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新婚三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京城公侯伯府林立,但只有開國功勳封爵時所賜的宅邸能擁有整條街道,例如向南隔兩座坊的襄陽侯府,向北隔條街的英國公府,而後再因軍功或皇親受賞封的爵位宅邸便不多有這種風光,例如東昌侯府和當初砲灰的富昌侯府,雖氣派豪貴,卻不過佔地多些而已。

這個明蘭很理解,那會兒剛開國,地多人少,皇帝當然出手闊氣,等到後來京城繁榮了,房地產寸土寸金,開國勳貴們早就一個蘿蔔一個坑,哪還有那麼多地兒呀。

當然還有像華蘭婆家忠勤伯府這麼悲催的,作為開國功臣,也是亭台樓閣重院層層的占去了大半條街,卻因捲入逆案而被奪爵封宅,好容易起復,卻也要不回當初的御賜宅邸了。

顧家因幾代侯爺都奉命駐守戍邊,是以侯府所佔的寧遠街也不如何闊長。

不過,說一千道一萬,這世上永遠都有例外的,例如沈國舅,他既是皇后娘家,又有軍功在身,所以他的威北侯府生生占山擴林,前有壁後有靠,山水環繞,端是京中一絕。

這個明蘭也很理解,這兩年犯錯誤的勳貴不少,幾輪清算血洗下來,沒收充公罪臣家財無算,新皇帝最近手頭寬裕的很,自然要狠狠賞賜小舅,呃,外加跟班的馬仔。

所以當明蘭看見撫遠顧都督府的恢弘壯闊時,並不十分吃驚,她吃驚的是這座宅邸居然和寧遠侯府只隔著半爿山林和一座剛被皇家收查的罪臣園。

「如何?這宅可還如意?」顧廷燁看著明蘭一臉驚疑,笑道。

明蘭望著那座雲蒸霞蔚滿山花樹的山林園,幾乎張開了嘴,半響才道:「就這麼近的,還爭了這麼久?」頗覺得適才白費了許多力氣。

顧廷燁卻挑了挑眉:「再近,也是兩戶人家;旁人管不到這兒來。」

明蘭面上微微露喜,這……是不是意味著,她不用早起了?

新婚頭日,忙碌了一整天,加之全身痠痛,明蘭著實累的狠了,回到都督府時天色已昏暗,她連自己新家長什麼樣都沒看清,由丹橘扶著回了屋,一通梳洗過後,直接換了一身家常輕便的衣裳,一頭栽進錦繡團絲繡龍鳳的大紅被褥裡。

本只想歇息一會兒,然後起來用晚飯,誰知卻這一合眼就死死的睡過去了,也沒人叫她,直睡到半夜,明蘭才將將醒過來,昏頭昏腦之際還當自己在娘家,半抻著身就往床頭小几上摸去,誰知黑暗中,卻摸到一個光裸微糙的胸膛。

明蘭瞇著眼睛木木的,反應不過來,這人是誰?她又摸了幾下。

一隻大手捉住她的手,男人掀起荼靡團花錦繡的厚緞床簾,隨手勾起在窗邊的銅勾上,床邊雕花紫檀小圓几上擺著盞昏黃的羊角宮燈,就著昏昏的燈光,明蘭才看清眼前人。

顧廷燁半散著漆黑濃厚的長髮,半披在雪綾緞的肩上,內裳衣襟俱散開了,露出整片淡褐色寬闊厚實的胸膛,昏暗中明蘭瞇眼看去,似有好些傷痕在上頭;屋裡點著淡淡的薰香,透著粉色的迷魅,卻蓋不住身旁男人濃重的氣息。

「怎麼?」顧廷燁似也睡的迷糊,半瞇著眼摟過明蘭。

「我要喝水。」明蘭歪著腦袋,一頰的堆雪砌玉,粉唇柔嫩,卻滿眼迷糊,「我要丹橘。」

顧廷燁本就警醒,便是這幾天累了,這會兒也清醒過來,他看著明蘭一臉朦朧,便伸展長臂,從床幾上的暖籠裡拎個茶壺出來,瀉了杯溫茶在一個細瓷卉盅裡,遞過去給明蘭,明蘭兩隻胖爪捧著咕嘟咕嘟就喝完了,呆呆道:「還有麼?」

顧廷燁看了看,再倒了一杯給她,這回她卻喝不完,只喝了半盞便不要了,把杯連茶還回丈夫手裡,然後很自覺的倒下,背過身鑽進被窩繼續睡。

顧廷燁手中捏著茶杯,看著睡的宛如小豬呼呼的明蘭,半響無語,性把剩下半杯茶一口仰盡了,放回茶杯後,轉頭去扒明蘭的被窩;溫軟馨香的女孩身,肉豐骨纖,顧廷燁摟的甚是滿意,緊了緊懷抱,順著裡衣的胸襟處摸了進去,更覺觸手滑膩。

