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當家主母的家務活(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穿戴妥當,在小桃幽怨的目光中,明蘭扶著彩環的手緩緩跨門檻出去了,彩環低頭垂眸間,瞥見明蘭腕上的珍珠手串,顆顆都有拇指大,滾圓明淨,璀璨耀眼。

她心中一驚,暗忖顧府果然富貴,這般大的珠,形色又好,便是王氏也只得幾顆鑲在釵簪釧鐲上罷了,沒想明蘭拿足一整串,就這麼隨意掛在腕上。

彩環心裡還未想完,主僕二人已到了嘉禧居偏廳,大紅柱旁是翡綠茂密的兩棵海棠花樹,便是四月天氣,也帶著一股舒爽的清涼,尋常人家少見的玻璃,這裡卻整塊整塊的嵌做窗扇,透明如琉璃般,整個廳堂便十分的明朗清亮。

踏進廳裡,只見五老和她兩個兒媳俱已坐在裡頭,丫鬟正捧著茶盤上茶,明蘭笑著進去,緩身福了福:「五嬸嬸來了,明蘭來遲了,萬望勿怪。」

五老端正的坐在上首,一身紫紅色繡海水如意寶紋的錦緞對襟褙,比上回見面更顯富貴祥和,她聞言,淡淡道:「你今日忙的很,別怪我這老婆上門叨擾便好。」

明蘭微微一笑,只簡單說了一句:「豈敢。」隨即轉頭與另兩位婦人福了福,溫婉的道了聲好,煬大和狄二俱是恭身回禮。

見禮過後,四人都坐了下來,狄二年紀頗輕,不過二十六七歲,生的白淨標緻,端莊富貴,臉上笑盈盈的,她見廳裡氣氛有些冷落,便道:「說起來,這還是我頭回來這兒呢?好氣派的宅!我原先還想,這宅都多暫久沒人住了,還不定得怎麼整飭呢!看來倒是我沒見過什麼世面了!」

