫不懼——這招是華蘭懷實哥兒時才出的新招。

「你你你……」袁夫人頭一次遇上這麼個心直口快的潑辣女,一時也不知說什麼好,明蘭心裡暗叫痛快。

在座的夫人中,除了回老家辦事而沒法來的壽山伯夫人和出嫁的袁纓,不少都是常與忠勤伯府來往的女眷,知道袁家底細的著實不少,大多暗笑著看白戲,只有幾個輕輕皺起眉頭。

袁大奶奶趕緊扶住婆婆,尖聲道:「親家姑奶奶,你也積些口德吧,難不成弟妹有個好歹,便都是我們的過錯?!」

誰知如蘭一臉理所當然:「那是自然!反正我姐姐若有個不好,定然是你們婆媳欺負她!你看看你們兩個,吃的這麼白胖,下巴都兩層了,若你真待我姐姐好,應當是照看她照看的也消瘦了才對!」

明蘭幾乎噴笑,遇見這麼不講理的人,王氏又不加制止,袁大奶奶也只好啞然,暗摸下自己的雙下巴,羞憤難言的轉身低頭坐下;華蘭虛弱無力道:「如兒,別說了……」

袁夫人緩過氣來,厲聲道:「你們盛家姑娘金貴,咱們袁家伺候不起,不過趕緊接回去罷!」

眾人見事至此,知道不好,紛紛勸了起來,叫袁夫人消消氣,袁夫人卻冷著一張臉拿喬,華蘭又氣又急;明蘭唬的站了起來,冰冷的瞪著袁夫人:「親家夫人可把說明白了!什麼叫‘接回去’?親家夫人可是要出具休書!」語氣冷硬。

袁夫人做夢也料不到盛家人居然敢直接質問回來,還當盛家會說幾句好話,然後下了台階了事,她一時噎住了,說是也好,說不是又下不了面。

明蘭微瞇眼睛,目光凌厲,一字一句緩緩道:「袁夫人把話說清楚了!是不是要休妻!」

以盛家如今的聲勢,雖比上不足,比袁家卻是有餘的;袁夫人心知肚明,倘若華蘭前腳被休出門,自己後腳也是要被趕出去的;她忿忿的轉過頭去,不說話了。

章姨媽一瞧不對,連忙上來打圓場:「親家姑奶奶說什麼氣話呢,我老姐姐的意思,不過是叫外甥媳婦回娘家養養身,也能好好調理不是?」

「原來如此。」明蘭目中輕蔑,輕笑,「倒是我誤會了。」

明蘭慢慢走過去,拉著氣鼓鼓的如蘭坐下,一邊溫雅微笑道:「各位奶奶,莫怪我這姐姐說話無狀,她最是心直口快的,心裡有什麼納悶都藏不住的。」

明蘭如今是欽封正二誥命,在座婦人中數她位份最高,眾女眷只有巴結,哪有質疑的,有幾個還湊著笑道‘是呀是呀’;袁夫人氣呼呼的背過身。

明蘭又淺笑道:「也怪不得我五姐姐胡亂猜測,奈何也巧了,每每我大姐姐懷身時,總有些故事要生出來。知道的會說‘真是巧了’,不知道的還當親家伯母特特刻薄我大姐姐,偏心自己外甥女呢!不過咱們自己人是知道的,親家伯母定然不會這樣!」

廢話!就算婆婆是無意之過,媳婦幾次都在孕期出事後,也當主意當心了,哪有這麼上趕著找事的。袁夫人氣的胸膛一起一伏,心口幾欲炸開,偏又說不出什麼;周圍女眷們,或冷漠,或嘲笑,種種目光射來,她更是要氣暈過去了。

「親家姑奶奶果然是伶牙俐齒,」袁夫人恨聲諷刺道,「娶了你們盛家閨女的,可真福氣!」

明蘭笑瞇瞇道:「不敢當,我不過是照實說罷了。倘若晚輩有什麼言語不妥的,請親家伯母莫要怪罪,指明出來便是,晚輩下回一定改!」

王氏面色大善,暗暗吐了一口氣,總算舒服了些,高聲道:「親家不必替我家操心了,我家這輩的閨女,不多不少,上個月剛好嫁完!如今老盛家就一個待字閨中的,就是我那隻十幾天大的大胖孫女,離出嫁且還早著呢。」

