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太后,太后,皇后,嬪妃,國舅一家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次日一早,明蘭叫人從庫房裡搬出一條紫檀木的香案來,細細擦洗抹乾後放在穿堂間晾著,只見紋理細膩光潤,木色發亮,隱隱泛著暗紫的光澤,端的是有年頭的好東西。

「用這樣的貨色來接旨,夠誠意了罷。」明蘭撫摸著木質,暗暗讚嘆。

顧廷燁一身朱紅麒麟刺繡袍服,端坐正房上首,眉眼含情,嘴角帶笑,語出深意:「夫人自是有誠意的,為夫的豈能不知。」

明蘭面孔一紅,昨夜這傢伙以此事邀功,要求明蘭用實際行動對自己表示感謝,作為一名賞罰分明的法律工作者,明蘭使出吃奶的力氣狠狠獎勵了他一番……揉著發酸的後腰,明蘭抑鬱,總算這傢伙記得第二日要進宮,多少留了些分寸。

大約辰時初刻,便有監宮衛打傘鳴鑼前來宣旨,顧廷燁不慌不忙的攜明蘭出去,大開朝暉堂,設香案下跪接旨,那宣旨監姓夏,約二十來歲模樣,面方眉直,笑容和善,似與顧廷燁認識,也沒怎麼囉嗦,直接開始宣旨。

聖旨和新聞聯播差不多,格式經久不變,先是表達皇帝的恩典,再是表揚明蘭‘靜容婉柔,淑慎維則,秉順恪恭’,最後是宣布敕封為二夫人,over。

明蘭雙手接過錦鸞獅紋面犀牛角捲軸的誥命敕封書,另一盤珠冠霞帔的托盤,恭敬的磕頭叩謝天恩,起身後,顧廷燁叫明蘭趕緊去換裝,他自己請夏監進堂用茶,那監謙和的推辭兩下便進了屋。

「原來是你。」一進了屋,顧廷燁便換下肅穆表情,攜著夏監坐下,笑道:「年前聽說你要去尚膳監採辦蘿蔔白菜,怎麼這會兒跑起腿來了?」

夏監居然也眉開眼笑,嘆道:「哎呀……那肥差哪輪得到咱呀,還是先跑跑腿罷;倒是二爺這些日過的紅火呀。」

顧廷燁瞪了他一眼,謔笑道:「外臣不好與內宦結交,我就不留你了,如今宮里戒備嚴,你自己要多當心。」一邊說著,一邊從袖裡掏出什麼物事塞到夏監手裡,「知道你好這一口,早給你預備下了,本想今日進宮時給你的。」

夏監褪下了嬉皮笑臉,正色道:「二爺是個實在人,小的心裡有數。」

兩人說過幾句後,顧廷燁親自送人出門,轉頭回屋時,卻見明蘭已穿戴好了。正裝外裳上披著深青織金雲霞鳳霞帔,下端垂著的鳳紋金墜,腰上圍好玉革帶,頭上綰一個結實牢靠的圓髻,戴上珠翠花鬢雙鳳銜珠鸞鳳冠,一時滿頭琳瑯晃動。

這日顧廷燁沒有騎馬,和明蘭一道坐進駕馬的寬敞車轎中,裡頭設有一躺舖,上設一小茶几,夫妻二人隔著茶几端正而坐——為了不弄亂儀容。

顧廷燁穩穩的從頭上把烏綾紗展角襆頭:「進宮後要先去慈寧宮叩見後。」。

「……拜見哪一位?」明蘭扶著腦袋上沉重的珠冠,眼神調皮的閃爍著。

顧廷燁嘴角露出微不可查的彎曲:「兩位一起拜見。」

明蘭捧著珠冠,仰著腦袋望著馬車頂發呆,馬車壁外傳來市井陣陣的喧囂聲,好些店鋪似乎吆喝著開張了,「……為什麼要立兩位皇后呢?」她不知不覺就問了出來。

「我還當你不會問呢?」顧廷燁伸長胳膊把明蘭的腦袋給扳回來,幫她扶正珠冠,只見她薄施脂粉,妝容端莊雅,掩去了她一半的清艷容色,雖依舊美貌,卻顯得十分溫敦謙恭,這是他第二次瞧她塗脂抹粉,頭一次是揭喜帕時——他明白明蘭的意思。

