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天青似海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回程途中,明蘭一句話都沒說,感覺全身如同陷在了泥潭裡,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進退得咎,胸膛裡熱的火燒火燎,手腳卻冷的像冰塊,腦袋裡一片空白,好像脫了力的疲累,想著想著,明蘭怔怔的落下淚來,盛老坐在一旁靜靜瞧著她,目光裡流露出一種慈愛的憐憫,伸手輕輕的撫摸女孩的頭髮。

明蘭覺得難以抑制的委屈,哽咽漸漸變成了小聲的哭泣,小小的肩頭依偎在祖母懷裡,輕輕抖動著,把哭聲都掩埋到老充滿檀香薰香的袖裡。

「明丫兒呀,祖母曉得你的心意。」老摟著明蘭,緩緩道,「可是婚嫁這檔事,求的就是一個兩廂情願,強擰的瓜不甜呀;過日的事,不是說道理就能明白的。」

願求一心人,白首不相離;多少閨閣女夢想過這樣的日,描眉弄脂,夫妻和樂,可是又有幾個女能如願,都是相敬如賓的多,心心相印的少。自己這孫女素日聰明,卻在這事上有了執念,叫賀弘的許諾給迷了心竅,鑽了牛角尖,只望著她能自己想明白。

盛老不由得暗嘆了一口氣。

又是一夜風急雨驟,明蘭側躺在床榻上,睜著眼直直望懸窗外頭綠瑩瑩的水流,想象著水順著窗沿慢慢的流向泥土裡,漸漸的雨停了,一輪胖胖的月亮倒輕手輕腳的從潑墨一樣黑暗的天空裡閃了出來,腆著一張大圓臉,隔著氤氳的水汽,慢慢折射出一種奇特的光澤,像水晶碎末一般,明蘭睜著眼,一夜無眠。

第二日,明蘭起了一個大早,頂著一對紅紅的眼圈,直直的跪在老面前。

「這些日來,孫女做了許多糊塗事,叫祖母替孫女操了心不說,還失了臉面,都是孫女的不孝,請祖母責罰。」明蘭恭恭敬敬的磕了一個頭,素來鮮妍如嬌花的面龐卻一片蒼白,「婚姻大事原本就是長輩思量定奪的,以後明蘭全由祖母做主,絕不再多言語半句!」

老坐在羅漢床上,頭上的銀灰色錦緞繡雲紋鑲翠寶的抹額閃著暗彩,她定定的瞧著明蘭,目光中飽含思緒萬千,過了好一會兒,老喟然長嘆:「罷了,起來吧。」

明蘭扶著膝蓋慢慢爬起來,然叫叫老拉到身邊,輕輕拍著手背,聽祖母細細絮叨:「姑娘家大都要這麼糊塗一次的,昏頭過了,擰過了,鬧過了,哭過了,也就清醒了,你是個明白的孩,能有個實誠人真心待你便是萬福了,莫要有執念,不然便害了自己。」

明蘭含淚點頭;正說著話,翠屏忽然跑進來,輕聲傳報:「賀家少爺來了。」

祖孫倆相對一怔,這麼早來做什麼?

這次見面,盛老完全拿賀弘當普通的舊交姪來看待,換好正式的衣裳,叫丫頭端茶上果,明蘭則進了裡屋,連面都不露了。

但祖孫倆甫一見賀弘,屋裡屋外兩人雙雙吃了一驚,只見賀弘的眼睛烏黑兩團,左頰上似是指甲劃出了一道深深的扣,從眼下一直蔓延到耳畔,右頰則是一片淤青,嘴唇也破了,一只腕上纏了厚厚的白紗布。

「哥兒,這是怎麼了?」盛老驚呼道。

賀弘低著頭,四下轉了一圈視線,發現明蘭不在,不由得神色一黯,抱拳恭敬的答道:「都是弘愚昧無知,拖累了老和明……」

盛老重重咳嗽了一聲,賀弘心裡難過,連忙改口:「都是弘無德,拖累了老,昨夜弘去了姨父家裡,一概說了清楚,願意請母親收表妹為義女,請族人長輩一道見禮,以後便如親兄妹一般,弘絕不會亂了禮法!」

盛老明白了,賀弘肯定是連夜去曹家攤牌了,結果卻被姨父姨母可能還有表兄弟結結實實的收拾了一頓,想到這裡,盛老心裡一樂,義妹?這倒是個好主意!

