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當家主母的家務活(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內儀門旁的穿堂間十分熱鬧,問話的共分組,其中十幾歲的小丫頭都歸由小翠袖問碧絲寫,剩下人眾則由丹橘若眉和秦桑綠枝這兩組來問;每人問話時間長短不一,年輕些的經歷簡單,言兩語就說完了,年長些的則有一摞的故事要說。

丹橘心細,從裡頭拿了幾架屏風出隔著,這樣問的話若關個人**,也可不叫旁人聽了去,例如針線上的郝大成媳婦是二嫁的,前個男人多年前在主家抄沒時便被生生打死了,而外院管事郝大成也是個死了老婆的罪臣家奴,於是鰥夫寡婦走到一起,還生養了兒女。

朝暉堂氣象大,明蘭總覺得像博物館的展覽廳,是以挪步去了朝暉堂旁的偏廳,聽公孫先生交起賬來。公孫白石一派悠然模樣,捋五絡長鬚的樣比盛紘還正點,下首站著幾個管事和賬房,明蘭指著賬本稍微問了幾句,他們都一一答來,顯得十分妥帖恭敬。

「先生辛苦,」明蘭轉而道謝,「先生何等人物,如今卻來理這般瑣事,真是為難先生了!」

公孫白石看著明蘭手指點著的賬冊,面露苦笑:「我本疏狂之人,這些非我所長,自從都督立府以來,老朽實是苦不堪言哪。」

明蘭指著小桃過去端茶,微笑道:「先生何須此言,這些瑣事便是叫都督親來管,怕也是如此;所謂殺雞用牛刀,可大凡真用牛刀去殺雞,大多是殺不好的。」

公孫白石嘴角一歪,不禁莞爾:「此言甚是!」

言談間,他發現明蘭談吐清雅,思活躍迥異,他頗覺幾分趣味,不過到底男女有別,他又非顧府納契奴僕,說不多會兒,便起身告辭,走時留了個小廝領明蘭去內書房。

「小的叫顧全,夫人叫我小全便是了。」顧全十四歲大,圓臉細眼,笑起來一臉麻利,瞧著十分機靈,他走在側前邊給明蘭領,笑嘻嘻的說著話,「……爺是小的再造恩人,當年小的在街上要飯,若不是爺早就連骨頭渣都不剩了。」

明蘭很想說,也未可見得,說不定你能混成幫幫主呢。

順著朝暉堂外的一條東西夾道,穿過一道花木屏障的垂花門,明蘭到了內書房門前,這是左右打通成一氣的兩間大房,左右配有耳房,前後還有兩間小小的暖房和抱廈,儘供歇息之用,明蘭暗暗點頭,如果將來顧廷燁和自己吵架了,完全可以賭氣睡在這裡。

一腳踏進去,只見內中書案、畫案、琴桌、供案,案几,一應俱全,朝南六面窗機明淨,顯是剛灑掃過,地上放著兩口碩大的鐵皮包角櫸木大箱。依牆而建的四面書架上空空如也,明蘭轉著看了一遍,苦笑著叫顧全把箱打開,把裡頭的書一摞摞全拿出來,然後照著長柏書房的樣,略略整理一下分好類,由明蘭指揮,小桃和顧全滿頭大汗的把書依次搬進書架。

手指撫摸過嶄新的書本封皮,《論語》《大》《中庸》《孟》《淮南》……非常齊全的書房配備,明蘭還很驚喜的發現了幾本孤本,不過從上面灰塵積累的情況來,這些所有書籍的用處都只有一個——擺設。所以,她也不必費心重新設定書架分類了,倒是空著這麼多格不好看,趕明兒去外頭多淘換些有趣的野史雜來才是真的。

鋪排完書架,明蘭開始整理書案,湖州的紫石硯,蘇南的雲煙墨碇,瓊林的水墨白玉筆洗,一架由斗筆至小清一色的紫犀毫,桌旁一旁疊上摞雪白細膩的燕箋泥金箋,明蘭親手一一擺放好,一邊擺一邊暗嘆——水嫩嫩的鮮花喲,你一心只愛牛糞為的是哪般呀。

收拾完書房,明蘭剛回屋捶著腰腿歇息時,顧廷燁隨身的另一個小廝顧順打馬飛奔回府,前來稟報明蘭道,顧廷燁今天中午不回府用飯了,讓明蘭自己吃。其實明蘭並不介意,事實上除了生孩外,大多數事女人獨自也可以乾,一個人吃午飯也並不影響食慾。