明蘭看他瞧著自己發呆,輕輕拍了拍他的手:「你倒是說呀。」

顧廷燁笑了笑:「說起來聖德後也是運氣不好,據說當年在四王爺謀逆前一夜,先帝已擬旨立王爺為儲君,德妃娘娘為皇后,僅一日之隔,一切盡皆泡湯。先帝覺著對不住她,便冊立她為皇貴妃,並於病榻之前叮囑皇上多加照看德妃一族,先帝駕崩後,朝中有人上奏摺提請也立德妃為后,兩宮並立,皇上便準了。」

明蘭木木的呆了一會兒,才哦了一聲:「皇上真是孝順哦。」

顧廷燁盯著明蘭,似笑非笑:「你面上的神色可不是這樣說的。」

明蘭瞇著眼睛,擺足了高深的架勢,緩緩搖頭道:「帽和腦袋還是匹配些的好。」

顧廷燁擰了一把明蘭的小手,目光陡然發亮,嘴角含笑——自古以來,所謂後,要麼是皇帝的嫡母,要麼是生母,這位德妃娘娘可是兩邊都不靠的。

「不過,」顧廷燁又道,「聖德後到底代掌鳳印多年,其根基之深厚非旁人可比。」

明蘭聽的一陣緊張,顧廷燁拍拍她的手安慰道:「你別急,敕封誥命不止你一個,今日來謝恩應當還有威北侯夫人和御林軍左副統領鄭驍的妻。」

明蘭捧著臉蛋,驚喜道:「莫非皇上是為了等你才到現在敕封誥命的?」——二叔在皇帝面前這麼有面?!

顧廷燁把她的胖爪輕拍了一把,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她們一個是國舅夫人,一個是皇后的親妹,原就要封的,不過添上一個多餘的你!」

明蘭小受打擊,揉著自己的爪,嘟囔道:「不是說妻以夫貴母以貴的嗎?那,那皇后的妹……」御林軍副統領可不夠等級呀。

顧廷燁笑著扯過她的小手揉著:「皇上是有為之君,自有分寸,只封沈氏為淑人。」

明蘭連聲讚皇帝英明,突發奇想:「你為何不娶了那沈皇后的妹?那豈不是都成一家人了麼?」話一說完,明蘭就好似小兔般趕緊躲開。

顧廷燁沒怎麼生氣,反倒暗暗好笑:「皇上兩年前才回京,於京中根基不深,鄭駿執掌禁軍多年不說,於大營也多有關係,英國公更是國之重輔,這兩家素來不摻和儲位之爭,自是要籠絡的。」

明蘭點點頭,她完全明白了。

聖安後只有一,且母倆冷落門庭多年,除了妻族,皇帝身邊並無很多可信之人,而顧廷燁原本就算自己人,若顧沈聯姻,不但是資源浪費,從長遠來看,對皇帝也不是好事。更深入些來說,顧廷燁娶個普通官的女兒,究其根本而言,也許更符合皇帝的利益。

車轆滾滾,明蘭聽見外頭聲響,知道是進了外皇城,再駛了一會兒,到了內城大門口,夫妻倆下了馬車,換上早等候在那裡的青幔小轎和馬匹,夫妻各自上馬上轎,又走了一會兒,一到東華門便都得步行,由一行內侍引前行。

一上,明蘭不敢抬頭亂看,只跟著顧廷燁低頭緩行,隱約覺著宮廷內部的布局廣闊壯麗,漢白玉石為階,描金繪彩為廊柱,處處高大寬闊,氣勢宏大。

進了一處側殿,一位身著石青色錦緞繪暗紋的中年女官出來含笑稟道:「顧大人和顧夫人快請進來,後正等著呢。」

顧廷燁側眼看了看明蘭,只見她此刻反倒異常鎮定,未有絲毫緊張慌亂之色,他心中略定,兩人隨著那女官緩步走去,繞過兩處宮廊,跨過高高的門檻,進了正殿。

紫銅薰爐裡燃著珍貴的龍涎香,如裊裊青煙般細細散開,瀰著屋內異香撲鼻,光潔的大理石鋪地直欲照出人影來,上首端坐著兩位後,左側邊上坐著一位明黃服色的宮裝貴婦,大約二十七八歲,想是皇后,兩邊設著屏風,後頭隱約脂粉漫香,珠釵響動,下頭還能看見錦繡裙裾,大約是一眾女眷或宮妃。