盛老瞧著賀弘青腫的面孔,終於心裡舒服些了,但還有不少疑問:「你娘肯嗎?」

賀弘抬起豬頭一樣的臉,艱難的朝老笑了笑,扯到嘴角的傷處,忍不住嘶了一口涼氣,答非所問的回了一句:「昨夜,母親瞧見了我,頗為……氣憤。」

這句話很玄妙,裡屋的明蘭了然,這傢伙對自己的媽施了苦肉計,盛老眼神閃了閃,頗有深意的問了一句:「事兒……怕是還沒完吧?」

一哭,二鬧,上吊;最關鍵的第招還沒使出來呢。

賀弘低低的把頭垂了下去,然後堅決的抬了起來,誠懇道:「弘幼時,母親叫我讀書考舉,我不願,且依著自己性了醫。老但請信弘一遭,弘並不是那沒主見的,由著人拿捏,弘曉得是非好歹,絕不敢辜負祖母和老的一番心意!」

這番話說的盛老心頭一動,再瞧賀弘目光懇切鄭重,還有那一臉觸目驚心的傷痕,老沉吟片刻,隨即微笑道:「心意不心意說不上,不過是老人家想的多些;哥兒也是我瞧了這些年的,性自然信得過,若能天遂人願那是最好,便是月難常圓也是天意,總不好一天天扛下去吧,姻緣天注定,哥兒不必強求。」

這話說的很親切,很友好,也很動人,但其實什麼也沒答應,明蘭暗讚老說話就是有藝術,她的意思是:賀少爺,你的出發點是好的,打算也是美妙的,不過前景未卜,所以就好好去努力吧,什麼時候把表妹變成了義妹再來說,不過女孩青春短暫,這段日咱們還是要給自己打算的,所以你要抓緊時間呀。

賀弘如何不明白,他也知道,曹家的事的確是很叫人光火,不是言兩語可以遮掩過去的,若沒有個確切的說法,盛家是不打算結這門親了,如今連自家祖母也生了氣,再不肯管了。賀弘神色黯淡之餘,又說了許多好話,盛老一概四兩撥千斤的回掉了,一臉的和藹可親,繞著圈說話,可就是不鬆口,並且一點讓明蘭出來見面的意思都沒有。

又說了幾句,賀弘黯然告辭。

待人走後,明蘭才慢慢從裡頭出來,神色鎮定,老斂去笑容,疲累的靠到羅漢床的迎枕上去,緩緩道:「弘哥兒是有心的。」

明蘭緩步走到老身邊,撿起一旁的美人錘,替祖母輕輕捶著腿,開口道:「是個人,就都是有心的。」

「怎麼?」老看著明蘭止水般的面容,頗覺興味道:「這回你不想再爭爭了?」

明蘭手上的動作停了一下,無奈的搖搖頭,答道:「該爭的孫女都爭了,祖母說的是,婚嫁本該兩廂情願才好,強逼來的總不好;孫女的婚事還是老相看罷,該怎樣就怎樣!盛家養我一場,即便不能光宗耀祖,也不該羞辱門楣才是。」

盛老看著明蘭蒼白卻堅定的面孔,有些心疼,柔聲道:「好孩,你明白就好;現下你歲數還小,再慢慢瞧罷。咱們對賀家算是仁至義盡,勸也勸了,說也說了,若弘哥兒真能成,那他也算是有但當的好男兒,便許了這門婚事也不錯;若不成……」老猶豫了下,隨即斬釘截鐵道,「眼瞧著春闈開試了,京城裡有的是年輕才俊,咱家又不是那攀龍附鳳的,到時祖母與你尋一個性淳厚的好孩,也未必不成。」

明蘭知道老如今瞧著李郁好,但這回老卻是再也不敢露出半點口風了,現在想來真是後悔當初早讓孫女和賀弘結識。

明蘭眼中再無淚水,雪白的皮膚上彎起淡紅的嘴角,笑出兩個俏皮動人的梨渦來,甜蜜蜜的好像滲進了心裡:「嗯!祖母說的是,只要人實在,踏實自在的過一輩也是好的。」

長大是痛苦的過程,成熟是不得已的選擇,如果可以,哪個女孩不願意一輩驕傲明媚的做公主,人非草木,那個女又不希冀幸福的婚姻,沒必要矯情的假裝淡定和不在乎。

可世事如刀,一刀一刀摧折女孩的無邪天真,磨圓了稜角,銷毀了志氣,成為一個面目模糊的婦人,珠翠環繞,穿錦著緞,安排妾室的生活起居,照管庶庶女的婚姻嫁娶,裡裡外外一大家的忙乎,最後被高高供奉在家族的體面上,成為千篇一律的符號。

