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這該死的古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明蘭攏了攏身上的蔥綠盤金銀雙色纏枝花的灰鼠褂,坐在一間四面敞開門窗的半亭廳內,屋裡正中放著個鏨福字的紫銅暖爐,炭火燒的很旺,一側的桶節爐上擱著一把小巧的長嘴鏨蝙蝠紋的銅壺,咕嘟咕嘟燒著水。

明蘭啃著一顆胖胖的瓜,不得不承認華蘭女士真是用心良苦。

這是一座四面開闊的廳堂,建在一個小池塘之中,夏天拆卸了四面門窗就是座亭,周圍面環水,一面通則是空闊一片,步內無有隱蔽之處,絕對無人能偷聽,目之所及處,便能看清廳堂裡的人在做什麼。

而且就目前看來,這塊地方早就被清空了,除了引自己進來的那個丫鬟,明蘭沒看見其他人影,那引的丫鬟也一溜煙不見了。

明蘭帶著一種‘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心態,等待著即將到來的狀況;待到明蘭嗑到第十四顆瓜的時候,遠處走來一個高大的身影,明蘭眼皮跳了幾跳,繼續嗑瓜。

好了,她也有話想問他。

不一會兒,男頂著一身風霜寒氣逆光入廳,昂首闊步,距離明蘭七八步處,空手一抱拳,嘴角含笑:「好久不見了。」

明蘭微微瞇起眼,今日,顧廷燁穿了一身雨過天青色的錦棉長袍,領口袖口皆圍有白狐腋毛,織錦遍地的袍身上滿布錦繡暗紋,腰繫暗銀嵌玉厚錦帶,外頭披著一件玄色毛皮飛滾大氅,這種毛皮厚重的大氅非得身材高大魁偉的男人穿起來才好看,如盛紘這等官便撐不起這氣勢來,反被衣裳給壓下去了。

明蘭站起來,恭敬的斂衽回禮,皮笑肉不笑的樣:「二表叔,好久不見。」

然後,明蘭很愉快的看見顧廷燁嘴角抽動了一下;顧廷燁不再說話,伸手扯開大氅隨手搭在一旁,轉身走到明蘭對面的一把師椅上坐下,兩人相距約五六步,相對而坐。

顧廷燁看了看明蘭,再看看自己跟前小几上的空茶碗,見明蘭似乎沒給自己倒茶的意思,就自己拎過茶壺瀉了一杯滾水,才沉聲開口道:「你我即將成婚,以後不要亂叫了。」

明蘭捏緊了拳頭,強自忍下怒火,眼前這個男人雖面帶微笑,但說話間緩慢低沉,秀長的眼瞼下眸光隱約有血色暗動,那種屍山血海裡拼鬥出來的殺氣卻是難遮掩的。

明蘭忍了半天,才慢條斯理道:「二表叔的話明蘭完全聽不懂,明蘭自小養在老跟前,婚嫁之事老並未提到半分。」

顧廷燁眉頭一皺,道:「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

明蘭道:「那明蘭就等爹娘發話了。」

廳內一陣安靜,顧廷燁瞪著明蘭,明蘭扭頭看外頭風景,顧廷燁揚起一邊的眉,側光之下,衣料映著他的眉梢也氤氳淡藍,他靜靜道:「你在生氣。」

明蘭打起了哈哈:「還好,還好。」

顧廷燁放沉了口氣:「淮陰江面上之時,我與你說過,我不願聽人敷衍假話。」

明蘭立刻把嘴閉成河蚌。

看明蘭繃的緊緊的小臉,顧廷燁頗覺頭痛,只得略略緩下口氣:「我知你心裡有氣,但凡事都得敞開了說才好,悶著賭氣不是辦法,以誠相待才是道理。」

顧廷燁諄諄誘導,口氣宛如哄小孩的大人,看威嚴解決不了問題就用哄的,明蘭聽的幾乎要大笑聲,便轉頭過去,微笑道:「與說實話的人說實話,叫以誠相待;與不說實話的人說實話,叫腦敲傷;顧都督以為明蘭可瞧著有些傻?」