顧廷燁和明蘭先跪下叩首,口稱喏聲謝恩,聽上面一個柔和的聲音:「起來吧,你們可來晚了,皇后的嫂和妹都早到了。」

皇后轉首輕笑:「母后莫怪他們了,誰叫他家住的遠呢,一道發的旨意,必有早晚。」

明蘭起身,飛快的抬頭一打量,只見適才的聲音來自右邊,這位後容貌秀麗白皙,舉止華貴,笑容溫柔可親,而左邊那位後雖保養的也不錯,卻略顯老態,舉動間微見侷促。

當下,明蘭基本明白她們哪個是哪個了。

聖德後打量了顧廷燁兩遍,笑道:「成了親的到底不一樣,瞧著可和氣多了。」

皇后容色並不十分美艷,只眉目間一股開朗明麗之意,一邊的臉頰上還有個深深酒窩,她未語先笑:「母後好眼力,我也覺著二郎和氣多了,當年皇上在蜀邊時,二郎一年到頭都蓄著把大鬍,遠遠一瞧真是兇煞了,每回他一來,慧兒都嚇的不敢出來,偏載福和載順都喜歡他。這下有媳婦了,以後可要好好過日,母親,您說是吧。」

一旁的聖安後只笑著支吾了兩聲,並不怎麼說話,聖德後沒怎麼理睬明蘭,只對著顧廷燁長篇大論的說起‘齊家治國,忠君愛國’的教訓來,一會兒孔,一會兒孟,一會兒還扯上了荀;明蘭側眼看去,只見顧廷燁十分配合,沒流露半分不耐,還十分感念皇上新賜的七萬兩銀和七頃田地,外加錦帛無數。

聖德後很健談,皇后偶爾幫句腔,聖安後和明蘭處於聽眾位置;說著說著,就說到邊貿問題,聖德後提起她父兄富寧侯家在邊關的守備職務:「當初羯奴來來犯,皇上事急從權,便叫我父親兄弟從邊關上退下來,如今邊關平了,不知邊貿可複否?」

顧廷燁道:「羯奴雖已打退,然邊軍損失頗重,若邊貿無軍力想護,恐難行之得利……」

這時外頭來了個內侍,傳道:「皇上在御書房與眾位大人奏對,問顧大人來了沒有?皇上有事召見,請顧大人謝恩後即刻過去。」

聖德後似有些失望,不過還是笑道:「既皇上有正事,你就先去吧;留你媳婦在我這兒說說話。」

顧廷燁躬身應聲,裡去前側頭看了眼明蘭,目光中似有擔憂,明蘭微微頷首,示意放心,他才隨著那內侍離開慈寧宮。

顧廷燁一走,皇后立刻叫撤去兩旁的屏風,只見左邊走出個少年貴婦,右邊走出四個宮裝美人,她們笑意盈盈的走過來,慢慢簇擁在上首座位旁,朝下打量明蘭;明蘭心裡哀叫,得!目標轉移了。

