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一個陰謀論者的推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那一日與平常並沒有什麼不同。

湖面上結起了厚薄不一的冰層,午飯後,明蘭穿的胖嘟嘟冬衣的蹲在池邊,隔著半透明的冰看著悠遊自在的肥魚,好生羨慕了一番後,提著個空魚簍回了壽安堂;叫老嘲笑了一番,明蘭也不生氣,手腳並用的爬上炕,挨著老貼在炕頭取暖。

「大冬天釣什麼魚,找挨凍呢!」老瞇著眼訓道。

明蘭也瞇著眼,懶洋洋道:「大嫂沒胃口,說想吃我上回做的蔥煸酸辣魚鯗……可後來我想想,冬魚性寒,尤其是池魚,草**冰,別反吃壞了。」

老拿自己的手捂著明蘭冰冷的小手,悠悠然道:「酸兒辣女,也不知柏哥兒媳婦這胎生個哥兒姐兒?」

明蘭捏著小拳頭揉了揉眼睛,好像有些困了,含糊道:「大哥哥說想要個閨女,能湊成個‘好’字,大嫂沒說話,但我曉得她還想要兒。」一個嫡是不夠的,兩個才算保險。

老輕輕的笑著:「你大嫂是個有福氣的,男女都無妨。」

祖孫倆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一老一小都被暖洋洋的炕頭烤的昏昏欲睡之時,忽然外頭傳來一聲尖利的叫聲,明蘭陡然驚醒了,老也睜開眼睛瞧著門口的錦簾處,一個丫鬟打扮的女孩跌跌撞撞的衝了進來,一下撲在炕前,大聲哭號起來:「老,救命呀!」

「小喜鵑兒,怎麼了?」明蘭奇道,這女孩是如蘭身邊的等丫頭。

小喜鵑披散著頭髮,臉上的脂粉都糊了,滿臉都是懼色:「老,六姑娘,快去救救喜鵲姐姐吧,要把她活活打死!還有我們姑娘,老爺要找白綾來勒死她!大奶奶也不敢勸,只偷偷把我放出來找您!」一邊哭著訴說,一邊連連磕頭。

「這是怎麼回事!」老一下坐直了身,厲聲質問,「她們不是去進香了麼?!」

明蘭怕老起身快會頭暈,連忙伸手輕輕撫著她的後背順氣。

今日一早,大宏寺給一尊新佛像開光,因王氏平日裡捐香油錢十分豐厚,老方丈便也送了份帖來,王氏便帶著如蘭前去進香祈福,順便求支姻緣簽。

老連連追問發生了何事,偏小喜鵑沒有跟著去,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哭著求了好久卻也說不清楚個所以然,老想著要去看看,明蘭趕緊叫翠屏來打點衣裳。

明蘭本想跟著去,卻被老留下了,房媽媽好言安慰道:「你五姐犯了錯,老爺要責罰,老這一去定要有些言語衝突,你做閨女的聽了不好。」

明蘭心裡沉了沉,事情恐怕有些嚴重,涉及閨閣醜聞她便不好參與了,朝房媽媽點點頭後,便安安穩穩的坐回到炕上,又覺得心癢難耐,便招手叫小桃去探探風聲,自己捧著個青花玉瓷小手爐,拿了副細銅筷慢慢撥動裡頭的炭火,耐著性等著。

眼看著爐裡的炭火被撥的幾乎要燒起來了,小桃終於氣喘吁吁的奔了回來,明蘭彈簧一般的跳起來,放下手爐,一下抓住小桃的胳膊,連聲問道:「到底怎麼了?你快說呀。」

小桃拿帕揩著頭上的細汗,一副驚魂未定的樣:「的正院圍的死死的,我根本進不去,我便只在外頭打聽了下,只知道……」她艱難的嚥了嚥口水,顫著嘴唇道,「老爺這回真氣急了,老去的時候,老爺已經拿白綾套上五姑娘的脖了!」