顧廷燁聽明蘭改變了稱呼,面上便微微一笑,聽她語氣調侃,又覺得心裡癢癢的,便道:「你自然不傻。」看了眼明蘭放在桌上手指,光亮的黑漆木上擺著白胖柔嫩的小手指,肉肉的指甲透明粉紅,他忍不住輕咳一聲,正色道,「你指我不實,這從何說起?」

明蘭瞪眼:「就從顧都督的提親說起。」

顧廷燁鄭重了神色,定定的看著明蘭,眸幽深漆黑,直看的明蘭心頭發毛,但她好歹在刑事法庭見識過連環殺人犯的,怎麼也頂著了這種懾人的目光,看了好一會兒,顧廷燁才緩緩開口:「你猜出來了?」

他聲音平靜,但到底掩飾不住發號施令的口氣。

明蘭點點頭,道:「你不是那種沒魚蝦也好的人。」

一開始,明蘭以為顧廷燁是奔著如蘭這個嫡女去的,可是誰知槍口一調轉,變成了自己;盛紘的說辭明蘭一個字也不信,雖沒見過幾面,但每次都能碰上顧廷燁的婚嫁糾紛,她直覺的知道,顧廷燁不會隨便盛家許個閨女過來,他定是知道自己要娶哪個的。

顧廷燁沉吟半刻,看著明蘭的目光中頗為複雜,隔了半響才緩緩道:「從你扔泥巴開始。」

「啊?」明蘭聽的雲裡霧裡,「你在說什麼?」

「你不是想知道我何時起打你主意的麼?」顧廷燁眼中帶了幾分笑意,又重複一遍:「我告訴你,便是從你扔往你姐姐身上扔泥巴開始。」

明蘭滿面通紅,拍案而起,額頭青筋暴起幾根,幾乎吼出來:「哪個問你這個了!!」

「哦,你不是想知道這個呀。」顧廷燁側身靠在椅上,反手背掩著嘴,輕輕笑了起來,只有這個時候,他才脫去些殺將的悍氣,流露出幾分侯門公的貴氣。

明蘭努力調勻氣息,讓臉上的紅暈慢慢褪下去,兩軍對陣最忌諱動氣,淡定,淡定……好容易才定下來,明蘭才盯著顧廷燁,靜靜的開口道:「你一開始便是想娶我?」

顧廷燁很緩慢很確定的點點頭。

明蘭忍不住叫起來:「那你去提親就好了呀?鬧這麼多事出來做什麼?」差點賠上小喜鵲和如蘭的一條半人命。

顧廷燁反問:「你能願意?」

明蘭語氣一窒,頓了頓,迅速又道:「婚姻大事哪輪到我說話,父母同意即可。」

顧廷燁再次反問:「你家老願意?」

明蘭又被堵了一口氣,臉上有些尷尬,一時說不出話來。

顧廷燁悠悠的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根修長的手指穩穩托住茶托,放在几上,才道:「要結一門親事不容易,但推掉一門親事卻還不難。齊大非偶,輩分有差……什麼藉口都成,何況我又素行不端,你家老脾氣拗,硬是不肯,你父親也沒法吧。」

明蘭忍不住帶上分微嘲,淡笑道:「你倒蠻清楚自己的。」

誰知顧廷燁的臉皮頗厚,一點也聽不出明蘭的嘲諷,還很認真道:「人貴有自知之明,這點好處我還是有的。」

諷刺不到他,明蘭暗暗抑鬱,又哼哼道:「可花了不少功夫罷。」

「還好,還好。」顧廷燁著明蘭的口氣,也打上哈哈了。

明蘭想起賀弘,覺得還是今日一次說明的好,否則後患無窮,猶豫了半響,終於咬牙道:「那你……那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賀家的事兒?我祖母已經……」