明蘭謙和的笑道:「不單二嫂這麼想,我也是的。後才知道,這裡原是御用監著人看管的,雖多年無人居住,但修繕的頗為整齊,倒省了我們許多麻煩。」

五老目光一閃,嘴角似有微微不屑,斯道:「既然皇恩浩蕩,怎這屋裡的擺設還這般簡陋?瞧著空蕩蕩的,也是不好的。」

明蘭見招拆招,略帶不好意思的低頭:「這是您姪的意思,他說待把府裡各處的人手定下來,再慢慢開庫房不遲,免得事出匆忙反出了差錯;我,我也不好駁他……」

狄二掩口輕笑:「燁二兄弟還是這副脾氣!真是一點都沒變,這倒不能怪你。」

明蘭湊趣,也跟著笑了幾聲,廳裡一時氣氛倒也融合些許了;明蘭輕側瞥了旁邊的煬大一眼,只見她依舊一副拘謹的樣,只縮在一邊吃茶,也不大敢說什麼。

明蘭頗覺得奇怪,明明顧廷煬是五房的嫡長,怎麼……

寒暄過幾句,五老始終臉色冷淡,聽到明蘭說起宅邸中事時,她放下茶盞,拿帕輕輕摁了摁嘴角:「既這宅邸還需這許多佈置,你怎麼不早些派遣人手做?只做些沒用的。」

明蘭裝糊塗,繼續謙和的微笑:「姪媳婦笨的很,又怕出錯,反正也不緊著趕著,性慢慢來,先把人弄清了再說旁的。」她很好奇這位自恃斯的歐巴桑怎麼開啟吵架話題。

五老面色一沉,一隻手在案几上捏成拳頭:「你可知我今日來做什麼?」

「自是來看姪媳婦的。還能為了什麼?」明蘭笑的十分可愛。

五老窒了一下,陰陽怪氣道:「不敢當!燁哥兒如今飛黃騰達了,怎麼還會把我這老婆放在眼裡?別踩在腳下便是很好了!」

明蘭笑吟吟的用茶蓋撇去茶末:「嬸又說笑了,什麼眼裡腳下的?姪媳婦不明白。」她側眼去瞧另兩個,卻見那兩妯娌動作十分一致的低頭吃茶。

五老被憋了一口氣,臉色轉過幾遍,手掌在案几上重重一拍:「好!我來問你,燁哥兒硬要別府另居也就罷了,咱們不敢攔著,原想著怕你們小兩口沒個合心意的人手使喚,偌大的家宅不好經營,才好心送來幾房人家!你們倒好,乾乾的撂了好幾個月不說,你一進門,還沒幾天,便跟審人犯似的,審問起那些老家人來了!」一邊說,一邊連連冷哼。

明蘭冷眼看著五老的作為,並不生氣,說實話,自從上次爭執去留問題時起,她就發現顧家這兩個老嬸嬸的性格十分有趣。

四老看著熱鬧愛說笑,其實卻十分謹慎,不該說話時多一句也不說,而這位五老看著斯清雅,實則性衝動,一有不如意,或叫人挑撥上幾句,便立刻出手出口。

果然,人不可貌相。

「我道是為什麼?原來是這個。」明蘭不再擺弄茶碗,只靜靜看著五老,忽然高聲道,「人都叫來了麼?」

「都來了,夫人。」外頭一個恭敬的女聲響起。

「都請進來吧。」

杏黃色的薄錦穿雕花竹片的簾輕輕打開,夏荷進來,低頭反手撐住簾,外頭魚貫進來一行中年婦人,正是賴花田刁四個婆;她們一見五老也在,神色變化起來,四個人面色各異,互相看了幾眼;夏荷放下簾,從袖中掏出一疊紙張,恭敬的遞給明蘭。

明蘭接過後,略略看了看,微微一怔,心裡暗笑下,隨即收起紙張,抬頭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那四個:「五老好快的耳報神,你們上午才問的話,這會兒嬸嬸便來了。」

那四個媽媽臉色變的更厲害了,其餘個都直直的看去刁媽媽,目光似有責難,眾目睽睽,刁媽媽麵皮發紫,頭幾乎垂到胸前了;見狀,五老十分不悅,她沒想到明蘭這般利,說話間就把人叫過來了,竟有當堂對峙的架勢。

「怎麼?我問不得麼?」五老大聲道。

明蘭似乎覺得很有趣,聲音依舊甜美:「我不過問了幾句,嬸嬸何必如此介懷?嬸嬸適才還說這幾房家人是給了我的,如今我便連問兩句都不成了麼?」

五老更是大怒,站起身來:「你若只問兩句我也不說什麼了;你卻是刨根問底,恨不得把她們祖宗八代都挖出來,你說,你是不是信不過咱們?!若是,你便說一聲好了,我即刻領了人走,也不留著惹你的眼!」

明蘭繼續裝傻:「這有什麼?問幾句話干信不信得過什麼關係?」

「長輩送給你的人,你有什麼好盤問的?!」五老性無賴起來。

明蘭緩緩把茶碗放下,端正姿勢,對著五老恭敬道:「嬸嬸,不知您知不知道,當今皇上自即位後的頭一件事是什麼?哎……,便是叫吏部交了一份近十年的官考績。」

五老愣了,看著明蘭,不知她什麼意思,明蘭繼續道:「照嬸嬸的意思,皇上這般,豈不是信不過先帝?」

「胡說!我什麼時候說過這話?!」五老下了一大跳,怎麼話題跑到那裡去了,她一時急了,大聲道,「你莫要亂扣大帽!」明蘭笑的很愉快:「可是官也是先帝留下的呀,皇上還要查問,嬸嬸不就是這個意思麼?」

五老咬著嘴唇,胸口被憋的一起一伏,明蘭笑的更加燦爛了:「哦,對了,我聽莊先生說過,先帝爺即位那年,也是一模一樣叫吏部交了一份官評績來著?哎呀,莫非……嬸嬸覺著先帝也信不過武皇帝?哦,也許嬸嬸沒這個意思,難道是五叔的意思?」