「來,過來些,叫哀家瞧瞧。」聖德後微笑著朝明蘭招手。

明蘭聞言,緩緩挪步過去,她有生以來頭一次走的這麼認真,照著孔嬤嬤的教導,走動間裙角不動,不能顯得刻板做作,卻要把滿心的恭敬和親近都化作動作和表情表現出來。

聖德後拉過明蘭的手,細細打量她,嘆道:「都說顧二郎的新夫人是位美人,今日一瞧,果然好模樣。」

明蘭不好答話,只低垂著長長的睫毛作害羞狀,心道,您長的也不錯,有機會介紹您認識宮雪花女士。

皇后也拿眼睛反復端看明蘭,見她舉止行動頗為流暢,毫無差錯,忍不住道:「二郎好福氣,相貌還在其次,看她規矩得體,我很是喜歡;你家可曾請過教養嬤嬤?」

明蘭恭順的回答:「好幾年前請過一位。」

「哪位?可是宮裡出去的?」皇后聞言道。

「是宮裡出去的,是原尚宮局的孔嬤嬤。」

「孔嬤嬤?」聖安後頭一回主動說話,她的聲音有些暗啞,似乎風寒咳嗽未癒的樣,「可是面孔方方的,個高高的那個?」

「是的。」明蘭微笑道,「她左額頭上還有顆痣。」

聖安後略顯蒼老的容顏上泛出笑意:「孔嬤嬤是宮裡的老人了,為人慈和方正……是個很好的人;她如今可好?」

「她時有來信,說她已在老家置了田產,整日悠閒日,姪也孝順,過的很好。」明蘭側眼瞟了下聖德後,只見她似作不在意的低頭喝茶。

聖安後似乎很惦念孔嬤嬤,問了明蘭好些話,但事實上,孔嬤嬤的身體早已衰敗,不過熬著過最後幾年罷了,明蘭不好直說,只能斟酌著用委婉的語氣表達一下。

聖安後眼神落寞,語氣低沉:「她在宮裡熬了一輩了,能過個舒坦的晚年也好,過的幾年是幾年罷。」

明蘭靜靜看著她,聖安後身上見不到宮廷裡慣有的那種圓滑,反而帶著一種本能的天真直率,她似乎知道自己說不周全話,所以就性不大說話。

又說了幾句,皇后給各人都看了座,明蘭這才有機會歇歇酸軟的腿腳,一邊聽著她們說話,一邊暗暗辨認:那四個宮裝美女都是宮妃,其中一個特別冷艷嫵媚的女是如今最受寵的容妃,另一個小巧嬌媚膚白若雪的是新封的玉昭儀,另兩個是皇帝自潛邸起就有的侍妾,一為婕妤,一為才人——總結一下,因為皇帝要守孝還沒廣選秀女,所以如今的後宮還是很有奮鬥空間嘎,不知有沒有穿越女有意向來此發展。

另個倚在皇后身邊說話的少年貴婦,其中那個服飾最華麗說笑最飛揚的,自然是皇后親妹小沈氏,她生的與皇后頗為相似;後頭一個眉目清麗的少婦則是沈國舅的新夫人,也是英國公府的小姐;最後那個嬌柔婉約的女明蘭一直猜不出是誰,過了好久才聽出來——竟是沈國舅的偏房鄒氏!前頭原配夫人的妹妹。

她居然也封了個五宜人?!還跟皇后態親暱,英國公府這麼好說話?!

昨夜顧廷燁給明蘭惡補了一番皇后家世。

八王爺是不受寵的皇,藩地還是偏僻的窮山惡水,因此沒什麼權貴之家肯與之結親,沈皇后的父親本是晉中名士沈旺,家族也是當地名流望族,可惜父母早亡,沈家兄妹只能依附族人生活,後由叔父做主許配於八王爺。

當時明蘭就斷言:「沈家人肯定對他們兄妹不好!」

顧廷燁很愕然:「你怎麼知道?」

明蘭道:「皇上正值用人之際,沈家卻沒有其他人入仕的,顯見是何等隱恨!」

顧廷燁用一個熊抱對她表示獎勵和肯定。

按照遞減原則,八王爺的妻家已不怎麼樣了,估計沈從興的妻家更不怎麼樣了。

鄒家不過是普通書香門第,祖父是縣令,幾年前過世了,父親是舉人,長女嫁入沈家生兒育女,直到如今,家中也沒什麼特別出挑的人才。

但他們家最倒霉的,不是弟中沒有人才,而是好容易大女婿的妹夫一朝登基為帝,大女婿榮登國舅爺,榮華富貴就在眼前之際,女兒卻掛了~~~

鄒家上下幾乎要吐血升,這是何等樣的悲催呀!

如果沈從興只是個普通鰥夫,那娶小姨為續弦是木有問題的,可是如今沈家是鮮花著錦的第一外戚家族(聖安後出身卑微,早找不到娘家了),鄒家的檔次顯然差遠了。

明蘭輕輕看了國舅夫人一眼,再看看和皇后說笑的小鄒氏,她心思透亮,一轉眼立刻就明白了,最後的妥協結果原來就是這樣——不知怎的,她忽然想起顧廷燁的生母白夫人,她陡然對這位沈夫人生出些許憐憫來。

英國公府需要沈家來牢固和新皇帝的關係,沈國舅則需要根深葉茂的英國公府來提升自家的勢力,鄒家需要繼續和沈家繼續保持姻親關係,並保護大鄒夫人女的利益,大家各取所需,所以產生了這麼個畸形的和諧局面。

明蘭無端心緒低落起來,悶悶的很不舒服,她捫心自問,如果她落到這麼個境地,她能抗拒家族壓迫而毅然決然的反對婚事嗎?明蘭咬咬牙,古代真它x的不是女人待的地方!