但作為一個賢妻,明蘭還是要問幾句意思意思的:「那老爺去哪兒用飯呀?」

顧順拿袖揩了揩臉上的汗,喘著道:「聽說今兒朝堂上可熱鬧了,足足爭到巳時末才散朝,一下了朝,皇上就召了老爺及另幾位將軍進宮商談,說是飯也在裡頭用了。」

明蘭輕輕哦了一聲,並沒有什麼表情,倒是看著顧順累的可憐,叫小桃給顧順絞了塊涼涼的濕帕揩汗,小桃買一送一,還倒了碗茶給他喝。

顧順一口灌下茶水,順了口氣,笑著道謝後,看明蘭神色鬱鬱的,又加了句:「夫人不必擔憂,這事兒以前常有,有時是皇上召見,有時是叫旁的將軍大人拉了去的。」

明蘭只是有些累了,並非不虞,聞言笑道:「瞧把你累的,要是這事兒再有,那你豈不得常常這麼勞累了?待會兒還得回去尋老爺罷。」

「夫人說哪裡的話?!」顧順嗓門通亮,滿臉激動,「小的命都是老爺給的,說什麼累不累的!只消老爺夫人哼一聲,小的便是把腿跑斷也不吭一聲!」

明蘭失笑:「還是留著你那腿吧!小桃,趕緊給小順哥些果吃,再抓些錢給他買零嘴。」

小桃趕緊跑進去,出來時,一手托著一整素瓷碟的金絲蜜棗,一手抓著滿滿一把的銅錢,一股腦兒全倒進顧順的衣兜裡,顧順滿面笑容的謝恩出去。

丹橘腦還算靈光,知道先找廚房的來問話,早早問完後就打發她們趕緊捅爐做飯,是以並不耽誤午飯,明蘭對著一桌菜,輕聲問道:「叫若眉她們也先吃飯吧,歇口氣,下午晌再慢慢問也不遲。」

小桃規矩的把袖折起層,抬腕給明蘭盛飯舀湯布菜,嘴裡邊道:「姑娘放心,綠枝那蹄機靈著呢,不會餓著自己的。」

一旁的彩環也笑道:「夫人放心,適才我已叫小丫頭去問了,聽說廚房的幾位大娘親自扛著飯菜屜籠去送飯了。」

明蘭這才拿起筷笑道:「你倒聰明。」

彩環臉上頗有些不好意思:「我才來,人又笨,還不懂夫人這兒的規矩,只好多瞧著著了;萬望夫人不要嫌棄才好。」

明蘭斯的嚥下一口魚肉,笑笑:「不急,慢慢來就好了,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嘛。」

彩環恭敬討好的笑了笑,又道:「以前在那兒時,總聽誇說夫人幾位姑娘裡頭最出挑的,心明眼亮,知人善用,院裡的姐妹們最是省心規矩。」

明蘭放下筷,拿起羹匙輕啜了一口湯,瞥了彩環一眼,淡淡笑道:「規矩本事只要不是笨的無藥可救,且肯用心,慢慢著總能練起來;要緊的是情分,她們幾個跟我快有十年了,自是親近些。我知你是個好的,慢慢來,咱們多處一段便是;好了,你也去用飯吧,下午晌叫小桃看門,你陪我去前頭看看。」

彩環頓時臉色一亮,高高興興的出去了。

待她出去後,明蘭放下羹匙,沉吟一會兒,低聲問道:「……你說,這人怎樣?」

「話多,愛打聽。」小桃撅撅嘴,「不過針線倒是不錯,人也勤快,什麼都搶著做。」

明蘭拿筷戳著米飯:「愛打聽倒也尋常,新來的總是想多知道些,就是怕……算了,也不能草木皆兵。小桃你記著,別叫她進我屋裡就是,外頭活計不少,夠她做的。」

小桃正色應下:「她要是聰明的,就不會自作主張;好好的,姑娘也不會虧待她。」

「希望吧……」明蘭信心缺缺,法律工作者的通病。

吃完飯,明蘭摸摸自己可憐的一把小骨頭,覺得還是趕緊睡一覺催催肥比較靠譜,以後在床上也耐抗不是;於是打著哈氣滾進床鋪裡去了;迷迷糊糊之際,腦袋裡走馬燈似的轉著這兩日看的想的。

京城米珠薪桂,自海氏進門後,盛府裡共主十口,另姨娘人,通房四人,總計十七口,下頭連丫鬟婆僕役管事在內五十八人;海氏漸漸管事之後,明蘭常去幫著照看全哥兒,有時聽見只言片語,知道這樣一戶人家,一年算上一般的人情往來,大致用是四千兩左右。

王氏精明,海氏節儉,家用頗為適足,尚有豐裕,算上田莊舖的盈餘,還有宥陽老家的份例,每年能攢下不少銀錢,以備孫婚嫁之用。

至於自己的新家呢?顧廷燁正二官年俸一五十兩,祿米六十一石,不過這種陳米是連盛府奴僕都不吃的,通常直接拿去米鋪摺成銀,因是武官,另有軍事補給兩二十兩,俸祿一項統共能得約五兩,按照慣例,應該還有冰敬和炭敬。