「知道。」顧廷燁迅速打斷明蘭的話,臉色淡淡的,但語氣頗有幾分不悅。

「你知道……?!」明蘭匪夷所思,瞠目道:「那你還……還……還來提親?!」

顧廷燁理直氣壯道:「這又如何?閨女許給誰是你家的事,提不提親是我家的事;至於賀家……」他冷峭的面容上似有幾分不屑,斬釘截鐵道,「你們沒緣分。」

明蘭怒反笑,終於直起小身板,冷笑聲:「哈,哈,哈!月老的紅線店是你家開的呀,你說沒緣分就沒緣分?!」

顧廷燁朗聲大笑,笑聲漸止後,深深的看著明蘭的眼睛,緩緩道:「緣分這東西,一半是老天給的,一半是自己的福氣,你是個聰明人,很清楚我說的對,你們的確是沒緣分。」

明蘭不笑了,心裡沉了一半。

她和賀弘很早就認識了,老也很早就有結親的意思,第一次從宥陽回京城後,盛老一邊查看賀弘的人才,一邊在旁處也瞧了幾個少年,細細比較下來,還是覺著賀弘最好,賀家那邊也同意。盛老見雙方都很滿意,便打算先給明蘭定下這門親事,誰知那年秋末,出了‘申辰之變’,隨即一通京城變亂,多少人頭落地,婚事耽擱。

然後,大老病危,盛老去了宥陽探望,這親事又耽擱下來了;接著,明蘭也去了宥陽,本打算大老出殯後就回京的,誰知‘荊譚之亂’爆發了,兵亂綿延幾千里好幾個督府,直到崇德二年五月才能回京。

然而一回京,便遇上了曹家表妹的破事,老被氣的半死,婚事再耽擱;再然後,一波折,拖拉了小半年至今,再再然後,顧廷燁接過程咬金的板斧,一拼殺進來。

要說遺憾嘛,明蘭覺得很多時候都是天意,要說不遺憾吧,賀弘要是乾脆利落一些,早一步定下禮數,顧廷燁也蹦躂不起來了;在她和賀弘不斷的爭吵置氣計算中,也許他們之間的緣分已盡被耗盡了。

想到這裡,明蘭微覺黯然——等一下,她忽然心頭一動,猛然抬頭,看著眼前的男人,狐疑道:「你怎麼這麼清楚?你……難道……賀家你也動了手腳?那曹家……啊!」

有一件事,明蘭早就想過了,卻沒有深想,涼州地處西北,便是飛馬傳赦報,也得四五個月才能到涼州,像曹家這樣拖家帶口的,又無甚銀錢,起碼得走上兩倍的時間才能回京城,但是曹家幾乎不到一年就回京了,除非……

顧廷燁也不否認,冷靜道:「沒錯。漕幫水運沿江河而下,是我叫石氏兄弟以船運將他們送回京城的。」

這次明蘭連生氣都沒力了,只張口結舌的看著他,顧廷燁皺眉反問:「難道你希望與賀家定親之後,甚或結親之後,曹家再上門來尋事?!」他居然大言不慚道,「膿包是越早挑破越好,這事還得謝我。」

明蘭頹然坐倒,腦混亂一片,看看窗外,再看看顧廷燁,木木道:「謝謝你。」

顧廷燁含笑回答:「不必客氣。」

女孩的皮膚本就很白,她又不喜脂粉,只薄薄抹了些香膏,冬日的陽光照進廳堂,更顯得她的皮膚有一種白宣紙般的脆弱,似乎碰一碰就破了,鴉羽般的漆黑頭髮柔柔的散了幾絲在鬢邊,如同一叢堪堪長出花苞般秀麗明媚。

而那雙眼睛,那雙眼睛,顧廷燁靜靜的看著她,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喜歡上這雙眼睛了,幽暗幽暗的,如一潭清泉般幽靜,卻冒著一簇奇異的火焰,似乎是憤怒,似乎是失望,明暗交替,變幻莫測的讓他驚心動魄,心都驚動了,遑論其他。

明蘭心思轉千迴,想了好半響,前事已矣,後面才是重要的,她重新端正了態,轉頭朝顧廷燁微微一笑:「多謝都督一番美意;但……還是早些說了罷。我怕成不了一個好妻,既不賢惠,也不溫順,雜七雜八的壞毛病數不勝數;還請都督慎重思量。」