說完,屋內一陣哄然大笑,眾女眷們見氣氛緩和了,趕緊湊著趣的說笑起來。

袁夫人看看齜牙欲罵的如蘭,再看看一臉溫煦的明蘭,一個是破落戶,一個是笑面虎,知道今日絕討不了好去,性不再說了;因她心裡生氣,竟連午飯也不留了,只嚷著頭痛身不適,眾女客見袁家出了逐客令,便都紛紛告退。

明蘭冷眼旁觀,見女客們有不少微露不滿之意,還有幾個性出言譏諷,知道這袁夫人的人緣也不怎麼樣。

姐夫果然來接如蘭,明蘭懷疑他是一直偷偷等在附近的,特意來給如蘭長臉;在眾人豔羨的目光中,如蘭愉快得意的高調離去,正當明蘭也要走時,忽一個袁家小廝來傳話:

「二爺說了,過會兒他就與顧都督一道回來;今日才聽說薄老帥的夫人病了,是以請顧夫人且留一留,待二爺和都督回府了,一道去探病。」

薄天胄自交還兵符之後,就處於半退隱狀態,一直住在京郊莊裡頤養,離忠勤伯府反而近;明蘭略一沉吟,便去看袁夫人,笑道:「這可怎辦呢?」

王氏連忙添柴:「若親家不方便,我家明蘭可在門口等著。」

袁夫人今日氣的非同小可,一陣一陣的讓她幾乎腦溢血,若今日明蘭真在門口等了,那明日袁家就會淪為全京城的笑柄,她牙關咬了又咬,好容易忍下來,對著身邊的丫頭大罵道:「還不去給顧夫人備茶!」

……

明蘭緩步走回華蘭的屋,華蘭早已得信,笑著叫妹妹坐到自己身邊來,一邊招呼丫鬟上茶果點心,一邊不斷問著明蘭婚後可好。聽到明蘭過的有趣之處,華蘭拿帕捂著眼角,替她高興,明蘭說到煩惱之處,便給她出餿主意,兩姐妹親親熱熱的說了好一會話。

明蘭四下看了看,示意翠蟬去門口看著,低聲道:「姐姐,到底怎麼回事?你真不打算說了麼。自打賀老夫人叮囑過你要緊事項後,你是不會在孕期輕忽自己身的。」

華蘭一愣,眼眶頓時濕潤,想起產婦不能哭,連忙忍住,只哽咽道:「我就知道……旁人也就罷了,你,我是瞞不住的。」

「到底怎麼了!」

華蘭忽高聲道:「翠蟬,去把實哥兒抱來,再把莊姐兒領來;銀姐,把門窗看嚴實了!」

外頭應聲。

華蘭緊緊握著明蘭的手,聲音斷續哽咽:「那,那……那死老婆!真是欺人甚!自打我懷了身後,她就提出,要把實哥兒養在她屋裡!」

「真的?」明蘭驚呼。

華蘭恨恨道:「尋常人家,祖母撫養孫,也是常事;可,可……那死老婆一直存心拿捏我,我如何能放心?!……你姐夫也不肯,就這麼一直拖拖拉拉的敷衍到兩個月前,這死老婆忽哼哼唧唧的裝起病來,還尋來個道婆,口口聲聲說實哥兒的八字旺她,若要她病好,非得把實哥兒養在她身邊不可!一頂‘孝順’的大帽扣下來,你姐夫如何抵擋的了?!」

明蘭默然,這招真它x的下作無恥!

挑華蘭身體最虛弱的時候發作,她肚裡的還不知是男是女,實哥兒是華蘭唯一的兒,把實哥兒帶走,華蘭就得日夜提心吊膽,如何能好好養胎;婆母但有吩咐,她怎敢不從。

華蘭抹抹眼淚,神情淒楚,繼續道:「那兩個月,我都不知道是怎麼過的,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