一開始大約只是摸幾下,誰知摸著摸著便來了興致,他附身上去,尋到女孩的柔唇,適才喝水,唇上還留下濕潤的水漬,他探唇進去越吻越是燥熱,手下一陣急亂的撫弄。

明蘭覺著身下不對了,這才扭動著醒過來,迷茫的睜著一雙眼睛,嘴唇微張,不知所措的微微掙扎,卻被他一把扣住在身下,牢牢壓住。

身熱似火,恍惚間被重重的頂了進去,明蘭一開始還忍著,可她到底初識人事,後來越覺得痠痛漲熱,腿也沒什麼力氣的掛著他臂膀上,哀叫著只盼著他快些結束。

誰知他卻是睡足了頗有精神,足力發勁撻伐,一氣的揉著她的身,直吻的她幾乎化成了水,明蘭抵受不過便又嗚嗚哭著求饒起來,一通細細軟軟的哀叫祈求,卻更引的他興起,噬咬著她的白皙柔嫩的小肩頭,低低吼了起來。

明蘭聽著他喉嚨裡發出的粗重低喘,身體跟燒著了一樣,火燒火燎的難受,終吃不住的昏了過去。

……

第二日一早,待崔媽媽趕去新房時,只聞得屋裡一陣靡靡濃香,男女交歡氣味瀰漫著整屋,丫鬟們紅著臉已服侍明蘭沐浴過了,崔媽媽一腳踏進去,卻見他們夫妻倆並排坐在床沿上,明蘭一臉沒睡醒的樣,顧廷燁卻精氣神十足,正饒有興致的把明蘭一隻白玉般的小腳放在膝蓋上,慢慢的給她套襪。

崔媽媽上前,忍著沒去瞪新姑爺,迅速拿過那襪,福了福道:「姑爺,趕緊去梳洗吧;姑娘這兒我來就是。」

顧廷燁也不生氣,長身立起,披著一身長袖廣衫的中衣,往側廂裡屋去了;崔媽媽直看著他離開了,才蹲下身給明蘭穿鞋著襪,給她穿外襖時不經意撩起衣襟,卻見明蘭一片曖昧的青紅痕跡從肩頸直蔓延到胸口。

崔媽媽頓時一股火氣上湧,只暗暗忍著,等朝回門時好告狀。

明蘭直覺得這個覺睡了比不睡還累,腰都直不起來了,還餓的前胸貼後背,一看見桌上熱氣騰騰的早點,頓時眼冒綠光,破紀錄的連喝了碗粥,差點撐破肚皮;顧廷燁也胃口甚好,不但自己吃的不少,看著明蘭吃的樣,還眉開眼笑的給她添菜。

明蘭覺得他像個黑心的養豬場伺養員,正努力催肥等著吃豬肉,她狠狠一眼瞪過去,卻見他笑的眉眼曖昧,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明蘭臉紅的要滴出血來。

她連話都不想說了,想著這宅裡反正沒其他長輩,趕緊吃完再去睡個回籠覺,目前她睡眠不足腦袋不清醒,沒法和他鬥,先恢復戰鬥力再說。

本來這日,顧廷燁預備叫明蘭認識府裡的幾位管事,並且把家裡的事交代給她的,但瞧明蘭幾欲站著睡過去的樣,便把一概事情都先推後,自去外書房處理些急務。

大約是陰陽調和,顧廷燁覺著這日天光分外晴好,整座宅鳥語花香,天地和諧,也記不起昨日的不快,一整日嘴角含笑,只想著快些理完事好回屋;哪怕不能怎樣,討些別的便宜也是好的。

白日的歇息略略補回來些力氣,明蘭總算緩過些勁來,打算晚上和新婚丈夫談談星星月亮人生理想還有家庭管理問題;可惜顧廷燁有完全不同的打算,還未等明蘭開場話題,便急急把她拖到床上,興奮的弄了大半夜。

新婚第日清早,顧廷燁在一旁憂心的看著明蘭,瞧她蔫的垂頭垂腦的樣,頗為心疼,漸有些後悔,今日要朝回門的,昨夜不該那般發興才是。

明蘭身骨痠軟的趴在桌前,抖著手腕捧著粥碗,心裡不禁老淚縱橫——作為一名法律工作者,她十分認同夫妻有x生活的義務,也非常同意x生活在婚姻生活中的重要地位,並且她也願力配合,可是,可是……嗚嗚,她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呀!

新婚日,顧同志似乎對明蘭完全沒有更高的要求,也不要求她理家,也不要求她立刻承擔家務,目前唯一的也是最大的需求,就是希望她在床上表現良好。

明蘭苦著臉端起蓮花瓷碟,不無悲催的想到:人家大戶人家的當家主母幹的腦力活,鬥智鬥勇,可她幹的卻是體力活,還是重體力活!這,這,這算什麼,採陰補陽?

越想越覺得窩囊抑鬱,明蘭心頭大怒,她現在正是嫩生生的小蘿莉,怎敵的他筋骨強壯,那啥……尺寸不匹配不說,體格耐力還相差懸殊,他不過是勝之不武罷了!哼!有本事等到她十如狼四十如虎時,看他老顧到時候還行不行!

明蘭一邊喝粥,一邊阿q腦補,心裡大是痛快,一不小心牽動身體,腰腿間又是一陣酸痛,只能嘶嘶的抽冷氣——丫的,咱們走著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