明蘭大吃一驚,小桃收了收冷汗,繼續道:「我偷著等了好一會兒,才見到裡頭的媽媽們把喜鵲姐姐抬了出來,我的媽呀,一身的血,衣裳都浸透了,不知道還有沒有氣!裡頭的動靜我聽不見,劉媽媽又帶著婆們來趕人,我就回來了!」

明蘭心頭一跳一跳的,好像一根弦在那裡撥動,她忽然抓住小桃的腕,沉聲道:「你去找丹橘,帶上些銀錢,再翻翻咱們屋裡有沒有什麼棒瘡膏藥,然後你們倆趕緊去找小喜鵲,要塞錢的塞些錢,要敷藥的敷些,但求盡些力救她一場!」

小桃知道事情嚴重,立刻應聲而去,明蘭壓抑著不安的心緒,又緩緩坐了回去,然後端起炕几上的茶碗慢慢嘎了一口。小喜鵲是個好姑娘,明蘭頗喜歡她平素的為人,對如蘭忠心誠摯,常勸著哄著,待下寬和,常幫著瞞下小丫頭們錯處,明蘭並不希望她就這樣死了,或殘了。

又過了好一會兒,明蘭手裡的茶都冷了,冰冷的瓷器握在手裡像個冰坨,明蘭才放下了茶碗,瞧瞧外面的日頭漸漸西斜,卻依然沒有動靜,明蘭漸漸有些洩氣,足足等到天色漸黑,才聽見外頭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聽見正堂簾的掀動聲,明蘭趕緊跑出去,只見海氏扶著老進來,房媽媽撐著老的身體,小心的把她放到暖榻上去,安托好讓她側側靠著絨墊歇息。明蘭一瞧老的面色,頓時慌了,只見她臉色鐵青,氣息不勻,胸膛劇烈的一起一伏,似乎是生了很大的氣,一旁的海氏神情歉疚尷尬。

「祖母,你怎麼了?!」明蘭一下撲在老的膝蓋上,顫顫的去握她的手,只覺得觸手尚溫,反握回來的手指也很有力,她才多少放下些心。

老微微睜開眼睛,眼神還帶著憤恨,見是明蘭才放柔軟些:「我沒事,不過是走快了幾步,氣急了些。」說話間,轉眼瞧見海氏,只見她小腹微微鼓起,一隻手在後腰輕輕揉著,卻低頭站著不敢說一句,老心頭一軟,便道,「扶你大嫂去隔間炕上歇歇,她也站了半天了。」明蘭點點頭,輕輕扶著海氏朝次間走去。

一進了次間,明蘭就把海氏扶上炕,拿老的枕墊給她靠著,從炕几上的厚棉包裹的暖籠裡拿出茶壺來倒了一杯,塞進海氏手裡;海氏一邊謝過,然後喝了口熱茶,暖氣直融進身體裡,才覺著舒服了些。

明蘭見她氣色好些了,便急急的問道:「大嫂,五姐姐到底怎麼了?!爹爹不是在都察院麼,怎麼忽然回家了!你說呀!」

海氏猶豫了下,但想起適才盛紘和老的爭執,想著也沒什麼好瞞明蘭的了,咬了咬牙便一口氣說了。

王氏和如蘭一上山,本來進香好好的,王氏瞧著如蘭這陣乖巧多了,便放她在庭院裡走走,王氏自去與方丈說話,誰知一眨眼功夫,叫陪著的幾個婆就被如蘭打發回來了,說如蘭只叫小喜鵲陪著散步去了。王氏覺著不對,立刻叫人去把如蘭找回來,可是大宏寺不比廣濟寺清淨,那裡香火鼎盛,寺大人多,一時間也尋不到。

