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不看不知道,古代真奇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入了十一月,寒風似刀,呵出一口氣都是白的,明蘭又開始犯懶,貼著暖和的炕頭不願挪動,誰知翠屏卻來叫她去壽安堂,明蘭痛苦的嗚嗚兩聲,丹橘哄她下炕穿上厚實的大毛皮褂,明蘭才止住了哆嗦。到了壽安堂,只見老端坐在炕上,膝蓋中蓋著厚厚的蟒線金錢厚毛毯,手上拿著一張紙,神色有些怔忡。

明蘭立刻收拾起懶散的情緒,走上前去,從一旁的翠梅手裡接過一盞溫熱的參茶,慢慢放在炕几上,輕聲道:「祖母,怎麼了?」

老這才醒過神來,眼中似有惑然,將手中的那張紙遞過去:「一大清早,賀家送來了這個,你自己瞧吧。」

明蘭盡量把自己挨在熱炕邊上,展開信紙,細細讀了起來——

信是賀老夫人寫的,似乎很匆忙,先是說曹家在京城呆不下去了,很快就要離京回原籍,再是曹錦繡尋了死,被救活後,吐露了真話,原來她在涼州為妾的時候,被那家的正房灌了紅花湯,已然不能生育了,因怕家人傷心,她誰都沒說。

現下賀老夫人要趕過去查個究竟,下午便過來說明。

明蘭慢慢撂下信紙,心裡飛快的思起來,盛老慢慢的靠倒在炕頭的迎枕上,手中捧著一個青瓷壽桃雙鳳暖爐:「明丫兒,你瞧著……這事怎麼說?」

明蘭坐到老身旁,斟酌著字句:「旁的都不要緊,只裡頭兩條,一是曹家要離京了,二是曹家表妹怕是不能生了。」

老閉著眼睛,緩緩的點頭:「正是,如此一來,事便又有變化了。」

曹錦繡不能生育,這就意味著她很難尋到適當的人家可嫁,只有拖兒帶女的鰥夫還差不多,如果是家世殷實的大家,無回娘家守寡的女兒也是有再嫁的,可曹家如今光景,哪有性家好的鰥夫可嫁,這樣一來,只有賀家能照顧她了。

可是,如果是一個不能生育的妾室,那於正房還能有什麼威脅呢?再加上曹家又得回原籍了,這樣一個妾基本等於擺設了。

祖孫倆想到這一點,都忍不住心頭一動。

老放下暖爐,輕輕捧過參茶,慢慢拿碗蓋撥動著參片:「這回……咱們不能輕易鬆口,不論賀家說什麼,咱們都先放放。」明蘭緩緩的點了點頭。

用過午飯,祖孫倆稍微歇息了會兒,未時二刻初,賀老夫人便匆匆趕來,似乎是趕的急了些,端著暖茶喝個不停,盛老心裡著急,臉上卻不動聲色,明蘭照舊躲到裡屋去了,隔著簾細細聽著。

幾句寒暄過後,盛老才道:「你好好歇口氣再說,哪個在後頭趕著你了不成?!」

賀老夫人瞪眼道:「哪個?還不是我家那個小冤家!這回他為了你的心肝小丫頭,親娘,姨媽,親戚,統統得罪了!下足了狠手!」

「你別說一句藏一句的,趕緊呀。」剛說不催的,這會兒就催上了。

賀老夫人放下茶碗,順了順氣,正對著盛老,緩緩道:「我素來憐惜我那兒媳婦青春守寡,她又病弱,這些年來我少對她嚴厲,便是這次曹家鬧的不成樣,我也沒怎麼逼迫她,只想著慢慢打消念頭就是。誰知,這回倒是我那孝順的孫兒豁出去了!那次他從你家回去後,竟私下去書房尋了他祖父,我那老頭只喜歡舞弄墨,內宅的事從來懶得理,這次,弘哥兒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全說了,還央求他祖父向有司衙門去本,將曹家逐出京城!」

饒盛老見識不少了,也大吃一驚,楞了半天才定定神:「這怎麼……弘哥兒多少孝順的孩呀!怎會瞞著他娘……」

賀老夫人說的口乾,又喝了一大口茶,才道:「不止如此!前些日,有司衙門查核後發了通帖,勒令曹家下月就回原籍,否則罪加一等!曹家姨哭著求來了,可衙門的公都發了,我家有什麼法!兒媳婦茶飯不思了幾天,還是去求了老頭,老頭礙著我和弘才忍到現在,如今見兒媳婦還不知悔改,指著她的鼻就是一通大罵,直接道‘你是我賀家人,不姓曹!曹家貪贓枉法,罪有應得,唸著親戚的情分幫一把就是了,他們還蹬鼻上臉了,鎮日鬧的賀家不得安寧,這種不知好歹的東西便早該逐出去!你若實在惦記曹家,就與你休書一封,去曹家過罷’,兒媳婦當時就昏厥過去了,醒來後再不敢說半句了!」