明蘭目前拿到的田畝冊表示,顧廷燁在京郊延卯河一帶有兩座田莊,一座叫黑山莊,有八十多頃的良田,另一座叫古岩莊,有上頃良田,皇帝還在京城西山賜了他半個山頭,一座溫泉莊,統統加起來,總計出息約有五千兩。

皮埃斯:似乎還沒有商業性產業。

那日明蘭問顧廷燁府裡可花用多少時,顧廷燁也沒說出個所以然,只道除了這些固產隨明蘭支配外,他在賬房還放了五萬兩銀,說叫明蘭這陣先看著使,不夠再去問他。

從月錢只有一兩半的庶女,到可以支配這麼錢的富婆,明蘭忽然有一種傍上大款的感覺,恨不得立刻天天叫上碗燕窩粥,吃一碗,看一碗,再倒掉一碗。

顧府就這麼幾個人,哪用的了這麼多呀!明蘭反復提醒自己,這錢自己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不可以亂用的……不過,可不可以拿些少少的,嗯,管理費呢。

明蘭鄙視自己,看來自己很有當貪汙犯的潛質。

顧廷燁和明蘭外加蓉姐兒人算是正頭主,另姨娘二人,鳳仙姑娘一位,按照寧遠侯府的份例,明蘭屬於夫人這一級別的,月錢十兩(婚後工資漲了二十倍),若是少奶奶(明蘭將來的兒媳婦)級別的就是二十兩,蓉姐兒和姨娘都是二兩。

麻煩的是鳳仙姑娘,若是通房就月錢一兩,偏偏顧廷燁一點處理她的意思都沒有,那日明蘭問起時,他居然茫然了片刻,提醒過後卻是一臉陰沉。

後來明蘭偷偷問了夏荷才知道,這位鳳仙姑娘原是沒入教坊司的罪臣家眷(聽的秦桑手指關節響了好一陣),因尚是清倌人,大半年前被甘老將軍弄來送入顧府(據說有合法手續)。

起初,號稱琴棋書畫樣樣皆通的她,在被顧廷燁忘在腦後七八日後終忍不住,某晚彈了半夜的‘清水流觴’曲。可惜陽春白雪遭遇紈絝弟,顧廷燁自小多拳腳,擅長街頭鬥毆和陣前殺敵,化素養不過關(明蘭暗忖若她唱的是十八摸沒準顧廷燁還能打個拍啥的),加之當時他疲累之,睡夢中被吵醒愈加惱怒,當即踹翻了兩扇門,爆吼聲可傳出半里外去。

第二日一早,顧廷燁就叫人把她搬到府中最偏僻的西側角去了。

又過了個把月,鳳仙姑娘終於發覺對於男人而言,可能視覺比聽覺更直觀,更重要,於是又在某一晚,她白衣飄飄衣衫單薄的前來送宵夜,運氣很背,她沒遇上秉燭公事的顧廷燁,倒碰上了恰巧在屋裏收拾的常嬤嬤。

鹽商家裡的奶母修養能高到哪裡去,常嬤嬤脾氣暴躁,嘴巴刻薄,傳聞早年還操過殺豬刀,她當即冷嘲熱諷一番,從鳳仙姑娘的祖宗十八代一直問候到孫十八代,並且把她和青樓粉頭的技術水平進行了生動形象的比較,引的全府僕婦都來嬉笑圍觀。

常嬤嬤罵的唾沫星飛濺,猶自覺得不痛快,還一追去荊扉閣繼續罵;這下鳳仙姑娘徹底歇菜了,羞憤痛哭的幾乎要上吊(最終沒上吊,教坊司裡都沒自盡,想必神經堅韌),明蘭猜就是因為這樣,她才把屋名改為伶仃閣的。

明蘭嚴重懷疑常嬤嬤這樣是出於顧廷燁的授意,這傢伙混過教九流七十二暗口,心思遠比旁的高門大戶的爺們來的促狹陰損;對於老前輩上司送來的‘禮物’,打不得攆不得,性以毒攻毒,找個輩分高資格老的嬤嬤來羞辱一番,叫她自己沒臉出門。

此後,鳳仙姑娘的確不大出門了,轉眼就是半年。

到底該給她多少月錢呢?明蘭越想腦袋越昏沉,不一會兒便沉沉睡去,金烏漸偏,日頭暖和,明蘭也不知睡了多久,最後是叫小桃搖醒的。

「怎麼了?」明蘭眼睛還是瞇的,側著眼縫一看,正午已過。

小桃卻是一臉興奮,湊到明蘭耳邊,低聲道:「五老來了!」

「這麼快?」明蘭頓時眼睛大睜,清醒了,「就她一個?」

「還有她的兩個兒媳婦,煬大和狄二。」小桃低頭咬耳朵,笑嘻嘻的,「姑娘料事如神,我叫了幾個門房看著,的確是有人出去過,就是那刁家的!」

明蘭呆呆的坐在床上,微微嘆氣:「住的這麼近,怎能不來串門呢?」——她想明白了,這麼賣力工作,無論如何都該收些管理費用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