正發急的當口,如蘭自己回來了,說只在後園的林裡走了走。

「這不是沒事嗎?」明蘭基本猜到如蘭幹什麼去了,吊的老高的心又慢慢放下來。

誰知海氏苦笑了下,搖頭道:「沒事便好了!見五妹妹安然回來,也覺著自己多心了,帶著妹妹用過素齋才下山回府,誰知一回府,就發覺老爺竟早早下衙了,正坐在屋裡等著,他一見了和五妹妹,不由分說就上前打了五妹妹一耳光!」

「這是為何?!」明蘭一顆心又提了起來。

海氏放下茶碗,唉聲嘆氣道:「原來五妹妹她,她,她早與那位舉人炎敬相公有了……情愫,他們在大宏寺裡相約會面,本來只說了幾句話,誰知真真老天不作美!誰知今日恰巧顧將軍也去為亡母去做法事!」

明蘭眼珠都快瞪出來了:「他,他……看見五姐姐了?!」

海氏心裏堵得慌,搖頭道:「倒霉就在這裡!那顧將軍公務繁忙並未親去,再說他從未見過五妹妹,便是瞧見了也不會知道;是顧將軍府的一位媽媽,她奉命去為法事添福祿,出來給小沙彌贈僧衣僧帽時遠遠瞧見了,偏偏她卻是在來送禮時見過我們幾個的!」

明蘭僵在炕上,一點都不想動彈,也不知道說什麼,海氏嘆了口氣,繼續道:「想必那媽媽回去就稟了顧將軍,午間時分,一個小廝去都察院求見公爹,公爹就立即回了府!……責問再,五妹妹只說,她本已想從命了,這是去見相公最後一面的。」

明蘭聽了全部過程,幾乎沒背過氣去,好容易才吐出一句:「……五姐姐也不小心了!」

海氏幽幽的嘆著氣,沒有說話,她其實很贊成明蘭,這種事既然如蘭也決定斷了,那只要捂嚴實了也沒什麼,可偏偏揮淚告別時叫未來夫家瞧見了,這運氣也背了!

「……那現在怎辦?」過了半響,明蘭才有氣無力的問道,忽然發現海氏的眼神竟躲躲閃閃起來,似乎不敢正視明蘭的眼睛;明蘭覺得奇怪,連著追問了幾次,海氏才支支吾吾道:「適才,顧將軍送來了一封信……」

話還沒說完,外頭正堂就響起一陣慌亂的腳步聲,翠屏在外頭傳道:「老爺來了。」

明蘭看了眼心神不定的海氏,便豎著耳朵去聽外頭,只聽盛紘似乎低聲說了什麼,然後是王氏的抽泣聲,接著,老勃然大怒,厲聲大罵道:「你休想!虧你也是為人父的,這種主意也想得出來!」

聲音憤怒尖銳,明蘭從未聽老這般生氣過,她慢慢走下炕,挨著厚厚的金褐色雲紋錦緞門簾站著,聽外頭聲響。

盛紘急急道:「母親聽兒一言,只有此一途了!這些日來,府中上下都不曾露過口風,人前人後也從未說清到底是誰將要許入顧門,大姑爺也只說是華兒的妹,我和迄今未和顧二郎好好說過一次話,更不曾說起到底許配哪個姑娘,估計那顧廷燁心裡也沒數,那來傳話的也說的也甚為隱晦,不像興師問罪的,倒像來提醒的;既然如此,性將錯就錯,反正明蘭早記成嫡女了。如若不然,這結親便成結仇了,兒當時是急昏了頭,才去了封信,言道如兒本就要許配與炎敬,明蘭才是要嫁去顧家的……」

‘啪’的一聲清脆響,想必是一個茶碗遭了秧,老的聲音氣的發抖:「你倒想得美,你們夫妻倆自己不會教女兒,左一個右一個的傷風敗俗,最後都要旁人來收拾,前一回我豁出這張老臉,這一回你們竟算計起明丫頭來了!我告訴你們,做夢!」