明蘭在裏屋低頭看自己的雙手,好吧,她應該擔心賀母的身體才對,可她還是覺得很痛快,每次看著賀母一副哭哭啼啼優柔寡斷的聖母面孔,她都一陣不爽。

盛老心裡其實也很舒服,可也不能大聲叫好,便輕聲勸了幾句,還表示了一下對賀母健康問題的關切。

賀老夫人放下茶碗,嘆著氣道:「幸虧兒媳婦不知情,要是她曉得曹家被趕出去就是弘哥兒的主意,不然怕是真要出個好歹;接著幾天,曹家一陣亂糟糟的收拾,還動不動來哭窮,我打量著能送走瘟神,就給了些銀好讓他們置些田地;誰知,昨日又出了岔!」

賀老夫人想起這件事來,就煩的頭皮發麻,可是她著實心疼自家孫,性一股腦兒都說了:「曹家要走了,便日日死求活求的要把表姑娘弄進來,弘哥兒不肯,我瞧著兒媳婦病的半死不活,就出了個主意,叫她們母倆到城外莊上休養幾日再回來!曹家尋不到人,也無可奈何。……昨日,曹家忽然來叫門,說她家姑娘尋死了,被從梁上救下來後吐了真情,說她已不能生育了,若弘哥兒不能憐憫她,她便只有死一條了。我嚇了一跳,一邊給弘哥兒報信,一邊去了曹家親自給曹家姑娘把脈……」

「怎樣?」盛老聽的緊張,嗓眼發緊。

賀老夫人搖了搖頭,神色中似有憐憫,口氣卻很肯定:「我細細查了,的確是生不了了,據說是她做妾那一年裡,那家天兩頭給她灌紅花湯,藥性霸道狠毒不說,期間還落過一次胎,這麼著,生生把身弄壞了!」

明蘭對賀老夫人的醫術和人還是信任的,隨著一陣心情放鬆,又油然生出一股難言的酸澀感覺,有些難過,有些嘆息,到現在,明蘭才明白曹錦繡眼中那抹深刻的絕望。

盛老也是久久沉默,沒有言語,賀老夫人嘆了口氣,繼續道:「曹家姨這才知道自家閨女的底細,哭的暈死過去;後來弘哥兒趕到了,知道這件事後,在我身邊呆呆站著,想了許久許久,答應了讓曹家姑娘進門。」

盛老這次沒有生氣,如同受了潮的火藥,口氣綿軟無奈:「……這也是沒法的,難為弘哥兒了。」賀老夫人卻一句打斷道:「事兒還沒完!」

盛老不解。

賀老夫人拿起已經冷卻的茶水想喝,立刻叫盛老奪了去,叫丫鬟換上溫茶,賀老夫人端起茶碗潤潤唇,道:「弘哥兒說,他願意照料表姑娘,有生之年必叫她吃喝不愁,但有個條件……,便是從此以後,幫忙救急行,卻不算正經親戚了,曹家姨媽氣了,當時就扇了弘哥兒一巴掌!」

盛老眼色一亮,立刻直起腰桿來,舒展開眉頭:「弘哥兒可真敢說!」

賀弘的意思,大約只是不想讓自己妻頭上頂著難弄的姨母,到時候不論妻妾之間,還是掌握家計,都不好處理了;不過聽在賀老夫人耳裡,卻有另一番含義。

賀老夫人沉聲道:「這話說的無情,我倒覺著好。一個不能生的妾室定是一顆心朝著娘家的,到時候曹家再來擺親戚的譜,日日打秋風要銀,賀家還能有寧日?不計弘哥兒以後娶誰為妻,這事兒都得說明白了,不能一時憐憫弄個禍根到家裡來埋著。我立刻叫弘哥兒白紙黑字的把事情前後都寫下來,曹家什麼時候簽字押印,表姑娘什麼時候進賀府!」

長長的一番話說完了,屋裡屋外的祖孫倆齊齊沉吟起來,這張字據一立,便基本沒了後顧之憂,曹家這種麻煩,其實並不難解決。

賀老夫人見盛老明顯鬆動了態,也不急著逼要答復,又聊了一會兒後,便起身告辭,明蘭打起簾,慢吞吞的從裏屋出來,挨到祖母的炕邊,祖孫倆一時相對無言,過了許久,老才嘆道:「弘哥兒……」說不下去了,然後對著明蘭道,「明丫兒,你怎麼說?」