她不想變成這樣的賢惠符號,每個女孩對一生一世一雙人都有過夢想,也許,這就是她對賀弘的執念,該想開些了,田壟,山泉,釣魚,美食,還有書本,沒有男人的天長地久,多存些私房錢,好好的教養孩,她也能過的很好。

……

九月下旬,明蘭行了及笄禮,來客不多,賀老夫人果然打了一支上好的赤金嵌翠寶的珠簪,親自替明蘭上了髻,有這樣的關係,以後若有人提及與賀家的來往,也可以沒過去了。

華蘭送來了一對貴重的白玉金鳳翹頭銜珠釵,墨蘭送來了一副書畫,便是許久不來往的平寧郡主也送來了好些錦緞南珠為賀。如蘭特別客氣,掏出壓箱底的金,特意去翠寶齋打了一副足分量的金絲螭頭項圈,看的王氏眼睛都綠了。

明蘭趁人不注意,偷偷扯著如蘭的袖,低聲道:「五姐姐不必賄賂我,妹妹不會說出去的。」如蘭白了她一眼,也低聲道:「敬哥哥叫我送的,他說我是姐姐,理當關懷弟弟妹妹;我還勻出好些料給棟哥兒,好多做兩身新衣裳!」

看如蘭一臉恭惠賢淑的姐姐模樣,明蘭立刻對姓的刮目相看,張生也能改良?!

此後的日風淡雲輕,李郁平均每五天上一次盛府‘討教問’,每回都要吃掉盛老半盤點心才肯走,一雙眼睛幾乎練成了透視,那屏風幾乎被盯出兩個洞來。

說句良心話,李郁除了每次偷看明蘭的時間長了些,還真尋不出什麼錯處,天天窩在長梧哥哥家裡苦讀,從不隨便出去應酬,便是出去了也很規矩,凡是帶,重要的是——他頭上五個表姐全嫁了人,底下兩個表妹還沒長牙。

王氏忙著考察那些家世豐厚的年輕,海氏又被瞧出有了身孕,天天捧著一罐酸梅害喜,全哥兒已步了,最喜歡繞著明蘭笑嘻嘻的玩兒,張著嘴流口水。

賀府陸續傳來些消息,短短二十幾天裡,曹姨媽尋死一次,賀母昏厥了兩次,錦繡表妹重病次,曹姨父和曹表哥們還曾鬧上門去,賀老夫人發了怒,不但叫家丁把人都攆出去,還立時斷了曹家的接濟銀,再不許曹家人上門。

到了十月底,曹姨媽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的求上賀家,滿口道歉,苦苦哀求訴說自家的不是,賀老夫人不好趕盡殺絕,多少給了些銀,卻依舊不許曹姨媽見病榻上的賀母。

賀老夫人算是把明蘭想做而不能做的付諸實行了。

正值金秋送爽之際,順天府發出通告,言道北伐大軍大勝而歸,痛擊羯奴幾支主力,殺敵無數,踏平敵營,還擊斃羯人的位王和左谷蠡王,俘獲戰馬軍資無數,直殺的羯人落荒而逃,一上追擊又擊死擊傷敵軍數萬!

據說,沈從興國舅爺打定主意要給皇帝姐夫面,特意連夜兼程,趕在先帝的忌辰之前趕到京城,把羯奴主將的人頭和眾多俘獲獻上祭奠!

十月二十七,京城城門大開,京營兵士衣甲一新,手持紅纓槍和皮鞭鐵鏈,步一崗,五步一哨,打開一道寬寬的官道來,皇帝親率御林軍相迎,擺出了十八隊儀仗衛士,京城的姓更是夾道歡迎,京城離北疆本就不遠,日夜受著遊牧民族的威脅日,於他們而言,打炮羯奴的將軍可比平叛功勞大多了。

到了吉時,遠處傳來禮砲響,平羯北伐大軍進城,甘老將軍領頭,沈顧二將一左一右相隨,城中鞭炮轟鳴,幾丈高的彩旗密密麻麻插滿了一,迎風招展,姓爭相仰望,滿城花彩齊舞,軍隊走到哪裡,哪裡都是叫好和鼓掌。

當晚,皇帝於御殿賜宴,為一眾凱歌將領加封官爵。

其中,甘老將軍提為兵部尚書,沈從興賜爵為威北侯,超一,世襲罔替,晉位為中軍都督僉事,顧廷燁晉位為左軍都督僉事,均是正二,此二人還御賜宅邸一座,其他賞賜無數,其下軍官士卒均各有封賞,一時間京城一片歡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