聊了大約一盞茶功夫,皇后瞧著差不多了,便帶著明蘭等四個新封的誥命向兩宮後告退,走出慈寧宮,皇后叫明蘭和小沈氏先回去,她要和沈夫人還有小鄒氏去坤寧宮說話。

小沈氏扯著皇后袖,撒嬌道:「姐姐好偏心,你那裏莫非有好吃的,要先緊著兩位嫂嫂不成?!」

皇后指著她笑罵道:「你都多大了,還整日想著吃喝?回頭我告訴你婆婆,叫她好好管教你!……好了,別叫大家瞧笑話了,我與你嫂嫂們有話說,顧夫人今日頭回進宮,你領著她走出去,一上也好親近親近。」

小沈氏笑著應聲,明蘭恭敬的行了個雙福,姿勢優美端麗,也不見她怎麼側身婉轉,卻自有一番迤邐風姿,小沈氏似乎看呆了,利落的和皇后告辭,挽著明蘭的胳膊走開去了。

一上,只聽得小沈氏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一個勁兒的向明蘭介紹沿途的風景,明蘭只含笑聽著,時不時的湊趣幾句,漸漸走出了慈寧宮的範圍,向東華門走去,小沈氏莫名的問了一句:「……你說,皇后娘娘找我兩位嫂嫂有什麼事呀?有什麼話是我不好聽的。」

明蘭心頭頓了一下,微笑道:「大約是姑嫂談心罷,人少些能說說心裡話。」

這還不好猜?剛才在慈寧宮中,沈夫人端小鄒氏受禮恭敬,兩人看似和睦,卻從頭到尾不曾有過目光接觸,連話都沒說過一句,外命婦又不能天天進宮,所以皇后大約是趁這機會,想對國舅爺的大小老婆進行一番思想教育,教誨她們妻妾相處之道吧。

可是……明蘭覺得好笑,首先破壞妻妾規矩不就是沈家麼。

妾室敕封誥命本就罕有,除非是兒著實優秀出色,為國家為社稷建功,那麼母憑貴可得敕封,歷朝歷代以來,有幾個未生的妾室能得誥命的?!

大約是沈家覺得愧對鄒家於困頓之際的扶助,便以此彌補一二,不過到底顧忌著英國公府的勢力,不然小鄒氏應當能撈個平妻做做,可是,看今日這架勢,這小鄒氏這偏房的派頭也跟平妻沒多大差別了。

小沈氏本來呆呆的望著遠處的御花園,忽然停住腳步,定定的看著明蘭:「你是不是覺著沈家很不知廉恥?我兄長既娶張氏,又納鄒氏,前不顧糟糠情分,後又貪圖富貴權勢?」

明蘭被她扯著倒退了幾步,聽完後,淡淡的微笑道:「這些風言風語大多是眼紅嫉妒之輩傳言的,大可不必當真。」——廢話,想得兩份的好處,自然要受雙倍的議論。

「那你是怎麼看的?」小沈氏還是牢牢的扯住名啦,逼她表態。

明蘭眼望著前方緊閉的宮門,那裡守軍肅穆,宮娥監忙碌行走,她輕輕嘆了口氣,悠悠道:「我覺著,這種事情若有了為難,得益的,大體是男人,而吃虧的,多是女人罷了。」

小沈氏神色一變,斂去一身的淘氣愛嬌,正色肅然起面孔,良久盯著明蘭看,過了好一會兒,忽然展顏一笑:「你這人有趣,我喜歡,以後我要常來找你玩!」

明蘭被這話逗樂了,失笑道:「榮幸之至。」

——能問出這番話來,說明小沈氏也不是全然無心的,能有這番潑辣爽朗氣概的女,尚算值得一交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