老粗粗著喘著氣,繼續道:「你的這個好,平日裡什麼好的香的從來想不起明丫頭,有了高門顯貴來打聽,什麼都不問清楚就想也不想應定了如蘭!如今出了事,倒想起明丫頭來了!一個私心用甚,只顧著自己閨女,一個利慾薰心,只想著功名利祿,好一對狼柴虎豹的黑心夫妻,你們當我死了不成!」

一聲悶響,盛紘似乎是重重的跪下了,王氏低低的哭起來,哀聲的哭道:「老,您這麼說可冤枉了媳婦,雖說明丫頭不是我身上掉下來的,這十幾年卻也跟如蘭一般無二,何嘗有過慢待,如丫頭犯了這般的錯,我也是悔恨當初不叫她養到您跟前好好規矩!老,您千不看萬不看,也要看在華兒的面上呀,她在婆家日不好過,全虧的姑爺還體恤,今日這事若無法善了,顧將軍怨恨起姑爺來,那叫華兒怎辦呀!她可是您養大的,您不能光疼明丫頭一個呀!」

老似乎梗了一下,然後又厲聲罵道:「華丫頭到底生了兒,又是明媒正娶的,難道還能叫休回來不成?難道叫妹妹賠上一輩讓她日好過些?!那顧廷燁你們夫婦倆瞧得有趣,我可瞧不上!」

只聽盛紘大聲叫道:「老,那您說如今怎辦,兒實在是沒有法了!本想勒死那孽障,好歹正了門風,大不了此事作罷,叫人笑話一場也算了。都怪兒教女無方,自作自受誰也怪不得,可那顧將軍……」盛紘似乎哽咽了一下,「前幾日傳來消息,顧二郎已請了薄老將軍和忠勤伯為媒,眼看就要來換庚帖了,如今若是作罷,顧家如何肯罷休!」

後面的話明蘭統統聽不清了,她只覺著自己耳朵一片轟鳴,好像什麼東西籠罩了她的聽覺,震驚過後是麻木的恍惚,她慢慢走到海氏面前,輕聲問道:「顧廷燁真願意娶我?」

海氏艱難的點了點頭:「是的,信上寫道,他顧廷燁願與盛家結兩姓之好,後頭還補了一句,老跟前養的姑娘總是不錯的。」在她看來,這句話有些刺耳,似乎在暗示什麼;相信盛紘也看出來了。

老早年妒名在外,但後來卻急轉直上,盛老爺過世後,她寧願和娘家鬧翻也要撐起夫婿的門戶,青春守寡,拿嫁妝為庶鋪打點,娶媳持家,終又有了今日盛家的興旺局面,幾十年過去了,反倒誇讚老性高潔剛直的多了起來。

海氏也覺著對不住明蘭和老,最近她知道與賀家的親事最近已說的差不多了,只等著如蘭過定賀家便會來要庚帖了,誰知……海氏不由得暗嘆一聲,卻見明蘭猶自一副不敢置信的樣,正仰著脖呆呆的出神,過了會兒,她忍不住問了一遍:「大嫂,那顧廷燁真是說願意娶我?」語氣中沒什麼委屈,倒有幾分匪夷所思的意味。

海氏便又肯定了一遍:「實是真的。」

明蘭腦木木的,咬著嘴唇歪頭想了半天,想起顧廷燁冷誚譏諷的面容,想起他追根究底的脾氣,再想起他烈火冰河般的性……明蘭覺得自己想多了,來了古代一場居然會自作多情了?可過了會兒,又覺得自己的猜測實在很有道理。

外頭傳來老的怒罵聲,盛紘和王氏不斷的哀求聲,明蘭慢慢的坐倒在小杌上,嘆著氣,張著嘴,混亂著腦,捧著臉蛋發起愣來了。

祖母,老爺,,還有倒霉的如蘭小童鞋,我想,搞不好,我們是被陰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