顧廷燁挑唇一笑:「事已至此,顧盛結親早已人盡皆知,你姐姐還有姓的可以嫁,你呢?別說你寧願將就賀家!」

明蘭怒氣翻湧,種種委屈再也難以忍耐,一下站起來,冷笑道:「敢情嫁給你,我便是跌進了蜜糖缸裡,千好萬好再無半點不好的!」

顧廷燁也倏地站起來,高大長挑的身材上前幾步,附下來的陰影把明蘭的整個人都籠罩進去了,明蘭生生忍住不後退半步,顧廷燁傲然一笑,朗聲道:「我不敢說嫁給我千好萬好,但我敢指天說一句,嫁給我後,必不叫你再有委屈憋悶就是!」

明蘭更怒,連連冷笑:「顧將軍莫要想多了,明蘭自小錦衣玉食長大,何曾委屈憋悶,也輪不到旁人來充英雄救我於水火!」

顧廷燁也不生氣,只一雙深邃的眸靜靜的盯著明蘭,一字一句道:「不,你說謊。你一直都很憋悶,你活到今日都在委屈。你瞧不上那些嫡庶的臭規矩,可卻不得不遵行,你明明事事出色,可偏偏得處處低就,絲毫不敢有冒頭!是以才挑了個不上不下的賀家!」

明蘭大怒,她全然不知自己雙目已赤,只大聲冷笑:「冒頭?!這世上人人都得認命,不認命?!哼!先帝的四王爺倒是不認命了,結果呢?一杯鴆酒!六王爺倒是不認命了,便貶為尋常宗室!荊王譚王倒是不認命了,如今都身首異處了!……你們大男人都如此,何況我一個小小女!我有什麼法!不想明白些,怎能活下去!」

她不喜歡刺繡,手指上都是細細的傷,不喜歡王氏林姨娘和墨蘭,不喜歡在不高興的時候還得笑,不喜歡在討厭的人面前裝可愛乖巧,不喜歡什麼新衣服好東西都要讓別人先挑,不喜歡什麼委屈都得裝傻過去……好多好多不喜歡,可她都得裝的喜歡!

有什麼辦法,她得活下去!

顧廷燁上前一步,絲毫不讓,步步緊逼:「沒錯,你就是明白了!你聰明,你通透,你把什麼都瞧清楚了,所以你才不敢越雷池一步。可你心裡卻氣不能平;你氣憤,你不甘,偏偏又無可奈何,你委屈,你憋悶,卻只能裝傻充愣,處處敷衍,時時賠小心,逼著自己當一個無可挑剔的盛家六姑娘!」

明蘭渾身發抖,不知是氣的,還是怕的,背心一片冷汗,手指深深掐進掌心,便如已經結了疤的陳年舊傷,再次被揭開來,血淋淋的傷口,原來從未痊癒,她想厲聲尖,她想痛哭,所以一切卻統統堵嗓眼裡,站在當地,進退維谷,任由眼眶濕熱一片。

十年古代閨閣,半生夢裡前世,扮的久,演的入戲,她已經忘記了怎樣真正的哭一場,忘記了怎樣任情肆意的破口大罵,忘記了她並不是盛明蘭,她原來是,姚依依。

顧廷燁看明蘭滿臉淚痕,心中也莫名痠澀,他再上前一步,長身而鞠,深深抱拳拱手,抬起頭來,清朗的聲音中帶著些沙啞,卻字字清楚:「吾傾慕汝已久,願聘汝為婦,託付中饋,衍嗣綿延,終老一生!」

淚眼迷濛中,明蘭只看見顧廷燁認真誠摯的面容,她一時手足無措。

顧廷燁滿含期待的目光,灼熱而璀璨,直視著明蘭:「我不敢說叫你過神仙般的日,但有我在一日,絕不叫你受委屈!我在男人堆裡是老幾,你在女人堆裡就能是老幾!」

字字鏗鏘,擲地有聲。

明蘭發了怔,不知覺間,臉上一片冰涼,她伸手一摸,觸手盡是淚水。

因為清醒,所以痛苦,因為明白,所以慘淡,希望盡頭總有絕望,她不敢希望,不敢期待,眾人皆醒我獨醉,不過是戴著鐐銬,踩著刀尖,傻笑著趟過去罷了。

這該死的古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