五老聽的頭皮發麻,心中又驚又怕,便不敢再置氣,趕緊擺手道:「你莫胡說,我絕無此意!……問問就問問,也沒什麼了不起,我,我也沒說什麼~!你就問吧!」

明蘭知道不好過,見好就收,隨即擺正架,正色道:「我雖為一介女流,可也深覺先帝和當今聖上是英明,所謂監察,便是為了保政論之清明,護萬民之福祉,是以吏部年一考評,五年一考績,便是為了天道昌明!嬸嬸,您說是不是?」

——你都扯上皇帝英明不英明了,五老還能說什麼,自然是連聲應是,直說的滿頭大汗,一旁的狄二也幫著婆母說話,明蘭當然也笑著收了。

旁邊站立的四個婆面面相覷,目光中露出警惕,低下頭去。

笑歸笑,明蘭覺得若不再刺這個歐巴桑一下,沒準她下回又來打擾自己午睡,於是拿出那疊紙張,笑道:「今日嬸嬸既然來了,我正有個不解之處,萬望嬸嬸解惑。」

五老見明蘭轉了話題,鬆了口氣:「姪媳婦你說罷。」

明蘭語氣依舊溫,指了指旁邊,面帶微笑道:「這位刁媽媽自跟著嬸嬸進了寧遠侯府,統共領過五個差事,分別是個月的廚房採買,兩個月脂粉頭油採買,半年的後園林看管,四個月內院值夜管事,最後還有五個月的新進小丫頭管教媽媽。姪媳婦頗覺奇怪,怎麼刁媽媽沒一個差事是做足一年的?」

按照油水程來排序的話,刁媽媽是從重油基地一滑向清水衙門。

這番話說出來,一旁的刁媽媽差點跪下了!五老的麵皮也紫黑紫黑的,神色尷尬,輕輕咳嗽了幾聲,卻不知如何說好,轉頭去看兩個兒媳婦。

狄二忙一看情勢不對,忙道:「弟妹有所不知,刁媽媽早年服侍婆婆,受了些辛苦,身……有些不好,是以婆母體恤她……」這話她自己也說不下去了,推薦幫手給顧廷燁夫婦,卻推薦過去一個病歪歪的?!是去幫忙還是去塞麻煩呢。

誰知明蘭居然點點頭,一副很相信的樣:「原來如此!幸虧姪媳婦問了一問,如若不然,叫刁媽媽去做那辛苦的差事,豈非叫她病上加病了?」

刁媽媽頓時急了,趕忙道:「二夫人,容老奴插句嘴罷!老奴早些年的確是身不好,可這幾年已然養好了的!」

明蘭十分寬宏大的揮揮手,指著那紙張上的字句,笑道:「媽媽不必急,我知道你的忠心好意,可從這些差事的年頭上來看,媽媽你‘身不好’足有十幾年了,兩年前才有起色,還是多養養罷,莫叫外頭人說咱們顧家不體恤下人!」

刁媽媽嘴裡如含著黃連,額頭發汗,另個婆都偷眼去看明蘭,只覺得她雖年輕,卻著實有手段,不由得心中生出惶恐來,沒想到這個新夫人這麼硬。

明蘭依舊那副溫雅謙和的神情,十分好心的口氣:「嬸嬸您瞧,還是應當多問些話吧?」

五老一肚窩火,卻一句說不出來,艱難的點點頭。

明蘭言笑晏晏,轉過頭去,目光定定的落在賴媽媽身上,賴媽媽叫她瞧的發慌,顫聲道:「二夫人,您有什麼吩咐?」

明蘭端起茶碗,慢條斯理的撥動茶蓋:「好端端的日,平白叫嬸嬸生了氣,說起來也是冤;你們幾個,我一沒打,二沒罵,不過問了幾句,嬸嬸便尋上門來,扯什麼我不信侯府。哎……你們個個都是尊貴體面的,我還真有些用不起呀。以後若一有個風吹草動,又有人來替你們出頭,我也不用管家理事了。」她的目光始終落在賴媽媽身上,目光如針刺。