「……孫女不知道,祖母說呢?」明蘭抱著老的胳膊。

老看著明蘭明艷的面龐,只覺得哪家的小都配不上自家女孩,思量了再,她才謹慎道:「這已是最好的情形了。」

明蘭的腦海裡霎時間轉過許多畫面,華蘭隱忍憂愁的眼角,墨蘭強作歡笑的偽裝,海氏看著羊毫每次侍寢後喝下湯藥的如釋重負,王氏這麼多年來的折騰,以至於他們兄弟姐妹之間的明爭暗鬥……然後,她慢慢的點了點頭。

賀家的好處不在於多麼顯赫富貴,而是綜合起來條件十分平衡和諧,再顯赫富貴的人家,如果上有挑剔的婆婆,左右是難纏的妯娌,外加一個未必鐵桿相助的夫婿,那就是玉皇大帝的天宮也過不了好日,而賀家……

這些年看下來,賀母脾氣溫和好說話,且病弱的基本沒有行動能力,新媳婦一嫁進去立刻可以當家,賀家的大房二房條件更好,不會來打麻煩,賀弘有豐厚的家產,還能自力更生的掙大把銀,不花心,有擔當,會疼人,擺明了向著明蘭,等到賀老爺致仕離京,差不多就算單過了,到時候把院門一關,小日一過,新媳婦自己就可以做主意了。

不用看婆婆臉色,不用應付四面八方的複雜親戚,經濟**,生活自主,這種好事,哪裡去找!且接納了這個不能生育的曹錦繡,賀母以後在明蘭面前估計都不好意思說什麼了;再說的難聽些,賀母能活的日並不多了。

在這種種的‘優點’之下,曹錦繡的存在似乎就沒有什麼了;也許……以後賀弘出門掙錢時她可以拉上那位愁眉苦臉的曹錦繡一道打打葉牌?沒準贏上兩把能幫助她忘記以前的不幸,阿門!

……

有好幾次,明蘭都懷疑自己和如蘭八字相反,每次她高興的時候,如蘭總要倒霉。

這一日,明蘭想著再過幾日天氣愈發冷了,水面便要結上厚冰的,便在給老和王氏請過安後,挎著魚竿魚簍帶著孔武有力的小桃去了小池塘釣魚;大約是天冷了,水裡的魚都呆呆的,明蘭輕而易舉的捉了七八條肥魚,離開池邊前,還笑瞇瞇的對著水面道:「好好過寒假罷,開春再來尋你們玩兒。」

把魚兒交到廚房,指定其中條特別大的做成瓦罐豆瓣魚,兩條特別精神的做成茄汁魚片,剩下幾條統統片開來,烤成蔥香椒鹽魚鯗,魚頭則熬成薑汁魚湯;小桃笑嘻嘻的塞了十個大錢給安大娘,連聲道辛苦了,大娘滿臉堆笑的推辭了半天,然後拍胸脯保證烹飪質量。

正這個時候,如蘭屋裡的小喜鵲忽然跑著進來了,這般的大冷天,她居然跑的滿頭大汗,一見到明蘭,便急慌慌的請明蘭去陶然居。

這時安大娘正要殺魚,明蘭想湊著看看這回的魚肚裡頭有沒有魚脂和魚籽,聞言便皺眉道:「你怎麼跑這兒來了,五姐姐又想刺繡了?你回去說,我正與她燉魚湯呢,魚能明目,吃了魚再刺繡更妙!」

小喜鵲幾乎要急出眼淚來,連連說不是,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明蘭瞧著不對,便跟著出去了,饒是如此,明蘭還是先回自己屋,拿香胰洗去了身上的魚腥味,換過一身乾淨衣裳才去陶然館。

掀開厚厚的錦棉簾,只見屋內一個丫鬟都沒有,只如蘭一人伏在桌上哭,本來她已沒什麼哭聲了,捏著一方帕抽泣,她一見明蘭來了,立刻撲上來,一把捉住明蘭高聲哭了起來;明蘭嚇了一跳,先把如蘭按到炕桌旁,然後忙問:「五姐姐這是怎麼了?有什麼了不得的哭成這樣?你慢慢與妹妹說……小喜鵲,快與你家姑娘打盆熱水來洗臉!」

小喜鵲略放了些心,應聲出去;如蘭揩了揩哭紅的鼻頭,這才抽抽搭搭的說起來,原來適才華蘭忽然來盛府,找老和王氏說話,還把她也叫上,開口便是要把她許配給顧廷燁!

那位立志娶嫡女的表叔很可能會變成自家姐夫?!明蘭張大了嘴,不看不知道,古代真奇妙,她的想象力再豐富也攆不上這個世界的變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