賴媽媽只覺得心頭突突的跳著,誰知明蘭又道:「不過也是,到底是服侍多年的,心疼你們也是有的;賴媽媽……」賴媽媽一個激靈,立刻恭敬站好,只聽明蘭道:「今日一天,我總共說了你兩回,你可有不服?」

賴媽媽連忙道:「二夫人訓我的是,老奴怎敢有不服?」

「你是辦事辦老的了,怎會有不是?」明蘭目光清亮,意思很清楚。

賴媽媽一咬牙:「都是老奴糊塗,仗著自己有些歲數,便敢駁斥夫人,實是以下犯上!」

明蘭很滿意的點點頭:「那你說,我到底有沒有錯?」

賴媽媽趕緊斷言道:「夫人自然是沒錯的,老奴不該的!」

「不對。」明蘭搖頭,「便是主錯了,你也不該當眾駁斥。」眾人愕然。

明蘭接著道:「尤其是第二回,你明明曉得我剛進門,此時威望不足,正是要立個面的時候,別說我說的不過是些無傷大雅的小事,便是我真錯了,你也不該當著許多人的面駁斥我,該事後緩緩勸我才是!嫂,您說是嗎?」

狄二看著明蘭的眼色頗有幾分深意,笑道:「弟妹說的再對也沒有了。」

明蘭撫掌笑道:「有嫂這句話我便放心了,看來夫人是不會來訓我了。」

五老面色一沉,知道適才那些話,其實說給她聽的,一來,她不該在她頭天理事就來下她面,二來她又不是她婆婆,瞎教訓什麼!

這時,忽然外頭一陣女聲嘈雜,明蘭眉頭一皺,彩環有眼色,看見剛才的架勢,已知明蘭不是好惹,立刻自發自動的出去,轉身回來後稟道:「夫人,外頭是……是鳳仙姑娘的丫頭,她想見您。」

屋裡眾人神色不一,煬大一臉擔憂的看著明蘭,狄二神色自若,五老則流露出明顯的期待,好似想扳回一成般,一臉的期待。

明蘭好笑的看著她,覺得自己若不叫那丫頭進來,這位歐巴桑必然又有一番話,性道:「叫她進來吧。」

一個十七八歲的丫頭進來,生的粉面俏麗,一身水紅比甲襯著水蛇腰十分纖細,她一抬頭便給明蘭跪下了,道:「給夫人請安。」

「起來吧,有什麼事快說,這兒有客呢。」

那丫頭欲言又止,但看明蘭沒什麼妥協的意思,只好道:「我們姑娘知道夫人忙,也不敢打擾。原想著,夫人既已見了府中所有的人,輪也該輪到咱們姑娘了吧,是以姑娘叫我來向夫人求見,好歹也向夫人敬杯茶。」

明蘭笑笑,並不回答,反而轉頭朝著那四個婆:「幾位媽媽,你們說這事該怎麼辦?」

賴媽媽額頭一跳,她不是很明白明蘭的意思,還沒等她想清楚,旁邊的花媽媽已是上前一步,大聲呵斥道:「你這小丫頭也不知禮了!夫人的茶是可以隨便敬的麼?上要長輩同意,下要老爺點頭,還要夫人滿意,你上下嘴皮一碰便完了麼?」

明蘭面上愉悅,笑著看花媽媽,那花媽媽被這目光一看,頓時挺了挺胸,頗有幾分驕傲。

看那丫鬟還想說什麼,一旁的田媽媽也想明白了,立刻過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大聲道:「你家姑娘如今算什麼身份?妾不算妾,通房不算通房,你叫夫人怎麼見,拿什麼禮數見?別廢話了,趕緊給我下去,待老爺發了話再說!」

一邊說著,一邊把那丫鬟推搡出去,叫夏荷把她拖出去。

明蘭看了這番,十分滿意,笑容滿面:「這鳳仙姑娘是外頭送來的,我不好說什麼。虧得你們,到底是多年的媽媽了,果然既懂禮數,又曉得厲害!」雖未指明是誰,可她的目光只看著花田二位媽媽身上,她們倆立刻目露感激,連連謙虛。

古時候規矩,上梁山要交投名狀,這四房人屬於轉單位,在讓新主信任之前,得表現出些什麼來,例如能力,決心,忠心等等,總不能平白無故就讓新老闆重用吧;像刁媽媽這種身在曹營心在漢的,最是不能用的。

四個媽媽退了出去,明蘭依舊笑著叫丫鬟續茶上點心,可五老臉色十分難看,她今日可說一敗塗地,什麼也沒撈著還被奚落了一番,偏偏又不能生氣,不然就是認為皇帝不英明;皇帝怎麼會不英明,所以只有她閉嘴了。

明蘭看著她陰晴不定的面孔,心裡很能理解:她們個妯娌中,只有五老是原裝的原配,有兒有女,兒孫滿堂,夫婿也算有功名,而夫人是二任填房,四老不但是填房,更只有一個女兒,真論起來,她的腰杆比她們倆都挺。

是以,她做事往往少了一份算計。

她今日來尋釁的目的很簡單,不過是看著顧廷燁的高漲氣勢不滿,想著要壓明蘭一頭,拿住明蘭的錯處,以確定寧遠侯府對顧廷燁的優勢,並且有權做出要求。

這一點上,她看不明白,可是剛才花田兩個媽媽看清了。

明蘭和狄二湊著趣,又說笑了幾句,五老一行人便要離開,臨行前,明蘭只低聲說了一句:「嬸嬸,今日明蘭多有得罪,你別往心裡去;你只想一想,為什麼整個寧遠侯府,只有您一個人來?」

這句話就算老歐巴桑聽不懂,希望她的兩個兒媳婦能聽懂。

回去途中,五老照例是和心愛的二兒媳婦一車的,她氣沖沖道:「哼!她還想挑撥,你四伯母是沒用的,沒兒要瞧別人臉色,自不敢來!你大伯母卻是再好也不過的了,燁哥兒明擺著不待見她,她怎麼好意思來說他媳婦!當然只有我來了!」

狄二卻沒有附和,誰挑撥誰,這個事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顧廷燁更有勢力,對自家兒女更有幫助,……最好還是別得罪。

煬大獨自在後頭的小馬車裡,身旁的貼身丫頭輕聲道:「這位新夫人可真厲害,一句句把老逼的無話可說,我還是頭一回瞧見,可……可真解氣。」

「不得胡說!」煬大一改適才的懦弱,沉臉斥責,又道,「你不曉得今日這位新夫人有多凶險!」看貼身丫鬟一臉不明,她低聲道:「其實婆婆去尋晦氣,並不足當由頭,真說起來,也沒幾分能說通的理由。真正要緊的是,所謂天下無不是之父母,長輩便是有錯,做晚輩的也不好直面反斥。她一個才剛進門幾天的小媳婦,一上來便跳著腳與叔母吵鬧,不論誰對誰錯,一旦傳了出去,那就都是她的錯!」

那丫鬟輕呼:「哦,我曉得了。這件事若燁二夫人忍下了,那老便做實了這錯處,拿著把柄好說話;若燁二夫人不肯忍氣吞聲,與老爭執上一番,便是不敬不孝!可惜,新夫人也聰明的緊,一直笑呵呵的,半點都沒生氣。」

煬大長長吐了一口氣,抬眼仰望著車頂,自言自語的呢喃:「那人真是厲害,處處算計……」隨即她又輕笑兩聲,「不過,那位也不是好拿捏的!當初聽說要娶個庶女,她那麼高興……呵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